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技術資源分享
追尋中本聰先生的腳步
?

權力是如何獲得的?權力拿起來容易,放下去難_李斯死因_趙高弄權_姚堯精讀《資治通鑒》第44集

李斯、張居正、鰲拜、張廷玉……功高老臣下場不好,非自誤,乃宿命也。

手握大權,不能早點正常交接,然后再謹小慎微,結局可能就是這樣了。

權力拿起來容易,放下去難,這本來就是取禍之道?,F代的民主體制是根治這個問題的良藥。

美國總統全世界權力最高,但輪替下臺之后,沒有任何人會去找他們的麻煩,皆因體制帶來的預期就是:退休總統屬于沒有任何拖泥帶水的告別權力。

善終,必然。


李斯的死,既是制度完善悲劇,也是個人的悲劇。

身處亂世,李斯自然是一面狡詐多變,另一面苦心經營。

畢竟要想實現自己的政治抱負,光靠正義的理念是遠遠不夠的。

生活當中,就算自己不用詐,也阻止不了別人用詐。李斯的悲劇從他參與矯詔時就注定了。

他錯誤的認為胡亥遠比老大沒有主見,將來容易控制。事實上沒有主見的人更容易被蠱惑。趙高能殺了李斯,就是因為趙高更沒有底線,更沒有政治抱負,所以干起事來各種陰謀詭計。

胡亥雖然沒有能力,但卻擁有權力,這種權力產生的美好幻覺讓胡亥沉醉不已。趙高就充分利用了胡亥的心理,完成了借刀殺人。

可憐的李斯,到最后都沒認清楚自己的對人是怎樣的無恥小人,還幻想自己能申辯冤屈。能為一己之私,不顧天下人死活,不顧國家命運主動出主意矯詔的人,還有什么壞事不敢做,還有什么陰謀干不成?

哎,李斯一時權迷心竅,鑄成大錯,連歷史發展軌跡都改了,自己也成了犧牲品。智者千慮必有一失,可就這一失,往往最致命。

以上評論出自姚堯訂閱號留言。

20190109


【原文】郎中令趙高恃恩專恣,以私怨誅殺人眾多,恐大臣入朝奏事言之,乃說二世曰:“天子之所以貴者,但以聞聲,群臣莫得見其面故也。且陛下富于春秋,未必盡通諸事。今坐朝廷,譴舉有不當者,則見短于大臣,非所以示神明于天下也。陛下不如深拱禁中,與臣及侍中習法者待事,事來有以揆之。如此,則大臣不敢奏疑事,天下稱圣主矣?!倍烙闷溆?,乃不坐朝廷見大臣,常居禁中。趙高侍中用事,事皆決于趙高。

【白話】郎中令趙高仰仗著秦二世對他的寵信而專橫跋扈,為報私怨殺了很多人,又擔心會有大臣在入朝奏事時稟報此事,便建議二世道:“天子之所以尊貴,是因為群臣只能聽見他聲音,而不能見到他面的緣故。況且陛下年紀還很輕,未必能夠通曉所有事情,現在每天坐在朝堂之上,一旦出現賞罰不當的情況,就是把自己的短處暴露在群臣面前,這不利于向天下人彰顯您英明神武的形象。陛下不如深居于宮中,與臣及近侍中通曉法令之人等待群臣的上書言事,這樣事情發生后便能得到妥善處置。如此一來,則大臣就不敢上奏疑難之事,天下百姓也都會稱贊您是圣明的君主了?!倍啦捎泌w高的計策,遂不再坐朝接見大臣,經常居住在深宮之中,由趙高和近侍們處理政事,事情決策皆取決于趙高。

【姚論】

在《韓非子》一書中,的確存在許多主張君主應在群臣面前保持神秘的語句。譬如在《主道》中,韓非子寫道:“寂乎其無位而處,漻乎莫得其所。明君無為于上,群臣悚懼乎下?!币馑际钦f:寂靜??!君主好像沒有處于君位。寥廓??!臣子都不知道君主在哪里!明君在上面無為而治,群臣就在下面誠惶誠恐。又如在《揚權》中,韓非子寫道:“主上不神,下將有因;其事不當,下考其常?!币馑际钦f:君主不能保持神秘,臣下就會據此使詐;君主不能處事得當,臣下就會引為慣例。這些話的本意都是指君主應該隱藏自己的意圖和好惡,以使得群臣無法刻意逢迎和偽裝,只能恪盡職守以展現自己的才能。君主也只有退出具體事務的執行,才能看清楚臣下執行得好不好,謀劃得是否恰當??墒勤w高卻刻意歪曲韓非子的原意,利用胡亥好逸惡勞、懶政怕錯的心理,以此來誘導他遠離群臣和朝政。

事實上,韓非子不但從未說過君主可以遠離群臣,而且他還在反復強調君主必須密切監督群臣,千萬不能被臣下蒙蔽,否則就會有殺身之禍。如他在《主道》中接著寫道:“是故人主有五壅:臣閉其主曰壅,臣制財利曰壅,臣擅行令曰壅,臣得行義曰壅,臣得樹人曰壅。臣閉其主,則主失位;臣制財利,則主失德;行令,則主失制;臣得行義,則主失明;臣得樹人,則主失黨?!币馑际钦f:因此君主會受到五種蒙蔽:臣下閉塞君主的耳目是蒙蔽,臣下控制君主的財利是蒙蔽,臣下擅自發號施令是蒙蔽,臣下收取仁義之名是蒙蔽,臣下私自培植黨羽是蒙蔽。臣下閉塞君主的耳目,君主就失去俯視天下的地位;臣下控制君主的財利,君主就失去可以收買人心的恩德;臣下擅自發號施令,君主就失去對號令的控制;臣下收取仁義之名,君主就失去圣明的權威。臣下私自培植黨羽,君主就失去支持的臣民。又如他在《揚權》中接著寫道:“故曰:毋富人而貸焉,毋貴人而逼焉,毋專信一人而失其都國焉;腓大于股,難以趣走。主失其神,虎隨其后。主上不知,虎將為狗。主不蚤止,狗益無已?;⒊善淙?,以弒其母。為主而無臣,奚國之有?”意思是說:所以說,不要把別人弄得太富裕,以致于自己反而還要向他借貸;不要把別人弄得太尊貴,以致于自己反而還要受他的逼迫;不要專門相信一個人,以致于自己反而丟失了都城和國家。小腿如果比大腿還粗,那就很難跑得快。君主如果失去了神秘性,那些懷有虎狼之心的奸臣就會尾隨在后。君主如果不能察覺,老虎就會偽裝成狗。君主如果不能及早制止,這樣的狗就會越來越多。等到這些虎狼一樣的奸臣聚集成群,他們就會共同殺害君主。君主如果沒有自己的忠臣,那又哪里還會有什么國家?

從日后的歷史發展來看,趙高先奪胡亥之權,后取胡亥之命,完全都是按照韓非子書中所推測的步驟進行的。

【原文】高聞李斯以為言,乃見丞相曰:“關東群盜多,今上急益發繇,治阿房宮,聚狗馬無用之物。臣欲諫,為位賤,此真君侯之事,君何不諫?”李斯曰:“固也,吾欲言之久矣。今時上不坐朝廷,常居深宮。吾所言者,不可傳也,欲見,無閑?!壁w高曰:“君誠能諫,請為君候上閑,語君?!庇谑勤w高侍二世方燕樂,婦女居前,使人告丞相:“上方閑,可奏事?!必┫嘀翆m門上謁,如此者三。二世怒曰:“吾常多閑日,丞相不來;吾方燕私,丞相輒來請事!丞相豈少我哉,且固我哉?”趙高因曰:“夫沙丘之謀,丞相與焉。今陛下已立為帝,而丞相貴不益,此其意亦望裂地而王矣。且陛下不問臣,臣不敢言。丞相長男李由為三川守,楚盜陳勝等皆丞相傍縣之子①,以故楚盜公行,過三川城,守不肯擊。高聞其文書相往來,未得其審,故未敢以聞。且丞相居外,權重于陛下?!倍酪詾槿?,欲案丞相,恐其不審,乃先使人按驗三川守與盜通狀。

【白話】趙高聽說李斯想要向二世進言,便去面見李斯道:“關東盜賊眾多,可皇上卻還在急于征發更多的徭役,修建阿房宮,搜集狗馬之類無用的玩物。我本想進言勸諫,只可惜地位卑賤。這些本都是丞相您份內的事,您為什么不去勸諫呢?”李斯道:“的確是這樣。我也早就想向皇上諫言了??墒乾F在皇上不再臨朝聽政,整日深居于宮中。我就是想勸諫皇上,也沒法傳達,我就是想面見皇上,也沒有機會?!壁w高道:“如果您真想勸諫皇上,那就讓我來為您留意皇上空閑的時機,到時候再告知您?!庇谑?,趙高專等二世飲宴作樂,美女在旁的時候,派人通知李斯說“皇上此時有空,可以面見奏事”。李斯立刻趕赴宮門外求見,如此反復幾次后,二世怒道:“我平??臻e的時候有很多,丞相都不來,非要等我飲宴休息的時候,丞相就前來奏事,他這是在欺負我年少,看不起我嗎?”趙高趁機對二世道:“當初沙丘之謀,丞相也有參與?,F在陛下已經繼位為帝,而丞相的地位相較過去卻未能提升,他這樣做實際上是希望陛下能給他裂土封王。況且陛下不問我,我還不敢說。丞相的長子李由現在擔任三川郡守,原楚國的盜賊陳勝等都是丞相鄰縣的人,所以他們才敢這樣公然橫行,途經三川郡各城時,郡守都不肯出城迎擊。我聽說李由與他們之間還有書信往來,只是因為還沒調查清楚,所以沒敢向您報告。況且丞相在外主持朝政,實際權勢比陛下您還大?!倍勒J為趙高說得很有道理,便打算將李斯立案調查,又恐怕其中有不實之處,于是先派人去查證三川郡守和盜賊私通的情況。

【姚注】

①《史記·李斯列傳》記:“李斯者,楚上蔡人也?!鄙喜膛c陳勝的故鄉陽城、吳廣的故鄉陽夏都隸屬于陳郡。

【原文】李斯聞之,因上書言趙高之短曰:“高擅利擅害,與陛下無異。昔田常相齊簡公,竊其恩威,下得百姓,上得群臣,卒弒簡公而取齊國,此天下所明知也。今高有邪佚之志,危反之行,私家之富,若田氏之于齊矣,而又貪欲無厭,求利不止,列勢次主,其欲無窮,劫陛下之威信,其志若韓玘為韓安相也①。陛下不圖,臣恐其必為變也?!倍涝唬骸昂卧?!夫高,故宦人也,然不為安肆志,不以危易心,潔行修善,自使至此,以忠得進,以信守位,朕實賢之,而君疑之,何也?且朕非屬趙君,當誰任哉!且趙君為人,精廉強力,下知人情,上能適朕,君其勿疑!”二世雅愛趙高,恐李斯殺之,乃私告趙高。高曰:“丞相所患者獨高,高已死,丞相即欲為田常所為?!?/span>

【白話】李斯聽說此事,便向二世上書揭發趙高的短處,道:“趙高專擅賞罰大權,與陛下已經沒什么區別。過去田常擔任齊簡公的宰相時,竊取原本屬于國君的賞罰大權,對下收服百姓,對上籠絡群臣,最終殺死齊簡公而篡奪齊國,這是全天下都知道的事。如今趙高心懷邪惡不正的意圖,做出危險反叛的舉動,私人聚斂的財富,就和當年齊國的田常一樣。而且趙高為人貪得無厭,求利不止,在朝中的權勢僅次于陛下。他的欲望沒有止境,竊取陛下的威信,其野心就和韓王安時的宰相韓玘一樣。陛下若不早做謀劃,我擔心他一定叛變?!倍赖溃骸澳氵@是什么話!趙高,早年就一直是我的家臣,可是他不因安逸而放縱,不因為危險而變心,品行高潔,修身行善,憑著自己的努力才得到今天的一切。他是因為忠誠而獲得晉升,是因為信義而安守祿位,我實在是認為他是賢才,可你卻在懷疑他,這是為什么呢?況且,我如果不把政事托付給趙君,又當托付給誰呢?再說,以趙君的為人,精明而又廉潔,堅強而又能干,下能體察民情,上能順應我意,你不要再懷疑他了!”二世向來寵信趙高,害怕李斯會殺他,便私下將李斯的話轉告趙高。趙高道:“丞相唯一擔心的只有我一人。一旦我死了,他就會想做田常所做的事了?!?/p>

【姚注】

①韓玘:其生平事跡已不可考??墒琼n玘既然是韓王安的宰相,且能夠被李斯用來作為勸諫二世的例證,韓玘不應該在史籍中毫無記載才是。秦滅六國期間,嬴政用李斯之計,派出大量能言善辯之士,攜帶金銀珠寶游說各國的重臣名士,或許韓玘就是被游說的對象之一,在為秦滅韓的過程中立有大功,卻不便對外公開,故而史料中未曾記載,但秦國高層皆深知此事。

【姚論】

正如儒家學者言必責桀紂一樣,法家學者總是言必責田常。在儒家看來,世上最可惡的就是桀紂這樣的殘暴之君,而在法家看來,世上最可惡的就是田常這樣的弒主之臣。因此,當李斯與趙高之爭發展到殊死搏斗的階段時,他們就爭相在二世面前指責對方是田常。雖然以事后的眼光來看,做出田常之舉的人是趙高,可在當時,李斯遠比趙高更有實力成為田常。在二世的眼中,李斯是先帝留下來的老臣,三十余年的宰相,兒女多為皇親,朝臣皆是朋黨,自己也正是得到了他的支持,才得以廢嫡立庶而繼成帝位,換句話說,李斯若想另立新君,也未必沒有這個膽量和實力??哨w高只不過是常年跟隨自己的舊臣,在朝中原本就缺乏根基,人微言輕,唯一能夠依靠的也就只有自己。二世說“我不靠趙高,又靠誰呢”,這句話反過來說也是成立的,趙高不靠二世,又能靠誰呢?因此,如果非要在李斯和趙高二人中選定一人視為田常,二世當然會毫不猶豫地選擇李斯。趙高日后之所以成為田常,那也是因為他扳倒李斯后,繼承了李斯的相位和權力。其實,李斯既有不賞之功,又有震主之位,原本就該心存敏感,自覺意識到他極可能會被二世視為田常,故而要千方百計地努力打消二世對他的懷疑和戒心,卻不想他居然主動提到田常之事,這豈非是在引火燒身、自取滅亡?以李斯的政治智慧,竟會犯下這等引喻失義的低級錯誤,難道真的是老糊涂了嗎?

【原文】是時,盜賊益多,而關中卒發東擊盜者無已。右丞相馮去疾、左丞相李斯、將軍馮劫進諫曰:“關東群盜并起,秦發兵誅擊,所殺亡甚眾,然猶不止。盜多,皆以戍、漕、轉、作事苦,賦稅大也。請且止阿房宮作者,減省四邊戍、轉?!倍涝唬骸胺菜鶠橘F有天下者,得肆意極欲,主重明法,下不敢為非,以制御四海矣。夫虞、夏之主,貴為天子,親處窮苦之實以徇百姓,尚何于法!且先帝起諸侯,兼天下,天下已定,外攘四夷以安邊境,作宮室以章得意,而君觀先帝功業有緒。今朕即位,二年之間,群盜并起,君不能禁,又欲罷先帝之所為,是上無以報先帝,次不為朕盡忠力,何以在位!”下去疾、斯、劫吏,案責他罪。去疾、劫自殺,獨李斯就獄。二世以屬趙高治之,責斯與子由謀反狀,皆收捕宗族、賓客。趙高治斯,榜掠千余,不勝痛,自誣服。

【白話】這時,各地盜賊越來越多,秦朝自關中派去東征平叛的軍隊不絕于道。右丞相馮去疾、左丞相李斯、將軍馮劫向二世勸諫道:“關東地區的群盜并起,秦朝發兵前往剿滅,殺死的盜賊雖然很多,然而還是不能禁絕。盜賊之所以蜂起,都是因為征戍、水運、陸運、役作等事太過辛苦,承擔的賦稅又極其沉重。希望您姑且停止阿房宮的建設,減少邊境的征戍和陸運?!倍赖溃骸胺彩琴F為擁有天下的人,都應該放縱自己的意志,窮盡自己的欲望,君主注重法律嚴明,臣下就不敢為非作歹,這樣便可以控制四海。像虞舜、夏禹這樣的君主,雖然貴為天子,卻還要親身從事勞苦的工作,以此來作為百姓的表率,那還要法律干什么!況且先帝以諸侯國君起家,之后兼并天下。天下平定后,又外御四夷以安定邊境,修建宮殿以彰顯意志,而先帝開創這些功業的過程,你們都是看到過的?,F在我繼位才兩年的時間,天下群盜并起,你們不但不能禁止,還想要廢除先帝所推行的政策,這是在上不能報答先帝,其次不能為我盡忠盡力,那又憑什么還居于現在的高位!”于是將馮去疾、李斯、馮劫三人交給司法官員查辦問罪。馮去疾、馮劫自殺,只有李斯關入獄中。二世將李斯交給趙高審理,追查李斯及其子李由的謀反罪狀,將其宗族和門客全部逮捕。趙高審理李斯時,拷打了他一千多下。李斯無法忍受痛楚,只得含冤認罪。

【原文】斯所以不死者,自負其辯,有功,實無反心,欲上書自陳,幸二世寤而赦之。乃從獄中上書曰:“臣為丞相治民,三十馀年矣。逮秦地之狹隘,不過千里,兵數十萬。臣盡薄材,陰行謀臣,資之金玉,使游說諸侯;陰修甲兵,飭政教,官斗士,尊功臣;故終以脅韓,弱魏,破燕、趙,夷齊、楚,卒兼六國,虜其王,立秦為天子。又北逐胡、貉,南定百越,以見秦之強。更克畫,平斗斛、度量、文章,布之天下,以樹秦之名。此皆臣之罪也,臣當死久矣!上幸盡其能力,乃得至今。愿陛下察之!”書上,趙高使吏棄去不奏,曰:“囚安得上書!”

【白話】李斯之所以不愿自殺,是因為對自己的辯才很有信心,對秦朝立過大功,又確實沒有謀反之心,想要通過上書來為自己辯護,希望二世能夠醒悟過來而赦免他。于是李斯在獄中上書道:“我擔任丞相治理百姓,至今已有三十多年了。剛到秦國時,秦國地域狹小,方圓不過千里,士卒只有幾十萬。我竭盡綿薄之力,暗中派遣謀士,為他們提供金錢寶玉,讓他們游說諸侯。暗中訓練軍隊,整頓政令教化,任用勇武之士,尊崇有功之臣。因此才得以脅迫韓國、削弱魏國、擊破燕、趙,夷平齊、楚,最終兼并六國,俘虜他們的國君,立秦為天子。又向北驅逐胡人、貉人,向南平定百越,以此來彰顯秦的強大。更改器物上的標識,統一度量衡和文字,將其頒布于天下,以此來樹立秦的威名。這些都是我的罪過??!我早就該死了,幸好皇上讓我竭盡所能,才得以活到今天,懇請陛下能夠明察這一切!”書信遞上去后,趙高命令司法官員將其丟棄不奏,道:“一個囚犯哪有資格上書!”

【姚論】

《資治通鑒》的這段記載源自于《史記·李斯列傳》,可是在轉載時卻有所刪減,《史記·李斯列傳》的原文如下:

斯所以不死者,自負其有功,實無反心,幸得上書自陳,幸二世之寤而赦之。李斯乃從獄中上書曰:“臣為丞相治民,三十余年矣。逮秦之地狹隘,先王之時秦地不過千里,兵數十萬。臣盡薄材,謹奉法令,陰行謀臣,資之金玉,使游說諸侯,陰修甲兵,飾政教,官斗士,尊功臣,盛其爵祿,故終以脅韓弱魏,破燕、趙、夷齊、楚,卒兼六國,虜其王,立秦為天子。罪一矣。地非不廣,又北逐湖、貉,南定百越,以見秦之強。罪二矣。尊大臣,盛其爵位,以固其親。罪三矣。立社稷,修宗廟,以明主之賢。罪四矣。更克畫,平斗斛度量文章,布之天下,以樹秦之名。罪五矣。治馳道,興游觀,以見主之得意。罪六矣。緩刑罰,薄賦斂,以遂主得眾之心,萬民戴主,死而不忘。罪七矣。若斯之為臣者,罪足以死固久矣。上幸盡其能力,乃得至今,愿陛下察之!”書上,趙高使吏棄去不奏,曰:“囚安得上書!”

不難看出,在李斯的這封上書里,名為歷數自己的罪過,實則顯擺自己的功勞??墒撬抉R光在轉載時所刪減的都是諸如“謹奉法令”、“以固其親”、“立社稷,修宗廟,以明主之賢”、“緩刑罰,薄賦斂,以遂主得眾之心,萬民戴主,死而不忘”這些在儒家的價值觀里非常正面的語句,留下的多是“陰行謀臣”、“陰修甲兵”、“以見秦之強”、“以樹秦之名”這些在儒家的價值觀里比較負面的語句。顯然,司馬光因為憎惡法家出身的李斯,故而有意將他的慘死塑造成是只知行陰謀詭計,行強權霸道的咎由自取,而不愿承認李斯也有親賢臣、尊明主、緩刑罰、薄賦斂的一面。在這里,司馬光再次凸顯了他的史德有虧和氣量狹小,或許正是因為這些選擇性刪減的緣故,他才居然沒有針對李斯之死而寫“臣光曰”吧!否則,司馬光何以不像批判蒙恬之死那樣批判李斯之死呢?

在《史記·李斯列傳》的末尾,司馬遷對李斯的評論道:“太史公曰:李斯以閭閻歷諸侯,入事秦,因以瑕釁,以輔始皇,卒成帝業,斯為三公,可謂尊用矣。斯知六藝之歸,不務明政以補主上之缺,持爵祿之重,阿順茍合,嚴威酷刑,聽高邪說,廢適立庶。諸侯已畔,斯乃欲諫爭,不亦末乎。人皆以斯極忠而被五刑死,察其本,乃與俗議之異。不然,斯之功且與周、召列矣?!?/p>

翻譯成白話的意思是:太史公認為:李斯以一個平民的身份游走于諸侯之間,后來進入秦國,抓住可乘之機,得以輔佐始皇,最終成就帝業。李斯位列三公,可說是極受尊敬和重用了。李斯通曉儒家六藝的宗旨,卻不能致力于修明政治以補救主上的缺失,而只是貪戀爵祿的貴重,對上阿諛奉承,曲意逢迎,對下威勢嚴厲,刑罰殘酷,聽信趙高的邪說,廢除嫡子扶蘇而立庶子胡亥。待到諸侯已經叛變,李斯這才想到要直言勸諫,這難道不是已經太晚了嗎?人們都說李斯為秦竭盡忠誠,到頭來卻反受五刑而死,可我通過考察事情的本質,卻得出了與世俗不同的看法。否則的話,以李斯的功勞是可以與西周的周公和召公相并列的。

【原文】趙高使其客十馀輩詐為御史、謁者、侍中①,更往覆訊斯,斯更以其實對,輒使人復榜之。后二世使人驗斯,斯以為如前,終不敢更言。辭服,奏當上。二世喜曰:“微趙君,幾為丞相所賣!”及二世所使案三川守由者至,則楚兵已擊殺之。使者來,會丞相下吏,高皆妄為反辭以相傅會,遂具斯五刑論②,腰斬咸陽市。斯出獄,與其中子俱執,顧謂其中子曰:“吾欲與若復牽黃犬,俱出上蔡東門逐狡兔,豈可得乎!”遂父子相哭而夷三族。二世乃以趙高為丞相,事無大小皆決焉。

【白話】趙高派他的十多個門客假扮成御史、謁者和侍中,輪番前去審訊李斯。只要李斯更改口供而據實以對,趙高便命人對他再度拷打。后來二世果真派人來核查李斯的案情,李斯以為這次又是和以前一樣,于是不敢再更改口供。核查案情的人回去后,向二世報告,二世高興道:“如果不是趙君,我幾乎就被丞相出賣了!”二世派去查辦三川郡守李由的使者抵達三川郡時,李由已被楚軍殺死。使者返回咸陽匯報,此時李斯已經被下獄查辦,趙高等人就編造了一套李由謀反的說辭互相附會。于是,李斯被判處五刑,腰斬于咸陽街市。李斯走出監獄,與他的次子一道被押赴刑場,李斯回頭看著他的次子道:“我想再和你牽著黃狗,一起出上蔡東門追逐狡兔,可惜再也辦不到了!”于是父子相對痛哭,三族全被誅殺。二世遂命趙高擔任丞相,政事無論大小皆取決于趙高。

【姚注】

①御史:商周時為史官,至秦兼掌監察。謁者:國君的近侍。侍中:秦時為丞相府的屬官。

②五刑:《漢書·刑法志》上記載:“漢興之初,雖有約法三章,網漏吞舟之魚。然其大辟,尚有夷三族之令。令曰:‘當三族者,皆先黥,劓,斬左右止,笞殺之,梟其首,菹其骨肉于市。其誹謗詈詛者,又先斷舌?!手^之具五刑。彭越、韓信之屬皆受此誅?!狈g成白話的意思是:漢朝建立初期,雖因約法三章而出現了大的漏網之魚,但在判決死刑犯時,還是有誅滅三族的法令。法令規定:“應當誅滅三族的罪犯,首先施以黥刑(臉上刺字涂墨)、劓刑(割去鼻子)、砍掉兩腳腳趾,接著鞭笞至死,砍下首級,而后在街市將其剁成肉醬。如果有誹謗詛咒的,還要先割斷舌頭?!边@就是所謂的“五刑”,彭越、韓信等人當年都是這樣處死的。漢承秦制,李斯既與韓信、彭越一樣被判處誅滅三族之罪,故所受的五刑也必定與其相同。

權力拿起來容易,放下去難_李斯死因_姚堯精讀《資治通鑒》第44集

分享到:更多 ()
0
區塊鏈神吐槽
pi幣注冊流程教程圖解中文版

來評論吐槽 搶沙發

評論前必須登錄!

 

區塊鏈資源分享聯系我

區塊鏈資源分享聯系我首頁更多新聞
做滴滴代驾还是开滴滴那个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