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技術資源分享
追尋中本聰先生的腳步
?

火箭莫雷事件怎么回事?特朗普能否大選中連任?特朗普回應莫雷事件_NBA向來都與民主黨交好,而對特朗普極度反感_10月10日股市前瞻@姚堯

今日上證指數上漲11.29點,收盤報2924.86點,成交量為1509億元,如下圖所示:

上證指數今日小幅上漲,成交量也仍然維持在1500億元左右的地量。今天是節后第二個交易日,成交量卻還是如此之低,這顯然不是個積極信號。加之國內外局勢處于動蕩期,因此讀者在操作策略上仍應以謹慎保守為主,尤其不要輕易進場抄底,務必注意控制好倉位。

今天我們聊聊時政。

首先,我們討論一個大家都會感興趣的話題,那就是特朗普能否在明年的大選中如愿連任?

要分析特朗普能否連任,我們就有必要回顧過往的歷任美國總統,有哪些是連任成功的,有哪些是無法連任的。

我們知道,富蘭克林·羅斯福是美國史上任期最長的總統,先后擔任第37、38、39、40屆總統,并且就死在第40屆總統任上。在羅斯福之后,特朗普之前,美國還有十二任總統,我們一一分析。

第33任:杜魯門(1945年4月12日—1953年1月20日)。杜魯門原是羅斯福的副總統,羅斯福去世后,杜魯門繼任總統,并于1948年參加第41屆總統選舉,成功連任。1952年,杜魯門原本也是可以參加第42屆總統選舉的,但因為美軍深陷朝鮮戰爭的泥淖,杜魯門自覺沒臉參選,遂自動放棄。

第34任:艾森豪威爾(1953年1月20日—1961年1月20日)。競選連任成功,八年完整任期。

第35任:肯尼迪(1961年1月20日—1963年11月22日)。第一屆任期內遇刺身亡。

第36任:約翰遜(1963年11月22日—1969年1月20日)約翰遜原是肯尼迪的副總統,肯尼迪去世后繼任總統,并于1964年參加第45屆總統選舉,成功連任。1968年,約翰遜原本也是可以參加第46屆總統選舉的,但因為美軍深陷越南戰爭的泥淖,約翰遜自覺沒臉參選,遂自動放棄。

第37任:尼克松(1969年1月20日—1974年8月9日)競選連任成功,但在第二屆任期內因水門案事件爆發而辭職。

第38任:福特(1974年8月9日—1977年1月20日)福特原是尼克松的副總統,尼克松辭職后繼任總統,因堅持無條件完全特赦尼克松,遂導致在1976年的大選中失敗。

第39任:卡特(1977年1月20日—1981年1月20日),在競選連任時輸給了里根。

第40任:里根(1981年1月20日—1989年1月20日)。競選連任成功,八年完整任期。

第41任:老布什(1989年1月20日—1993年1月20)。在競選連任時輸給了克林頓。

第42任:克林頓(1993年1月20日—2001年1月20)。競選連任成功,八年完整任期。

第43任:小布什(2001年1月20日—2009年1月20)。競選連任成功,八年完整任期。

第44任:奧巴馬(2009年1月20日—2017年1月20)。競選連任成功,八年完整任期。

通過上面所列的自二戰以來的十二位美國總統的任期,我們發現,競選連任成功的概率還是很高的。

除了被刺殺的肯尼迪外,總共有11位總統參加了連任競選,其中艾森豪威爾、里根、克林頓、小布什、奧巴馬這五位是做滿八年任期的。尼克松是在第二任時辭職,但他的連任競選還是成功的。杜魯門和約翰遜放棄了第二次連任競選,但其參加了的第一次連任競選也是成功的。因此,真正參加連任競選并遭到失敗的只有三位,分別是福特、卡特和老布什。福特的情況又比較特殊,他是因為承擔了尼克松的政治包袱,才以極其微弱的票數輸給了卡特。在威斯康辛州,福特只輸給卡特1.68%,在俄亥俄州,福特只輸給卡特0.27%。如果福特能夠贏下這兩個州,那么他就將贏得當年的大選。若非尼克松留下的政治包袱,則福特未必會在大選中敗北。

這樣看來,真正具有研究價值的美國總統連任競選失敗只有兩次,一次是卡特,一次是老布什。而若要總結這兩次連任競選失敗有什么共同之處,那就是經濟太差。

1977年,也就是卡特上任的第一年,美國的通貨膨脹率是6.5%。第二年上漲到7.62%,第三年是11.22%,第四年是13.58%。正是因為卡特時代的經濟實在爛透了,所以才有了后來的“里根改革”。

1991年,美國在海灣戰爭中大獲全勝,這使得時任美國總統老布什的聲望如日中天,所有人都認為老布什贏得1992年的競選連任將毫無懸念,以致民主黨內的眾多資深政客根本就不敢參選,這才給了資歷較淺的克林頓以冒頭的機會,而克林頓也非常聰明地選擇經濟作為主打牌,提出了那句著名的口號:“笨蛋,問題在經濟!”

因此,我們大致可以得出這樣兩點結論:

  1. 美國現任總統要贏得連任選舉是非常具有優勢的,成功連任的概率極高。
  2. 如果連任失敗,那基本上都是因為在經濟上出了問題。

于是乎,我們大致就可以做出這樣的推斷:特朗普贏得明年連任選舉的概率是很高的,除非他在經濟上出了大問題。

那么,美國的經濟是好呢,還是不好呢?

答案是非常的不好!

根據美國供應管理學會10月1日發布的調查數據顯示,9月份美國制造業采購經理人指數(PMI)大幅下滑至47.8,創下2009年6月以來最低水平,顯示美國制造業萎縮加劇。如下圖所示:

9月份美國制造業采購經理人指數(PMI)大幅下滑至47.8,創下2009年6月以來最低水平

可以看到,在過去的一年多來,美國的制造業PMI數據正在持續下滑,且跌破了50的榮枯線,而這一切是在美聯儲已經降息的大背景下,美國實體經濟之差可見一斑。

如果在未來一年傳導到股市,那么已經在27000點一線的高位震蕩了近兩年的道指,還能夠撐得住嗎?如果股市在明年出現崩盤,那特朗普還選得下去嗎?

因此,當我在假期看到美國制造業PMI數據創下十年新低時,我就預測在10月10日舉行的中美貿易談判會有不錯的成效,因為特朗普的貿易戰應該是打不下去了,再這么打下去,明年選情可能就要崩盤了。我甚至還已經為節后的股市前瞻打好了腹稿,準備在談判啟動前寫篇預測文章。

可萬萬沒想到的是,這時候莫名其妙地插進來了個“火箭莫雷事件”。

這些天來,我看主流媒體對于此事的批判主要是基于這兩個方面:

  1. 美國人不能吃著中國的還罵中國的;
  2. 美國的言論自由不能搞雙標。

這兩種批判都不能算錯,但很可能根本沒有批到點子上,也就是說,可能根本就沒有理解這件事件背后的本質——它真的只是先有一個白癡失言,接著再有一群白癡護短嗎?還是背后有一群有心人士在刻意操縱?

  • 如果只是一家公司的經理人失言,他怎么敢罔顧公司利益,在失言后拒不道歉?
  • 生意人都懂得要和氣生財,就算公司的經理人腦子進水,那么公司的老板又何至于跟自己的錢包過不去,非要為這個經理人撐腰?
  • 如果這家公司的經理人和老板都腦子進水了,那又何至于整個NBA聯盟都集體腦子進水,都有錢不賺?
  • 中美爭端七十年,互相看不順眼的地方多了去了,為什么突然在這時候居然都是以舉國之力卯上了較勁?
  • 而且新聞炒作速度之快,也是極其少見的。莫雷是在10月5日號發推特,到現在也不過就四天時間,就已經吵到天翻地覆了。為什么局中人一個個都非要跟銀子過不去,像是吃了火藥一樣死掐?

如果大家讀懂了我們剛才說的那一大串故事,那么聰明的你相信已經能夠把脈絡串聯起來了。

眾所周知,NBA向來都與民主黨交好,而對特朗普極度反感。

按照慣例,每年的NBA總冠軍球隊都會受邀訪問白宮,可是自從特朗普上任以來,連續三年的總冠軍都拒絕前往白宮訪問。甚至在總決賽開打之前,東西部冠軍都紛紛表態,說無論誰拿到總冠軍都不去白宮,NBA與特朗普的勢不兩立可見一斑。

因此,如果有什么事情是可以阻止特朗普連任成功,NBA是非常樂意去做的。要阻止特朗普競選連任成功,最好的辦法就是在他的任期最后一年出現經濟崩潰。

要讓經濟出現崩潰,最好的辦法就是中美貿易戰持續打下去。要讓中美貿易戰持續打下去,就是激起中美兩國的敵對情緒和民族仇恨,用民意來迫使談判代表不敢在貿易談判中有半點退讓,以免被扣上軟弱賣國的帽子。

或許有人覺得這太不可思議,民主黨為了讓特朗普下臺,真的會愿意看到一場經濟崩潰嗎?真的會置國家利益于不顧嗎?

其實,你只要去翻翻歷史書,就知道這樣的場景實在是太常見了。這也就是中國始終不可能真正實行多黨制的原因所在。兩黨競選,這在西方被奉為民主典范,而在中國歷史上,卻有個很難聽的貶義詞,叫作“黨爭”。

縱觀三千年歷史沉浮,細數幾十代政權更替,哪個王朝覆滅的背后,沒有黨爭的影子呢?

美國人立國也才不過三百年歷史,僥幸靠著兩大洋的庇護,坐收漁翁之利才得以成為世界霸主,卻狂妄地以為自己的那一套東西可以成為照耀世界的燈塔,我也只能笑笑,感嘆他們歷史太短而讀書太少了。


姚堯
微信號:yaoyaostrategy
坐觀天下而擁抱時代,背靠歷史以眺望未來。洞察本質,預測趨勢。研究戰略,把握機遇。

分享到:更多 ()
0
區塊鏈神吐槽
pi幣注冊流程教程圖解中文版

來評論吐槽 搶沙發

評論前必須登錄!

 

區塊鏈資源分享聯系我

區塊鏈資源分享聯系我首頁更多新聞
做滴滴代驾还是开滴滴那个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