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技術資源分享
追尋中本聰先生的腳步
?

期待“新經濟學家“的誕生_所言有用,不做情感渲染和無病呻吟_不點名批評一些經濟學家 _2019新年獻詞_經濟學家圈

又是一年,每一年經濟學家圈都會寫新年獻詞,提出一點觀點,供大家參考。我們希望所言有用,不做情感渲染和無病呻吟。

簡單回顧一下,戊戌年過的尤其快,大事也多,變化也是前所未有。今年經濟學家共發表了近700篇稿子,在大家的關注下,閱讀量比去年提高了不少。

在700篇稿子中,《鄧南巡講話原汁原味一字不漏版“書記大人,你應該向廣東學習而不是向北京學習!”》,閱讀是最高的(閱讀292萬人次),體現出圈友們對改革話題的高度關注。

點擊閱讀《鄧南巡講話原汁原味一字不漏版“書記大人,你應該向廣東學習而不是向北京學習!”》

關于貿易摩擦的文章閱讀排名也非??壳?,比如胡鞍鋼全面超越論、斯蒂格利茨談中美之爭、龍永圖批專家過度解讀等。貿易摩擦衍生出的相關文章也成為熱點,比如高善文的幾篇私下演講,洛陽紙貴,瞬間灑遍朋友圈。針對“去杠桿”問題,由徐忠引發的央行財政部門大戰,也是一大亮點,賈康回懟閱讀量也在前列?!半x場論”的文章,我們并沒有刻意發,但是相關講話的閱讀量之高,也能體現出大家對這一問題的重視。

2018年新年獻詞中我們提出,經濟學家群體不再提供新的思想,“經濟學家正在偏離舞臺中心”的觀點,今年我們看到這一現象正在加劇,科學家已經成為第一剛需,文化學者的地位也在加速上升。

我們對此現象表示擔憂,同時也對一些經濟學家的行為表示失望。

2018年是改革開放四十周年,四十年前,經濟學家的表現是那么的耀眼,bulingbuling閃閃亮,個人氣質是那么的清新脫俗。四十年前,經濟學和經濟學家都非常稀缺,社會需求更是無比放大,以至于一些只有ABC概念的學者也可以一夜之間成為名人,那真是一個熱血沸騰的年代啊。

隨著經濟發展,經濟學教育的普及,經濟學家的影響力也逃不脫邊際遞減效應。2008年金融危機是個坎,隨著普遍的事前蒙圈表現,影響力遞減斜率加大。在隨后的移動互動聯網時代,大眾的興趣轉向了務實的商業領域,馬云說“不要聽經濟學家的”,是一種非?,F實的境況。

中國經濟學家分為幾代人。世紀初的那代學者,引進西方理論,甚至一時比肩世界,比如何廉等。

在改革前動蕩中,堅持思考的那代人最為可貴,盡管目前看他們的觀點是如此的基本,但是堅持常識更加可貴,也造就了那一代的人的豐碑,比如孫冶方、顧準等。

改革時候的那代人,目前已經成為了老人。他們接近90歲,最早的將西方經濟學的思想引入國內,并堅持運用相關理論解釋問題,當時的政策環境如同失水的土壤,稍微有點技術含量的建議都會拼命吸收,乃至于一些青年提了一些基本的問題,都能直達高層。

這代人里老人家們確實貢獻較大,有時代的貢獻,但是理論水平和現在的人相比,沒有絕對優勢。甚至翻閱價格闖關歷史的時候,貨幣和物價的基本關系都說不清。

但是在今天,我們看到他們的作用在消失,不得不承認這是一個很悲哀的事實,但可能也是一個規律。

  • 首先,在理論上我們看到,沒有新的提法出來,甚至重復一些已經成為常識的跨學科知識。
  • 其次,政策建議方面,始終是老思維,建議“肌無力”成為常態,但是看不到什么建設性的改變。甚至很多建議本身就是坑,比如改革設計等觀點。他們的思維局限性非常之強,不能跳出問題看問題。
  • 令人擔憂的是這些人的影響力如此之大,衍生出的徒子徒孫都是一類思考方式。我很誠心的建議他們多多關注經濟學家圈發的文章。
  • 改革初期的那批年輕人在那個大時代里,出名速度飛快,享盡了改革紅利,以至于抱殘守缺,拿著通行的理論當成自己的原創,強調這個建議是他提出的,不是另外一個人提出的,提出我很早就看重某某理論,仿佛張愛玲筆下的鄉下婦女。當然他們也有大批擁躉。
  • 這代人里還有一類人就是后來從事管理工作,對比改革初期和后期工作表現看,可以發現口號和實際行動發生了根本的變化,當年的那股精神,已經淪落為紙上談兵,甚至在紙上都沒有了銳氣。

當年改革派的年輕人,現在已經成為社會主流人士,喪失的是當年那份意氣風發的精神,絕大多數已經進入自己的舒適圈,自說自話,遠見、新見稀少,只有私底下祥林嫂一樣的抱怨。更有一部分,顛倒黑白,大放厥詞,肆意享受著僅存的民眾信賴。經濟學家高于各職業水準的那種的俠氣消失了。

還有一類學者是當下的青年學者,他們在移動時代更加如魚得水,哪里有面包渣往哪里鉆,曲意逢迎一切對他們有利的群體。這一類青年中還有一個群體,就是表現出來一種高度主人翁精神,來維護某些過時政策和過時的理論,腐朽之味強于老年人。

四十年后的今天,社會對經濟學家的更進一步的需求與經濟學家群體的局限性之間矛盾越來越深。所以,近年也有一個比較突出的群體躍進大眾視野,就是那些販賣知識者。本來是渠道商的他們,站在經濟學家和普羅大眾之中,通過販賣知識滿足大眾需求。但是他們發現,經濟學家越來越提供不了更多的增量信息了,干脆自己滿足社會大眾。

于是我們看到網紅類經濟學家的崛起,網紅表演式經濟學者們,忙于各種跨年演講,風頭比肩明星演唱會,也說明了社會對知識是多么的渴求。

但是,這些販賣者只是過渡階段的產物,我們急需更有擔當,更有智慧,更加本土化的經濟學家群體的出現。經濟學家圈希望“新經濟學家”的出現和崛起。

經濟學家圈希望“新經濟學家”群體起碼具有以下幾類特征。

具有俠之大者的情懷。

經濟學家不僅僅是一個職業,經濟學家和其他職業群體的區別體現在歷史經濟大轉折時期的表現。自從亞當斯密開始,經濟學家都高度關注社會發展,并提出建設性的建議,頂著巨大的壓力,在社會進步中發揮著自己的作用。每一個諾獎得主的研究,都是這種大俠之氣的注解。無論是哈耶克,還是凱恩斯,無論是何廉還是顧準,這個群體優良的品質,不能在我們這代,在這個地理范圍內丟失。

我們要高度重視同社會大眾的交流。

經濟學家不能和社會失去聯系。社會發展的新趨勢,新思維,已經很難由經濟學家提供新的思想了,經濟學家的貢獻讓位于科學家、企業家和媒體人。經濟學不是閉門造車,研究模型不是說要脫離大眾,我們希望看到經濟學家能夠提供新的思想,多參與到新鮮的技術研究、商業模式研究、消費群體研究當中,提供更為新鮮的思想。經濟學家圈始終相信,“新經濟學家”們絕對具有這個實力。

高度警惕“沒有新理論”的陳舊思維。

我們看到,一些經濟學家對那互聯網經濟的研究范圍的拓展,這是非常健康的,趨勢性的研究,這類人非常值得人們尊敬。這里要特別杜絕那種,以為經濟學理論已經沒有了的人,要高度警惕陷入“沒有新理論”的思維。有一類學者,總是以一種逃避的自大精神來看待這個世界,希望“新經濟學家”們能跳躍這個陷阱。

重視媒體交流。

中國經濟學家經常鄙視媒體,體現出這個群體的先天性不足。翻看西方經濟學歷史,媒體和經濟學家是高度關聯的,中國經濟學家群體田園般的否定媒體,說明這個群體的先天性是不足的。媒體人有經濟學家所不具有的敏銳性和質疑性,公民性。經濟學家做媒體無論絕對優勢和比較優勢都不夠,面對媒體,一些經濟學家總是忘記比較優勢。另外,經濟學家不能找媒體當背鍋俠,將狹隘的個人斗爭,思想斗爭、個人恩怨,演化成對媒體的怨恨。不重視媒體,說明經濟學家現代化意識都不太及格,很好奇那些罵媒體的經濟學家,內心是如何做到心如止水的。何況,經濟學家群體都是得益于媒體的,經濟學發展的歷史上,每一次焦點都是由媒體引發的,美國有凱恩斯哈耶克大戰,中國有產業政策之爭。

鼓勵多說話,多預測。

預測有風險,這是常識。我們不能因為結果有危險,就喪失了這一職業最閃光的地方——預測未來。經濟學家群體的專業性正體現在邏輯的一致性上,我們要給社會提供多維的思考方式,對于未來的看法,要讓觀點更多的輸出,我們鼓勵百家爭鳴,鼓勵思想市場的交流。我尤其反感中華田園奧派的一些不讓人說話的做法,我們歡迎“新經濟學家”們的暢所欲言。

提升公眾演講的水平。

一些經濟學家能說,一些經濟學家能寫。偷懶的說法叫不強求,現實的說法,是能力不夠,畢竟不需要說話,只需要寫文章只在夢里存在。公眾演講水平是一個人需要具備的基本能力,無論在學校、職場還是公開演講。我們“新經濟學家”們都要鍛煉自己的說話能力,避免車轱轆話的浪費資源,勇于公開闡述自己的觀點。這樣對于讓市場選擇真正具有水平的經濟學家,更為有利,驅逐一些胡說八道之徒。

遠離油膩,提升個人形象。

經濟學家群體,無論中年,青年,整體都邋遢,不修邊幅,甚至充滿異味,經濟學家群體給人一種非?!罢钡母杏X,外表形象都不如老一代經濟學家。外表油膩,這是一種陋習。經濟學家們有時間,有錢,就是不注意個人形象,這種壞習慣需要摒棄,遠離油膩,注重自身。經濟學家們無論是身材塑形,還是面部保養,還是衣服搭配,都需要重視,徹底改變油膩形象,閃亮登場。

重視結果。

2018年給人的感覺是,經濟學家的無力感,吶喊變成了呻吟,稍不留意以為在享受。新經濟學家們,必須重視結果,發聲的后面是關注行為。當發現建議和研究同現實不符的時候,要以重視結果導向為指引,調整研究和建議。時代的使命,不會等待一個偷懶的群體。

經濟學家圈對“新經濟學家”群體,充滿希望。未來充滿希望。


本文作者:經濟學家圈

訂閱號:dalianpapapa


期待“新經濟學家“的誕生_所言有用,不做情感渲染和無病呻吟_不點名批評一些經濟學家 _2019新年獻詞_經濟學家圈

分享到:更多 ()
0
區塊鏈神吐槽
pi幣注冊流程教程圖解中文版

來評論吐槽 搶沙發

評論前必須登錄!

 

區塊鏈資源分享聯系我

區塊鏈資源分享聯系我首頁更多新聞
做滴滴代驾还是开滴滴那个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