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技術資源分享
追尋中本聰先生的腳步
?

中華文化之正本清源_你爸爸永遠是你爸爸@姚堯

近來,我在姚堯公眾號連載《姚堯精讀道德經》一書,出乎意料而又不那么出乎意料地有許多人留言說我講錯了。最初,我對這些無知無畏者是不屑一顧的,但類似的留言看多了,就不免對這種現象有些更深層的思考。

我講《道德經》才說到第一句“道可道,非常道”,就有七八條留言指責我說錯了。按照他們的說法,在唐朝(也有說漢朝、宋朝的)以前,“道”根本就沒有“說”的意思。像這種人,我一眼就知道他們是從南懷瑾先生的《老子他說》里看來的?,F在,我們把南懷瑾的原文摘錄如下:

有人解釋《老子》第一章首句的第二個“道”字,便是一般所謂“常言道”的意思,也就是說話的意思。其實,這是不大合理的。因為把說話或話說用“道”字來代表,那是唐宋之間的口頭語。如客家話、粵語中便保留著。至于唐宋間的著作,在語錄中經常出現有:“道來!道來!”“速道!速道!”等句子。明人小說上,更多“某某道”或“某人說道”等用語。如果上溯到春秋戰國時代,時隔幾千年,口語完全與后世不同。那個時候表示說話的用字,都用“曰”字。如“子曰”、“孟子曰”等等,如此,《老子》原文“道可道”的第二個“道”字是否可作“說”字解釋,諸位應可觸類旁通,不待細說了?!就戤叀?/p>

我們姑且先不論南懷瑾的觀點是否正確,對于那些留言質疑我的讀者而言,你至少應該非常誠實地說:“南懷瑾認為,‘道’字在唐宋以后才有‘說’的意思,你怎么看?”而不是自以為是地覺得自己掌握了宇宙真理,就想把我批判一番。當然,這些人或許是從別的抄襲南懷瑾的垃圾書上看來的,不過這種可能性不高,因為如果是無名之輩寫的垃圾書,不會給他們那么高的自信,必須是看到南懷瑾這樣知名學者的書,才會讓他們自我感覺如此良好。

現在,我們再來批判南懷瑾的觀點為什么是錯誤的。南懷瑾說,在春秋戰國時代,表示說話都是用“曰”字,“道”字是到唐宋以后才有說的意思。于是,我們就來舉反例。

在《詩經》中有首詩叫《墻有茨》,它的第一段是這樣說的:“墻有茨,不可掃也。中冓之言,不可道也。所可道也,言之丑也?!狈g成白話的意思是:“土墻長出蒺藜草,沒有辦法能清掃。家中私房那些話,實在無法說出口。怎么能夠說出口?無非全都是家丑?!?/p>

這首詩寫的是村婦勸架的事,傳統認為是在諷刺衛宣公的妻子宣姜不守婦道,與庶子通奸。顯然,這里的“道”就是說話的意思,而這首詩是春秋時候的作品。

在《荀子》中有篇文章叫《非相》,是批判相術的,它的第一句是這樣說的:“相人,古之人無有也,學者不道也?!?/p>

意思是說:“通過觀察人的相貌來推測吉兇禍福,在古代根本就沒這回事,有識之士也不會談論這種話題?!憋@然,這里的“道”也是說話的意思,而荀子是戰國時期的人。

在《史記》中有篇文章叫《李將軍列傳》,里面有句話是這樣說的:“文帝曰:‘惜乎,子不遇時!如令子當高帝時,萬戶侯豈足道哉!’”翻譯成白話的意思是:“漢文帝說:‘真是可惜啊,你(李廣)沒有遇上好時候。如果你能趕上高皇帝的時代,那么封個萬戶侯還在話下嗎?’”

顯然,這里的“道”也是說話的意思,而寫《史記》的司馬遷是西漢時人。

在《桃花源記》中有句話是這樣說的:“此中人語云:‘不足為外人道也?!币馑际菨O人離開桃花源時,村里人告訴他不要把這里的事說給外面的人聽。

顯然,這里的“道”也是說話的意思,而寫《桃花源記》的陶淵明是東晉時人。

以上我們分別列舉了春秋、戰國、西漢和東晉時期的文獻,均顯示“道”一直都是有言說的意思的。南懷瑾認為到唐宋后才有說的意思,這是根本站不住腳的。

當然,我寫這篇文章的目的不在于批判南懷瑾。南懷瑾先生博覽群書,自有其學問根基,在某些地方存在硬傷亦再所難免。嚴格來說,南懷瑾對于先秦諸子的解讀都是不精準的,很多時候是用古人的材料來闡發自己的觀點。對于這一點,他自己也是心里有數的,所以他在為自己的書取名時,講《論語》的叫“別裁”,講《孟子》的叫“旁通”,講《老子》的叫“他說”,講《列子》的叫“臆說”,可見南懷瑾原本就不打算自己的講解完全忠實于原著。

讀他的書,與其說是了解先秦諸子的思想,不如說是了解南懷瑾本人的思想。今年是南懷瑾先生誕辰一百周年,因此我也無意對他說什么不敬之語。

我真正想說的,是當國人在激烈討論中華文化(也有使用“國學”、“傳統文化”等詞)時,我們真得弄明白中華文化是怎么回事嗎?中華文化好或者不好,這是價值判斷,可我發現,許多人對中華文化的理解是膚淺而錯誤的,在這樣膚淺錯誤的基礎上做出的價值判斷,那就更令人啼笑皆非了。

打個比方:

  • 甲說:“張三是個好男人,他經常做家務?!?/li>
  • 乙說:“張三是個壞男人,他從來不做家務?!?/li>
  • 丙說:“張三是個好男人,他從來不做家務?!?/li>

在以上三者的對話中,甲和乙在價值判斷上是一致的,都認為好男人就應該經常做家務;但在事實判斷是不一致的,甲認為張三經常做家務,所以是好男人;乙認為張三從來不做家務,所以是壞男人。乙和丙在事實判斷上是一致的,都認為張三不做家務;但在價值判斷上是相反的,乙認為做家務的男人才是好男人,丙則認為男人應該把主要精力投入到學習工作上,張三好就好在不做家務,他要整天樂得在廚房里折騰,那反而糟糕了。

對于以上三者,我們現在最要嚴厲批判的是甲,他只是某天看到張三下樓時扔過一次垃圾,就以為張三是經常做家務的人,這是以偏概全的事實判斷錯誤。至于乙和丙,他們在事實判斷中沒有犯錯,只是在價值判斷上有分歧,對此我們都持尊重態度并愿意深入探討。

康有為對于自由平等,曾說過這樣一番高論:“中國人生長于自由而忘自由,猶其生長于空氣而不知空氣為何物耳。世之浮慕共和自由平等者,必稱法國?!笞杂烧?,非放肆亂行也:求人身自由,則免為奴役耳;免不法之刑罰、拘囚、搜檢耳;求營業之自由,免除一切禁限耳;求所有權之自由,不能隨意沒取耳;求聚會言論信教之自由,今煌煌著于憲法者是矣。求平等者,非絕無階級也:求去其奴佃而得為官吏,預公議、民刑裁判、納稅,皆同等而已。試問中國何如?……自秦、漢已廢封建,人人平等,皆可起布衣而為卿相;雖有封爵,只同虛銜;雖有章服,只等徽章。刑訊到案,則親王宰相與民同罪。租稅至薄,乃至取民十分之一,貴賤同之。鄉民納稅訴訟外,與長吏無關。除一二儀飾黃紅龍鳳之屬稍示等威,其余一切皆聽民之自由,凡人身自由,營業自由,所有權自由,集會、言論、出版、信教自由,吾皆行之久也矣。法國大革命所得自由平等之權利,凡二千余條;何一非吾國人民所固有,且最先有乎?但有之已數千年,而忘之不知夸耳。今吾國欲再求自由,除非遇店飲酒,遇庫支銀,侵犯人而行劫掠,必更無自由矣?!裎釃偾笃降?,則將放肆亂行,絕無階級?!岛?,綱紀盡破,禮教皆微,何以為治!故中國人早得自由之福已二千余年。而今之妄人不察本末,以歐人一日之強,乃欲并其毒病醫方而并欲效法而服之?!?/p>

簡而言之,康有為的意思是:中國人整天生活在自由平等之中,卻反而忽視了自由平等的存在?,F在的人但凡說起自由平等,想到的就是法國的自由平等??墒聦嵣?,法國的自由平等,哪里能跟我們相比呢?我們的自由平等已經發展到極致了,要再自由平等一點,那反而要天下大亂了!

我們這種自由平等是誰帶來的呢?

是秦始皇廢封建帶來的,而且我們沐浴在自由平等的陽光中已經兩千多年了,現在的中國人身在福中不知福,居然還羨慕起法國那種低水準的自由平等起來。

與康有為同樣是戊戌變法領袖的譚嗣同。

在《仁學》一書的第二十九章寫道:“悲夫,悲夫!民生之厄,寧有已時耶!故常以為二千年來之政,秦政也,皆大盜也;二千年來之學,荀學也,皆鄉愿也。惟大盜利用鄉愿;惟鄉愿工媚大盜。二者交相資,而罔不托之于孔。被托者之大盜鄉愿,而責所托之孔,又烏能知孔哉?”

在《仁學》的第三十章寫道:“方孔之初立教也,黜古學,改今制,廢君統,倡民主,變不平等為平等,亦汲汲然動矣。豈謂為荀學者,乃盡亡其精意,而泥其粗跡,反授君主以莫大無限之權,使得挾持一孔教以制天下!彼為荀學者,必以倫常二字,誣為孔教之精詣,不悟其為據亂世之法也。且即以據亂之世而論,言倫常而不臨之以天,已為偏而不全,其積重之弊,將不可計矣;況又妄益之以三綱,明創不平等之法,軒輊鑿枘,以苦父天母地之人。無惑乎西人輒詆中國君權太重,父權太重,而亟勸其稱天以挽救之,至目孔教為偏畸不行之教也。由是二千年來君臣一倫,尤為黑暗否塞,無復人理,沿及今茲,方愈劇矣?!?/p>

按照譚嗣同的說法,中國自三代以來原本是奉行自由平等的,孔子所創立的儒學還把這套自由平等的政治體制理論化了。

可壞就壞在荀子,荀子篡改了孔子的理念,把孔子的自由平等篡改成專制集權,還假托這就是孔子的思想。然后,荀子又把這套學說通過他的兩個學生李斯和韓非傳給了秦始皇,最后秦始皇用這套學說統治荼毒了中國兩千年。

由此可見,康有為和譚嗣同都認為自由平等是好的,他們兩人在價值判斷上是一致的??墒窃谑聦嵟袛嗌?,兩人卻剛好相反,康有為認為正是秦始皇給中國帶來了自由平等,而譚嗣同認為正是秦始皇使中國徹底喪失了自由平等。

我們再介紹第三個人,毛主席的觀點。

毛主席在1937年9月7日發表了一篇文章,名字就叫《反對自由主義》,文章中列舉了自由主義的十一種有害表現,如不負責、不認真、不服從、不團結等,然后寫道:“革命的集體組織中的自由主義是十分有害的。它是一種腐蝕劑,使團結渙散,關系松懈,工作消極,意見分歧。它使革命隊伍失掉嚴密的組織和紀律,政策不能貫徹到底,黨的組織和黨所領導的群眾發生隔離。這是一種嚴重的惡劣傾向。

自由主義的來源,在于小資產階級的自私自利性,以個人利益放在第一位,革命利益放在第二位,因此產生思想上、政治上、組織上的自由主義。

自由主義者以抽象的教條看待馬克思主義的原則。他們贊成馬克思主義,但是不準備實行之,或不準備完全實行之,不準備拿馬克思主義代替自己的自由主義。這些人,馬克思主義是有的,自由主義也是有的:說的是馬克思主義,行的是自由主義;對人是馬克思主義,對己是自由主義。兩樣貨色齊備,各有各的用處。這是一部分人的思想方法。

自由主義是機會主義的一種表現,是和馬克思主義根本沖突的。它是消極的東西,客觀上起著援助敵人的作用,因此敵人是歡迎我們內部保存自由主義的。自由主義的性質如此,革命隊伍中不應該保留它的地位?!?/p>

在1964年6月24日,毛主席在接見外賓時發表了這樣一段談話:“孔夫子有些好處,但也不是很好的。我們認為應該講公道話。秦始皇比孔夫子偉大得多??追蜃邮侵v空話的。秦始皇是第一個把中國統一起來的人物。不但政治上統一中國,而且統一了中國的文字、中國的各種制度和度量衡,有些制度后來一直沿用下來。中國過去的封建君主還沒有第二人超過他的??墒潜蝗肆R了幾千年,罵他就是兩條:殺了460個知識分子;燒了一些書?!?/p>

在同年8月30日,毛主席在談到黃河流域的水利建設時說:“齊桓公九合諸侯,訂立五項條約,其中有水利一條,行不通。秦始皇統一中國,才行得通。秦始皇是個好皇帝,焚書坑儒,實際上坑了460人,是屬于孟夫子那一派的。其實也沒有坑光,叔孫通就沒有被殺么。孟夫子一派,主張法先王,厚古薄今,反對秦始皇;李斯是擁護秦始皇的,屬于荀子一派,主張法后王,后王就是齊桓、晉文,秦始皇也算。我們有許多事情行不通,秦始皇那時也有許多事情行不通?!?/p>

由此可見,毛主席和譚嗣同在事實判斷上是一致的,都認為秦始皇否定了孔孟自由平等的那套,采取了荀子、李斯這一派專制集權的學說;但毛主席和譚嗣同在價值判斷上是截然相反的,毛主席認為秦始皇偉大就偉大在專制集權,因為必須要搞專制集權才能辦成事,譬如統一天下,統一度量衡,興修水利。如果秦始皇也搞自由平等那套,那他就會像孔夫子一樣只會說空話,到頭來一事無成了??墒窃谧T嗣同看來,如果老百姓不能自由平等,那么國家富強也沒什么用。

他在《仁學》的第三十五章寫道:“幸而中國之兵不強也,向使海軍如英、法,陸軍如俄、德,恃以逞其殘賊,豈直君主之禍愈不可思議,而彼白人焉,紅人焉,黑人焉,棕色人焉,將為準噶爾,欲尚存瞧類焉得乎?故東西各國之壓制中國,天宜使之,所以曲用其仁愛,至于極致也。中國不知感,乃欲以挾忿尋仇為務,多見其不量,而自窒其生矣?!?/p>

意思是說,“幸好中國兵力不強,倘使中國的海軍像英法,陸軍像俄德那么強大,則不但是中國人要遭殃,全世界的人都要遭殃了。所以東西各國都要欺壓中國,這正是天意使然?!?/p>

幸好譚嗣同最終是以身殉道,所以大家不會懷疑他的愛國熱情,否則以這種偏激的言論,無論如何是逃不掉漢奸賣國賊的帽子的。其實,現在所謂的“普世價值派”,不也是譚嗣同這種邏輯嗎?

對于毛主席和譚嗣同這兩種類似于今天偏左和偏右的觀點,我們暫且不評論哪一種更好,但我們肯定他們兩人在事實判斷上都是正確的,我們需要批判的是康有為,他在事實判斷上是完全錯誤的。

康有為說:“自秦、漢已廢封建,人人平等,皆可起布衣而為卿相;雖有封爵,只同虛銜;雖有章服,只等徽章。刑訊到案,則親王宰相與民同罪?!?/p>

這句話是對的,就好像布衣出身的韓信,劉邦想讓他當大將軍就讓他當大將軍,想廢了他的楚王就廢了他的楚王,想把他殺了就把他殺了,沒有人能夠阻攔,甚至沒有人敢于議論。

如果非要說這是平等,那也只能說所有人在作為皇帝奴才這一點上是平等的,都是皇帝想賞就賞,想殺就殺??蛇@種平等和法國大革命所要追求的平等是一回事嗎?各種自由又從何談起呢?康有為居然還說中國人的自由已經發展到極致,豈非是睜眼說瞎話?這種對于事實判斷的明顯胡說八道,正是我們必須極力抵制的,亦是我所謂中華文化必須正本清源的關鍵所在。我可以不強求你在價值認同上選擇法家或儒家,左派或右派,但你至少不能在事實判斷上混為一談。

在我看來,現在在對中華傳統文化的傳承上有兩種非常惡劣的傾向:

一種是庸俗化,即用庸俗膚淺的、嘩眾取寵的、插科打諢的語言來詮釋中華文化。

這類書籍文章,雖經許多有識之士的大力批判,但仍不妨礙其成為市場的暢銷和熱門。不過,相對于這種已經眾所周知的不良傾向。

第二種傾向更糟糕,卻并不為許多人所重視,我稱之為混淆化。

就是把中國古代的所有東西都混為一談,而且認為中國既然要有自信心,那么老祖宗的東西就什么都是對的。

有時候,祖宗甲和祖宗乙的觀點明顯是爭鋒相對,可既然他們都是我們的老祖宗,都是我們要頂禮膜拜的對象,那我們就也只好說他們都正確,本意都是一致的,還美其名曰“學貫中西”、“打通三教”。庸俗化的傾向,主要是由這個越來越沒浮躁、越來越沒耐心的時代導致的?;煜瘍A向,則與東亞諸島的文化垃圾輸入有關。由于同文同種的關系,以臺灣和香港的文化垃圾輸入最為嚴重。

日本、韓國、臺灣、香港、新加坡,這些地方都只是島嶼,在文化心理上都是抱大腿的,他們沒有自己的根。

因此,這些地區的人整天掛在嘴邊引以為豪的就是自己“包容并蓄”,說中華文化在他那也能保留下來,英美文化在他那也能保留下來。

可他們似乎沒有考慮過一個問題,世界上最能“包容并蓄”的東西是什么?就是垃圾堆,對不對?垃圾堆里什么都有,食品也有,布料也有,金屬也有,可這有什么值得驕傲的呢?

他自己什么都不能創造,只能是靠別人扔給他。

就好像你去東亞諸島去旅游,當地人會告訴你,這個是我們保留下來的唐朝文化,這個是我們保留下來的明朝文化,那個是我們保留下來的美國文化,那么問題是。

什么是你自己創造的文化呢?

什么都沒有!

語言、文字、風俗、習慣,全都是抄我們的!有人說,中國不珍惜自己的傳統文化,總是在破壞傳統文化,這些人根本就不懂,適度的破壞本身就是中國文化的內核之一。

我們從秦始皇開始就一直在燒書,可為什么我們這個喜歡燒書的民族,卻能夠把燦爛的文明保留下來,而其它那些不燒書的民族,卻沒什么古書可看呢?

中國兩千多年來一直是儒法并用,儒家講的是繼承,法家講的是革新。只有繼承,沒有革新,那到最后就是個垃圾。以中國人的聰明才智,以中華民族的綿延不絕,倘若不適當做些拋舍的話,只怕若干年后,男人留長辮,女人裹小腳也都成為傳統文化了。這些東亞諸島的文化,就像我們剛才所說的康有為的腦袋一樣混亂龐雜,表面上看起來什么都有,你要秦制我給你秦制,你要孔子我給你孔子,你要自由平等我給你自由平等,可你本身究竟是什么呢?你什么都不是,就在胡說八道。當然,這事本身也不能強求他們,幾千年來,他們的身份就是蠻夷。在以中華為核心的東亞文明圈中,蠻夷一方面在經貿上向中華朝貢,一方面在文化上向中華學習?,F在的問題是,由于中華一度經濟匱乏,導致蠻夷在經濟方面占據上風后,也把他們的垃圾文化倒回了中華。

為什么蠻夷的文化注定只能是垃圾呢?

因為他們的生存之道就是靠認爸爸,中國強就認中國做爸爸,英國強就認英國做爸爸,美國強就認美國做爸爸,每個爸爸在他那留一點東西,他就成了垃圾堆。

我中華則不然,中華天生是就是要做爸爸的,我可以落魄到沒有人愿意叫我爸爸,但只要我緩過勁、翻過身,那么爸爸又回來了。

中華可以做別人的兒子嗎?

答案是不可能,因為你地方那么大,人口那么多,文化那么久遠,人有那么聰明,即便你管人家叫爸爸,人家也不敢答應,除非把你肢解成七八塊。因此,晚清以來列強都想扶持軍閥肢解中國,但軍閥混戰到最后還是統一,這就是滲透到骨子里的當爸爸的氣質,想改都改不掉,你改了人家也不敢相信。

毛主席在1956年有一個關于“球籍”的經典論斷,他說:“你有那么多人,你有那么一塊大地方,資源那么豐富,又聽說搞了社會主義,據說是有優越性,結果你搞了五六十年還不能超過美國,你像個什么樣呢?那就要從地球上開除你球籍!”為什么日本、韓國這樣的國家搞得不好不會被開除球籍,中國搞得不好就會被開除球籍呢?因為他們天生就是當兒子的,看著風向不對扭臉就能管人叫爸爸,但是你不行,你天生就當爸爸的,你要當兒子都沒人敢收,所以只能奮發圖強。

老人家晚年在施政上的確有失誤,但在事關生死存亡的大是大非上是認識非常清醒的。

這里順便插一句,在兩千年以中華為主導的東亞文明圈里,日本曾經也打過當爸爸的主意。在唐宋時期,日本是真心當兒子的,他對中華爸爸那是心服口服的。

  • 直到南宋滅亡,日本人才驚呼:“爸爸去哪兒了?”“咦,爸爸不見了!”于是,日本人第一次開始有了自己當爸爸的心思,反正他知道那個住在蒙古包里的肯定不是真爸爸。好在不到百年,朱元璋把蒙元打跑了,日本人發現“爸爸又回來了”,這才打消了自己當爸爸的野心。
  • 后來滿清入關,這又讓日本人第二次有了自己當爸爸的心思,因為他知道那個拖著長辮子的肯定不是真爸爸。于是,日本人精心炮制出“崖山之后無中華”、“明亡之后無華夏”等論調,目的就是要摧毀中國人的內心優越感,讓世人認同中國并不必然就是東亞文明圈的爸爸,而是可以“爸爸輪流坐,明天到我家”的。
  • 那么接下來,那句令人耳熟能詳的“大東亞共榮圈”也就呼之欲出了。

我們都覺得這是日本侵華的借口,但當年很多日本人自己是真心相信的,他們內心里真的是有一種即將要當爸爸的歷史責任感。結果二戰失敗,美國接管了日本。

鑒于這個國家三番五次的賊心不死,所以美國干脆就把日本閹割了,讓他從此只有做兒子的義務,再無當爸爸的權力。

于是,在接下來的六十多年里,日本人一直心甘情愿地抱著美國大腿叫爸爸,即便用廣場協議修理他也癡心不改。直到2008年金融海嘯爆發,美國爸爸元氣大傷,滿口吐血,日本這才猛然驚醒,好像美國爸爸也靠不住,然后扭頭一看,中國正在迅速崛起,不知不覺中似乎要與美國爭奪世界霸主地位了。

日本人心想:“難道,爸爸又回來了?”到2009年,日本出了個最親華的首相鳩山由紀夫,無論是在慰安婦問題、承認戰爭罪行問題、靖國神社問題,還是釣魚島主權問題,鳩山由紀夫都表現出空前的對華友好,而且他還提議構建中日韓自貿區,于是,他很快就被美國人給逼下臺了。

繼任的兩位首相菅直人和野田佳彥對中國也還算友善,所以他們當然也做不長久。直到對華強硬的安倍晉三上臺,就一直連續首相當到現在。

美國人為什么不允許日本出現親華的首相?因為他絕對不能眼睜睜看著日本轉身去叫中國爸爸,所以只能不停地告訴日本人:“那個不是你爸爸,那個不是你爸爸,我才是你爸爸,我才是你爸爸!”可是,短期內雖然能夠勉強支撐,長期看歷史潮流畢竟無法阻擋。在2016年初蔡英文剛當選時,我寫了篇文章叫《二十年內可收臺》,后來特朗普給蔡英文打電話,我又寫了篇文章,說“估計二十年收臺還太保守,因為要考慮到蔡英文自己會作死的因素?!?/p>

當時文章的閱讀量還不錯,只是真正相信的人不多,到現在應該越來越多的人會相信了。今天,我說句更加石破天驚的話,從更長遠的國運來看,我們不但會收了臺灣,也會陸續收了日本、朝韓,就好像秦始皇統一天下劃分三十六郡后,一方面“乃使蒙恬北筑長城而守藩籬,卻匈奴七百余里;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馬,士不敢彎弓而報怨”,另一方面“南取百越之地,以為桂林、象郡;百越之君,俯首系頸,委命下吏”。日本、朝韓,差不多就是桂林、象郡的角色吧!

只是,中國既然天生是做爸爸的,就要有做爸爸的樣子,就不能像垃圾一樣什么都要,就得保持自身的干凈純正。

我中華日后要與歐美競爭世界霸權,除了在軍事和經濟領域的競爭外,更重要的是在文化領域的競爭。

現在中國真正需要擔心的不是我們的文明不如歐美,而是我們在根源上遭受了太多垃圾的污染。我們需要在文化根源上來一次正本清源,我們既不怕和別人辯論,也不怕和別人競爭,真有不如別人的地方,我們也不怕承認不足,而向對手學習。

真正可怕的,是我們根本就不明白自己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卻在那傻乎乎地吞食別人給我們灌輸的文化垃圾和糖衣炮彈。要明白我們將到何處去,首先就得明白我們是誰,我們從何而來?

關于這些問題的答案,在先秦諸子的典籍中都有,但我們應該要精讀元典文本,而不能再被那些庸俗化和混淆化的文化垃圾污染了。

中華文化之正本清源_你爸爸永遠是你爸爸@姚堯

分享到:更多 ()
0
區塊鏈神吐槽
pi幣注冊流程教程圖解中文版

來評論吐槽 搶沙發

評論前必須登錄!

 

區塊鏈資源分享聯系我

區塊鏈資源分享聯系我首頁更多新聞
做滴滴代驾还是开滴滴那个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