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技術資源分享
追尋中本聰先生的腳步
?

得到app有用嗎?課程值得購買嗎?羅振宇的知識付費到底有沒有用?得到[email protected]公眾號:木聞

無論你對于羅振宇和羅輯思維本身喜愛或者討厭,終身學習其實都是這個時代的寶貴品質。

羅振宇的知識付費到底有沒有用?得到APP

??最開始沒打算寫這篇文章,因為自己其實并不太喜歡羅振宇這次的跨年演講。但是一碼歸一碼,看了很多從跨年演講這個話題出發去批判羅振宇和得到的文章,甚至有把他和權健相提并論的,這多少有些為黑而黑了。

所以還是寫篇文章給羅振宇「洗」一下吧。文章主要就兩個內容:

  • 羅振宇該不該為背書的P2P暴雷負責?
  • 得到App上賣的課程到底有沒有用?

羅振宇該不該為背書的P2P暴雷負責?

羅振宇給P2P背書這件事,歸根到底,就是公眾人物對自己代言的產品應不應該負有責任。

我們的第一反應當然是應該負責。但是仔細一想, 在很多情況下,公眾人物本身并不是那個代言產品所在行業的專家,即便我們讓他們負責,他們也沒有辦法去提高或者監督產品的質量。

也有人說,公眾人物應該至少使用過自己代言的產品才行。但是這個要求本身就很不好操作。拿羅振宇背書的P2P來說,你讓他必須先使用那個P2P平臺,他得往里面投多少錢才算?五百一千夠不夠?一萬塊夠不夠?

還有把錢存在平臺里面多長時間才算使用?一周兩周行不行?兩三個月夠不夠?

所以讓公眾人物去為代言的產品負責,本身就是一件沒有什么操作性的事情,而且也沒辦法提高產品本身的質量。

那還有人說了,如果不是羅振宇給那個P2P平臺背書,我根本不會去用它,也就不會受到損失了。

事實是這樣沒錯。

但是我們來看導致投資者受損的兩大原因:羅振宇背書和P2P平臺暴雷。以上原因缺少任意一個,因信任羅振宇所以去購買P2P理財而遭受損失的投資者就不存在。

但是責任顯然不是這樣平均劃分的。我們用最簡單的控制變量方法來研究一下當中的邏輯。

現在我們假設代言這個P2P平臺的不是羅振宇,而是…假設是六老師吧,然后P2P平臺還是那個不變。那么這個時候結果會有什么變化嗎?答案是不會,P2P該開花的還是開花,除了受損失的人變成另外一群信任六老師的人以外,這個P2P平臺仍然會對社會經濟帶來損失。

反過來,現在我們假設代言人不變還是羅振宇,代言的東西變成了其他產品?,F在的結果是什么呢?這個其實我們都不需要去假設,光跨年演講上羅振宇代言的產品就夠多了——東風汽車,VIVO手機等等。在這種情況下,羅振宇的代言是否讓這些產品產生了什么質量問題呢?你顯然從常識就可以判斷。

其實說到底,這件事情就是一個必要條件與充分條件的問題。 我之前的一篇文章里面對于因果關系相關的內容有著更詳細的講述(珀爾《為什么》:圖靈獎得主講述因果關系的革命)。

另外再多說一句的是,國內很多的P2P其實根本就是一個掛羊頭賣狗肉的產物。國外的P2P平臺,比如LendingClub和Prosper,做的事情是幫忙匹配借款人與借貸人,讓他們直接進行點對點的借貸。平臺在這當中,只抽取手續費,并不擁有自己的資金池。

而到了國內呢,所謂的P2P平臺,干的其實是銀行的業務。也就是把客戶投入到平臺的錢變成一個存款的資金池,然后再放款給借貸人。這種打著P2P的旗號干著銀行的業務以躲避監管的生意,本身就存在著極大的風險性。

至于P2P的系列暴雷該誰來負責,這就不是這篇文章要說的內容了。

得到App上賣的課程到底有沒有用?

關于羅輯思維的爭議的第二點,是得到App上的那些課程,到底有沒有用?

相對于上一條可以從邏輯上解決,這一點其實更難講一些。

我之前發了條評論,是說大家都在中學交了學費,但是沒考上大學的人也不會說中學是在騙錢。有人回復說這是公共物品和市場提供的私人物品之間的區別,不能相提并論。

這其實是概念沒搞清,因為公共物品的定義是個人使用不影響他人使用,教育資源其實是沒有完全市場化的商品。

但是他的結論是對的,也就是羅輯思維提供的知識服務和傳統教育有著很大的不同。

這當中最大的一個區別,就是傳統教育的效果是可以量化的。

  • 一家補課機構有沒有用,就看它能夠讓你提升多少分;
  • 一個中學好不好,就看它當中有多少人能考上重點大學。

對于傳統教育來說,衡量的標準是相對統一的。

但在知識付費這行,就很難再有什么統一的評判標準了。當有人問你你買那么多課有什么用的時候,你也沒辦法給出一個直接的答案。而那個號稱買了課「三年后加薪不超過50%」可申請全額退款的,幾乎可以成為《收智商稅》這門課程的經典案例之一了。

所以說到底,知識付費這門生意,從用戶端其實很難區分出什么好壞。非要說用戶端的評判標準的話,那就只有看課程的銷量。這一點上羅輯思維的成績確實不錯,薛兆豐的經濟學課,寧向東的管理學課,香帥的金融學課等等,都有著20萬左右的銷售量(課程單價199)。

當然你可能會說這是羅振宇會忽悠,另外的人說這是課程好帶來的口碑效應,兩撥人怎么爭也爭不出個所以然來。

用戶端沒有統一的評價標準,那我們就退而求其次,看看能不能從供給端來作一個判斷。

通常情況下,一個平臺為自己的內容所付出的時間越多,內容本身的質量也就越高。這個評判標準可能很粗糙,但是能夠給我們一些基本的參照。

先說得到App自身出的一個《得到品控手冊》吧,事實上我第一次看到這個品控手冊的時候,多少還是有些驚訝的。一個是一家公司竟然把這樣的內部資料直接公開,二是這上面對于內容的把控幾乎到了事無巨細的程度。

得到品控手冊

我沒有在得到工作過,所以不知道他們是否真的是按照這上面的要求在完成自己的工作。但至少能夠知道的是,如果一個團隊沒有曾經把細節扣到過極致,一定是寫不出這些的品控手冊的。

在得到自身出的一些資料以外,就我接觸到的幾位曾經和得到有過內容合作的作者來看,他們都認為得到的內容把控幾乎是業內最嚴格的,甚至還有作者因為內容反復修改的問題和得到團隊產生過爭執。另外我之前有機會和少年得到的主編徐來聊的時候,也得知當時少年得到一直希望找到一位能夠生產青少年數學內容的老師,但是找了大概8位老師(具體數字記不清了)都不符合少年得到這邊的要求。

除了自己接觸到的之外,一些公開的資料也能夠反應得到對于內容生產的把控。

比如薛兆豐在聊起最開始和得到的合作時就提到,他一開始按照自己在北大講課的方式寫稿,結果被得到的編輯看到之后非常嚴肅地批判了一番。

科技作者闌夕在談到為什么婉拒了得到的合作邀請時,說在得到生產內容就像是玩競技類的游戲,而他自己更喜歡做一個休閑玩家。

闌夕的微博

最典型的莫過于羅永浩了。

在得到上開設專欄三個月之后,羅永浩最終選擇了停更專欄。他對此的解釋是自己低估了在得到生產內容的工作量和得到團隊對于內容質量的標準。他開設專欄期間,每天需要花四到六個小時寫稿和錄音,對于處于創業期的錘子來說,這是羅永浩不能承擔的工作量(羅永浩專欄停更后,得到退還了用戶全部的課程費用,并額外給予了用戶50元代金券作為補償)。

羅永浩關于停更專欄的說明

所以綜上來說,得到作為內容的提供者,至少是同行業中對于內容質量要求最高的了。當然,這并不意味著這些內容對于用戶來說是有用的,但至少從得到這方面來說,他們是盡力做到了自己的本分。

上面是盡量找了一些客觀的標準去判斷得到的內容,下面從個人的主觀角度,去談談得到的內容。

之前剛來北京的時候,有幸和一位老師有過交流,聽他講述了許多媒體行業的發展起伏。但我印象最深的是,他告訴我了解真正的知識一定要從源頭去找,也就是那些大牛的研究論文。了解新聞源則需從國外的權威媒體上去看一手的資訊。除此以外,經過他人咀嚼過的二手知識,不是變味就是變質,良莠不齊,自己需要去仔細辨別。

我基本認同他所說的這番話,也在盡可能地按照他所提供的建議去做(盡管有時候難度很大)。但其實有一個關鍵的問題是,不是所有人從一開始就有能力去攀登最高的山峰,去獲取知識源頭的清泉。

之前Aeon上有篇文章(原文鏈接),標題是《炫耀性消費已經結束了,現在是無形消費時代》(Conspicuous consumption is over. It’s all about intangibles now)。里面提到說美國現在的階層差距更多的不是體現在物質上,而是教育上。凡勃倫式的奢侈品在大規模工業化發展到今天這個時候,已經變得越來越平民化。

但是教育正在逐漸變成一個奢侈品,文章中提到說你訂閱一年的《經濟學人》可能只需要花100美元,比很多奢侈品便宜,但是你為了能讀懂它所需要花費的教育成本,其實是遠遠高出其他奢侈品的。

所以其實知識的源頭和我們所身處的地方之間,存在著一個巨大的鴻溝。沒有人能夠原地起跳夠到那個源頭,我們都需要梯子才能攀登。

于我而言,得到就是那個梯子。

當然,我不是AI,不具備計算反向傳播的能力,沒辦法將自己的現狀一一歸因于所接觸的各個內容上。但是我能夠肯定的是,得到的確為我開了很多之前未曾打開過的窗。

但是打開窗之后,剩下的路程總歸是要自己去走的。你把得到當作是終點,那可能最終收獲的是一點短暫停留的獲得感;而如果你把得到當作是起點,讓它作為你攀登高處的梯子的話,你會在前方發現更美的景色。

羅振宇在得到上開設的欄目的標語,一直都是「和你一起終身學習」。無論你對于羅振宇和羅輯思維本身喜愛或者討厭,終身學習其實都是這個時代的寶貴品質。

或許「你必須不停地奔跑,才能留在原地」的這個比喻有些販賣焦慮的嫌疑,但是對于想要收獲更好的生活的人而言,持續地向前奔跑,總歸是到達目的地最有效的辦法——無論你腳下穿的是什么樣的鞋。


公眾號:木聞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324822120278969文章微博評論:

Werckmeister:畢業時我在知識付費版面做內容生產,但我一直都懷疑這種生產方式帶來的究竟是偷懶還是深刻。我不看好這個——每個想成為下一個或者取代“羅振宇”的人都希望攻占市場,然后分一杯羹的速成寶典。我想,也許它會賺很多錢,但是藝術之所以成為藝術,是因為很多時候它不會見錢眼開。 知識也是一樣。

Eureka_yeh:我跟羅老師學這么久,肯定學到了一些“知識”,但可能更重要的,能讓我跟下來的原因只有一個:因為我們是一路人。最基本的:創業者不黑創業者;評價人和事不要站在他的對面,最好轉到他的身后,這么一想,其實能理解(或者多看清楚一點)很多事情。

 

分享到:更多 ()
0
區塊鏈神吐槽
pi幣注冊流程教程圖解中文版

來評論吐槽 搶沙發

評論前必須登錄!

 

區塊鏈資源分享聯系我

區塊鏈資源分享聯系我首頁更多新聞
做滴滴代驾还是开滴滴那个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