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技術資源分享
追尋中本聰先生的腳步
?

孟晚舟背后的燈塔國大內斗_大國博弈_全球金融財團、中國、特朗普、三方博弈@丁辰靈

12月7日上周五,美股狂瀉,納指跌破7000點,道指和納指合計跌超過800點。美國CNBC電視臺嘉賓Karen在談到當天五個導致大跌的負面因素時,把孟的聽證會影響高列第一!

美國CNBC電視臺嘉賓Karen在談到當天五個導致大跌的負面因素時,把孟的聽證會影響高列第一!

CNBC另一位黑人主持人在向嘉賓Stephen Roach(羅奇),前摩根斯坦利亞洲主席提問時說道:這就好像中國逮捕了高通的CFO,簡直不可思議。

讓人疑竇重重的是事件時間點很敏感,而事情也很敏感,牽涉到市場認為美國借此打擊華為,那華為的美國供應商股票就會被影響。這些因素都對全球資本市場牽一發而動全身。

當不少中國網友認為這是美國式霸道,是特朗普給中國的下馬威時,至少兩位白宮官員通過媒體放話否定特朗普總統之前對此知情。少有人意識到特朗普當選總統后,美國就分裂了。當我們每次說美國美國時,我們究竟指的是哪個美國?

表面上看美國和加拿大都是行政和司法獨立,但一切政治都是經濟的延續。這個世界是財團控制的,財團可以影響這個世界的方方面面。

大多數時候財團合法的利用國家這一實體通過立法司法行政進行博弈,用金融投行家的話語叫改變限制條件(Constraint)!

關于金融如何控制世界,歡迎閱讀我寫的 《高盛不會教你的:改變限制條件》?詳細分析了財團是如何控制世界的。

燈塔國大內斗

接管本案的紐約東區檢察系統一貫是親民主黨,屬于反川大本營,在12月1號抓M,實際目的一石多鳥:

  1. 打擊特朗普;
  2. 打擊天朝,本來就道不同不相為謀。
  3. 讓加拿大當替罪羊和出頭鳥,拉到美國戰車上。

靈叔說這話有沒有根據?有,特朗普一上臺后立刻開除了奧巴馬時代的46個檢察官,然后任命自己中意的人選。

我查了負責本案的紐約東區檢察官Richard Donoghue,根據紐約時報報道,他在今年5月3號才正式宣誓就職,但他早在今年1月3日就被任命為紐約東區代理檢察官,有120天的代理過渡期,但他這120天中遲遲未得到特朗普總統的認可和正式任命,最后在代理過渡期還有最后一天時,被同僚法官最后通過選舉程序選上。

在下圖紐約時報報道中可以看到,另外一個沒有得到特朗普正式任命的法官是紐約曼哈頓區的檢察官Geoffrey Berman,而Berman正是特朗普律師科恩案的檢察官,他多次公開批評特朗普,指責他隨意批評法官。

Richard Donoghue和Berman是僅有的兩個未得到特朗普正式任命的聯邦檢察官,這很清楚的說明,Richard Donoghue不是老川的自己人。

Richard Donoghue和Berman是僅有的兩個未得到特朗普正式任命的聯邦檢察官

看過美劇《億萬》就可以更加深入的了解聯邦檢察官這一職位,看上去聯邦檢察官對立案調查起訴案件完全獨立,不受上司安排。但實際上聯邦檢察官在經濟案件有很大的自由裁量權,立案調查起訴什么案件,以什么罪名起訴,起訴后要不要撤訴都由檢察官自主決定,而他的決定當然會受到財團和權力的影響。

除了政治,聯邦檢察官傾向選擇那些有媒體效應的轟動案件,以利于自己個人的名聲和升職。選擇孟起訴當然也是非常有利于聯邦檢察官個人利益的。

特朗普是以反全球化上臺的,特朗普和他的幕僚都反對全球化利益集團和華爾街的利益既得者。G20元首會面前二十天,白宮顧問納瓦羅在演講時大罵華爾街試圖參與斡旋中美貿易,他說你們應該離談判遠遠的,要怎么談是總統的事情。

他指的是全球最大私募公司黑石創始人蘇世民(Stephen Schwarzman),蘇是特朗普的好朋友,給特朗普捐了很多錢。黑石在中國業務也做的很大,屬于兩國政府在經貿方面都說的上話的人。蘇今年貿易糾紛斡旋了三次,兩次都沒成功,這一次斡旋成功,兩國元首成功會談。

而號稱總統國師,后來又被特朗普請出白宮的美國極右翼領袖班農上個月也在牛津大學演講大罵全球主義者,他稱之為達沃斯黨(Davos Party),他認為就是參加達沃斯論壇的這些企業老板把美國賣給了中國,造成了美國制造業的空心化,失去了幾百萬的制造業工作。

班農清楚告訴牛津大學學生:控制世界的是全球化財團,而不是陰謀論中所謂的共濟會,光照會。

但其實班農和納瓦羅都沒說清楚的是,所謂他們反對的華爾街和全球財團也分兩種,索羅斯代表的金融銀行家是反特朗普,反中國。黑石這樣的私募和跨國公司CEO考慮的當下企業的利益,能合作賺錢就行。

此時抓孟符合民主黨,和索羅斯為代表的部分金融銀行家的利益(如果你看過電影大空頭,你就會輕易理解)。但股市大跌不符合跨國公司經營者,私募基金,和特朗普總統的利益。

這是一場可長期惡化中美關系的事件,目的是對立中美,操縱市場,推動全球市場最終崩潰,而最終讓索羅斯為代表的金融投資財團繼續掌控世界。

索羅斯和他的世界政府

對索羅斯不那么了解的朋友可能只知道他當初狙擊泰銖引發亞洲金融危機的事,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他操控或參與了幾乎過去三十年絕大多數發生的各國政變,包括前蘇聯的解體。

索羅斯的目的是第一通過改變政權引發動蕩從而方便國際金融資本渾水摸魚,第二是通過鼓吹顏色革命顛覆主權政府,從而可以用金錢操控各國選舉,選出他們可控制的政客。

成立世界政府,一直是索羅斯代表的全球金融財團的想法并不遺余力在推動和落實。從他個人層面,索羅斯15歲時被納粹抓過,他小時候過著恐懼而顛沛流離的日子,他對猶太人被強大的主體民族壓迫欺負有切膚之痛。這一輩子他都在努力淡化民族,鼓吹開放各國邊界。(這就是民主黨鼓勵非法移民的根源)對于他來講,如果全世界沒有主權國家,沒有主體民族,而是歐亞非大混血,那就方便猶太人這一少數裔:圣經稱之為上帝天選之民來統治大多數人。

而對于全球金融財團來說,用超主權的各類全球化國際組織架空各國主權政府,則可以萬萬世用金融奴役世界,吸血全球。最終當世界主權政府不再具備實際權力的時候,世界政府就可以應運而生。那時候全球都可以實現索羅斯的開放邊界,既然邊界沒有了,主權政府沒有了,民族沒有了,當然一切都是錢說的算了。

而這一切已經在發生,法國著名學者、前總統密特朗的總統府秘書長雅克?阿塔利(Jacques Attali)很直白的指出今天西方國家政權(包括總統、總理和國會)已經沒有過去那種主導國家政治、經濟、司法和社會等對人民至關重要的權力了,因為很多權力已經被讓渡給各類國際協議和國際組織。你能想到的:巴黎協定,歐盟,北約,IMF等等。

在雅克?阿塔利寫的法國政治暢銷書《未來簡史》中,他力倡建立一個世界政府是人類的必由之路,甚至給出了時間表:本世紀六七十年代。

而早在1950年2月17日,曾擔任過羅斯??偨y金融顧問的猶太裔銀行家詹姆斯·保爾·韋爾博格(James Paul Warburg)在參議院演講:不管是否喜歡,我們都將會有一個世界政府。問題是,我們將是一致同意、還是通過征服。(We shall have World Government, whether or not we like it. The only question is whether World government will be achieved by conquest or consent)。

他的父親Paul Moritz Warburg是美聯儲的開創者,號稱美聯儲之父。

在索羅斯代表的全球金融財團理想的世界政府體系里,實際上只有兩種人,一是以猶太精英代表的銀行家,有錢人作為世界的主人,而其他大多數人只能成為他們吸血的對象,從生下來開始就負債,然后通過勞動還債,永遠的借貸,永遠的還貸。

沒有什么比主權政府更讓銀行家們和金融家們討厭的了。主權政府意味著國家控制金融,國家控制經濟。

索羅斯參與操縱了蘇聯的解體,在蘇聯解體后的前十年,俄羅斯相信了西方人開出的休克療法,結果國家經濟一蹶不振,大部分優質國有資產都被猶太銀行家拿走。普京上臺之后,用強硬的手段把在俄羅斯的猶太金融家關的關,趕的趕,沒收了他們的資產,普京成為了他們絕對的眼中釘肉中刺,從此反對俄羅斯反對普京就成為了美國的政治正確。

不僅僅蘇聯和其他嘗試共產主義制度的國家被打擊。而西方各國也幾乎都被全球金融財團架空,比如法國已經完全失去自己的金融貨幣主權。根據鄭若麟研究(以下為引用,有調整順序):

“1973年,金融家以國家有在經濟困難時有超發貨幣的沖動為理由,要求法國中央銀行私有化。伴隨私有化的是法國在向私人的中央銀行借貸時需要支付利息,這樣國家就不會隨意印鈔,引發通脹。這個利率是多少呢,通過的銀行法規定4%。在中央銀行屬于國家的時候,政府是不需要支付利息的。

私有化后,法國就逐漸被這沉重的利息債務所拖垮,國家財政也從預算平衡逐漸發展為預算赤字。

到2011年時法國的國家債務已經達到17000億歐元,其中14000億歐元的債主是借錢給法國國家的銀行收取的利息。今天,歸還法國國家債務的利息,已經成為法國政府預算的第一大開支。

其最荒誕的地方是,這些債務今天已經成為債滾債的根本來源。法國到2011年時每周的支出為90億歐元,而其中20億歐元是為了還債、10億歐元是為了支付債務的利息。而2011年當年法國政府每周的稅收只有50億歐元,因而政府不得不再去向市場(也就是其債主)借虧空的40億歐元。也就是說,政府每周的開支本身又在繼續產生著4%的利率。到了2017年,法國一年歸還的債務及利息是1440億歐元,但到哪里去尋找這筆錢呢?法國不得不新借2160億歐元作為下一年度的經濟開支。顯然,法國的國家債務已經形成了債滾債的模式。越來越多的專家承認,法國很有可能已經永遠無法還清這筆巨額債務了。

截止到2017年底,法國這個6600萬人口的國家到2017年底已經負債高達22998億歐元!法國今天出生的每一個嬰兒,都已經背負著高達32000歐元的債務?!?/p>

所謂出來混總是要還的,這種赤裸裸的吸血導致了各國民粹主義的爆發。英國選擇了脫歐美國選出特朗普,兩個老牌盎格魯撒克遜國家的人民都不傻,畢竟都當過世界霸主。

而上文中說的法國,我們都看到了,在11月底到12月初,迎來了黃馬甲。

正在對決的全球金融財團和特朗普

以索羅斯為代表全球金融財團控制了金融,控制了媒體,控制了意識形態(民主自由),在過去多年資助并控制了美國和歐洲的政治:

從克林頓到小布什到奧巴馬;和在布魯塞爾的超國家機構歐盟。

他們通過如巴黎條約等一系列國際條約方式架空主權國家;

他們推出貿易協定TPP,而TPP的實質不是貿易,而是把國家對于貿易和商業的仲裁權讓渡給財團控制的國際組織。

理論上來說,全球金融財團是很難被戰勝的,控制了如此之多的限制條件“Constraint”,他們想讓哪個政客上臺就讓哪個政客上臺,被新聞媒體洗腦的老百姓,還以為這是他們一人一票選出來的呢。

但奇妙的是2016年,他們遇到一個大Bug,就是商人特朗普。

他用推特繞開了金融集團控制的媒體,直接訴求于美國在全球化中被剝奪的底層人民,他用小學五年級的英語,無視形成了三十年的政治正確,用Build the Wall,Make America Great Again,Fake News等大白話直指人心,把全球金融財團羅織的這張大網硬生生的撕開缺口。作為億萬富翁的特朗普甚至自掏腰包競選,再聚集美國本土在全球化受損的產業資本和人民的資金支持,從而第一次擺脫了過去幾十年政客被索羅斯等金融家控制的局面。

無論特朗普怎么被罵女性歧視,弱智,白人至上,法西斯;他就是當選了。而且他還成功的讓一批民眾醒悟,拒絕被Fake News洗腦。索羅斯恨透了特朗普,傾盡全力未能阻止特朗普的當選,而所有的前總統,布什父子,克林頓,奧巴馬都罕見的反對特朗普,不顧自己前總統一般恪守中立的原則出來攻擊特朗普。

這場對決不是傳統我們認為的美國左派和右派之爭,雖然表面上看似如此。

事實上特朗普并不歧視女性和少數裔,在特朗普集團中的女性高管和少數裔員工都不少,他只是討厭笨蛋和懶人。

特朗普也不反移民,他反的是非法移民,特朗普希望的是有很多全球優質的精英來美國,增加美國競爭力,而不是吃福利的非法移民把美國拖向債務的深淵。特朗普反的是全球金融財團帶來的美國空心化。

簡單來說,特朗普要美國再次偉大,特朗普希望美國永遠世界第一,美國領導世界!但是全球金融財團想要的是“世界政府”,可以控制影響所有的主權國家,相當于美國頭上還有一個爸爸。

這是兩者不可調和的矛盾和沖突。

而這場對決從2016年的大選,到民主黨對特朗普通俄門兩年的調查,到剛剛過去的中期選舉民主黨重奪眾議院,然后特朗普開始反擊,罷免司法部長賽申斯(Jeff Sessions),重提調查克林頓基金會,控告穆勒,前FBI調查局局長科米面對議員質詢,這都是特朗普和全球金融財團你死我活的斗爭。

歐洲的較量也已開始,11月底到12月初班農隱在身后策劃的法國黃馬甲運動,就是法國版的顏色革命,直指全球金融財團支持的總統馬克龍,要求他下臺。

馬克龍本來名不見經傳,就因為他是羅斯柴爾德家族培養的人,所有人包括索羅斯都支持他,成功當選總統。在馬克龍當選前一年,鼓吹世界政府的阿塔利就已經公開宣布,“我堅信馬克龍將會成為法國總統”!阿塔利甚至在法國喊出,我知道馬克龍之后的總統。

若按照美國班農的策略和想法,是先搞定加拿大和墨西哥簽署圍繞著美國的美加墨貿易協定,然后打壓中國逼中國簽城下之盟,最后直指歐洲,和全球金融財團決戰。

特朗普政府和他的核心右翼幕僚目標是拆掉歐盟這一全球金融財團的馬甲,扶持各國的極右翼上臺。當歐洲各小國失去歐盟這一統一市場的護盾后,必然會唯美國馬首是瞻,美國再重新騰出手來對付打壓中國。

但如果中國搞不定,不屈服,那特朗普就會陷入兩面作戰,兩面都失利的逆境。

特朗普沒有意識形態的條條框框,他是一個深知利弊的老油條商人,他在這次G20尋求和中國交易,是為了能騰出十分的精力和全球金融財團作戰,贏得2020年大選。

(關于更多對特朗普個人的了解,可以閱讀我的文章為何川普變臉不打了?其實他的目的是建立川普王朝)

和特朗普交易

這是一個很復雜的局。誰是我們的朋友,誰是我們的敵人?反映在臺面上

  1. 美國兩黨都熱衷遏制中國,在中興華為等議題上保持高度一致.
  2. 意識形態上,中國和不在意政治正確的特朗普可以結盟,一起對抗喜歡用意識形態滲透搞亂世界的全球金融財團。
  3. 在地緣政治上,中國需要支持歐盟的完整,方便一帶一路倡議能平滑整合歐洲市場及歐亞大陸;一個分裂的歐盟無論是回到二戰的戰亂抑或跟隨美國都對中國不利。
  4. 在氣候問題上,中國卻又支持巴黎協定。這是因為中國在新能源技術方面開始領先,中國需要用新能源進行范式轉換,彎道超車。在經濟發展方面,中國得益于全球化,所以中國現在維護和倡導多邊主義,愿意和全球所有的全球化資本及跨國公司合作。

這是一盤亂局,但對中國來講,兩只老虎既然現在矛盾不可調和,那不如讓他們鷸蚌相爭,我們漁翁得利。

中美貿易談判,只要不侵犯到我們的核心利益,我們就愿意真心實意的和特朗普做交易。

而中國的核心利益是什么?是產業升級!

在這一次G20兩國元首會后白宮公告中,我們可以清楚的發現白宮公告中沒有提到中國制造2025,而且特朗普的幕僚們在回到美國后接受采訪也無人談論中國制造2025。這可以明顯看出,至少在表面上,雙方擱置了中國制造2025的討論。

當中方克制不再大張旗鼓進行宣傳,美方在貿易談判中也就放棄把中國制造2025作為談判抓手:更多指向的是中國所謂的結構性的問題,如強制技術轉移,保護知識產權,網絡黑客攻擊,大規模產業補貼等。

95歲的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在2018年11月6日新加坡舉行的“彭博創新經濟論壇”中說:中美應該避免在談判中的避免在細節問題上陷入僵局,并應先向對方解釋正尋求實現哪些目標,以及能作出和不能作出哪些讓步。

實際上基辛格說的很明白,即他理解中國自己的產業升級是不可能做出的讓步,而其他所謂強制技術轉移,保護知識產權,網絡黑客攻擊,大規模產業補貼都是細枝末節,該讓則讓以避免僵局。

在基辛格,黑石蘇世民,前財長保爾森的斡旋下,中方也就同意在美方的談判框架中進行讓步,目的在于避免中美升級沖突,妨礙中國崛起的大計。

但對于全球金融財團來講,不能接受現在中美談和,他們一方面在各大媒體鼓吹不看好雙方貿易協定90天內的達成,一方面策劃了孟逮捕事件,以惡化特朗普政府和中國政府的關系。

表面上看,他們調查了華為好幾年,但實際上這一次的抓捕事件進行的很倉促,不僅證據并不充分,僅靠郵箱和PPT,至今紐約東區檢察官也未給加拿大發放正式的引渡請求。

孟晚舟逮捕事件

面他們在操縱股市空多中獲利,另一方面他們期望中美相斗,股市下跌,全球經濟危機提前到來,而全球金融資本可以全身而退。

最后中美兩敗俱傷后,全球金融資本重新歸來,控制世界。

看透了這盤三國殺,你就會明白中國政府現在要把孟的事件和貿易談判切割的用心。

政府一方面外交斡旋,另外一方面也管制國內輿論,避免民族主義發酵,從而危害大局。

庫德洛在剛剛過去的周日最終接受了??怂剐侣劦牟稍L,他說:孟的事件和數月以來和中國的貿易戰似乎處于不同的頻道,但他承認這兩個問題可能會混在一起。庫德洛最重要的有一個表態是:他不能確保美國總統特朗普不會把釋放孟晚舟作為與中國更廣泛的貿易談判的一部分。

從中美雙方至今的表態來看,全球金融財團攪局中美和談的目的并未達到。特朗普在G20的會后意味深長的發了一條推特:

特朗普G20推特


后記:這篇文章前后寫了一周,刪了又寫,寫了又刪,微信怎么也發不出去總是審核失敗。

我強烈推薦大家閱讀我過去的兩篇文章以更好的理解本文:

第一篇:了解金融如何控制世界,了解如何提升自己財富上的格局和眼界!高盛不會教你的:改變限制條件

第二篇:了解川普本人:為何川普變臉不打了?


丁辰靈微信號:ding_chenling


孟晚舟為什么被抓捕?孟晚舟事件的實質是什么?任正非之女被美國抓捕_美國的忌憚

 


孟晚舟背后的燈塔國大內斗_大國博弈_全球金融財團、中國、特朗普、三方博弈@丁辰靈

分享到:更多 ()
0
區塊鏈神吐槽
pi幣注冊流程教程圖解中文版

來評論吐槽 搶沙發

評論前必須登錄!

 

區塊鏈資源分享聯系我

區塊鏈資源分享聯系我首頁更多新聞
做滴滴代驾还是开滴滴那个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