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技術資源分享
追尋中本聰先生的腳步
?

于敏有多厲害?于敏構型外國承認嗎?我所知道的于敏_中國核事業奠基人@NuclearEngineer

驚聞老先生駕鶴西去,心中感慨不已,想要寫點什么,算作一個晚輩對中國核事業奠基人的紀念吧。

絕大多數人知道這個名字,可能還是在四年前,于敏院士獲得國家最高科技獎的時候。那時候,他身體已經不太好了,坐在輪椅上從總書記手中接過了獎牌。那一段篳路藍縷、苦難輝煌的歲月重又從塵埃中翻出來,展示在世人面前。

于敏有多厲害?我所知道的于敏

在世界核武器發展史上,中國在從原子彈爆炸到氫彈爆炸之間間隔的時間是最短的。而首次爆炸的氫彈的技術水平卻是最高的。

這曾令世人迷惑不解,甚至被誣稱是竊取了美國或蘇聯的技術秘密。那些謠傳當然不是事實,在我看來,真正讓中國氫彈加速的原因除了制度保證之外,最重要的就是那個為中國開掛的男人了。

1944年,18歲的于敏考入北京大學工學院,兩年后轉而學習理論物理。

學習過程中,他就展示了過人的天賦,尤其是他對物理本質近乎神奇的直覺,不但讓老師和同學們刮目相看,他的導師張宗燧稱他是自己帶過的最優秀的學生。有一年數學考試卷子特別難,數學系學生的平均分只有20分,最好的學生也不過60分,可是來自理學院的于敏考了滿分……

1951年,于敏研究生畢業,在中科院近代物理研究所任助理研究員。這個時候,中國的核計劃啟動了,近代物理所很多人都開始參與核武器的研究。作為一顆正在冉冉升起的科研新秀,于敏也不例外。

中國的氫彈研究幾乎和原子彈研究同時起步,當年錢三強等人高瞻遠矚,在研發原子彈的同時就成立了“輕核理論組”專攻氫彈研究。這個組只有七八個人,組長是黃祖洽,何祚庥也在組里。1961年1月,錢三強把于敏叫到辦公室,告訴他,組織上研究決定,讓他作為副組長領導輕核理論組。

在核武器研究的隊伍里,很多權威的物理專家都是留學歸國人員,于敏是一個例外,他從未出過國,因而被成為“國產土專家一號”。于敏自認為不適宜從事大系統科學工程,而是天生愛好基礎理論研究。他此時已經有了另學界矚目的研究成果,要放棄這些成績,隱姓埋名轉向氫彈研究,對他個人而言是一種損失??墒窃谀莻€年代,就是有那么一群人,能夠不計名利,將國家命運抗在肩上前行,去開辟中華民族嶄新的未來,于敏也是其中之一。

那時候,搞理論研究最重要的資源是計算資源,當時95%的計算資源都被用于原子彈研究,于敏所在的氫彈理論組只能用5%的計算資源再加上效率低下的計算尺開展研究工作,這導致進展非常緩慢。

大概到1965年中,氫彈理論組最大的進展是確認了一件事:氫彈不能用炸藥引爆,只能用原子彈來引爆。

其實這個結果大家都知道,美蘇就是這么干的??墒窃趺从迷訌棻ㄈヒ瑲鋸?,就不是那么容易弄明白的了。輕核聚變的要求極其苛刻,因而需要設計一個精密的裝置,如果尺寸有一點點偏差,聚變就不能實現。

原子彈一爆炸,那個精心設計的裝置就被破壞了,還怎么能夠被引爆呢?這個過程,就是氫彈的核心秘密。

那個時候,全世界只有極少數人知道這個秘密。

美國的一些核武器科學家后期轉向了恒星研究,因為恒星中的聚變與氫彈聚變有類似的地方,而恒星研究是不涉密的,因而可以開展國際學術交流。在一次學術會議上,有一個歐洲的年輕科學家問美國科學家一個問題:超新星爆炸的沖擊波會不會打碎星核?那位美國科學家面無表情轉過頭對他說:滾……

年輕人覺得不可思議,因為那位美國前輩平時非常和善、樂于助人,這回怎么會那么無禮,后來才知,這個問題觸及了氫彈的核心秘密。美國人以為他在套取情報。

于敏就在追尋這個秘密的路上。1965年9月,上海華東計算所搞出了當時國內運算速度最快的計算機,達到了每秒5萬次。于敏馬上帶人南下,利用它進行氫彈模型計算?,F在一個普通手機的計算速度也在1G左右,而你們卻在用它斗地主……

開掛的過程開始了。

10月份,于敏做了“氫彈原理設想報告“,報告中提出了三個模型,于敏系統分析了三個模型的可行性和優缺點,組織同志們深入討論,最后明確了兩級氫彈的原理構型,開始針對這個構型在計算機上進行數值模擬。

兩個月后,計算結果出來了,于敏激動地給遠在北京的鄧稼先打電話:“老鄧,我們出去打獵,打著了一只小松鼠……”

鄧稼先大為興奮,第二天就飛赴上海,在聽取于敏匯報后,請參加技術攻關的同志們吃了一頓大閘蟹。

1966年12月28日,按照于敏理論設計,氫彈原理試驗取得了圓滿成功。該裝置原本設計當量是100萬噸TNT,后來為了確保成功,就多加了點料,達到了300萬噸,意思是即使爆炸不充分,那至少也剩個100萬噸的量。沒想到最后測試實爆當量就是300萬噸,與理論設計完全一致。張愛萍將軍聽到后連連叫好,說道:“殺人放火足夠了?!?/p>

在于敏強大的直覺支持下,中國氫彈的設計一開始就非??茖W,第一次試爆的裝置重1噸,直接空投,因而可以用于實戰??墒沁@還不夠,于敏接著開展了小型化實戰化設計,研發除了第一代定型核彈裝備了部隊。從此,中國的核威懾力量正式建立了。

后來,于敏繼續致力于核武器性能的優化,參與了第二代核武器和中子彈的研發,中國核彈頭的數理雖然遠不及美蘇兩個核大國,但質量上沒有代差。

1986年,于敏起草、鄧稼先修改、胡思得(后任中國工程物理研究院院長)執筆上書中央,提出加快核武器試驗進程。這是因為他們敏感地發現,美國很可能會提出禁止核試驗,借此扼殺中國核武器技術的發展。后來的發展果然如他所料,1992年,美國提出全面禁止核試驗的協議。

中國政府跟美國講,我們同意和支持這個協議,但是我們的人大還沒有批準。四年之后,中國最后的核試驗試驗了所有未來可能用在核武器上的前瞻性技術,取得了所有想要的數據。第二天,中國人大就批準了全面禁止核試驗協議。

于敏他們的這次上書之重要性不亞于核武器研發成功。如果沒有在這十年的加速核試驗計劃,中國的核武器水平會處于一個較低的水平,不足以對美蘇形成實質性威懾。

核試驗禁止了,但核武器研究不會停步。于敏以其強大的洞察力組織提出了在沒有核試驗的情況下怎么樣持續開展核武器研究。加速核試驗計劃中獲得的數據成為了珍貴的寶藏,再加上計算機模擬技術的發展,使得中國在計算機上研究和發展核武器成為可能。此外,新的實驗技術如激光慣性約束聚變(神光系列)和Z箍縮裝置(聚龍裝置)也在九院建立起來了,這些大型科學裝置保證了中國的核武器研究水平始終不落人后。

如今想起于敏,我腦海中浮現的并不是“氫彈之父”的稱號,也不是他最高科技獎、改革先鋒等榮譽稱號。而是在1984年西北高原中子彈實驗前的討論會上,陳能寬院士感概系之,脫口而出,背起了諸葛亮的《后出師表》:“……以先帝之明,量臣之才,固知臣伐賊,才弱敵強也……”于敏更是感慨萬分,憂慮之情傾瀉而出,接口背誦:“臣受命之日,寢不安席,食不甘味……”兩人你一句,我一句地往下背,在坐者無不洗耳恭聽,感情隨之起伏。最后只聽于敏一人背道:“夫難平者事也!昔先帝敗軍于楚,當此時,曹操拊手,謂天下已定。然后先帝東連吳、越,西取巴、蜀,舉兵北征,夏侯授首。此操之失計,而漢事將成也。然后吳更違盟,關羽毀敗,秭歸蹉跌,曹丕稱帝。凡事如是,難可逆料。臣鞠躬盡瘁,死而后已。至于成敗利鈍,非臣之明所能逆睹“

兩人慷慨激昂的聲音久久回蕩在戈壁灘上……

嗚呼,有國士如于敏,真乃國之幸事也。而今核盾已成,核事業后繼有人,百業興盛,人民安居樂業,蕓蕓眾生可曾念公之大功于須臾之間。先生不計名利,自不會介懷,而我等后學所能為者,縱不能繼先生之學,當繼先生之志,竭吾輩所能以報國家于萬一,先生可以放心矣。

于公千古。


原文鏈接:微博@NuclearEngineer


楊振寧物理學界真實地位_吐槽楊振寧在物理學界排名_楊振寧對物理學的貢獻

分享到:更多 ()
0
區塊鏈神吐槽
pi幣注冊流程教程圖解中文版

來評論吐槽 搶沙發

評論前必須登錄!

 

區塊鏈資源分享聯系我

區塊鏈資源分享聯系我首頁更多新聞
做滴滴代驾还是开滴滴那个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