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技術資源分享
追尋中本聰先生的腳步
?

美國拿什么證明華為不安全?胡厚崑_華為輪值董事長舌戰14家國際媒體記者尖銳提問

華為輪值董事長胡厚崑:美國拿什么證明華為不安全?

來源:華為心聲社區公共及政府事務部

胡厚崑12月18日國際媒體圓桌會議紀要

12月18日下午胡總在東莞新園區與來自14家Top國際媒體的記者舉行了媒體圓桌。在采訪中,胡總表示,對于安全指控,最好是讓事實說話。事實是:華為一直保持著良好的網絡安全記錄,30年來沒有發生過嚴重的網絡安全事件。同時,胡總也強調了華為在5G領域技術創新和市場領先。媒體圓桌會前,首次向媒體開放了先進熱技術實驗室、先進結構材料實驗室及內部網絡安全實驗室的參觀,體現了華為更公開、透明的形象。

如下是采訪紀要全文,供各位同事學習了解。

美國拿什么證明華為不安全?胡厚崑_華為輪值董事長舌戰14家國際媒體記者尖銳提問

開場發言

胡厚崑:

大家下午好!歡迎來到我們的新園區,這是我們在全球最大的園區,我們在這里建設了新的制造、培訓及研發中心, 員工對搬到新園區非常興奮。

今天早上大家都看到了我們的技術實驗室,在這兒又看到了我們的安全實驗室。下次你們再來這兒,我們很樂意帶你們坐坐我們的小火車,繞美麗的園區轉一轉。這個園區依湖而建,非常漂亮。我知道你們臨近假期都很忙,非常感謝你們撥冗來參加我們的活動。

過去的一年,是多事之秋,我相信你們一定有很多問題要問。在開始問答環節之前,我想借此機會向大家簡單介紹一下我們今年的業務進展。

今年公司的經營業績非常好,有一點很確定,華為今年的總收入將超過1,000億美元。

這是我們的銷售收入首次超過1,000億美元,因此也是華為歷史上的重大里程碑,各個業務都取得了非常令人滿意的增長。

作為我們最大的一塊業務—運營商業務,我們已經獲得了25個5G商用合同,目前位列全球5G商用合同數第一,這歸因于我們在整個行業的技術創新領先優勢。實際上,我們的5G設備已開始全球發貨,10,000多個5G基站已發往世界各地。

企業業務也取得了非常大的進步,我們與全球領先公司簽訂了越來越多的合同。今年,世界500強企業中的200多家選擇華為作為數字化轉型的伙伴,這是一個很大的進步。

消費者業務領域,我們的智能手機銷售非常好,這一點有目共睹。今年,我們成功發布了旗艦手機P20和Mate 20,終端銷售收入和發貨都有大幅增長。這兩款新手機向市場推出了令人驚嘆的功能,包括高像素攝像頭和人工智能應用。

人工智能領域,我們今年十月份發布了全棧全場景AI解決方案。我們正努力讓AI成為人人可及、人人用的起的通用技術。我們希望未來幾年能推出更加令人興奮的AI芯片、硬件和軟件解決方案,助力客戶從這一新興技術中獲得最大收益。

今年的業務增長真是激動人心。當然,我們也面臨著一些挑戰,但盡管有些市場努力制造華為恐慌,利用政治干涉行業發展,我們還是很驕傲地說,我們的客戶依然信任我們,并認可我們對行業的貢獻。

他們繼續與我們合作,進行聯合創新,使用我們的創新技術建設網絡。對于客戶的支持,我們深表感謝。

至于安全問題,我們認為整個行業需要更多地圍繞相關技術以及如何改進展開討論。對于安全指控,最好是讓事實說話。事實是:華為一直保持著良好的網絡安全記錄,我們認為網絡安全是全球、全行業問題,需要大家共同面對。

面向未來,我們會繼續在技術創新、寬帶、云、人工智能和智能終端方面進行投入。我們相信,在技術創新領域的持續投入將有助于我們在明年5G加速部署時在電信行業取得穩定增長,在行業數字化轉型過程中提升我們在企業市場的地位,并為消費者帶來更加激動人心和更具創新力的終端產品。明年,我們將發布第一款5G智能手機,對此我們充滿期待。

剛剛我簡單介紹了我們的業務增長?,F在,我把時間留給大家,請大家提問吧。

問答環節

Joseph Waring, Mobile World Live:我是來自MWL的記者,現在很多政府對于華為有很多的斷言,也有很多的擔心。在近期和中期,華為會采取哪些具體的行動來緩解這些壓力?我了解華為在英國和運營商一起建立了網絡安全中心,在其他地方也有類似的中心嗎?

胡厚崑:我們認識到所處的行業正在處在快速的技術轉型過程中,技術的復雜度越來越高,網絡的開放程度越來越高。在這種情況下,網絡運營者、政府監管機構,以及社會大眾對安全的關心越來越多,這是一種正常的現象,而且我們非常重視這樣的關切。

與此同時,華為的業務發展也非???,在全球170多個國家經營業務,收入規模將會超過一千億美元。剛才我說了,有211家的財富500強企業在使用華為產品,絕大多數全球領先運營商在使用華為的設備,全球有幾億消費者在使用華為的終端。華為這樣的成長本身也意味著我們應該對各個國家、政府、民眾和客戶的關切給予更多的關注。

因此在這種情況下,華為自己深切地認識到與政府、與當地社區和我們的客戶展開積極、主動、透明、開放的溝通與合作,是我們必須要做的一件事,我們現在也是努力這樣做的。

下面簡單介紹一下我們在這方面的行動:

大家現在對安全的問題非常關切,華為也把安全當做我們在全球開展業務的最高綱領來對待。在2011年公司董事會就通過了最高綱領,公司的創始人、CEO任總發出一封面向全球的公開信,明確對網絡安全的承諾。在這個綱領之下,對內和對外都展開了很多扎實有效的行動,比如說在內部從公司治理到組織結構、技術創新到人員管理及IT系統都全面貫徹了網絡安全的保障要求。今天在參觀實驗室的過程中,(相信你們)也聽了相關(網絡安全)系統的介紹。

在外面對客戶、監管機構、公眾時,我們在過去十多年中,一直堅持了“白上加白”的策略。也就是說,我們理解客戶和監管機構有可能對華為有更多的擔心,愿意比同行其他企業走多一步、做多一些。

所以,我們積極地展開了通過外部獨立第三方安全機構對華為硬件、軟件、解決方案來進行獨立的認證。從結果來看,過去三十年以來,華為的設備一直在行業中保持了良好的安全運行記錄。

我們的設備從來沒有出現過嚴重的網絡安全事故。同時,由于我們在過去接受了來自于監管機構和客戶的最嚴格的審視,也從來沒有任何證據證明華為的設備有人為的網絡安全隱患。

最近由第三方獨立評估機構CFI頒布的報告也顯示,華為設備運行的穩定性和可靠性連續三年遠遠高于行業的水平,我們很樂意把報告提供給大家參考(注:會后已提供印刷件給記者)。對于客戶和行業的認可,我們感到非常驕傲,但是我們絲毫不會松懈,面向未來我們認識到技術會越來越復雜,網絡環境越來越開放,對安全的要求會越來越高。所以在這方面我們會進一步加大安全方面的基礎投入。

在最近一次集團董事會上已經正式做出了決議,我們將在整個公司范圍內開展一次軟件工程能力變革,投入20億美元的專門預算,用五年的時間來全方位提升軟件工程能力,使得我們產品能夠更好地面向未來更復雜的網絡安全環境。我們相信通過這樣的努力會繼續保持我們網絡安全在行業中領先的地位,我們也希望這樣的努力使良好的網絡安全技術能夠得到延續。

與此同時,我們會繼續加強和各國政府的溝通與協作。我們會讓政府了解我們良好的安全記錄,尤其讓政府了解我們在網絡安全方面所做出的努力。

比如,今天各位參觀的內部網絡安全實驗室,我們也把這個實驗室開放給各個國家客戶和政府,讓他們利用這個設施針對所關心的網絡安全問題在這里找到答案,未來還會繼續把我們的努力更為本地化。十年之前,我們就在英國建立了獨立的安全認證中心,基于這個中心我們和英國政府建立了長期有效的合作關系,會繼續這樣的合作,我們也在加拿大建立了類似的機制,會讓這個機制運行更好。

我們還在不斷擴展與政府類似的合作。上個月我剛剛在德國波恩參加了安全創新實驗室的開幕儀式,這個實驗室提供了一個開放的平臺,讓我們客戶和德國政府能夠對設備的安全性進行檢測。我們的努力得到了德國政府的認同。下一步我們計劃在明年一季度在布魯塞爾開放安全透明中心。

在未來,我們還有計劃根據需要在全球延展這樣的透明開放的安全管理機制。華為高度重視安全問題,會積極做出努力展開跟政府的對話和合作。

談到政府對華為的擔心,我覺得可能還有另一方面的問題也需要很好的處理。我們畢竟是一家來自中國的公司,并不是一家上市公司,但這并不意味著我們不可以做到同樣的透明度。我們在這方面也做出了很多的努力,很早就公布了我們公司的股權結構,讓所有的人都知道華為是一家由員工持股的民營企業。我們每年用最嚴格的標準公布經過審計的年度報告,讓大家了解業務的真實性、完整性和獨立性。同時,我們也針對大家一些特定的擔憂向各國的政府表明我們業務運作的獨立性,從來沒有受到任何政府的要求要去做有損于我們客戶、有損于我們國家的事情。

對于任何的擔憂最好的方式就是“讓事實來說話”,我們看到的事實是——華為過去三十年里沒有發生過嚴重的網絡事故、沒有網絡安全隱患、沒有任何證據證明華為在做有損于任何國家安全的事情。我們會通過積極主動溝通和開放的合作讓越來越多的人認識到這一點。

Yang Yuan, Financial Times:之前孟女士在加拿大被捕,我們也看到了路透社的報告,說Skycom是華為的子公司,華為通過Skycom將美國的技術給伊朗的客戶。我們也從報道上發現孟女士也是Skycom的董事會成員,而且Skycom員工自稱是華為的員工,您能不能澄清一下華為和Skycom的關系,以及Skycom在伊朗的活動嗎?

胡厚崑:我相信最近發生的這件事大家很關心的,但是很遺憾,由于這件事情已經進入了司法處理的程序,在這里我不會對個案做任何更多的評價。

但是,在這里我有兩點和大家分享:

  1. 我們對于自己從07年開始建立的覆蓋全球、所有業務、所有員工的貿易合規管理體系是非常有信心的。我們相信有了這樣的一個良好運行的貿易合規管理體系的保護,如今一千億美元規模的業務才能有效的運行,才能讓客戶和合作伙伴放心。
  2. 我們對于目前與個案所涉及到的有關國家的司法體系公正性和獨立性抱有信心,我們期望通過法律獲得公正的結果。

Eamon Barrett, Fortune:很多政府提出了關于華為的擔心,我們在這個背景下也注意到去年中國通過了《國家情報法》,其中要求行業和公司配合國家情報工作,您剛才提到在過去華為并沒有受到任何政府的要求進行這些滲透或者間諜的活動。但是如果中國政府以后找到華為,要求華為做這些事情,有哪些法律依據華為可以說不嗎?

胡厚崑:首先,12月10日中國外交部新聞發言人答記者問時,正式做出了澄清,中國沒有任何法律可以要求企業強制性安裝后門。當然,中國也和美國、澳大利亞以及其他很多國家一樣,出于反恐、網絡安全的目的,有一些相應的法律要求。在中國也特別強調了所有部門是要依法執法。作為華為來講,我們會嚴格的依法來處理這樣的問題。

一方面,過去華為從來沒有得到任何提供不恰當的信息的要求。未來我們也會嚴格按照法律提供的權力來處理這樣的訴求。依法的“法”就已經嚴格地界定了司法范圍。

Gao Yuan, Bloomberg:對整個華為來說,CFO能不能繼續履行她現在CFO的職責?未來孟晚舟的案子對華為有哪些實質性的影響?(我們)已經看到有一些海外的華為同事說在采購等業務上沒有好的(財經)團隊(支撐),可能對實際業務有影響。

胡厚崑:目前華為的業務運行沒有受到最近個案的影響,整個公司的運行和公司的財務體系運行都是處于正常狀態的。

Ryan mcmorrowm, AFP:孟女士被加拿大逮捕之后,中國政府以國家安全為理由也逮捕了兩名加拿大人士,中國表態這不是報復,絕大多數的獨立分析人士的觀點這就是報復,您對于兩名加拿大人在中國逮捕有什么評論?

胡厚崑:我對此沒有評論。

Eunice Yoon,CNBC:您認為未來華為有沒有可能在美國有比較大的業務發展,還是說華為根本不關心或者這對華為不重要?

胡厚崑:美國是全球最大的通訊市場之一,華為不可能對這個市場不關心。眼前的現實是,由于大家都知道的原因我們在美國不可能有好的業務發展。因此,在目前的情況下我們在美國的業務也是處在非常有限的狀態。當然,我們還有客戶,我們在美國一直秉承華為“以客戶為中心”的商業原則,努力為我們在美國的客戶提供最好的服務,事實是他們對此也非常滿意。

另一方面,我們也注意到美國現在在整個數字基礎設施市場上處于發展普及階段。由于限制華為,令美國市場嚴重的競爭不足。根據第三方經濟學家的分析,美國在2017到2020年這段時間,如果允許華為參與市場競爭,整個無線基礎設施的建設成本可節約200億美元。同時,由于華為不能參與,美國通訊市場的市場集中度指數HHI指數超過了2500,超過了警戒線。全世界在美國以外的其他市場集中度指數只有1000上下。由于美國不允許最好的供應商和最好的技術參與這個市場競爭,它將極大的增加運營商網絡部署成本,延緩新技術的部署速度。

同時,我們還應該看到現在數字基礎設施的產業高度依賴全球化的供應鏈,任何一個公司所提供的設備其實都是通過一個全球化的供應鏈來生產和制造的。未來的數字基礎設施一定是融合多廠家合作的結果。所以,簡單地去阻止某一間公司參與這個市場,并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對網絡安全的擔心。從這點來講,我們相信美國市場最終是需要最好的技術、最優秀的公司來參與市場競爭。當然,這一天什么時候到來我們就不知道了,我們有耐心。

Raymond Zhong, New York Times:我們看到在今年年初時由于美國政府不讓中興使用美國的技術,中興幾乎破產。我們知道華為現在還不到這個境地,如果同樣的事情發生在華為身上,能不能解釋一下華為如何保護自己的供應鏈?

胡厚崑:我們不對沒有發生的事情做出評價。但是我很樂意和你分享一下我們在全球供應鏈和業務連續性管理方面的考慮。

大家知道,現在ICT的產業高度依賴于全球化的供應鏈,華為也不例外。我們在全球已經和1.3萬多家供應商合作,這些供應商來自于日本、美國、歐洲,當然還有中國以及世界上其他許多國家和地區。

我們今年的采購額預計700億美元。華為今天的技術創新成果一方面是華為自身的努力,另一方面也是通過全球產業鏈和1.3萬多家供應商共同努力的結果。同時,我們也認識到供應鏈越全球化,在這個產業中的脆弱性也越高。所以,華為從十年前就開始致力于建立一整套嚴密有效的業務連續性的管理系統(BCM)。這個管理系統覆蓋了從研發到采購到制造到物流及服務的多個環節。

近十年以來,我們通過BCM系統的支持也成功應對了許多次大的自然災害和網絡病毒災害。例如日本海嘯、泰國洪水、尼泊爾地震,以及勒索病毒的攻擊。同時,為了保障整個供應鏈的連續性,也從供應策略和整個設備運行的保障上進行了充分的考慮。比如,供應策略是一種多元化的策略,我們實行的是多供應商的選擇、多種技術方案,及在多個國家布局供應鏈和建立生產基地。

同時,針對現網運行產品,在全球服務幾百家運營商和大量的企業用戶,根據現網產品生命周期的預測保障足夠的庫存。這是我們在業務連續性方面采取的保障措施。

從整個ICT產業角度來說,我們認為整個產業鏈的連續性也是整個行業和國際社會要去充分重視的問題。

如我剛才介紹,以華為為例:全球1.3萬家供應商,今年預計采購700億美元的設備和設施,整個產業鏈上的公司和國家其實都是相互依賴的。如果產業鏈上任何一環被不正常地阻斷了,這對于整個產業鏈的發展,甚至對于全球經濟的發展都會是一個非常大的沖擊。所以,我們認為從一個更大的范圍來看,整個社會、各個國家以及整個行業要一起努力保障整個產業鏈和供應鏈的連續性。

?Steven Jiang, CNN:兩個問題:

  1. 您現在不能就孟女士的個案進行點評,該事件對于您自己包括其他華為的高管有沒有一些影響?會不會在自己出行計劃上有所調整,刻意避開一些國家?
  2. 現在在美國的影響之下,美國的一些盟國以及他們所在國的運營商,比如說法國、日本把華為排除在核心5G設備建設之外,對于這個趨勢你是否有所擔心?您覺得這本質上是不是地緣政治的問題,無論華為做什么都解決不了?

胡厚崑簡單回答一下您的第一個問題,我們出行計劃沒有受到任何影響,我昨天還在飛機上。

關于第二個問題,就全球各個國家在5G方面的動態,我剛剛從歐洲回來,想談一談我最新的觀察:

首先更正一下,法國和日本并沒有任何官方的消息宣布要阻止華為5G在當地得到使用。我們現在看到的情況是,事實上是越來越多國家的政府和運營商在積極地展開與華為關于5G建設的討論。

大家知道,華為現在已經拿到了25個5G商用合同,這個數字超過了任何同行的公司。同時,我們5G技術的先進性和成熟度在行業中都處在遠遠領先的地位。各位今天上午參觀了華為技術實驗室,相信在那里看到了很多“黑科技”,就是這些華為獨有的黑科技讓華為在5G方面保持了遙遙領先的地位,這些技術其他公司并不掌握。

華為在全球參加了幾十個5G網絡的商用測試,測試數據表明華為目前的技術成熟度比行業其他公司至少領先12個月到18個月不等。這種領先性得到了客戶公開的認同。上個月英國電信(BT)的首席架構師在倫敦舉行的移動寬帶論壇上第一次公開宣布說“華為是目前行業里唯一真正的5G解決方案供應商,其他公司需要加快速度趕上來?!?/p>

華為在全球之所以得到這么多客戶和政府的認同,是由于在5G技術上處于領先的地位,客戶們相信用最好的供應商幫助他們建設網絡,能夠大大縮短5G技術向市場發布的時間。例如韓國的客戶LG U+已經發布了5G商用業務,華為幫他們完成網絡部署。這樣能夠讓他們享受到更具競爭力的成本結構,也讓消費者得到更先進的服務。

我們也看到一些國家在5G的技術選擇上有各種各樣的擔憂,其中絕大多數是合理的、以技術為基礎的擔憂。對于這樣的擔憂,我們通過與運營商一起努力,并與政府開展溝通能夠得到很好的澄清和緩解。

當然,還有極少數的國家在這個問題上采取了一些我們認為是不太正常的做法。他們把5G安全的擔憂這樣一個行業和技術的問題轉化為對某個具體公司的無根據的懷疑,不是聚焦在技術本身應該得到怎樣的保護和提升,而是出于意識形態或者地緣政治的考慮,對某個特定的公司產生不公正的懷疑。還有極少數的國家在5G的技術選擇上采取了毫無事實根據的不負責任的做法,簡單把個別公司拒絕在市場之外。我們認為這樣的決定應該是非常專業和嚴肅的,必須有證據來支撐,沒有證據就做這樣的決定,最終是經不起時間的考驗的。

我們認為未來關于5G安全的討論,應該回到對技術的討論,應該回到對公司的客觀評價上來。

安全問題首先是一個技術問題,是我們整個行業要共同面臨的問題,不應該把安全問題的擔憂毫無依據的聚焦在某個特定公司身上。

對于安全的擔憂必須要基于技術的討論,對于安全的討論應該讓行業的所有利益相關方參與進來。在5G的技術選擇上,我們認為任何政府的決策都應該是嚴肅而專業的,尤其強調一定要有證據作為依據。有證據就應該公開,如果不愿意向公眾公開、不想讓華為知道,至少給運營商公開,因為他們要買華為的設備。

關于安全的挑戰,我們整個行業和社會都將長期面臨,所以我們認為只有通過開放的溝通和協作才能最終解決這個問題,華為自己也會一直堅持積極參與這樣的過程。

簡單地去拒絕一家公司,尤其是一家領先的公司參與市場競爭,不僅不能解決網絡安全的擔憂,而且會增加網絡部署的成本,延緩新技術使用的速度,最終還會增加消費者的負擔。

以澳大利亞為例:根據第三方機構的數據測算,由于缺少華為的參與,澳大利亞在5G建設中,無線基礎基站建設的成本會增加15%到40%,網絡建設的成本會增加7-21億澳元,更糟糕的是5G技術在澳洲得到使用的時間也會被延遲。

9. Shunsuke Tabeta, Nikkei:您剛才說到在歐洲將開放安全透明中心。在日本或者亞洲包括澳大利亞,你們是否有類似的打算?

胡厚崑:我們在安全的問題上非常愿意采取各種主動的措施來減緩各個方面的擔憂?;谶@樣的原則,我們愿意跟每個國家政府展開溝通,理解他們的擔憂、探討可行的解決方案。這方面我們在許多國家,包括英國、加拿大、德國,甚至法國都有很多成功的先例。您剛才提到在亞太區的國家也不例外,我們都會積極去與當地的監管部門進行溝通,也愿意根據當地監管部門的需要采取一些合作的措施。

?Joe Mcdonald, AP:有人指出,一些政府,比如說美國政府,把華為看成是安全的風險,本質上并不是從安全的角度說的,而是貿易問題,想阻止華為成為美國本土科技公司的競爭對手,您覺得情況是這樣的嗎?這在多大程度上會損害華為業務的發展?華為被貼標簽為安全威脅,您怎么看?您希望看到中美貿易關系或者中國和其他國家的貿易關系上出現怎樣的變化,才能有助于解決華為目前面臨的問題?

胡厚崑:首先,對于華為是安全威脅的說法,我們的觀點是任何結論和任何懷疑一定要有證據。要么證明華為的設備或者解決方案是不安全的,但是華為在過去三十年被全球幾百家運營商使用的結果證明了從來沒有發生過嚴重的安全事故,而在美國我們的設備使用量接近于零,拿什么來證明華為設備是有威脅的呢?要么證明說華為公司的行為有問題,但是過去三十年業務也證明了我們作為一家(銷售收入)1000億美元的公司,在全球170個國家運營業務,從來沒有任何證據顯示華為的行為有問題。

我想問的問題是:對于一個收入規模1000億美元、在170多個國家運營業務、為絕大多數的運營商提供領先的產品、為200多家財富500強企業提供服務、為幾億消費者提供終端的公司,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被當作網絡安全的威脅,請問你的依據是什么?

您剛才談到關于競爭問題,我們認為今天整個人類的技術創新進步有一個重要的驅動因素恰恰是行業與行業之間、公司與公司之間的良性競爭。如果沒有競爭,我們的消費者就沒有辦法在更短的時間享受到更好的技術和更低的成本。

我們相信,領先性必須要通過競爭才能獲得,簡單把競爭對手趕出賽場、不讓競爭對手進入賽場,并不能讓你自己變得更優秀。我們認為對華為在安全方面的擔憂、懷疑或者指責都必須有事實作為依據,沒有事實作為依據的指責我們是不接受的。

現在將要部署5G技術,華為是最領先的公司。領先的公司是應該得到尊重和鼓勵的。因為我們帶來了領先的競爭,促進了產業的發展,最終整個社會都會受益。

Dan Strumpf, Wall Street Journal:在過去一年我們看到西方的盟國、特別是在美國國家安全機構的帶領之下,針對華為采取了一系列現在很多報告稱是經過嚴密協同后的行動。六年前美國政府就針對華為提出了一些擔憂,這些對華為安全問題的質疑到現在已經六年了,那今天華為仍然為同樣的質疑在辯論。我想問,華為是否想過,如果換做用不同的方式進行一些溝通,今天的情況會有所不同嗎?比如早些開始跟美國和曾經歡迎華為5G部署的國家進行溝通。

胡厚崑:在過去幾年時間中,華為采取很多措施跟各國政府進行溝通。在溝通基礎上我們與許多國家政府建立了安全方面協作的機制,這里包括英國、加拿大、德國、法國的政府。我們對于這些政府在與我們溝通過程中展現的開放、務實、實事求是的態度是非常感謝的。這樣的進展鼓勵我們今后在這方面做的更好。所以,在這個方面我們會繼續堅守這個策略。

我剛才也談到,當華為公司體量越來越大時,去積極與各國政府展開溝通、建立協作,實際上也是華為的一種責任,因為大公司自然會引來更多的關注,也會引來更多的關心,應該采取各種各樣的積極措施,增加我們的開放性、透明度,采取措施消除大家的擔心,我們會一直這樣做的。

Tony Chan, Commsday:關于澳大利亞的兩個問題:

  1. 剛才您提到在沒有華為的參與的情況下,澳大利亞部署基站和無線網絡設備的成本數據,這個數據是來自于華為自己的研究還是第三方?
  2. 哪怕是在澳大利亞禁止華為5G之后,華為現在繼續跟澳大利亞政府溝通。這個溝通過程中,澳大利亞有沒有給華為提出具體的要求,只要滿足這些要求華為還是能夠參與的,還是說完全是就是禁止,沒有提供任何技術方面的詳細信息?

胡厚崑:首先,關于剛才我給您分享的數據來自于第三方的研究報告。這個報告來自于第三方公司Frontier Economics,報告的名字是The Value of Competition of 5G Network Development,這個報告大家如果需要會后可以提供給大家。

關于第二個問題,很遺憾到現在為止,我們既沒有從澳大利亞政府得到明確的說明,究竟他們認為華為哪里有問題、他們有什么樣的證據,我們也沒有機會跟他們討論我們可以用什么樣的解決方案緩解他們的疑慮。

Clay Chandler, Fortune:今天上午你們為我們展示了很棒的(安全)測試和評估中心,也介紹了該流程在英國這些國家如何運作。在美國及澳大利亞,華為有沒有看到做類似技術驗證投資的價值,以具體的方式展現出華為安全上良好的記錄呢?

胡厚崑:為什么不呢?我們在英國的安全測試中心就是為英國服務的,在加拿大的安全測試中心就是解決加拿大的擔憂,在德國的安全實驗室就是為德國服務的。在每個市場上都應該積極地去理解管制機構的擔心,應該采取大家共同認可的措施消除大家的擔心。

我想說的是當你提出一個對安全的擔心,你的目的是要去解決它時,我們一定能夠找到解決方案。如果你提出一個安全的擔心并不期望去解決它,而只是想利用它把好的公司屏蔽在外,我想這個結果就會比較困難了。以5G這樣的新技術為例,我認為上述行為最終帶來的結果一定是新技術引入的速度減慢、成本增加、消費者沒法及時得到更好的技術和服務,也會承擔更高的成本。

而且從安全的角度來看,用這樣簡單粗暴的方式來處理問題,其實沒有真正解決安全的擔憂,我們的數字基礎設施就是基于全球的產業鏈,基于多公司合作的格局。如果你擔心華為的東西是在中國制造的,今天可以看一看在整個ICT產業鏈上的公司,很難找出一家公司沒有任何部件在中國生產的。

所以,我們呼吁大家應該拋開意識形態問題、拋開地緣政治考慮,回到技術問題本身、回到安全問題本身,大家共同識別風險、共同尋找解決方案才是最終的出路。

Sijia Jiang, Reuters:我想就華為投入20億美元進行安全改進這部分了解更多的細節,怎么樣得出的20億美元?這些20億美元怎么花?在哪些市場?為什么現在做這個決策?是不是由7月份的英國CSEC報告觸動的?其實類似的擔心2015年就提出了,為什么你們花這么長時間才采取行動?

胡厚崑:最近提出的20億美元跨5年的軟件工程能力提升的計劃,事實上是華為公司的技術創新流程(IPD流程)再造的一部分。我們在今年決定要啟動華為IPD2.0的流程變革,這次的軟件工程能力提升是整個IPD2.0變革的非常重要組成部分。

大家知道,華為在十多年前啟動了IPD流程變革,可以稱之為IPD1.0,通過十多年的努力,過去技術創新流程幫助華為具備了很強的技術創新能力,能夠讓我們提供可靠、高質量創新的產品。這次啟動IPD2.0時,是由于我們對未來技術的演進、網絡的環境和客戶及其社會對于技術的期望有了新的認識。

從技術方面看到未來的技術環境越來越復雜,從網絡環境上來看,未來的網絡環境會更多變、更開放,不光連接人還要連接物。從社會的期望來看,未來的數字技術在人們的生活中變得越來越密不可分,對每個人的影響都是巨大的,自然大家對技術的期望不僅僅在于技術的領先性、質量,而對于安全性的期待將會成為對技術的基本要求。

我們預見到在不久的將來技術的可信度和安全度將會成為最基本、最根本的要求。以終為始地看,我們認為面對未來的需求,一個可信的技術和產品,不可以僅靠流程末端的檢測和檢驗來保障,一定要從最早的設計開始。一個優質的產品不是靠檢驗出來的,是靠設計和制造出來的,同樣,我們也相信未來所需要的可信的安全產品首先是通過設計來進行保障的。因此,我們IPD2.0的變革會將可信性和安全性作為我們變革的重要價值實現。

同時,在這個方向上我們也看到了未來的產品對于軟件的依賴越來越高,產品的可信度和安全性對于軟件能力的依賴也越來越高。

您剛才說的有一點是對的,今年7月份英國OB報告里提示,華為雖然過去產品在安全上沒有出過嚴重的事故,但在軟件工程能力上有需要提升的地方。對于這樣的提示我們是非常感激的,是華為和英國政府之間合作對我們的幫助。因此,我們在整個IPD2.0的變革過程中把軟件工程能力提升作為其中一個非常重要的組成部分。

20億美元怎么來的?是依據于我們對于華為自己的技術結構和我們相應的成本估算提出來的,具體的我們最近幾個月正在結合IPD2.0的流程變革開發相應的計劃。

我們對于這次變革還是非常有信心的,華為現在確實是一個很大的公司,我們做一個決定不容易,但是一旦做出了這個決定以后,華為還從來沒有失敗過。我們一定會把決定的事情做出結果來,我們也相信只有這樣才能讓我們自己對未來充滿信心,也讓我們的客戶和各國政府、合作伙伴對我們更有信心。

Sijia Jiang,Reuters:上述變革項目會招新的人嗎?或者建立新的實驗室嗎?

胡厚崑:我們的投資會涉及到很多方面,包括組織、人員,一定會招聘更多的、優秀的尤其是在軟件安全方面的技術人才,也會增加我們實驗室的裝備、更新我們的流程,這些都是在我們考慮當中的。還有很重要的一點,要去幫助幾萬名的研發人員改變他們的認知和文化,讓他們知道安全可信是我們給客戶的重要承諾。

Edwin Chan, Bloomberg:很多運營商現在正在考慮或者已經決定要搬遷華為的設備,或者說在5G上不會跟華為合作。我也知道您提到今年華為會超過一千億美元,但在這些問題的影響下華為對于未來的增長是否仍有信心?是否能夠保持過去增長的速度?

我想您會認同華為現在處在非常關鍵的歷史點。華為正走在成為5G一大玩家的路上,然后發生了這些事。有些人認為這些問題很大程度上是技術問題,且華為5G技術已經很強。我認為更大的原因來自于對華為自主決策及獨立性上的質疑。您認為應如何解決?

胡厚崑:首先,我們看到的情況沒有你說的那么悲觀,沒有看到運營商說搬遷華為的設備或者不愿意選擇華為的設備部署5G。情況恰恰相反——華為跟全球的幾百家運營商合作,現在幾乎所有的運營商都期待用華為設備組建他們的5G網絡,他們知道華為現在是最好的,只有用最好的設備才能用最快的速度提供服務,才能獲取更有競爭力的成本。就像一場賽跑一樣,幾個選手在同一個賽場上比賽,現在我們處于領先的地位。領先的選手沒理由對未來不充滿信心,我們有信心第一個跑到終點而且要沖線。

第二,談到華為獨立性的問題,我想關于獨立性的問題其實最有說服力的是讓事實來說話。華為已經為通信行業服務了三十年,過去三十年各方面的記錄都充分地證明了華為的獨立性。

我覺得總是陷入沒有事實作為依據,沒有證據的擔憂和恐慌之中是完全沒有必要的。當然這并不意味著我們不重視對于華為的開放性、透明度和獨立性的關心。

所以無論是過去、現在還是將來,我們都會一如既往地開放、透明地與各個利益相關方就合理的關切來進行溝通,提供相應信息給他們。

Yang Yuan, Financial Times:剛才您也提到了政府圍繞5G安全的擔心,更多的是來自地緣政治,而不是技術層面。最近日本、捷克甚至英國電信說在核心網上剔除華為的設備,也是同樣的情況嗎?他們是受到美國政治影響還是真正出于技術層面的關切?

另外,英國7月份OB報告指出華為的安全標準是低于行業的平均水平的,您覺得這是基于技術上的發現還是也受到了地緣政治的影響?如果是基于技術的,你們將如何解決這個問題?

胡厚崑:首先回答一下關于BT的問題,我們跟BT的合作超過十年時間了,建立了非常好的伙伴關系,也為BT提供了大量的固網和移動設備。我們在與BT合作剛開始時對于網絡部署的策略和華為在網上部署的位置有過充分的討論。關于5G的技術上BT充分肯定了華為在市場上領先的地位,BT首席架構師明確表示了華為是目前市場上唯一真正的5G技術提供商。因此,不存在說BT迫于政治的壓力去搬遷華為核心網絡的說法。

我們的一切合作都會按照既定的網絡部署策略來進行。在今年OB報告中也給我們提出了華為在一些技術能力上需要做出提升,我們非常重視這個報告所反映出來的中肯意見。

一方面我們與英國的運營商和有關監管機構展開了積極的討論,和他們一起來研究怎么樣能夠針對這些發現做出改進。另一方面,我們也已經積極開始了內部相應的行動。應該說現在到目前為止,不到半年時間里一切進展都還不錯。

18. Eunice Yoon, CNBC:特朗普總統曾經表示他非常喜歡直接和企業高管打交道,比如說馬云。您或者華為其他的高管是否考慮過到訪白宮,如果受到這樣的邀請是否會去?

胡厚崑:我們目前沒有受到這樣的邀請,也沒有相應的計劃。

結束語

胡厚崑:

女士們、先生們!非常感謝你們給了我這么長時間進行互動,這對于我了解媒體的觀點非常有幫助。結束我們的討論之前,我想簡單地總結一下。

如今天我們所討論的,華為能有今天,離不開過去三十年每一位華為人的辛勤工作,也離不開客戶、合作伙伴和全球很多政府機構對我們的信任與支持,在此表示感謝。

我是1990年加入華為的,一轉眼快三十年了,基本上有幸目睹了華為發展的全過程。從我個人的角度看,過去三十年,華為進行了各個方面的變革,包括文化、人員管理。這些變革使華為從一家不知名的公司成長為5G領導者。實際上,我們的5G產品解決方案已處于行業領先地位。

感謝社會各界對華為的認可!感謝華為員工的辛勤工作!我們認為,行業領導者理應得到尊重,因為我們不僅帶來了良性競爭,也促進了技術和社會的發展。如前面所說的,5G技術的到來將給社會帶來巨大的機會和益處。很多人的生活、很多行業的未來會因此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而且5G的發展離不開全球供應鏈。

過去三十年,華為一直保持著良好的產品安全記錄。沒有證據表明華為對任何國家的國家安全構成威脅。我們將一如既往地歡迎與有著合理擔憂的任何一方進行開放對話,但是,面對針對華為的毫無根據的指控,我們也會堅決捍衛公司聲譽,我們絕不允許這些指控損害我們的企業聲譽。

最后,我想與大家分享一句羅曼·羅蘭的名言,“真正的英雄主義是當你認清生活真相之后,依然熱愛生活?!?/span>

在華為,我們看到了我們所面臨的困難,但我們依然熱愛我們的事業。

中文里也有一句類似的名言:“道阻且長,行且將至?!边@句話的意思是道路險阻漫長,但一路前行終將到達終點,因為我們已經出發。

再次感謝大家抽時間參加今天的活動,很高興與你們進行了精彩的對話。

最后,提前祝大家圣誕快樂!新年快樂!謝謝!

 

分享到:更多 ()
0
區塊鏈神吐槽
pi幣注冊流程教程圖解中文版

來評論吐槽 搶沙發

評論前必須登錄!

 

區塊鏈資源分享聯系我

區塊鏈資源分享聯系我首頁更多新聞
做滴滴代驾还是开滴滴那个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