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技術資源分享
追尋中本聰先生的腳步
?

技術(硅谷)和金融(華爾街)的較量_你能想象人人發資產的世界嗎?500年金融變局!@暴走恭親王

始終作為一個備受爭議的話題,區塊鏈和數字貨幣顯然從年初價格的大漲到之后的下跌,都為媒體提供了無數可以呱噪的素材。

而到現在,行業內的各種蕭條也讓很多人感到了熊市的寒冷。對于為什么會出現深跌的熊市,除了常見的行業周期理論來解釋,大多數人也把原因歸為之前ICO亂象導致,由于充斥著虛假的項目和各種騙局,最終讓整個行業變得一地雞毛。隨著ICO熱潮的減退,ETH的價格也出現了斷崖式的下跌,很多人覺得ICO的泡沫終于破滅了,甚至還有些人認為區塊鏈和數字貨幣行業可能也因此開始走下坡路。

于是大家紛紛開始尋求行業的其它可能突破點,比如希望能夠通過監管介入的方式來實現代幣融資,于是STO就應運而生。行業內每個人似乎都在熱切的討論STO會不會是下個熱點。但我的觀點卻是,所謂的STO只不過是另一種WinFax。

重兵招安?STO 只是另一個WinFax !

WinFaxWinFax

在互聯網早期有個叫WinFax 的軟件,能夠在Windows上通過軟件來模擬傳真。因為在早期,電腦是通過modem(調制解調器)來連接固定電話進行上網,而此時很多傳統辦公室人員還完全無法理解互聯網意味著什么,或者如何去使用電子郵件,他們最熟悉的方式就是傳真。所以很多人在很長的時間里寧愿使用傳真來發送文件,也不愿意使用電子郵件,于是有人就在windows上開發了一個專用模擬傳真的軟件,這讓許多人才開始使用互聯網發送傳真。當時,還是有不少的人認為互聯網只不過另外一種形式的傳真系統。畢竟連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保羅·克魯格曼(Paul Krugman)也在1998年說過“至2005年左右,互聯網對經濟的影響不會比傳真機的影響大多少。(By 2005 or so, it will become clear that the Internet's impact on the economy has been no greater than the fax machine's.)”

保羅·克魯格曼(Paul Krugman)保羅·克魯格曼(Paul Krugman)

STO(Security Token Offerings),譯為“證券型代幣發行”。從名字看它與ICO、IFO概念相似,是一種代幣發行的方式。STO最顯著特點是所發行的代幣具有證券屬性,受證券機構(例如美國SEC)與相關證券法律法規的監管。盡管是在區塊鏈上,這個完全去中心化的平臺上發行,但必須符合很多中心化的要求,比如必須進行合規的KYC(了解客戶詳細信息),必須在監管要求范圍內進行交易,必須可以根據監管部門要求隨時終止和撤回、銷毀。無論是對于項目方還是投資者,相對于IPO而言,它的準入門檻的確下降很多,而相對于ICO而言,則提升了很大的門檻。從監管要求來看,STO和區塊鏈的去中心化特性已經沒有太多的關系,從發行到監管,都必須通過中心化的方式來進行。

STO(Security Token Offerings)STO(Security Token Offerings)

所以我們可以看出,STO就是強制性要求一個去中心化系統來模擬一個中心化系統,當去中心化系統中有了超級中心的節點,其實這個去中心化系統已經名存實亡。一個有了超級節點的區塊鏈系統充其量不過是一個效率更差一點的數據庫平臺而已。就個人而言,完全無法理解讓區塊鏈平臺來模擬現有中心化證券發行平臺的意義何在。畢竟,我們已經有了一個充分驗證和功能完善的證券平臺(如納斯達克和紐交所),為什么需要一個效率更低的拙劣模仿品?

從某種程度來看,我們可以把STO看成歐美監管機構對于區塊鏈技術的一次聲勢浩大的招安活動,但最終來看,這種招安恐怕還是要面臨失敗的結果。畢竟,傳真不是電子郵件,區塊鏈上的資產也不是證券。任何試圖通過中心化監管和中心化運營的方式都是不適用于去中心化的系統。對于區塊鏈而言,其之所以備受關注最大的活力就在于去中心化,而一旦去掉這個特性之后,僅僅是一個低效率的數據庫而已。

FAX 和 EmailFAX 和 Email

到了今天,很多00后年輕人可能已經完全不知道什么是傳真了,甚至都沒有見到過傳真機。大家也很清楚,互聯網并不是簡單的傳真網絡,電子郵件也不是一種傳真,無論它的效率還是功能都已經遠遠超過了傳真的概念。但還是要承認,在時代轉變大潮中WinFax也不是一無是處。畢竟當年WinFax讓很多辦公室開始購買電腦,嘗試著去接觸互聯網。這對于最初辦公場景的互聯網普及肯定起到了一定的積極作用。

我們并不是反對監管,只是當我們面對要監管一個全新的事物時,也許不應該努力將它塞進原有的監管框架,更聰明的辦法是根據該事物的特性來采取全新的監管方式。用監管報紙雜志的方式是永遠無法真正有效監管互聯網的,用監管證券的方式恐怕也很難真正來監管區塊鏈。作為一種全新的技術,自有它的特性和發展方式,強制性封殺它的特征,隨意指揮它的發展方向往往只能適得其反。

大逆不道!人人發行資產憑證是妄想!

被視為第一個區塊鏈的應用的比特幣,本身就是發行金融世界中最重要的資產——貨幣。誠然,現在大多數主流國家并不承認其貨幣屬性,但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將其作為跨國轉賬的工具來使用。我相信,再苛刻的批評家多少也開始承認比特幣至少具有某些貨幣的屬性。

而到了以太坊階段,通過ERC20協議可以快速發行各類標準token,從此引發了短暫的ICO狂潮,很多人開始將區塊鏈視為發行資產的利器。但有趣的是,無論是區塊鏈行業內,還是傳統金融中,似乎從來沒有人重新審視過發行這種token對于傳統金融究竟意味著什么,大家似乎都認為token和傳統的金融憑證,這是兩個完全無關的事物。很多人都沒意識到,使用技術來發行資產憑證并且可以交易的技術,也許會非常深刻的改變了我們整個世界的運行軌跡。

在今天,發行資產或者是有價證券之類的行為,在整個金融鏈條中意味著什么,相信任何對金融系統稍有概念的人都可以意識到。無論是發行股票還是債券,在任何國家都需要有國家背書的監督機構進行嚴格的審查。通過一系列的嚴格標準來確保在整個過程中盡可能的減少潛在的欺詐等風險。而如果有人說,以后任何人在任何時候都可以像發微博一樣發布某種資產憑證,而這些憑證被造出來的那一刻起就可以在全世界范圍內自由的流通和交易,我相信大多數金融從業人員會完全不屑一顧,甚至很多人認為這是大逆不道。對他們大多數人而言,首先這不符合現行的監管法律,其次,這必然會出現大量的欺詐活動,就算不是欺詐,也會讓整個市場充斥了無用的資產,從而淹沒了有價值的資產。

乍看上去,這些說法非常合情合理,很多人也覺得天經地義。但如果你熟悉互聯網發展史的話,會發現這些都是在傳統金融的思維框架之內考慮得出的結果,而當一種革命性技術出現之后,所有原本認為天經地義的事情已經完全不一樣了。最顯眼的例子就是,當互聯網出現之后,全球傳媒思考方式和發展路徑必然會出現巨大的改變。我們可能需要從一個全新的角度來思考,人人都發行可以交易的資產憑證究竟在未來意味著什么。

逆轉之路!也曾大逆不道的人人發信息

我們首先可以簡略回顧一下互聯網對于傳媒行業的影響。

在今天隨手發微博和朋友圈的時代,對于00后,甚至對于很多90后而言,可能已經完全不知道沒有互聯網的世界是什么樣子了。在互聯網出現之前,你想要發一條可以讓全球、全國,甚至是全市知道的消息除了報紙雜志、電臺和電視之外,幾乎沒有任何其它合法的途徑。顯然,在你沒有刊號的情況下,你自己印刷一些紙質刊物進行散發是萬萬不允許的。電臺和電視自不必說,那是黨和政府的喉舌,即使要上報紙和雜志,也要得到編輯老師的認可,并且符合當時刊物的要求。

史玉柱

我還記得在我中學的時候,在一本名為《作文通訊》的刊物上發表過若干老師推薦的作文,那在中學也算是小小的成就,就憑那幾篇豆腐干文章,就收到大量的讀者來信。當然,你也可以付費發廣告,那就和普通人更沒什么關系了。在那個時代,如果能發布一條讓全國都能看到的廣告消息,有可能會徹底改變你人生的命運。1989年,商業奇才史玉柱憑借著一條通過賒賬的方式,在《計算機世界》上刊登的漢卡廣告,從此開始了他曲折而又神奇的商業道路。

盡管在互聯網初期還有一些稱為電子郵件新聞組的形式來發布消息,但由于使用方式過于繁瑣并沒有大規模在國內獲得開展,而到了新浪、網易和搜狐三大門戶壟斷的時代下,因為《互聯網信息服務管理辦法》《互聯網站登載新聞業務管理暫行規定》等規定,發布新聞或者消息還是受到了較為嚴格的管控?;旧?,你要發布消息的話,必須和當時的門戶有著良好的關系,或者你首先發布在傳統媒體上才可以允許在網媒上進行發表。但發表信息的欲望是如此的強烈,導致了一個神奇的技術開始大規模進行傳播,那就是“論壇”。由于當時認為發帖不屬于發新聞,于是全國網友們開始使出吃奶的力氣在論壇灌水,中國互聯網終于開始進入論壇時代?!疤煅纳鐓^”、“西祠胡同”、“寬帶山”等各類特色的論壇社區一時間鋒芒無出左右。

天涯社區

而以Discuz,phpwind以及動網先鋒為首的論壇技術服務提供商,讓許多人可以一鍵架設完全屬于自己的社區,并且進行各種定制化的設置。而之后,隨著海外Blog的興起,我們又進入了略微短暫的博客時代,而這個時候自媒體的概念終于開始閃現,人人都可以在自己的博客上發布自己想說的內容。而在此跟隨著海外Twitter和Facebook的節奏,我們進入了微博、朋友圈這樣高度發達的自媒體時代。而在今天,我們看到發布內容已經從文字和圖片開始進入到視頻,無論是直播的興起,還是抖音的熱度都讓自媒體進入了一個新的維度。而在這個時代,無論是吃了一頓飯還是看到一些有趣的東西,我們都可以快速寫下、拍下或者是攝下內容,并且實時發布到網上。盡管由于一系列的監管政策可能因為發布的信息不符合要求而被刪除,但這已經意味著,信息發布已經從互聯網之前的先審核后發布過渡到了先發布后審核。而這種變化前后經歷大約二十年的時間,而在二十年前,絕大多數人都很難想象到底什么是自媒體。

自媒體

在二十年前,我們也可以找到非常多的理由反對人人都可以隨時隨地發信息。首當其沖的,肯定是不符合監管要求。其次是,如何確保每個人發布的都是真實的信息,如果有人發布了虛假信息怎么辦,如果欺詐信息損害了人民群眾的利益怎么辦?如果沒有什么辦法能夠徹底解決虛假信息,那是不是不應該在沒有審核的情況下發布信息?退一萬步說,即使都是真的信息,那絕大多數可能都是沒有意義的,或者是低俗的。任何普通人對文字的掌握能力,是無法和專業文字工作者相提并論的,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會不會被無意義或者低俗的信息所包圍。如果最終我們將會被垃圾信息所淹沒,那我們還應不應該讓每個人都可以發布信息?

盡管對于已經處于現在的我們而言,這些問題幾乎已經有了明確的答案,但回頭看看,也許當時這些問題的提出現在看看很幼稚,但又和我們之前對于人人可以發資產這樣的質疑何其相似。那如果信息的發布方式終將回歸到大眾的手上,那么資產發行的權利是否也會回歸到大眾的手上呢。

從并不遙遠的過去尋找對質疑的回答!

通過前面簡單回顧了互聯網媒體的發展歷程,我們可以嘗試著根據信息發布方式轉變的路徑,來回答這些質疑。

首先對于監管,這本身并不是太大的問題,因為監管最終都會跟隨著技術發展而妥協的??v觀整個人類歷史,技術永遠不可能因為某些監管的原因不再發展,特別是面對一種完全超出過去監管所預料范圍內的全新技術,監管盡管可能永遠落后于技術,但最終都會根據技術的特點來調整,最終達到一個合適的程度來確保整個行業的有序發展。對于信息發布而言,不是在用戶發布前進行人工審核,而是在發布之后根據一定的算法對所有內容進行關鍵詞審核,對可疑圖片進行過濾和屏蔽,這本身就是監管對于海量信息發布技術特點而設定的新方案。

那么,如果已經存在一種特定的技術能夠讓用戶非常容易的發布任意種資產憑證,并且能夠快速進行交易,同時令人頭疼的是,傳統的監管方式可能完全失效,無論是尋找某個當事人負責或者快速定位服務器進行關閉,甚至是屏蔽某種協議都可能不再有效的時候,恐怕監管就需要做出一些改變。而且,無論監管改不改變,這種技術的存在已經是一種事實,我們無法徹底使人們忘記這個技術。誠然,我們可以根據現有的法律不做改變而強制宣布某些行為違法,但對于這個存在互聯網之上的技術恐怕只會導致轉入地下而更難以處理,如果能夠根據這種技術的技術特點來制定特定的技術監管方式,也許是一個更好的策略。事實上,包括中國在內的許多國家,對于互聯網監管也從純規則監管轉為技術型監管,并且取得了非常良好的效果。

監管科技

而對于欺詐問題,如果要徹底消滅這種現象,恐怕對于目前的人類而言真的是無解,但是恐怕不能因為無解就采用徹底封殺的方式,這是沒有邏輯的。就像不能因為有人可能在互聯網發布欺詐消息,就徹底不允許在互聯網上隨意發布消息。其實,即使在嚴密監管的資本市場上,也不能確保徹底沒有欺詐等現象的存在,那就更不應該以“有可能有欺詐行為”而禁止個人發行資產憑證。

也許我們不能徹底消滅欺詐,但并不可怕,就像互聯網上的信息一樣,讓所有的信息都暴露在陽光之下,反而謠言很難大規模蔓延。并且讓人人都有權利,降低發行資產的神圣感和神秘感,從而使大家都有了防范心理。當人人都可以這么做,我們不再會因為某些人發布了而盲目追逐,就像我們現在知道人人都可以發微博,那肯定不會因為有任何一個人發條微博求助就直接打錢給他。大多數的欺詐都是利用信息的不透明和不對稱來獲得成功,當我們撕下這些神秘的面紗,就像我們目前已經知道那些空氣項目的ICO手法,那么這些有意無意的騙局恐怕就很容易見光死了。此外,就我個人而言,還是非常相信市場的力量,如果一旦存在許多的欺詐情況,那就可以通過做空這類市場機制來懲罰。從現有的證券市場的實踐來看,如果在市場上存在類似于渾水公司這樣的企業,往往能夠比監管機構更有效的找出市場上存在的問題。

渾水公司

最后一個就是,如果每個人沒事情就隨意發布一個資產,是不是會制造出大量無價值且無意義的資產信息,我們如何面對一個近乎于無限數量的紛雜資產市場。其實,到底哪些是無價值無意義的信息,以我們現在的眼光恐怕是很難定奪的,畢竟有沒有價值并不是某些人一時能下結論的。也許從雜志的老編輯眼里,芙蓉姐姐的照片是沒有價值的,但是在自媒體時代卻有可能蘊含著巨大的價值。也許對于電視臺的編導來看,很多人隨手的自拍不僅是不專業的,甚至可能是低俗的,但無數的普通人自拍有可能構建出有著巨大商業價值的“抖音”。

芙蓉姐姐

所以,盡管的確有可能某一天我們會被這些龐大無價值的資產信息所淹沒,但現在的我們恐怕并沒有資格來判斷到底什么是有價值的。

而這還是根據我們目前的信息來推斷的,但是在互聯網發展的初期,你是很難相信會出現微博和微信這樣的商業模式,在一個人人可以發行資產的時代,我們也無法判斷此后到底會變成何種神奇的模式。此外,面對數量級可能上億,甚至是上十億甚至百億數量級的資產,完全不需要擔心我們無法區分和整理,不用擔心沒有人去做各種工具去區分、分類和提取。只要有需求存在,在開源的世界中,有無數的程序員愿意實現你的所有愿望,無論是不是在圣誕節。

“去中心化交易所”不是去中心化的交易所

無論是從名字來看,還是在目前的行業中,很多人把去中心化交易所僅僅看作是使用了區塊鏈技術的交易所。但事實上,之所為叫“去中心化交易所”,僅僅是因為我們目前沒有更好的簡單術語來描述這個新生事物。就像你在1994年,你如果實在無法和對方描述什么是“電子郵件”,那你只能和他說這是一個通過“網絡”來發送的“傳真”。

而無論從基礎的技術架構,還是從所有的功能來看“去中心化交易所”都不僅僅是一個“去中心化”的“交易所”。其底層技術使用了區塊鏈技術,這個自不必說,更核心的是,任何一個基于“去中心化交易所”既然是基于某個公鏈,那么應該就很容易的發布類似于ERC20的資產憑證。而這種功能是傳統的中心化交易所遠遠無法實現的。

中心化交易所 vs 去中心化交易所中心化交易所 vs 去中心化交易所

我們所知道的所謂傳統證券類交易所,本質上是一個證券交易撮合機構,它僅僅負責所有股票交易的撮合功能,由于監管的需求,所有的資金都是托管在銀行這樣的機構中,甚至證券登記信息都是放在中證登這樣的國家機構中。同樣也是由于監管的需求,目前所有的金融機構大多不允許開展數字貨幣業務,對于所有中心化數字貨幣交易所而言,只能自己負責數字貨幣的管理,所以中心化數字貨幣交易所承擔了傳統交易所和銀行的兩個職能。而對于去中心化交易系統而言,它也是有傳統交易所的撮合功能和數字貨幣托管功能,只不過是通過區塊鏈技術來完成分布式的撮合,并且通過網關和跨鏈技術來完成人人都可以參與的分布式托管。但更加重要的是,去中心化交易平臺還有一個發布資產憑證的功能。

當然類似于向幣安這樣的中心化交易所也可以發行BNB這樣的資產,但這就像商場上發行點卡和積分是一樣的,即使這些平臺幣是使用ERC20發行,但也和去中心化交易所完全不一樣。去中心化交易所上可以隨意發行任何資產,并且馬上就可以在交易平臺上進行交易。而你現在自己創建一個ERC20資產,是不會實時列入到火幣、幣安交易所的交易對中進行交易的。從這一點來看,我們現在所說的“去中心化交易所”其實已經涵蓋了傳統金融的發行資產功能,而在傳統金融中這部分功能是由投行、券商和證券監管機構來共同完成的。所以當我們在說“去中心化交易所”的時候,一定不要僅僅將它視為一個簡單的“交易所”,它是一個完整的金融生態體系,無論它目前是多么的粗糙不堪和柔弱渺小,但已經具備了接管整個全新金融世界的潛力。

就像傳統的媒體是由報紙雜志、電臺電視和媒體監管機構來共同完成信息生成和發布的流程,“去中心化交易所”也許有一天也會像互聯網打破傳統信息發布流程那樣,重新定義資產憑證發布和流轉的全部過程。

最終一戰!技術和金融誰將掌控資產發行!

通過區塊鏈技術將會讓資產發行變得前所未有的容易,而資產發行權過去是始終掌握在傳統金融和監管層的手里,如果資產發行權發生易主,也就意味著這將會重塑全球金融體系。因為源頭發生變化,整個產業鏈必然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而這種大規模的變化,必然會觸及傳統的利益階層。傳統利益階層也必然會動用一切力量試圖來阻止這件事情的發生。

也許在不遠的將來,新興技術力量和傳統金融力量遲早會有一戰,這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可能會是人類繼二戰和冷戰之后最大規模的戰爭。而無論戰爭進行的多么慘烈,我相信,新興的技術力量必然會贏得最終的勝利,從而重塑全球的金融體系,甚至導致重塑全球的上層建筑格局。

silicon valley vs wall streetsilicon valley vs wall street

本質上來說這是首次技術和金融的較量,也可以看成是硅谷與華爾街的較量,我們必須有著充足的耐心,因為這可能會是一個漫長的過程。而結果是,美國的金融中心很可能從美東變成美西。當然,也有可能由于美國在金融監管的超強力度,會導致硅谷的技術力量化整為零,變成遍布全球的分布式戰爭。但由于全球每個國家的國情不同,幾乎不可能所有的國家在金融監管上達成一致,總有部分國家會成為技術力量的突破點,最終使得無法形成全球監管同盟,從而導致傳統金融的逐漸衰弱。

每次當我想到,今天的金融世界正在逐漸走向困頓,也許只有全新的技術才能讓它走向新生。一次又一次的金融危機導致一次又一次的嚴格監管,不斷疊加的監管成本和巨頭們的壟斷讓這個只不過數百年的行業,卻成為很多人將其視為不可以改變的自然法則。

就像到現在很多人似乎認為一定只有國家信用背書的貨幣才是真正的貨幣,卻忘了信用貨幣僅僅只有不到百年的歷史。

如果你能夠跳出傳統思維的束縛,想象如果可能有一天投行、券商甚至一些其它大型金融機構在要煙消云散時,那真的是世界末日還是會開創出一個全新的未來?

后記

記得在2002年1月的某一頓飯局上,聽著一些傳統出版行業的人在激烈討論購買某個雜志的刊號,當時作為一個剛剛畢業且已經每天都在上網的大學生,心中難免有些嘀咕,到底雜志還能存在多久。

當看到這么多前輩在教導我說,刊號作為國內傳媒行業非常稀缺的資源,肯定在未來有巨大的升值空間,我小心翼翼的說會不會以后大家都在網上看內容了。

前輩們紛紛不屑的表示,無論是出現什么技術,報紙雜志以及電臺電視這樣的渠道永遠是不變和最有價值的,因為發布渠道一定是需要走審核這個流程的。

到今天的我,怎么也想不起來他們到底討論的那個刊號值幾十萬還是幾百萬,也完全不記得自己上次閱讀雜志是什么時候,甚至不記得多久沒有交過有線電視的費用,但那些傳統媒體人的熱情和驕傲的眼神卻還記憶猶新,而那天窗外的大雪就和此時我窗外的大雪也那么相似……


微博@暴走恭親王


技術(硅谷)和金融(華爾街)的較量_你能想象人人發資產的世界嗎?500年金融變局!@暴走恭親王

分享到:更多 ()
0
區塊鏈神吐槽
pi幣注冊流程教程圖解中文版

來評論吐槽 搶沙發

評論前必須登錄!

 

區塊鏈資源分享聯系我

區塊鏈資源分享聯系我首頁更多新聞
做滴滴代驾还是开滴滴那个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