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技術資源分享
追尋中本聰先生的腳步
?

為什么人們喜歡看悲???為什么悲劇更讓人銘記?悲劇,是對現實不足的行為補償_喜歡看悲劇的人_排他性@霧滿攔江

為什么人們喜歡看悲???

  • 悲劇是為了看到更多比我更窩囊的人,好讓我背著行囊樂觀地活下去。
  • 看悲劇有時會帶來現實的優渥感。比如看饑荒會覺得現在的溫飽可貴,看戰爭和屠殺會覺得現在的和平可貴。
  • 我是因為太敏感了,不敢看悲劇。悲劇里呈現的內容我能體會到十倍的痛,這種痛讓我自覺逃離它。愛看愛裝沒心沒肺的樣子,其實自己知道,自己在逃避什么?,F在的目標是,爭取理性可觀,冷眼看世界。

悲劇為什么越來越少人看了?

關于悲劇的問題,看到過的一個好解讀,是來自朱光潛先生的《悲劇心理學》。里面提了一個非常好的問題,悲劇為什么越來越少人看了?

因為悲劇的誕生,是用審美的眼光來看人世間無法解釋的問題,人會因為知道很多事情沒辦法解決,產生敬畏之心。但是正因為它沒有提供解釋,所以后來被哲學取代了,哲學用一套完整的邏輯去解釋世界,幫你把一切都合理化。那為什么中國人更少聽過悲劇呢,因為我們的神已經幫我們把一切都解釋,合理化了。

世界本來是不確定的,人無法干預很多東西,但這也成為了人們不接受悲劇的理由。傳聞,愿意看悲劇的人,內心都會很強大,也許就是接受了世界并不會給你解釋這件事吧。

為什么悲劇更讓人銘記?

悲劇藝術是對生活苦難的升華,是引發人類悲傷情緒的藝術形式。

悲傷情緒是人類基本情緒之一,悲傷情緒等負面情緒是心理對負面情景的自我保護機制。類似于生理上的發炎與發燒,是為了應對感染。 悲傷也是會“上癮”的。沉浸在悲傷里可以暫時避開面對現實的失控與無奈,而讓自己更加柔軟、更加深刻。所以佛家把“慈”與“悲”同講。

以上內容來自訂閱號留言。


以下是霧滿攔江正文:

我們常聽到一句話:弘揚正能量——從沒聽說過弘揚負能量的。

尼采在一邊解釋說:看悲劇,看到那么強大、那么善良的人被老天輾壓——可老天那么厲害,大家仍然信奉善良與強大,可見還是人類厲害。所以大家喜歡看悲劇,并在觀賞時產生快感。

由尼采這個觀點,引伸出強者哲學——人要強大,要無畏,要善良,要不懼失敗與環境的嚴酷,山高人為峰,我是人來瘋。這樣才會玩得嗨。


人類社會永恒的矛盾,是物質不足與欲望無盡的矛盾。

東西太少,不夠分。

哪怕科技再發達,物質再豐富,也無法滿足人類的欲求。

因為人類的欲求,最重要的特點是排他性。

什么叫排他性?

歷代帝王,后宮佳麗,何止三千?皇帝大哥看都看不過來,根本記不得名字——不記得你的名字,也不放你出宮!

帝王都患有嚴重的美少女囤積癥。圈禁美少女,不是為了“我有”,而是要讓“你沒有”。

過剩占有,人為制造市場稀缺,這叫排他性。

權力、美女、財富,都是排他性需求。有錢人的錢會越來越多,越有錢越喜歡賺錢。到后來賺錢的快樂,不是因為賺到錢,而是因為市場上那點錢,我搶走了你沒撈到——所以貪官爆出來的贓款數額,往往是個驚人的數字。

貪官喜歡在家里,把上億元的現金碼堆。

不是貪官看著這些錢爽,而是想到這些錢被我堆在家,不在市場流通,你再努力也賺不到,心里的幸福感油然而生。

財富雖充足,可兩極分化,讓大家拼命努力也摸不到。好沮喪。

沮喪,是因為殘酷的環境,帶來巨大壓力。就需要減壓。


遭遇壓力,所有人都會逃避。

減壓的方法之一,就是刷刷視頻,聽聽段子,看看喜劇。

放空自己。把腦殼里的壓力倒出來。

所以喜劇始終擁有龐大的市場,無論任何時代,人們都喜歡看。精心設計的橋段包袱,讓我們捧腹大笑:哈哈嘎嘰……呃?

壓力釋放之后,問題才變得嚴重。

快樂是讓大腦神經松馳,不去想現實的殘酷,不去想人生的難題??伤神Y狀態,會把我們整個人廢掉。不知今夕何夕,不知自己是誰,失去了現實的質感。

這又叫欲望滿足之后的空虛。

所以蔡康永說:人生最重要的不是快樂,是平靜。

人生如果希望每一秒都快樂,那最后那個快樂就會沒有意義。如果有一天我們學會了用不同的態度去看待負面情緒,就會知道所有的情緒,都是我們需要的情緒。

必須要從空虛中走出來。

最簡單的法子,就是看個悲劇。讓大腦神經,從廢馳狀態,恢復敏銳。

當我們看到悲劇中人,那么強大,那么善良,卻仍然搞不過惡意滿滿的環境,我們立即變得警覺起來。意識到生命的脆弱與隱伏的危機,大腦高度警覺,進入臨戰狀態。

  • 開始關注環境??吹礁V萁诸^有人在砍人,看到虎門有人在砍人。
  • 意識到生態正在惡化,困窘日甚一日。我們再也顧不上能量的正負,吵嚷著放寬經濟環境,給大家一條活路,給人心一個出口。
  • 呼吁回歸經濟本位,別讓心術不正的人,打著道德的旗號,傷害努力做事的人。

喜劇,是對現實不足的心理補償。

悲劇,是對現實不足的行為補償。

所有人都在逃避。

我是個敏感的人兒,有一枚脆弱玻璃心。我選擇解決敏感的辦法,就是逃避。所以我一直在轉移注意力,只為逃避自己的敏感,我舍棄文藝小說,換為推理小說,我轉移注意力到更客觀的外在地方去,這樣我才可以感覺到快樂。

這句話,讓許多敏感的人落淚。

敏感之人,對世界感受太細膩,所受到的傷害也強烈。哪怕八百里外有人放個屁,都讓自己痛不欲生。

想不到那么帥氣、那么優秀的薛老稀,也是我敏感派的同道人啊,哈哈哈。

——薛兆豐的敏感,就是問題的答案!

但逃避的方式不同,讓我們和薛兆豐老師,拉開差距。

我們往兩個極端逃避,薛老師是逃往中間地帶。

從古希臘到現在,我們就是這樣,壓力大了,就徹底放空。太空虛了,就關注最慘烈的悲劇。在兩個極端中飄來蕩去的我們,被薛兆豐老師看透了,于是他不偏不倚,允執厥中,選擇兩個極端的中間地帶。

他立足的這個點,叫客觀。

我們向飽和方向逃逸,薛老師是逃往知不足。

我們凡事務求徹底,徹底滿足,徹底放空,這都是我們最常說的話。但薛兆豐老師不要徹底。保持敏感,但不要太刺激,這個境界叫知不足。

這也是喬布斯所說的:保持饑餓,保持愚蠢。知蠢而努力,發憤見成效。這就是薛兆豐、喬布斯和我們的區別。

我們是廢棄式逃避,薛老師是建設性逃避。

我們的逃離,是豬八戒摔靶子,不伺猴兒。是破罐子破碎。是徹底廢棄現實,廢棄自己。

但于薛兆豐老師而言,逃離只是避免傷害過度,必要的清醒不能少。

所以他保持了敏感的心,同時保持了清醒的頭腦。這樣才讓他有機會,向這世界問出絕極懸疑:

你為啥把自己活成個悲???

思考的本身,才重要

也許這樣的回答,并不是薛兆豐老師想要的。

然而答案不重要。

問題才重要。

——思考的本身,才重要。

太陽神阿波羅說:人啊,認識你自己。認識自己,才能活成自己期望的樣子。

誰的底色,不是悲涼如血?誰的人生,不是壓力重重?

為什么薛兆豐、李誕他們能問出這么無聊……呃,這么有深度的問題?

他們把人琢磨透了。把自己也琢磨透了。

他們游離于自我之外,看著自己的一舉一動,以悲憫之心,有條不紊的收拾自己。為善去惡,趨近良知。

  • 學會認識自己吧。不要把自己的人生活成悲劇,成為別人松馳緊張的喜劇。
  • 學會放松自己,釋放痛苦。同時保持清醒,保持敏銳。
  • 沒有審視過的人生不值得過,沒有思考過的道路,走不走先打個問號。

不要做圈里的豬,只有低級的欲求。一生未曾抬頭看天,到頭還要挨上一刀。我們不是任人采割的韭菜,是有靈性的存在,有足夠的智慧在短期的快感與長期的價值中,尋找一個平衡。所有人的心智模式都一樣的,都是遇到壓力傷害,就會本能退縮逃避。

人不能太苦自己,也不能太放縱自己。只要我們不再極端,不再偏頗,不再廢棄自我,回到人生的中界點上來。

文武之道,一張一弛。凡事有度,過猶不及。就會由頹敗轉入事業,就會從不堪轉向優秀。人與人的差別,其實就差這一點。

霧 曰

我們在這世界上,每說句話,每做件事,都是有人生成本的。

——你的情緒,是需要付賬的。


霧滿攔江微信號:lwwuwuwu


薛老師說的他自己那類型的敏感是對外界環境的敏感,當某種環境讓自己不適時,他可以憑借自己對環境的敏感找到讓自己舒適的環境。而文中提到的另一種敏感則是對自己感受的敏感,當自己的感受讓自己不適時,整個人都是不適的,無法理智思考的,只能去逃到另一個極端。其實說白了,還是一個思維方式的問題,有的人,他的眼睛看的是外部世界;有的人,他的眼睛看的是自己。


為什么人們喜歡看悲???為什么悲劇更讓人銘記?悲劇,是對現實不足的行為補償_喜歡看悲劇的人_排他性@霧滿攔江

分享到:更多 ()
0
區塊鏈神吐槽
pi幣注冊流程教程圖解中文版

來評論吐槽 搶沙發

評論前必須登錄!

 

區塊鏈資源分享聯系我

區塊鏈資源分享聯系我首頁更多新聞
做滴滴代驾还是开滴滴那个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