區塊鏈技術資源分享
追尋中本聰先生的腳步
?

Mark Carney操盤Libra狙擊人民幣國際化_建設基于私人數字法幣和公共數字法幣的數字金融基礎設施@數字經濟公社

原文標題:燒腦:扎克伯格應招募Mark Carney來操盤Libra并狙擊人民幣崛起

龍博士:Marcus嚴格來說也不是操盤的,他只是執行層

本文節選自2萬字長文《DC/EP vs Libra,全球數字貨幣競爭正式拉開序幕》有關Libra監管分析章節,原文作者龍白滔,2020年5月7日發表于《數字經濟公社》微信公眾號。

Libra定位于提供網絡以運行私人/公共數字法幣,并且通過智能合約賦能社區以構造和運行豐富、完整的數字金融基礎設施,并維護和延續美元主導的國際貨幣體系。其運作方式,在近期和中遠期,會侵蝕人民幣貨幣主權并削弱人民幣國際化戰略。

單貨幣穩定幣LibraXYZ和多貨幣穩定幣LBR

Libra上線之初將發行錨定美元、英鎊、歐元或新加坡元的單貨幣穩定幣(本文會交互使用“單貨幣穩定幣”、“Libra穩定幣”和“LibraXYZ”三個術語),并將基于一組選定的單貨幣穩定幣的給定權重發行類SDR的多貨幣穩定幣LBR,以在非籃子貨幣國家場景里,作為跨境結算工具或者作為“更中性和更少波動的貨幣替代”。

所以Libra的經濟學影響是,在美國、歐元區、日本、英國和新加坡等Libra籃子貨幣的司法轄區中,單貨幣穩定幣LibraXYZ將名副其實地成為這些司法轄區的“私人數字法幣”;

值得注意的是,LibraXYZ不是基于央行M0的公共數字法幣(零售CBDC),而是基于M2的私人數字法幣。

多貨幣穩定幣LBR在這些司法轄區沒有應用場景,因為在Libra網絡上,無論是私人數字法幣還是各國央行直接發行的公共數字法幣,它們之間的互操作僅需要智能合約,而不需要作為結算工具的LBR。在非Libra籃子貨幣司法轄區,LibraXYZ和LBR如果比本地貨幣強勢,將產生“貨幣替代”的效果。

這當然比直接的“數字美元化”更具隱蔽性,看起來也好像更加“溫柔”而有人道主義味,但實際上與“數字美元化”效果一樣,會嚴重沖擊該國貨幣體系的金融穩定性并削弱其貨幣政策傳導機制,因而不過是一枚裹著Libra商標的糖衣核彈。對此感興趣的讀者可參閱G7《全球穩定幣調查報告》中“全球穩定幣潛在的公共政策挑戰”一節的相關描述。LibraXYZ一落地,國際貨幣體系實際上就承認了“私人數字法幣”的合規選項。在零售CBDC對商業銀行具有潛在破壞性的前提下,主要經濟體的央行在零售CBDC面前舉棋不定但允許Libra高調發布就很好理解了。

由此可見,進入Libra貨幣籃子并被分配相應的權重,就成為了一項“自然而言”的政治安排。無需多言,這項安排服務于美元主導的國際貨幣體系。哪些貨幣能夠進入Libra貨幣籃子?哪些必須拒之于“籃”外?這不由Libra協會決定,答案在美聯儲的貨幣互換網絡。2013年美聯儲與歐洲央行、英格蘭銀行、瑞士央行、日本央行和加拿大央行設立了常設、無額度限制的C6貨幣互換協議;2020年3月美聯儲進一步將總額共計4500億美元的臨時貨幣互換額度拓展到九家貨幣當局——澳大利亞、巴西、韓國、墨西哥、新加坡、瑞典、丹麥、挪威和新西蘭央行。這些貨幣互換協議將所有相關國家的貨幣體系在全球層面緊密地結合在一起,組成了美元的全球網絡。

如前所述,人民幣不可能進入Libra貨幣籃子,但存在理論上的可能性——Libra“水到渠成”地發行人民幣穩定幣LibraRMB。LibraRMB將在FSB建議的全球穩定幣監管框架下運行。作為G20成員國,中國會尊重FSB制定的全球穩定幣監管政策建議并相應制訂本國的監管細則。LibraRMB的儲備組成為20%現金或現金等價物,80%為三個月以內的高信譽等級、短期人民幣國債。儲備結構與國內貨幣市場基金如余額寶的資產結構類似。2018年1月1日起,余額寶之類的貨幣市場基金的份額被央行納入廣義人民幣(M2)的統計。這表明,針對將貨幣市場基金份額用作人民幣支付工具監管方面,中國央行已經相當有經驗。除了代幣化和數字化的差別之外,LibraRMB與國內貨幣市場基金份額的金融屬性也許會非常接近。Libra協會也有意愿與中國央行和相關監管機構去溝通有關發行LibraRMB,用智能合約實現中國央行的外匯管控也并不困難。易綱近日在“財新論壇”上強調,在應對日益增加的“逆全球化”風險時,國際合作非常重要,在金融科技和數字貨幣領域,中國央行歡迎“與主要國家央行以及區域內的合作”。因此監管經驗、技術可行性、國際合作氛圍、監管雙方的意愿,都支持發行LibraRMB的可能性。如果最終Libra能發行人民幣穩定幣LibraRMB,這將是國際數字貨幣良性競合的體現。

LBR被刻意設計為在非國際貨幣國家以取代當地貨幣體系,這是 “美元化”曾經達到的效果。但在數字化時代,傳統“美元化”有了新的外衣:代幣化和籃子化。

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究其根本,美元的全球貨幣互換網絡,已經讓貨幣籃子成為美元控制流動性的工具。正如前文“去人民幣化的國際貨幣體系”所述,在美元主導的層次化國際貨幣體系中,IMF提供的信貸額度與其它區域性流動性池,其優先級都在C6之下。最近,為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引發的全球金融震蕩,IMF正在向多個國家發行SDR額度。獲得SDR額度本意不在為使用SDR,而是通過SDR額度獲得美元流動性支持:否則,增發SDR對于緩解美元流動性短缺有何意義?所以IMF的SDR被定位于區域性流動性池,在國際貨幣層次架構中位于C6之下。Libra貨幣籃子可以被認為是與IMF/SDR類似的區域性流動性池,是美元主導的國際貨幣層次結構的一部分。

Libra一旦發行,將不僅在境內,對中國的貨幣主權形成侵蝕乃至取代,在境外“一帶一路”國家將成為人民幣國際化最有力的競爭對手,但通過數字化和籃子化包裝以后,Libra完美地隱藏了數字美元的全球戰略意圖。

Libra的監管

對比2019年G7和2020年FSB的全球穩定幣報告,監管社區對穩定幣定義發生了微妙變化。2019年G7穩定幣工作組《全球穩定幣調查報告》中,穩定幣被定義為價值上“與法幣保持相對穩定”的加密資產;2020年FSB穩定幣工作組《全球穩定幣監管政策建議》中,穩定幣被定義為價值上“與一種資產、或資產池、或一籃子資產保持相對穩定的”加密資產。從字面理解,“資產”是比“法幣”更廣泛的定義,穩定幣過去只能錨定法幣,現在可以錨定法幣、非法幣資產、資產池、一籃子資產等,并且“基于一籃子貨幣”的穩定幣安排現在是可以接受的。這里的變化可以推測,監管對基于“貨幣籃子”的LBR態度發生了變化。但這種變化的前提是Libra協會為發達經濟體的國際貨幣提供單貨幣穩定幣,并且限制LBR僅用于新興和發展中(EMD)經濟體的場景。

根據Libra2.0白皮書,LBR被用于“缺乏當地貨幣穩定幣的國家”。這樣的國家,在大概率上,與中國以及其它人民幣希望吸引的EMD經濟體重合。根據Libra2.0白皮書,用戶被預期優先選擇當地貨幣穩定幣、其次是其它貨幣的穩定幣,最后才是LBR。即使在C6范圍內,一些央行例如加拿大銀行明確稱,采用一種新的記賬單位的數字貨幣,例如Libra,會“嚴重威脅貨幣主權和金融穩定性”。綜合考慮,LBR被定位用于“缺乏當地貨幣穩定幣的國家”,并且LBR被預期為用戶的“最后選擇項”,合理推測是,在Libra籃子貨幣國家,LBR可能被限制使用。目前看來,存在LibraXYZ的那些法幣,基本都屬于強勢國際貨幣,在這種場景下,“貨幣替代”發生概率相對小很多;Libra沒有提供穩定幣的國家,包括中國和其它EMD經濟體,如果使用LibraXYZ和LBR,則有較大的“貨幣替代”風險。

注意區分Libra的注冊地監管、美國政府監管和實際運營屬地監管。Libra協會注冊在瑞士,因此名義上需要向瑞士監管當局申請相關牌照。據Libra協會稱,瑞士金融市場監管管理局(FINMA)已經與瑞士央行和20多家監管機構和央行密切協調去處理Libra事宜。這個虛擬組織被稱為“FINMA學院”,它在Libra牌照申請事宜上有“話語權”,甚至“監管和決定Libra貨幣籃子的組成和權重”。筆者沒有查到FINMA學院的組成,但推測,大概率,學院與前文所述的已經與美聯儲建立貨幣互換協議的央行加上IMF基本重疊,美聯儲對學院擁有決定性的影響力。Libra協會成員基本都是美國企業,所以Libra協會必須接受美國的監管。因此,在美國和已經納入美元互換協議的司法管轄區,使用Libra穩定幣不會有明顯的“貨幣代替”問題,監管也可能會抑制LBR的使用。在其它司法管轄區,因為基于網絡空間運營,Libra協會事實上并不需要獲得當地監管許可即可運營:運行已有的Libra穩定幣,或提供和運行掛鉤當地貨幣的Libra穩定幣以及LBR;與已有的Libra穩定幣或LBR比較,當地貨幣大概率處于弱勢地位;如果發生“貨幣替代”,FINMA學院可能“樂見其成”。因此,獲得瑞士合規牌照的Libra,更像一個獲得“殺人執照”的007去EMD經濟體替美元開疆擴土,而在發達經濟體,Libra僅僅作為合規的私人數字法幣運營。

建設基于私人數字法幣和公共數字法幣的數字金融基礎設施

Libra項目負責人David Marcus在今年Davos-WEF上表示,Libra網絡希望支持運行穩定幣(即私人數字法幣)或CBDC(即公共數字法幣),Libra網絡為轉移(和互操作)這些數字貨幣的標準和方式提供了一種共識。

Libra項目負責人David Marcus

2020年初BIS聯合數家央行通過XRP成功測試了CBDC的互操作性,技術方案可能是參與測試的央行把XRP作為中間結算工具,將自家CBDC與XRP進行交互,以實現多個CBDC間的互操作。顯而易見,只要把XRP替換為LBR,Libra一樣可以支持多個央行CBDC互操作。但這可能只是眼前的方案,長期方案是各國央行直接在Libra網絡發行CBDC,Libra網絡為他們提供直接在協議級別的互操作性。

Libra2.0為集成CBDC提供了清晰的藍圖:第一步,基于M2法幣/法幣資產發行私人數字法幣,這里涉及到儲備資產的管理以及信用風險和托管風險;第二步,各國央行直接在Libra網絡上發行CBDC(公共數字法幣)。在兩種情形下,LBR僅僅是Libra網絡上一組選定的私人/公共數字法幣(即Libra籃子貨幣)按照給定權重形成的智能合約。

提出”合成霸權貨幣“的英格蘭銀行前行長Mark Carney

是不是覺得很眼熟?藍圖的第二步就是Mark Carney在2019年8月提到的“取代美元成為新的全球主導貨幣的最佳方案”——合成霸權貨幣。

提出”合成霸權貨幣“的英格蘭銀行前行長Mark Carney

從加拿大央行行長到英格蘭銀行行長,Mark Carney不僅是偉大的中央銀行家,也是國際貨幣金融體系偉大的戰略家。扎克伯格應該邀請Mark Carney來領導和操盤Libra,這樣Carney就有機會去親自踐行自己提出的“合成霸權貨幣”構想,描繪他心中的“新國際貨幣金融秩序”藍圖。過去半年,筆者一直關注Carney卸任英格蘭銀行行長一職后的動向,數次猜測他可能加入Libra協會,但一直沒有找到能說服自己的理由?,F在,這個理由出現了。

所以Libra承擔了在近期和中遠期“狙擊”人民幣、維護現有美元主導的國際貨幣體系的使命。近期,Libra的私人數字美元和LBR的組合拳與公共數字人民幣DC/EP正面競爭,侵蝕乃至取代后者境內貨幣主權并削弱人民幣國際化實力,力爭在這個階段就成功 “狙擊”人民幣。如果近期戰略不奏效,就著眼于中遠期,以當下美元主導的國際貨幣體系中美元、歐元、英鎊、日元等形成的合成霸權貨幣“狙擊”人民幣。近期和中遠期戰略層次分明,形成戰略上的先后手,都是為已有的美元主導的國際貨幣體系“續命”并“狙擊”人民幣成為新的國際主導貨幣。

LBR成為全球主導貨幣的可能性

如上所述,LBR近期和中遠期戰略定位是在中國境內和境外等人民幣影響力區域,削弱人民幣貨幣主權并幫助私人或公共數字美元延續美元貨幣霸權。因此只有在美元處于這場競爭的不利局勢時,LBR才有可能參與全球主導貨幣的競爭。亦即,只要美元霸權仍然存在,LBR就是這場貨幣競爭的配角。只有在美元不得不退場的情況下,LBR才可能以“替補身份”上位。LBR的戰略定位不一定是Libra協會的主動選擇,美元體系的權力精英會通過立法和監管等手段(如FSB和FINMA學院)來影響、修正和校準LBR的戰略定位。無論是美元持續保持主導貨幣地位,還是LBR奪得主導貨幣地位,都能滿足現有美元體系的核心利益訴求。僅就目前觀察所得,似乎可以得出如下結論:LBR更多是一種戰略策應而非戰略主線,LBR進入舞臺中央成為全球主導貨幣的概率很小。

通過智能合約賦能社區構造和運行數字金融基礎設施

Marcus在今年Davos-WEF上稱,Libra協會將借助可編程貨幣和智能合約賦予數字貨幣真正的威力,并圍繞金融體系進行一系列創新。Libra支持金融業務的智能合約開發語言Move將賦能社區構造并運行豐富和完整的數字金融基礎設施,這里既包括以區塊鏈去中心的方式運行的支付、商業銀行、貨幣市場、資本市場、外匯市場等“傳統”金融基礎設施,也包括其它現在尚未出現的去中心化金融商業模式。借助Move,Libra將這里的可能性交給了社區去想象和實施。

Libra上線時間表

燒腦:扎克伯格應招募Mark Carney來操盤Libra并狙擊人民幣崛起

Libra已經向瑞士監管當局申請支付牌照。牌照一旦正式獲批,Libra就可能正式上線。如前所述,FSB穩定幣工作組近期向G20提交了《全球穩定幣監管政策建議》草案,該草案將于2020年10月形成正式文本。這相當于回答了監管當局什么時候會給Libra頒發牌照這個問題:瑞士監管當局大概率會在《全球穩定幣監管政策建議》成為正式文件的同時,給Libra頒發牌照。也就是說,Libra大概率會在2020年10月正式上線。在本文完成之時,筆者讀到新聞說“Libra協會副主席預計Q4啟動Libra”。

Libra總結

Libra定位于提供網絡以運行私人/公共數字法幣,并且通過智能合約賦能社區以構造和運行豐富、完整的數字金融基礎設施,并維護和延續美元主導的國際貨幣體系。其運作方式,在近期和中遠期,會侵蝕人民幣貨幣主權并削弱人民幣國際化戰略。

如朱嘉明老師所言,“Libra2.0所代表是包括美國在內的發達市場經濟國家對未來貨幣體系的構想,已經超出了Facebook原本的框架”。

以美聯儲為核心的美歐金融體系經過近一年的研究與設計,代表傳統金融霸權的利益集團既獲得了新共識和達成某種全球化默契,又設立了步步為營、消滅并收編挑戰者的具體方案。當下歐美傳統金融集團聯合體,可能已經胸有成竹地掌控數字貨幣、數字資產和數字經濟發展的主導權。

如果2020年10月Libra如預期落地,那將是美元金融全球霸權新戰略中的重要一環。這將為中國人民幣國際化、中國央行貨幣數字化等,帶來前所未有、無法估量的嚴重挑戰和艱難處境。

分享到:更多 ()
區塊鏈神吐槽
pi幣注冊流程教程圖解中文版

來評論吐槽 搶沙發

  • 昵稱 (必填)
  • 郵箱 (必填)
  • 網址

區塊鏈資源分享聯系我

區塊鏈資源分享聯系我首頁更多新聞
做滴滴代驾还是开滴滴那个赚钱 个人小额投资理财平台 上市股票指数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走势图 体育彩票大乐透机选 双色球最准十家专家 重庆时时彩计划软件微信 概念股有哪些股票 今天深圳风釆开奖结果 上证指数历史走势图查询 股票配资有什么风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