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技術資源分享
追尋中本聰先生的腳步
?

量子鏈的商業價值_帥初_智能合約是萬鏈之基_區塊鏈之新NextBloc

Qtum量子鏈作為行業早期布道者,很早投入到基礎設施的建設方面。

早在2012年,帥初在中科大和中科院讀博士期間,就已經開始了比特幣以及區塊鏈底層技術的研究工作,和其他早期布道者一樣,活躍在各大論壇當中,并翻譯了不少國外專著。經過一番摸索,他在2016年創立了量子鏈,并得到了包括分布式資本管理合伙人沈波、以及V神在內的廣泛行業認可。2017年,他獲選《福布斯》30歲以下中國精英,而量子鏈,市值在全球數字貨幣市場名列前茅,并成了全球最有影響力的項目之一。

Qtum量子鏈聯合創始人帥初接受了NextBloc獨家專訪,在《區塊鏈之新》第4集中,NextBloc介紹了以太坊誕生的后的困境和危機,同樣作為公鏈開發者的帥初,是如何看到以太坊的發展的呢?展望未來,公鏈的商業價值究竟在哪里?未來又將何去何從?

你如何看到以太坊智能合約存在的問題?

這個問題是必然存在的,其實就回到了為什么現在很多行業會面臨一個調整,我覺得這個就是也暴露出了這個行業存在各種各樣的問題。

因為智能合約本身,不能在某些除了ICO之外的領域落地。真的能夠融合到我們現實的經濟體當中,包括對合約進行升級,管理,停止,暫停,包括如何對合約有更好的治理,我覺得這些都是一個需要解決的問題。

如果不解決了這些問題,我們的行業就可能會暫時就是停到這里,而現在很多團隊都在試著去改變,去朝這個方向去做。

你認為以太坊的未來發展會是怎樣的呢?

我覺得整個行業現在面臨的一個停下來重新思考,去冷靜去判斷說,這個行業的價值在于哪些地方。它其實分為兩個基本的概念吧,這是兩個本質的概念。

一個是數字貨幣,這一系列為代表的,比如說Bitcoin,Litecoin,Zcash等等,這些它只做貨幣的屬性,它沒有平臺的概念,無法搭建任何應用,只是價值儲存,也可以做價值交換工具。

然而平臺的這個理念,現在也有各種各樣的問題和挑戰。

區塊鏈作為一個平臺,它未來要成為社會的基礎的信任,基礎設施它會面臨非常多的技術性的問題需要去解決。從平臺的角度上來說,比如說像之前加密貓游戲,它一個很小的游戲就可以把整個平臺擁堵掉,說明這個平臺真的是一個平臺嗎?還不是一個平臺對吧。

如果它是一個平臺,它應該未來能夠支撐起成千上萬個應用程序在上面去運行,不可能一個應用程序就把整個平臺給擁堵掉。所以說作為平臺的概念,那我覺得現在還是一個疑問號。

我們怎么能夠把這個概念落到實處需要很多這個技術上的迭代。所以這個其實是不論是以太坊,甚至EOS,我覺得它未來也會面臨這樣的問題,包括Qtum本身也會面臨這樣的挑戰。那這個呢 其實是行業所面臨的問題,我們需要不斷的去解決。

那你們為什么覺得smart contract這件事那么重要?它能實現一個什么新的宏偉的一個?

遠景,目標,對。我覺得那個smart contract這個事情吧,它,它的誕生其實和bitcoin的一樣。

它都有一定的原因在背后。其實很多人都覺得感覺bitcoin是憑空而起的,那其實不是這樣子。

我記得從,當時我也一直在思考背后的邏輯嘛,我覺得其實bitcoin它的誕生呢只是伴隨著整個互聯網基礎設施的成熟,比如說我們有了更多的計算存儲網絡帶寬,然后有了mobile對吧,其實在互聯網上我們更高效的可能不需要經過別人許可的,不需要中間人去去去,就是不需要中間人去許可的一種新型的支付的方式。

這個是bitcoin誕生的一個意義吧,這個是一個很重要的原因。當然它背后還有一些其他的原因。

那smart contract呢這個概念是什么呢?

就是說有了bitcoin之后,這個smart contract其實概念才可能成為現實。在bitcoin之前,這個概念是成不了現實的。

為什么呢,因為你,一個智能合約,你合約必須要有簽署的雙方,必須要有counterparty,然后你合約必須要執行一些條款,條款就是說你要有執行的對象嘛,那你要對什么進行操作,因為一個smart contract本身和我們的contract沒有區別,一個contract它里面就會有邏輯嘛,比如說當達到什么條件的時候,OK,我們就需要,怎么分這筆錢,這就是一個合約嘛,我們兩個口頭的約定嘛。比如說我們打賭說如果明天這邊下雨,你就給我50塊錢,如果不下雨,我就給你50塊錢。

那這個就是一個contract,對。那它通過一個計算機的語言去表述呢,原來這個事情做不了。為什么呢,你原來寫在計算機上面可以的,你可以先寫這個邏輯在上面,但是你沒有這個操作的對象,因為你沒有cyptocurrency。

它沒有一個cyptocurrency,你就是說,它沒有強制性。就是什么意思呢

?一佳:執行不起來。

帥初:執行不起來。比如說你,假如說我們真的打了這個賭,然后說你要給我50塊錢,我就是不給你,對吧,那沒辦法對吧,你也不知道我的銀行賬戶在哪里,你也不可能找到我說一定要我拿50塊錢給你,對吧。所以,那有了bitcoin這樣的一個理念之后,反而就有cyptocurrency你就有了可操作的對象,因為它本身也是一個非常精確的符號體系,整個bitcoin這個ethereum本質上它是一套非常精確設計的,精巧設計的,邏輯自查的一個符號體系。

里面,bitcoin是什么,就是一個token,就是一個符號,一個數據而已,那數據的價值來自于社區的共識,所以整個智能合約背后也是這樣的一個理念。

原來bitcoin,就是整個bitcoin network對bitcoin的操作是非常有限的操作,就是就是說我只能去轉賬嘛,去收發嘛,然后我只能對它進行多重簽名嘛,不可能有額外的操作了。有5種標準的操作模式,bitcoin我們怎么存儲我們怎么轉賬怎么怎么收發,它有標準的操作類型,對。

但是呢,smart contract就滿類似于說,你看它的操作類型呢蠻類似于說原來我們中國三四線城市很多小賣部里面有一滴滴滴按下去會讀聲的,比如說3加5等于多少。它那個滿類似于對bitcoin的操作,它的操作是非常有限的,對,只能加減乘除,對吧。

但是smart contract這個理念說就是我們需要對符號進行更多維的操作,更豐富的操作,然后邏輯更復雜的操作。所以我們怎么對它進行操作呢。ok我們也要去把這個邏輯寫下來,然后跑到計算機里邊,因為計算機可以進行大量的計算,然后它就可以的對這個對這些幣進行操作,或者對這些數據進行操作。所以這個是smart contract背后的一個理念。

那它如果這個夢想實現了,其實已經實現了,一個代表,比如說ERC20 ICO,包括Qtum上我們有QRC20的模版,token發行的模版。

那比如說你只要往里面打錢,這個contract就會發它的token給你,自動化的投,融資的流程,融資變成自動化,那個token的分發,類似于股票的分發也變得自動化。其實這個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它這個就是smart contract它的一個很好的案例。

我們先不考慮它的監管的問題,那只是站在一個工具性的角度,它其實就是一個非常好的符號體系。就是說當有輸入的時候給你輸出然后自動化的精確的,對。那長遠來看呢,我覺得本質上smart contract它是什么呢,它是一個虛擬的代理人,或者一個代理商。

還有剛才咱們說到小貓的這么一個應用,(對,cryptokitty)卡死整個平臺 給拖垮了。那對于你們Qtum,你們有沒有這么一個挑戰存在呢?

對,目前的情況是這樣子的,以太坊呢當時的設計呢,目前行業發展到這個階段我們在反思一個問題,因為為什么會發生這種情況,其實一路走過來它背后有很多原因。

bitcoin network它當時就面臨這樣一個問題。因為從一開始加密貨幣的理念開始,它要建立一個對等的網絡,就是一個peer-to-peer的network。

對等網絡它是一個信息對稱的一個網絡。在bitcoin network里面,你通過任何一個節點,你都可以獲知這個網絡所有的信息。

這和我們中心化的網絡是不一樣的,比如說你不可能知道google所知道的所有信息。google只會推送給你它想給你的信息或者你想知道的一部分信息,你不可能知道整個互聯網的信息,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在bitcoin network里不是這樣的,你通過下載一個節點,你可以知道整個網絡過去9年時間每一筆交易到底什么情況,你全部都可以驗證。

所以它這個信息對等的網絡,那信息對等的網絡,必然會面臨著,它通過技術食物冗余,它通過全世界比如有有兩萬個一萬多個全節點互相備份,來保證這個網絡是絕對的安全,對。所以它通過技術的冗余呢,就是來讓網絡的公平和對等就是實現最大化。

但是效率反而是最低下的,它是個效率最低下的一個網絡,從某種意義上來說。

那包括以太坊也是基本上追尋這樣一個理念,因為從最開始這個行業的發展來說,可能就是說我們不是以一味地去追求效率,而是說我要追求更多的分布式,更多的decentralization,更多的fairness更多的公平性

因為效率的極致可能就是google,和facebook,和alipay支付寶,但是難道就是說,但是效率是不是唯一的這個整個互聯網發展的未來的一個唯一的主張和追求,我覺得發展到今天,人們開始在反思,對吧。

facebook為什么會有一家公司會有這么大的權利去把整個數據,保護好用戶的隱私。難道效率真的我們未來所有的,就是一定是正確前進的方向嗎?我覺得這個是bitcoin給我們帶來最大的一個思考。bitcoin從另外一個角度告訴大家說誒,我不是一個追求效率的網絡,我反而是追求一個公平性的網絡,但是呢在現階段的發展過程從,我們處于一個balance,我 trade-off,一邊是效率一邊是decentralization。

那這兩個呢基本上從這個分布式網絡設計的角度上來說,它是不可融合的矛盾。所以你必須要有所取舍。

所以像以太坊的network最開始它也是完全對等的網絡,包括今天也是。

所以它上面的效率呢,比起我們中心化的一臺server它的效率更低下,所以也就會造成說去擼一只貓,玩一個擼貓的游戲cryptokitty,可能這個網絡就會擁堵。但是這個,包括Qtum上也會面臨這樣的問題,像bitcoin每天處理30萬筆交易,以太坊每天處理100萬筆交易。在Qtum上面我們當時做了一些scalability,scaling的一些solution,大概可能每天能處理600萬筆交易,但是還是不夠的,就是說。那怎么解決呢,其實現在

你們的量子鏈目標是多少,你覺得至少要處理多少?

未來的目標呢就是說它成為一個社會的infrastructure,那就是無限量的交易,就是不論有多少都可以得到處理。

如果說(ideally)對對,未來理想化的情況下,應該是這樣子,否則blockchain的network它不會成為一個trust service provider,不會成為信任基礎的一個供應商,對。我覺得這個區塊鏈未來的長遠的一個場景的。但是,社區里面也有很多solution去解決這個問題。

一種解決方法比如說像EOS或者說像其他的一些項目,它可能通過減少network的全節點的數量,然后呢,來犧牲它這個decentralization然后來獲得更高的效率,比如說像EOS可能只要21個節點。

然后那21個節點去記賬獲得21個節點的共識的認可,肯定比你要在7000個節點或者說2萬個節點做廣播(快很多)要快很多,所以這是一個折中。

那這當然代表一個direction了,另外的direction比如說像社區里面在做的network上在做的,那我做的是什么,包括在Qtum上面做的,我們還是說維持底層的這個layer one,我們把它叫做第一層的協議。

那第一層的協議足夠的decentralization,我們把它維持好,因為我們要維護它的最底層的這個核心的principal是公平,而不是效率。

那效率怎么取得的呢?

那ok我搭建不同的層次,我搭建layer two。那layer two呢就是說,像bitcoin network上就有很多solution,像lighting network閃電網絡,state channel,然后像那個Ethereum上面也有,比如說像那個分片sharding,像state channel,包括像plasma,它搭建很多layer two的這個solution,然后,那這代表另外一個方向。它現在這些layer two呢還處在就是研發的階段,還沒有大規模地部署,所以現在這個layer one呢有時候是不堪重負了。

剛才講了你們做的這個Qtum一方面有(bitcoin的features,然后Ethereum的features,還有我們自己的innovations)這是我更加好奇的。已經有了bitcoin,Ethereum,為什么我要去用你們。那個額外的benefit對吧?

對對對,我覺得這個有很多啦。當時其實我們在做技術設計,在做這個方向的時候其實也在考慮說我的unique value在哪里?我的獨特的價值在哪里?

革命性的價值

我覺得首先第一個獨特的價值呢就是說,當然它從基礎上證明了一種可能性嘛。就是說我在bitcoin 的network上面,我可以增加更多的可能性,增加更多的靈活性,增加更多的這個,就是智能合約這個能力。那這個我覺得是第一點,首先不看商業的價值,技術上它肯定是innovation。對。

商業價值在哪里呢?

那其實我們能夠融合了兩個的優勢,那讓Qtum系統呢取得了一個很好的兼容性,兩個生態有很好的兼容性。那也帶來了,從某種意義上,兩個生態的這個advantage,比如說在Qtum上面,你可以做很多以太坊上做不了的事情。

在Qtum上面,你可以做比特幣上面單個network不具備的這個效應,在我們上面會有個疊加效應。也就是說你在上面可以既做bitcoin enable的東西也可以做以太坊上面的東西。

當然這個東西,舉個例子,比如說像在以太坊網絡上你要去管理一筆資金,要多重簽名去管理一筆資金,你可能要去寫一個合約。

但是在17年其實當時以太坊的生態發生了一個問題,就是說一個parity的錢包供應商,它大概鎖定了一點幾億的美金的資金嘛,那個合約那就是寫了一個bug,然后呢這個錢就丟了。

那某種意義上,其實反映了就是智能合約它更多的是一個軟件層的概念,和資金的一個層次呢我覺得不在一個level,那你不應該把大量的資金放在一個靈活性很高的軟件里面,靈活性很高必然會面對很多攻擊的因素,有很多問題存在。

那比特幣呢,相對來說這些資金的管理它非常模塊化,某種意義上也非常死板,但是呢它反而很安全。

比如說像我們可以在Qtum上面,我們就可以借鑒比特幣的多重簽名的方法,我去管理大量的資金。

我覺得這個反而比以太坊上面更安全。

當然還有其他的優勢了,比如說在以太坊網絡上它的transcation可能都是one to one嘛,在Qtum上面你可以M to N,輸入是多個,輸出也是多個,你可以并發你做處理的這些交易。那還有一點以太坊和bitcoin呢都是在proof of work,那我們已經是在proof of stake,它面向商業更友好。

那我們還做了很多其他的迭代的創新:

比如說這個行業面臨一個非常大challenge,就是說整個network本身已經decentralization了,bitcoin的軟件是分布式的,以太坊的軟件是分布式的,但是這個管理還是非常中心化,這也就是為什么會吵吵鬧鬧有了bitcoin還有bitcoin cash。

然后Ethereum還有Ethereum classic。所以這就是一個問題所在。

我們當時是在設計的時候就是說我們能不能去創造一個更好的一個治理的協議,所以在Qtum上面我們搞了一個叫decentralized governance protocol分布式的治理協議。

我們可以說把一些網絡,就未來會引起問題的一些參數,我預先把它寫在網絡的,初始化的時候把它寫好,我會根據未來面臨的狀況呢,我自動化地升級和調整,所以就可以實現,某種意義上說避免發生問題的時候,社區的分裂。

我覺得這個,而且我們也引入了內在的一套投票的機制,就是說避免說發生問題的時候那沒辦法解決問題。就是說你需要一個機制設計嘛,mechanism的design,能夠保證大家至少不論好的結果還是壞的結果,你至少要有一個result,就是發生事情的時候,不能說我就拖著,我不解決,這是bitcoin network面臨的問題。

當時那個網絡已經堵的不行了,反正就是你就排隊吧,也不能升級,因為,也不能改變對吧。那還這個就沒辦法去讓這個軟件進行迭代了嘛,那就變成卡死在這里了。這就是為什么會有bitcoin cash,因為實在是沒辦法去在上面做出任何改變。

還有一個問題就是說現在其實開發公鏈的人還挺多,特別是2017年底,就聽到很多人甚至一些原來不是的也在往公鏈方向發展。但是在未來真的我們就需要這么多公鏈嘛,還是說這個會變成另一番的廝殺,最后的話可能不一定是百花齊放,而是最后有一兩個。

存活下來。

我覺得呢就是說整個公有鏈的生態發展,整個公有鏈的競爭也好合作也好,我覺得現在還處于這個行業技術的早期,其實都沒有定型??赡芪覀儽或炞C的模式,像bitcoin這個被驗證過了,像Ethereum呢我覺得某種意義上被驗證了一部分,也并不是說所有的概念都work。

然后像包括Qtum上面,我覺得有一些概念是ok的,也并不是說它所有的概念都是work的。在行業的早期你是很難去判斷說未來到底是什么樣子,有時候不是我們沒有想象力,是說沒有到那個step,你是看不到更高的地方。那個step就很重要,比如說我們沒有移動手機,我不可能想到說我可以通過手機去打車,這不可能的。

比如說剛開始有大哥大的時候你不可能說有一天我基于大哥大開發了software,我開發一個uber,我還可以喊到司機。這個我覺得它有一定的階段性。

所以我覺得對公有鏈的發展呢,現在是行業非常早期的時候,大家在探索不同的方向,我覺得這個是很正常的事情。那注定很多項目它都會失敗掉。這也很正常因為,任何一個新生行業的發展,大家都是在各種的方向探索,但是最終能存活下來的,可能有些方向可能錯誤的。

如果在方向正確的里面,可能某個領域也只會存在幾個網絡效用比較大的項目。但是我覺得這種方向的探索反而是好事情,我們可以加速行業的迭代,讓我們盡早的知道說我們要朝哪邊去走。

微博@區塊鏈之新NextBloc

點擊鏈接收聽今日節目完整版音頻

www.ximalaya.com/shangye/15683778/148200308

《區塊鏈之新》系列紀錄片,更多我和帥初的采訪內容,請繼續關注我們的紀錄片區塊鏈之新。關注微信號nextbloc,就可以及時了解和節目相關信息。也歡迎你在下方留言給我,告訴我你看片的感受。????

量子鏈的商業價值_帥初_智能合約是萬鏈之基_區塊鏈之新NextBloc

分享到:更多 ()
區塊鏈神吐槽

來評論吐槽 搶沙發

評論前必須登錄!

 

區塊鏈資源分享聯系我

區塊鏈資源分享聯系我首頁更多新聞
做滴滴代驾还是开滴滴那个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