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技術資源分享
追尋中本聰先生的腳步
?

江小涓:中國的改革開放到底對不對?與國際分工賺錢少?引進國外巨頭國企被打壓?

原文標題:江小涓:四個“經濟爭論”帶來的啟示 建國初期30年并沒有閉關鎖國

新中國建國后到底是不是閉關鎖國?

一部分觀點將新中國成立初期的30年貼上了“閉關鎖國”的標簽,江小涓對此表示反對。她介紹稱,我國的工業化是在大規?!耙M來”的基礎上建立起來的。

“50年代的156項工程,五大類工業行業,3400多項新的重要產品當中,85%以上是引進技術,6個重要行業全部是引進建成的。后來到了60年代末,中蘇關系出問題以后,我們還是盡量地引進,那時候引進不了太多的大型設備,就引來了很多中小型的設備。70年代,中國恢復了聯合國的席位,中美關系一改善,立刻就制定了43億美金的計劃,非常迫切地希望從國外引進先進技術”,江小涓表示。

“到目前為止,仍然在開放問題上講前十年閉關鎖國,我覺得這不符合當時的事實”,她強調。

江小涓稱,自己的體會就是一定要從一手材料出發,“如果你要做真正的研究的話,就要從一手材料出發。你把一五二五三五四五五,把數字看一遍,就不會走入歧途,所以不要預設前提,不要想當然”。

引進外資是不是因為缺資金?

90年代中期,我國處于資金過剩狀態,為什么還要引進外資呢?

江小涓回憶稱,1997年前后,很多國內企業受到外資沖擊,經營非常困難,各方面的呼聲很高,報紙上還說引進一個項目,倒下一個行業”。

她稱,1997年調研后發現,當時需要理論的闡釋,也需要對實際進行分析?!拔覀冎v國際比較優勢,不是說我們沒有才引進,當你有的時候,你的要素能力不行的時候,你仍然可以引進,其實資金也是一個要素”,“我們要的并不是資金,而是搭在資金上的這么一套東西。作為集合多種生產要素的載體,兩者是不相同的。然后還有強化競爭才能推動國有企業的改革,在那個時候,一定程度上扭轉了學術的主流觀點,然后再進一步地影響了決策與輿情”。

江小涓總結稱,理論背景很重要,全球化不僅是為了互通有無,當時有了資金,有了產品,有了生產能力,能力已經過剩,為什么還要引進,不是為了互通有無,而是為了在大范圍內的優化配置資源。

參與國際分工只賺很少的錢吃不吃虧?

企業參與全球分工體系的收益應該如何計算?

江小涓表示,2000年前后這一方面的質疑特別多,“中國制造一部車,才能拿到利潤總額的五分之一,出口一部手機,才能拿到利潤總額的十分之一,制造業只能拿到50元加工費,國際市場上賣100元美元”,有些領導覺得這個時候對外開放是沒有收益的。

“這時候我們怎么研究這個問題?其實你還需要一些經濟理論的研究和修養”,她指出,生產過程是多國共同完成的,中國最后加工裝配的環節,你是做了最后的加工裝配,但是所有產業鏈上相當部分的環節不是你做的,你那個環節占全球價值鏈的五分之一,那么這個環節的利潤就應該是總利潤的五分之一,不能拿出口總額和利潤來比,出口總額當中還有多國共同的價值產業鏈,你最后做的部分在總產業鏈中是多少,你拿那個利潤來比較才是合適的。

“我們做了七個行業的比較之后,覺得我們在整個產品的利潤當中,切掉的部分是不吃虧的,這也是一個很有說服力的案例”。

江小涓稱,上述例子表明,理論學得扎實很重要,“那么多的經濟學家要拿產品的價格和自己的增值得到的利潤去比較,分子分母的關系是錯的。另外是要懂產值核算,還有就是分工理論,全球分工,全球利益共享”。

引進國外巨頭 中國企業是否有生存空間?

外資企業與內資企業的競爭中,市場機制能不能有效發揮作用?2000年后,外資急速地進入中國,部分預測稱,中國企業將全軍覆沒,相關部委也出了政策,排頭兵前幾名是不能合并的。

“我們做了很多行業的調研,90年代中期,全球洗滌用品跨國巨頭大規模進入我國,寶潔、聯合利華、雙高和花王,什么規模?寶潔一家的產值是我們排頭15家的總和的四倍,那還能生存嗎?這么大的企業。但是我們還是覺得市場有分割,我們企業有優勢”,江小涓調研后稱,1995年我國洗滌行業的排頭兵企業,上海制造廠、上海合成洗滌廠、上海日化全部被上稅四家外資公司合資。合資以后,品牌被擱置,用高價做外資自有品牌,價格高出中國品牌40、60%。

但這個行業有它的特點,洗衣粉就是配方技術,沒有秘密,消費者能不能夠承擔起更高的價格而已。外國公司一下子把品牌拉到新的天花板上,給我們的新生企業帶來了巨大的機會。五年時間,我們的洗滌品牌全新崛起,除了第二位的漢高,第八位的寶潔之外,剩下全部都是我們自己的新品牌”。

江小涓稱,上述例子說明,一定要對產業發展的一般模式有很深的理解,能夠理解問題可能的演進趨勢。

“第一是引用高價,引用高價就拉開了市場空間,這個產品不復雜,相互競爭是必然的,而且是低門檻,此前我做過家電行業,我看著我們的企業怎么把家電行業一個一個把外國品牌打掉,所以我非常有信心,90年代初期我們還沒有看到2000年的結果,但是我們相信外國品牌不會在中國一統天下,我們中國企業的競爭力是有合理預期的,一定要下去調研,看清各個方面,持續有耐心,最后我們的品牌上去以后,效果也不錯,他又開始降價,2000年的時候,原來的品牌有了15%的上升”。

因此,“第一是研究真問題,第二是真的研究問題。一定要堅持科學精神,有社會責任感,這是一個基礎。所以一定要實事求是,刻苦鉆研,認真學習基本理論,一定要選擇好的課程和老師。要不怕吃苦查數據文獻,前30年我查的文獻不知道有多少,幾乎在當時能查到的我都查了。因為你要反駁一個主流的觀點,就特別地要站得住,要調查研究,要為老師做助手,要感悟學術之道。我建議大家長期在幾個領域浸泡,這都是老生常談的問題,各位同學不是你們做不到,而是看你們愿意不愿意”,江小涓表示。


投稿郵箱
[email protected]

經濟學家圈
微信號:dalianpapapa
關注思想市場


推薦閱讀:

網絡和數字時代的改革與開放:所謂基于信息技術的計劃體制目前還不具備現實意義_江小涓任職清華后首露面演講


所謂基于信息技術的計劃體制目前還不具備現實意義_網絡和數字時代的改革與開放_江小涓

分享到:更多 ()
區塊鏈神吐槽

來評論吐槽 搶沙發

評論前必須登錄!

 

區塊鏈資源分享聯系我

區塊鏈資源分享聯系我首頁更多新聞
做滴滴代驾还是开滴滴那个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