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技術資源分享
追尋中本聰先生的腳步
?

DCEP(央行數字貨幣)與Libra的區別_首先競爭東南亞一帶一路國家@鋅鏈接

Libra與DCEP(央行數字貨幣)的較量已經展開。

一邊,Libra團隊在全力加快開發進度,另一邊,中國央行數字貨幣(DCEP)也在進行閉環測試,并開始招兵買馬。

10月3日,Libra發布首個項目路線圖,主網將啟動,預計有100個合作伙伴運行全節點。

一周后(10月11日),央行數字貨幣研究所發布2020年人才招聘信息,開始招募技術研發、金融科技人才。

Libra將在多大程度上與DCEP形成競爭?DCEP如何才能承擔起實現人民幣國際化的重任?

近日,鋅鏈接采訪了MOAC公鏈、井通科技創始人“井底望天”,暢談Libra與DCEP未來在全球的發展與競爭問題。

DCEP(央行數字貨幣)與Libra的區別_首先競爭東南亞一帶一路國家

DCEP用區塊鏈才能與Libra競爭

Libra與DCEP在屬性與技術路線上存在不同。

從屬性上看,Libra與DCEP的區別為有無央行授權。DCEP中,DC指具有法定主權的數字貨幣,EP指電子支付,是央行授權的數字貨幣。

而Libra并無央行授權,是通過法幣一籃子的現金抵押,類似于香港的港幣發行方式,港幣是100%美元和管轄區的法定地位。

雖然沒有美聯儲授權,但在Libra的籃子里,美元的比重占50%。如果Libra順利運行,全球的錨定貨幣將不僅是美元,而是美元+1/2的Libra。

因此,可以說,Libra是美元的白手套,在美元世界地位降低的背景下,維系了美元的霸權地位。

在技術路線上,Libra唯一的創新,是在智能合約上用了新的編程語言MOVE,這是Facebook自己開發的。但Libra沒有解決區塊鏈分層問題,底層的速度大概是1000TPS。

DCEP則采用混合架構,不預設技術路線。實質上,DCEP是否運用區塊鏈技術取決于商業銀行的技術路線。但從技術的發展潮流來看,如果DCEP不用區塊鏈,未來是無法和Libra競爭的。

從央行數字貨幣研究所的招聘要求來看,央行應該意識到了這個問題,也正加緊招聘區塊鏈技術開發或應用人才。

DCEP應滿足匿名便利和用戶隱私

假設,你用DCEP買碗豆漿也被記錄,大數據工具對你的支付行為做分析,你豆漿還沒有喝完,就被各種豆漿廣告打爆手機了。

犧牲隱私獲取便利,很多人也許會選擇放棄使用。這也是DCEP當前版本存在的問題:采取了實名賬戶方式。

它對用戶的支付行為進行了強耦合,把擁有者的個人信息也設計進去,違背了小額現金支付的匿名便利和用戶隱私保護,也沒有遵守本地驗證的交易原則。本地驗證是指,交易無需依賴第三方參與來降低交易成本。

所以,央行的DC不應該用這種強耦合的支付系統承接。

針對這個問題,井通區塊鏈的解決方案是用區塊鏈的技術特點,不依賴于第三方介入而進行本地驗證,小額支付用匿名方式,系統不儲存個人隱私來保護用戶的私隱權。

對于KYC和大額交易的區塊鏈監管需求,井通已經和公安部相關單位合作,開發了基于區塊鏈的公民網絡身份識別系統,在不泄露隱私信息的前提下遠程在線識別身份。

推薦閱讀:《井證J-DID(電信SIM卡數字身份)解決巨頭公司竊取你的隱私、挖掘你的數據而獲利

此外,人民幣國際化能否通過DCEP實現,一方面,關鍵要看EP的設計,能否滿足跨境支付所需的便利、易用、低成本和可監管。另一方面,也要滿足國際金融的必要監管需求。

龍白滔博士:DC/EP央行數字貨幣實踐的學術討論_不傷害商業銀行_CBDC替代現鈔比較好的工具_人民幣國際化最大的法寶

Libra的超主權概念未必行得通

嚴格來講,Libra并不是第一個超主權貨幣的概念。歐元已經是超主權貨幣。在歐元區里,各個主權國家依然存在,而其國防政策交給了北約,外交政策交給了歐盟,貨幣政策交給了歐洲央行。

重要的是,貨幣政策不是一個單一閉環的系統,還需要財政政策的配合。

歐元區的問題是,有統一的貨幣政策,卻沒有統一的財政政策來支持。雖然歐盟提出來一些財政大框架,比如赤字和GDP占比紅線,但在具體實踐中,德國和法國兩大基石帶頭犯規。畢竟財政政策,尤其稅收和福利政策,牽涉到國內選民的利益。

嚴格來講,Libra的超主權貨幣體系,是一個超級大資本俱樂部。如果Libra掌握了很多國家的貨幣政策,那么如何與這些毫無政治聯系、毫無民意關系的國家的財政政策實現互動,是未來發展和實踐中需要解決的問題。

另一個問題是,Libra提出的超主權貨幣概念未必走得通。

首先,Libra錨定一籃子貨幣,相當于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SDR(特別提款權),但這種設計是一種信用的構建,并不能對應零售業務的支付。

其次,穩定幣的構想能否達成是未知數。Libra對應一籃子貨幣,這些貨幣的比例如何分配,目前還沒有答案。

一般而言,主權貨幣根據貿易關系和經常賬戶往來,來確定一籃子貨幣的分配比例。這種比例屬于機密,一旦泄露和運作不當,就會導致套利基金的大舉攻擊。

如果Libra體量大,這種穩定的比例設定,就會在外匯市場進行一些互動。國家之間的外匯市場,除了市場因素,還有貿易戰的因素。

各國央行有大量的白手套在進行各種操縱,要維持Libra幣值穩定是個蠻難的技術操作,并不是抵押和掛靠銀行資產和維持一籃子貨幣穩定的邏輯。

最后,Libra在體系外流轉,還涉及與具體地方法幣的兌換,在出現匯率波動時,可能主權國家為了維持法幣的穩定,反而導致Libra本身的大幅波動。

從實現難度上來看,Libra在穩定幣的運行機制設計上可能還不成熟。

誰更快、更懂用戶,誰就能贏

人民幣要想國際化,不得不面臨與Libra進行全球競爭。

Libra號稱普惠金融,第一步肯定會占領第三世界國家,比如南美、東南亞、南亞、非洲。

而人民幣國際化,首選一帶一路國家和地區,將形成“人民幣區”。

因此,Libra和DCEP首先競爭的地域,應該是一帶一路上的相關國家,尤其是東南亞國家。

從領域上看,雙方一定會先在跨境支付、跨境匯款和跨境匯兌方面短兵相接。未來,極有可能會在融資理財等領域也出現競爭。

在這場競爭中,誰的動作更快,誰的產品更便利、滿足當地用戶需求,誰就能制勝。

“當前,國際貨幣金融體系正面臨嚴重挑戰,而美元主導及其溢出效應是一切問題之所在?!?8月,英國央行行長Mark Carney 在Jackson Hole央行年會演講時指出,長遠來看,美元霸權無法永遠存續,但任何單極體系都已不適合多極世界。

未來,美國、中國、歐盟都將推出自己的央行數字貨幣系統,最后形成三分天下的格局。

那時,只要央行允許企業和個人直接開戶并支付存款利息,商業銀行這個層級將會消失,萎縮為商業貸款服務公司和私募管理公司。

然而,在這一形勢到來之前,各國央行在設計數字貨幣的運行機制上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訂閱號:鋅鏈接
探索產業區塊鏈價值。


神吐槽:井通已經在做東南亞的跨境匯兌項目了,明年就可以使用。


金融信息網采訪井底望天

你是如何來定義“區塊鏈”的?具有怎樣特征的網絡和平臺,可以被稱之為區塊鏈?

井底望天:最近國內被批判的一些偽區塊鏈,主要是因為采用了IBM的Fabric架構,這里說明1.0版本共識沒有拜占庭容錯機制,1.0版本之后的共識是靠中心化的卡夫卡服務器來完成的。如果連BFT共識都沒有,確實稱為區塊鏈有點牽強。區塊鏈技術的特征的話,首先就是容錯共識機制,POW、POS、BFT,或者不同的混合變種協議;第二,基于協議上面的分布式賬本結構;第三,就是內部通證。

不能簡單地劃分為有幣和無幣區塊鏈。提到幣,就容易把通證概念狹窄化。通證的主要作用就是記錄區塊鏈生態參與方所做出的貢獻,設計的出發點是考慮一個激勵機制。如果央行通過政策性手段允許商業銀行發行內部通證,以通證的形式讓專項資金進入產業,產業內部完成結算后,再用人民幣進行結算,就能極大的解決貨幣政策調控的精準性問題,同時也能在降杠桿方面發揮作用。

天秤幣將在哪些方面,沖擊現有的數字加密貨幣市場?

井底望天:現有的很多幣將遭受巨大沖擊,價值可能歸零。以比特幣為例,它是一個點對點的現金支付系統,主要的功能就是支付。BitPay、Circle和閃電網絡,都是曾經被著名投資人看好的基于比特幣的支付工具,這些公司基本上都沒有太大作為。比特幣目前的地位類似于大宗商品里面的數字黃金,如果基于此開發支付業務,就面臨法幣支付的強大競爭。在成熟的市場上,用戶支付習慣已經形成,如果每次消費都要想花了多少美元等于多少比特幣的話,沒有商業邏輯。支付市場目前是基于法幣形成的市場,如果在技術上優化的話,最厲害的就是央行發行的主權數字貨幣,屬于最高信用,而且符合用戶習慣。其次,就是類主權貨幣,比如工商銀行、BATJ,或者Facebook這次發行的天秤幣,雖然不是央行發行的,但是它具有很高的信用,內部有足夠大的市場和應用場景。當這種類主權貨幣出現后,其他數字貨幣的支付市場實際上都沒有了。這些沒有任何支撐的數字貨幣,如果沒有支付以外的應用場景的話,就會慢慢死掉。

2017年墨客推出的時候,我們就考慮支付一定不是我們的天下,然后底層采用了在美國合規的POW共識,上面進行了分層的設計,可支持POS、BTF或者用戶自定義的共識協議。我們如果做不出支付以外的應用產品,其實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天秤座網絡自帶大量用戶和應用場景,區塊鏈分層網絡和跨鏈應用會不會導致最終出現跟操作系統一樣的競爭結果?一家通吃所有?

井底望天:我覺得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井通最初設計的一個重要功能,就是支持人民幣國際化后,在一帶一路沿線各國間的,跨境小額清算和結算。天秤座網絡的設計其實是一種重要的底層基礎設施,帶有強烈的主權色彩在里面。比如美國有GPS,我們還是要搞北斗。在美國掀起的逆全球化潮流之中,5G通信、衛星定位、金融清算系統,都將帶有主權色彩在里面。中國公司想用也不一定能用。

這件事情對于井通而言,其實是利大于弊。國內IBM超級賬本Fabric陣營的力量還是蠻大的,我們一直獨立跟他們競爭。大家如果仔細看Facebook白皮書的話,就會發現跟井通的架構基本上一致,這說明我們的模式在大規模商用方面是一種被確認的模式。全世界不可能就靠一個網絡解決所有問題,我相信歐盟也會出現自身的一個系統,加上我國牽頭的一個系統,最后整個世界更像是三分天下的狀況。

井通目前在做的事情在多大程度上與天秤座網絡發生了撞車?

井底望天:所有技術架構的設計都是差不多的。我們沒有Libra這么大的影響力,而且國內大企業的動作相比海外有時候要遲緩。我們的優勢就是有一個相對Libra更好的系統,我們的系統起碼承受了六年的壓力測試,里面總結了很多的經驗和教訓,這些認識是Libra欠缺的。另外,從跨鏈的角度來說,井通和墨客互為犄角,相對墨客的概念來說,上層的應用可以作為子鏈,然后進行跨鏈的處理,所以我們的應用場景可能更好一點。

在具體業務方面,Libra主要是匯兌和支付,我們在新加坡有一個公司做匯兌,在埃及有家公司做支付。我們還有物聯網的應用場景和類似淘寶電商的應用場景,這些業務已經在跑了,所以我們還是蠻領先的。

井通會不會考慮成為天秤座網絡的節點?原因是什么?

井底望天:這個還要具體衡量我們自身的體量,不排除井通和天秤座網絡之間有一個接口。好像中國有互聯網,外面有互聯網,之間有個連接。不排除這種可能,他們也許下一步會發展得很好。

天秤座網絡中有許多大型金融機構上鏈,內部數據一定有一個加密共享的機制。在零知識證明下的全同態加密方面,井通有著怎樣的技術儲備?

井底望天:全同態加密,現有的運算還是太慢,一個臺式機可能需要幾分鐘,智能手機可能需要十幾分鐘,這個模塊的功能今后的發展是研發一種加速芯片。零知識證明的技術手段,目前主要還是名單制,在做共識的時候,我們知道他做了一件事,但是不知道是什么事。從這個角度來看的話,Libra的速度應該沒有辦法跟上。我們在墨客中間采用的辦法是,在指令的角度上面,把子鏈單獨做成一個體系,它本身的數據是可以加密的,子鏈在做共識的時候,里面的內容是不需要給母鏈知道的。要保持子鏈的安全性和數據的一致性,只需要把子鏈更新內容的哈希值同步到母鏈上來。我們采用分割子鏈的方法,來控制商業敏感信息的共享。依靠全同態加密和零知識證明,實際上不是一個正確的解決方法。

分享到:更多 ()
0
區塊鏈神吐槽
pi幣注冊流程教程圖解中文版

來評論吐槽 搶沙發

評論前必須登錄!

 

區塊鏈資源分享聯系我

區塊鏈資源分享聯系我首頁更多新聞
做滴滴代驾还是开滴滴那个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