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技術資源分享
追尋中本聰先生的腳步
?

馬克安德森:比特幣的應用方向_創新性_反欺詐屬性_國際匯款_微支付_公共支付

本文經「 互聯鏈」授權轉載,作者:馬克安德森,硅谷著名風險投資家、網景瀏覽器創始人;編譯:華語;內容旨在傳遞更多市場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編者按:本文寫于2014年,為馬克安德森在紐約時報專欄上的開山之作,時隔5年,重讀經典,仍然不得不驚嘆于他對比特幣的深刻理解以及對技術變革的遠見卓識。

一項神秘技術開始顯露頭角了,它似乎不知從何而來,但實際上卻是默默無聞的研究人員,20多年來進行大量研究和開發的成果。

政治理想主義者把自由和革命的愿景寄托在它上面,與之對應的是,老派精英階層則對它嗤之以鼻。另一方面,技術狂們沉迷其中難以自拔,他們看到了其中巨大的前景,并把晚上和周末的時光消磨在完善它的過程當中。最后,主流的產品,公司和產業開始把它商業化,它的影響開始變得深遠起來,然后,很多人開始疑惑:為什么在一開始的時候,它沒有顯示出與眾不同的能量?

我說的是哪項技術?1975年的個人電腦,1993年的互聯網,現在,2014年的比特幣。

人們已經很難指責比特幣未成氣候,如今,媒體和普通大眾眼中的比特幣,和技術專家眼中的比特幣有著巨大的認知鴻溝。本篇文章,我就來談談為什么比特幣讓那么多的硅谷程序員和企業家們為之激動不安,以及我對比特幣未來潛力的一些所思所想。

比特幣是“拜占庭將軍問題”的第一個成熟解決方案

首先,比特幣是計算機科學巨大突破的結晶。它基于20年密碼學貨幣的研究,以及全球數千名研究人員40多年來對密碼學不懈鉆研的成果之上。

比特幣是長期困擾計算機科學 “拜占庭將軍問題”的第一個成熟解決方案。一群拜占庭軍隊包圍敵軍,并駐扎城外。他們僅通過信使交流,將軍們必須對作戰計劃達成共識才能發起進攻。不過這些將軍中有一個或者多個是叛徒,會干擾己方隊伍。問題就在于尋找一種算法來確保忠心誠實的將軍們達成一致(同時發起進攻)。

說得直白一點,就是如何在一個不可信的互聯網上,讓互不相干的各方之間建立起信任。

解決這一問題的實際結果就是,比特幣讓我們第一次能在互聯網上給網友轉移獨一無二的數字資產,而且這種方式還安全可靠,每個人都知道這種轉賬的發生,沒有人會質疑它的合法性。這項成果(指比特幣)的巨大突破,無論怎么夸贊都不為過。

什么樣的數字資產可以通過這種方式轉移?不妨想一下數字簽名、數字合同、數字私鑰、像汽車房子之類實物資產的數字所有權、數字股票和債權……以及數字貨幣。

所有這些交易都將通過分布式信任網絡進行,不再需要或依賴像銀行經紀人這樣的中介了。只有數字資產的所有者能轉移它,只有符合預期的接收者能夠收到資產轉移,數字資產一次只能儲存于一個地方,每個人都可以隨時驗證交易和資產的所有權。

比特幣的創新性這是如何做到的呢?

比特幣是基于網絡的分布式賬本,你可以在這個賬本上花現金或者提供產品和服務來換取一定數量的比特幣,也可以把自己的比特幣賣給那些想要買的人。

世界上的任何人任何時候,只要他們愿意,就能在這個賬本上買賣,無需獲得授權,無需或只需較低的手續費就行。比特幣的幣就儲存在這個賬本上,在一些方面類似于證券交易所的席位,但它在現實世界交易中的應用要廣泛得多。

比特幣賬本是一種新的支付系統。世界上的任何人可以給全球任何一個人支付一定數量的比特幣,而這僅僅只是簡單在賬本上轉移相應位置所有權。存入價值、轉移價值,這樣接收者就能收到支付,無需授權,多數情況下,也無需手續費。

最后一部分很重要,比特幣是第一個互聯網原生支付系統,交易要么不收費要么手續費很低(低至幾美分)。在發達國家,現今的支付系統收取大約2-3%的手續費,而在世界其他地方,要么是沒有現代化的支付系統,要么費率高得驚人。我等會再講這一塊。

比特幣是一種數字載體。

它是一種在沒有預先存在信任的雙方之間,就能交易貨幣和資產的方式。就像那種最簡便的方式:通過電子郵件和短信就能完成數字資產收發。發送者無需知道或者無需信任接收者是誰,反之亦然。它沒有退款一說,就像現金交易那樣,如果你有錢或者資產,你就可以支付,如果你沒有,就不能。比特幣是一種全新的存在,在此之前,還從來沒有存在過這類數字形式。

比特幣是一種數字貨幣。

它的價值直接取決于兩件事:支付系統的使用情況——賬本上的支付數量和速度,以及支付系統未來使用的前景預期。這里會讓人感到奇怪。并不是說比特幣本身有了所謂價值,然后人們用其交易,更重要的是,無論何地,沒有欺詐和無(或者低)手續費就能交易比特幣,讓其產生了價值。

在這種時候,比特幣的價值更多基于投機,而非實際支付額。但是同樣不容否認的是,這種投機給比特幣構建了一個足夠高的市價,現實生活支付才有了可能性。比特幣必須有了一定的價格,才能承載現實世界中任何數額的支付。這就是典型的有關新技術的“雞和蛋”問題:新技術本身一開始價值不高,直到它值很多錢。所以比特幣的價值之所以上升,一定程度上是因為投機,它使得比特幣的使用性能夠更快實現。

關于比特幣的誤解

比特幣批評者們指出,普通消費者和商家對比特幣的使用需求有限,但這種批評也同樣存在于個人電腦和互聯網的早期階段。

每天,全球越來越多的消費者和商家購買、使用和銷售比特幣,總體的數額仍然很小,但發展趨勢迅猛。比特幣應用以及技術的不斷完善,也使得所有的參與者的用戶體驗得到快速提升。請記住,過去想要連上互聯網,都是個不小的技術挑戰,而現在已經不是了。

也有批評者稱因為比特幣的波動性而不會接受它,這也不對。比特幣完全可以用作支付系統,商家不需要持有比特幣,也無需隨時面對比特幣的價格波動。任何商家只要愿意,都可以隨時買賣比特幣和其他貨幣。

雖然只有少數的消費者使用比特幣支付,但為什么無論是線上還是線下,一些商家愿意接受比特幣支付呢?我的同事Chris Dixon最近給出了這樣的例子:

來看看電子商務吧,商家們的利潤率通常低于5%,這其中,2.5%的手續費就要占到利潤率的一半了。這些手續費本可以用來投資擴張企業,給消費者返利或給政府交稅。在這些所有的選擇中,不去使用比特轉移而是把2.5%的手續費交給銀行,實在是最愚蠢的選擇了。商家面臨的另一挑戰就是跨國支付。你可能會好奇為什么一些你喜歡的商品和服務不能在你自己的國家里購得,答案通常涉及到支付難題。

除此之外,商家對比特幣有濃厚的興趣,因為它消除了信用卡欺詐風險。這類欺詐形式,促使很多罪犯花費精力去盜取客戶信息和信用卡號碼。

由于比特幣是一種數字載體,所以無論是商人還是罪犯,都無法從發送者那里獲得任何發送者的相關信息去盜竊破解。

信用卡欺詐對于商家、信用卡支付商和銀行來說都是讓人頭疼的問題,以至于線上欺詐檢測系統只要有察覺蛛絲馬跡就會阻止交易,而不管它是不是真實存在的欺詐。結果,很多線上商家被迫拒絕掉5-10%的訂單,而如果使用比特幣就不會有這種擔心了,欺詐也不可能發生。那些已經提交的訂單,本來可以使得商家獲得更高的利潤,現在有了比特幣支付,利潤就得到極大提升。

比特幣的反欺詐屬性甚至延伸到了實體零售店和購物者們的生活中了。

例如,最近從塔吉特百貨連鎖店(Targetdepartment store)竊取了7000萬消費者信用卡信息的巨大黑客攻擊,如果能使用比特幣,這樣的情況就能避免。那么這是如何運作的呢?

你把購物車裝滿,然后像現在一樣去收銀臺結賬。但你不必把信用卡交給收銀員,而是拿出智能手機,掃描收銀機上的二維碼。二維碼包含了發送比特幣所需的所有信息,包括比特幣的數量。你在手機上點擊“確認”,交易就完成了(如果你沒有比特幣,可以將賬戶中的美元兌換成比特幣)。

商家很高興,因為它擁有比特幣形式的資金,如果愿意,它可以立即將比特幣兌換成美元,而且它沒有手續費或手續費很低。你很開心,因為黑客沒有辦法竊取你的任何個人信息。有組織犯罪卻高興不起來。(嗯,也許罪犯們仍然很高興:他們可以嘗試直接從安全性差的商業計算機系統中偷錢。但即使他們成功了,消費者也不會承擔丟失、欺詐或身份盜竊的風險。)

最后,我想回應一些批評人士的說法,他們認為比特幣是不法行為的避風港,罪犯和恐怖分子可以通過匿名方式轉賬而不受懲罰。

這簡直就是一派胡言,這種觀點主要是由聳人聽聞的新聞報道和對技術的不完全理解造成的。就像電子郵件可以被追蹤一樣,比特幣交易不是完全匿名的。此外,比特幣網絡中的每一筆交易都將被永久記錄在比特幣區塊鏈中,供所有人查看。

神吐槽:

比特幣交易地址是可追蹤的,但是有各種各樣的洗幣措施,比如把代幣充到交易所里,洗一下再出來就干凈了,需要現實世界的反洗錢措施配合。

聯邦調查局擁有的比特幣地址排在世界前十名。

推薦閱讀:數字貨幣監管

因此,比特幣比現金、黃金或鉆石更容易被執法部門追蹤。

比特幣未來的4大應用方向

比特幣是一種典型的網絡效應,一種正反饋循環。使用比特幣的人越多,比特幣對每個使用它的人就越有價值,下一個用戶開始使用這項技術的意愿也就越高。比特幣與電話系統、網絡和流行的互聯網服務(如eBay和Facebook)都有著這種網絡效應。

事實上,比特幣是一種四邊網絡效應。有四類支持者參與擴大比特幣的價值,作為他們自己的利益參與結果。他們是

  1. 用比特幣支付的消費者。
  2. 接受比特幣的商家。
  3. 運行計算機處理和驗證所有的事務,使分布式信任網絡存續的礦工。
  4. 在比特幣上面構建新產品和新服務的開發者和企業家。

網絡效應的四個方面都在擴大整個系統的價值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但第四個方面尤為重要。

在硅谷和世界各地,數以萬計的程序員正嘗試用比特幣創建新產品和服務,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在我們的風險投資公司安德森霍洛維茨(Andreessen Horowitz),看到越來越多的杰出企業家創立基于比特幣服務的公司,其中不乏在金融業備受尊敬的例子。

僅憑這點,比特幣的新挑戰者就面臨著一場艱難的硬仗。如果現在有什么東西要取代比特幣,它必須有相當大的改進,而且必須迅速發生。否則,這種網絡效應將使比特幣占據主導地位。

基于比特幣創新的一個明顯且巨大的領域是國際匯款。

根據世界銀行的數據,每天都有數億低收入者在國外從事艱苦的工作,賺錢后寄回本國的家人——每年總計超過4000億美元。每天,銀行和支付公司都會收取令人嘆為觀止的手續費,就為了寄回這些錢,手續費高達10%,有時甚至更高。

因此,使用比特幣支付這些匯款將顯著提高外來務工者及其家庭的生活質量。事實上,很難想象還有什么事情,能對世界上最貧窮國家的這么多人,產生更快、更積極的影響。

此外,比特幣能成為一股強大的力量,將世界各地更多的人帶入現代經濟體系。世界上只有大約20個國家擁有我們認為是完全現代化的銀行和支付系統;其他大約175個國家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因此,不少國家的民眾被排除在我們西方人認為理所當然的產品和服務之外。即使是虛擬服務商Netflix,也只在大約40個國家提供服務。比特幣作為一種任何人都可以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使用的全球支付系統,可以成為一種強大的催化劑,幾乎將現代經濟體系的好處惠及到地球上的每個人。

即使是在美國,人們早就認識到的一個難題是,即使是基本的金融服務,“無銀行賬戶”(即沒有常規銀行賬戶的人)也要支付極高的費用。比特幣可以用來直接解決這個問題,方法是讓傳統金融體系之外的人,能夠輕松獲得極低費用的服務。

比特幣的第三個有趣的用例是微支付。

盡管經過了20年的嘗試,但小額支付從來都不可行,因為通過現有的信貸/借貸和銀行系統進行小額支付(比如1美元及以下,少到幾美分或幾美分)的成本效益不高。這些系統的收費結構使其不可行。

突然之間,有了比特幣,這就變得很簡單了。比特幣具有極好的可整除性:目前小數點后有8位小數,但將來會更多。所以你可以指定任意數量的錢,比如千分之一便士,然后免費或近乎免費地發送給世界上任何一個人。

以內容貨幣化為例。

報紙等媒體企業難以對內容收費的一個原因是,它們要么全部收費(為所有內容支付全部訂閱費),要么什么都不收費(這就導致了網絡上到處都是亂七八糟的橫幅廣告)。突然之間,有了比特幣,就有了一種經濟可行的方式,可以對每一篇文章、每一節、每一小時、每一段視頻、每一次檔案訪問、每條新聞提醒收取任意小額的費用。

比特幣微支付的另一個潛在用途是打擊垃圾郵件。

未來的電子郵件系統和社交網絡可能會拒收信息,除非它們附帶了少量的比特幣——小到對一般發送者無關緊要,但大到足以阻止垃圾郵件發送者,如今他們可以免費發送數數以億計的垃圾郵件而不受懲罰。

最后,第四個有趣的用例是公共支付。

這個想法第一次引起我的注意是在幾個月前的一篇新聞文章中。在一場電視轉播的體育賽事中,一名隨機抽取的觀眾舉著一個帶有二維碼和“給我打比特幣!”在頭24小時內,他收到了2.5萬美元的比特幣,全部來自他從未見過的人。這是有史以來的第一次。你可以看到有人拿著一個標志,在人前、電視上或在一個照片,掃描一下標志上的二維碼,就可以轉錢過去了。

想想對抗議運動的影響。今天,抗議者希望上電視,讓人們了解他們的事業。明天他們會想上電視,因為這是他們籌集資金的方式,他們會舉著牌子,讓世界上任何地方同情他們的人當場給他們打錢。比特幣是一個金融技術夢想,即使是最頑固的反資本主義政治組織者也能實踐它。

未來幾年將是圍繞這項新技術激動人心的時期。

還有一些著名的經濟學家對比特幣深表懷疑。美聯儲前主席本·伯南克最近談到像比特幣這類的數字貨幣寫道:它們可能會有長遠前景,如果它們能促成更快、更安全、更高效的支付系統。

1999年,傳奇經濟學家米爾頓?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說:“一件目前尚不存在但是將很快發展起來的東西:可靠電子現金,在互聯網上你可以從A轉賬到B,而它們可以相互之間并不認識對方——就像我可以帶一張20美元的鈔票,并將它交給你,你不知道我是誰?!?/p>

如今攻擊比特幣的經濟學家可能是對的,但我支持本·伯南克和米爾頓的觀點。

此外,必須解決的監管問題也不少,因為幾乎沒有哪個國家的銀行和支付監管機構預料到會出現像比特幣這樣的技術。

但希望我已經讓你們感受到比特幣的巨大前景。從大的方面來說,它是硅谷自由主義童話,往小了說是一場實驗嘗試。比特幣為構建互聯網時代的全新金融體系提供了宏偉藍圖,是一種催化劑,讓個人和商業可以去重塑我們如今的體系。


馬克安德森:比特幣的應用方向_創新性_反欺詐屬性_國際匯款_微支付_公共支付

分享到:更多 ()
0
區塊鏈神吐槽
pi幣注冊流程教程圖解中文版

來評論吐槽 搶沙發

評論前必須登錄!

 

區塊鏈資源分享聯系我

區塊鏈資源分享聯系我首頁更多新聞
做滴滴代驾还是开滴滴那个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