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技術資源分享
追尋中本聰先生的腳步
?

劉慈欣的腦洞:為什么要去火星?2018年IDG資本私享會

劉慈欣:我只是一個寫科幻小說的作者,我并不懂公司,也不懂企業和資本的運作,我只是跟大家隨便聊聊吧。

??猓褐x謝大劉,《三體》是大家耳熟能詳的作品,科幻小說的魅力就是在已知的宇宙規律以外構想新規律,從而在上面建立一個全新的世界?!度w》無疑就是這樣一部出色且膾炙人口的作品。構建宏大,更有意思的是,書中提出了像“黑暗森林”、“降維攻擊”、“水滴”這樣一些在互聯網圈廣為傳播的概念,在場的IDG資本投資人和被投企業家好多都是《三體》粉絲。我想請教大劉,您是怎么構建三體和世界觀的?

劉慈欣:其實這個過程和大家想的很不一樣。剛才我說過,我是一個科幻小說作者,但是人們往往把科幻小說作者誤會為學者,我們不是學者,我們的思維方式和學者也完全不一樣。在整個的創作過程中,包括之前的構思以及寫作過程,90%的精力就是放在如何構建一個好故事上。

我們努力構建一個讀者喜歡看的故事。至于這個故事帶來什么思想,有什么底蘊,有多么深刻的含義,坦率說這不在我們的考慮范圍之內。

當然,故事出來以后,如果這個故事真正好看,讀者總能從中解讀出很多東西來,不同的人解讀出來的也不一樣,但不一定是作者所想的,比如有的解讀將三體和區塊鏈關聯起來,這就不是我所想表達的意思。

但是有這種解讀是很正常的,每個作品都是這樣的。我的經驗是,你要想寫出一部好作品就應該集中在作品本身。如果你先想到一個什么東西,搭起一個框架、概念或者主題先行,這個作品讀者肯定不喜歡看,你想表達的東西他反而體會不到。

??猓篒DG資本一直以來專注于科技領域投資,是科技的信徒,我看您的作品里也很強地展現了“科技之美”,比如“黑暗森林”有兩條公理、法則。您怎么看待“科學”元素在科幻或者在您作品中的地位呢?

劉慈欣:科幻文學作者,其實是從“科學”當中挖掘故事資源。我們是利用科學,而不是在傳播科學。所以,我們關心的是,科學里面有沒有故事資源,而并不關心科學的某個理論是否得到了實踐的證實,或者是不是真理。

??猓壕汀度w》中的一個具體概念而言,比如“二向箔”這樣的降維攻擊武器是怎么來的?

劉慈欣:二向箔的概念很簡單。按照剛剛的思路,我是在試圖編一個好的故事。那么外星人出現了,需要有一個武器,這個武器必須是一個特別厲害的超級武器。審視人類武器,從原始的冷兵器一直到現在最先進的威力巨大的熱核炸彈,再到想象中的武器,比如太空站的反物質武器、黑洞武器等。

不管這些武器的威力多大,原理多復雜,一個共同點就是利用現有的自然規律,作為打擊敵方的力量。但局限性也正在此。我就在想,有沒有一種武器通過改變自然規律打擊對方,這個威力可能比利用現有的自然規律之下做的所有武器可能要高幾個數量級。

至于二向箔很簡單,自然規律里空間是三維的,不包括時間。把三維減去一維,這個打擊就變得十分致命。按照我們現有的宇宙武器根本沒法相比,這就是科幻小說的一個思維方式,和學者是不一樣的。

??猓哼€是從根本上去改變和打破。

劉慈欣:對,關于自然規律問題還有一些更極端的想法。有一篇小說乍看很讓人吃驚,甚至覺得荒謬。他要改變的自然規律不是我們的物理規律,而是數學規律。什么意思呢?比如在3和4之間還有一個自然數。

??猓哼@個腦洞也夠大。

過以宏:除了降維,有沒有辦法增維或者升維?

劉慈欣:小說里一開始就打算寫外星人增加一個維度,但是后來發現在科幻小說里面描寫三維以上的維度很困難,沒有辦法有很形象的描寫,因為我們沒有辦法想象那個思維空間是什么樣的。

人類被自己創造的某種力量控制了

過以宏:現在從投資、創業各個角度都會碰到一個概念,就是人工智能(AI),IDG資本也是全球人工智能獨角獸企業商湯科技最早的機構投資人,我們看到很多科幻作品也在討論這個。比如人通過機器人在改變一些事物,過程中就失控了,人工智能反過來控制和打擊人類,開始作惡。目前似乎還看不到這樣的失控轉折點,這樣的點是否真的存在,如果有,我們該如何提前捕捉到一些訊息?

劉慈欣:舉一個有意思的例子,我們說人類被自己創造的某種力量控制了,或者統治了,比如AI。

但我要提一個問題,此前沒有過嗎?也許在上古時代就出現過。比如小麥。

尤瓦爾·赫拉利在《人類簡史》里提出的一個觀點,是我們馴化了野生的小麥成為農作物,還是野生的小麥馴化了我們。仔細想一想,可能后者更合乎情理。農民要照顧小麥,很辛苦,要給它澆水、除蟲、耕地,辛辛苦苦就是為了讓它一代代繁衍下去,而且繁衍的越多越好,某種程度上就是小麥控制了人類,但是我們意識不到這一點。你說人工智能什么時候控制人類,可能現在已經悄悄開始了。

我前兩天去了一趟雄安新區,那邊的超市沒有店員,酒店沒有柜員,都是自動化的。街上行駛的都是無人車,送快遞、送外賣都是自動的,這個可能就是你說的一個節點吧。

過以宏:如果再往前延展一點,從科幻電影來說不光是不知不覺的控制,而是要作惡,取代人類,把人類作為他們的工具。

劉慈欣:要達到電影里面的強人工智能,在現在看來中間還有很多技術障礙?,F在的人工智能,前面有多少智能后面就有多少人工。所以說距離真正的人工智能離那一步還差的很遠。真正的智能是什么呢?

舉一個例子。大家都知道圖靈測試(編者按:指測試者與被測試者(一個人和一臺機器)隔開的情況下,通過一些裝置(如鍵盤)向被測試者隨意提問。進行多次測試后,如果有超過30%的測試者不能確定出被測試者是人還是機器,那么這臺機器就通過了測試,并被認為具有人類智能。)

現在很多機器已經通過圖靈測試了。但我不這樣認為,真正的智能是什么呢?這個機器能通過圖靈測試,但他假裝通過不了,這是真正的人工智能。

還有比如說AlphaGo贏了柯潔,這個也不叫人工智能,它就該這樣,那就是他最擅長的東西。真正的人工智能是什么,他贏不了柯潔,惱羞成怒,拿起棋盤往柯潔腦袋上砸,這個才是。但是到這一步,人工智能還很遠。

??猓号_下很多科技企業CEO,特別關心科技的發展。關于科技加速發展的問題,您如何思考?技術越來越進步,同時也帶來了很大的焦慮,那么快速進步是一個好事嗎?

劉慈欣:我覺得不管好事、壞事,進步肯定不能停止,這是我們生存必需的。而且技術本身,用凱文·凱利的話說,本身就是自我進化的東西,無論如何都是要進步的,不以我們的意志所轉移。除非發生某個不可預料的災難,社會肯定會進步。

你的問題本質可能在于,人在不斷進步過程中,所處的位置是什么樣的。人的位置肯定是漸漸變得沒有用處了,以后可能會出現所謂的“無用階級”。

從目前來看,最需要人做的工作,基礎科研。但有一個很令人擔憂的趨勢,傳統的研究思路越來越多被大數據所取代,而對大數據的分析不是靠人分析,是靠機器分析,就是科研中相當一部分工作是由機器來完成的。

這種情況如果發展下去也是十分可怕。

??猓哼@確實是很可怕的事情。在數據化的生存狀態之下,一個新的關于公平和自由的問題是,當人越來越多被數據化以后,數據的擁有方和產生方之間存在著巨大的不平等,擁有方甚至逐漸擁有壟斷性的力量。

再舉個例子,比如說導航,此前是人類看了路線自己做決定,現在導航每次做決定比人好以后,人類慢慢就不做決定了,導航說怎么走就怎么走。

機器是收集全局的信息,進行全局的優化。人變成一個局部的信息,做局部的優化,人類很可能干不過機器。慢慢機器可能變成一個超級力量,而個體變成一個小力量,可能到這樣一個時間點事情就失控了。

公平和自由的定義分別發生了什么樣的變化?大劉您怎么看?

劉慈欣:這個問題是兩方面的:

  • 一方面大數據確實侵犯到個人隱私或者自由,被少數人操縱可能造成對個人權力的某些損害,甚至發生更嚴重的事情。
  • 但是另一方面,大數據也好、IT技術也好,有另一面常常被忽略。它在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提供了一個機會,每個人有了向整個社會發表意見的機會。

個體有直接的渠道讓自己的聲音被所有人聽到,這是整個民眾的意愿,它會在網上形成前所未有的力量,這個力量是相當巨大的。

??猓耗鷦偛乓蔡岬饺藭兊迷絹碓經]用、越來越宅。

劉慈欣:現在已經是了。

??猓杭夹g對人在這個方面的改變會是什么樣的?

劉慈欣:首先這個改變沒有辦法,現在人們對人工智能的未來最擔心的,其實有點走偏了。無論是學者、政治家還是普通民眾,最擔心的就是剛才所說的,智能機器逐漸代替人的工作,在這個方面提出了兩個可能性:

  • 一個可能性很黑暗、很可怕,我們和機器的關系理不順,大量的人失業找不到工作,社會越來越動蕩,上世紀的盧德運動,一幫人砸毀機器,現在可能就是破壞網絡、砸毀電腦。長期的動蕩下去,這是一種可能性。
  • 另一種光明的可能性是,人和機器終于理順了關系。建立了新的社會分配制度,讓機器代替了大部分事務,同時給每一個人更富足、更優裕的生活,工作時間大幅度的減少,甚至不用工作。這是兩種可能性,他們認為前面一種很黑暗的可能性,后面一種是很光明,我認為恰恰相反。

如果前一種可能性發展下去,整個人類因為AI搶了工作,亂七八糟,到處打砸搶,社會動蕩。雖然不是一個好事,但是至少社會還能正常發展下去,因為人類歷史上這種事情多了。如果真的出現后面那種事情,我們的社會分配制度、經濟制度、政治制度發生徹底的變化。

之前人類文明發展所有的動力都是我們生存的愿望、改善的愿望,每個人都有這樣的精神動力。

假如這個動力突然沒有了,“不勞者不得食”改變了,整個人類社會可能從精神上完全失去力量。當然有人會說,我們沒有工作了,我們可以從事藝術和科學,這個是想當然而已。少部分人會的,但大部分人不會的,不信可以試一試。

過以宏:挺有意思,思考為創業者提供新的機會。本身我們請大劉來做IDG資本首席暢想官也是想有更多思想碰撞,幫助激發更多想象力,希望在中國,科幻的力量也能成為創新的重要來源之一。

??猓何已刂髣⒌乃悸?,在已有的宇宙規律之下考慮人與機器的關系,還是假設人這個事情是穩定和不變的?,F在有很多基因技術,人已經開始嘗試自己改造自己了,這個其實是完全不同的。

之前的基因改變都是靠突變,這個突變的概率很低,十幾萬分之一,幾百萬分之一突變,改變一下。但是人改變自己的基因之后,或者改變動物的基因之后,這個多樣性有可能一下子就爆發了,如果再加上您說的技術也不可逆,改變可能拉不回來,聽上去是一個非??膳碌膱鼍?,也可能導致人類很快就玩完了。

劉慈欣:你說的有兩點:一個是人改造自己的基因,第二個就是人建立了某種接口與機器結合。

??猓菏堑?,虛擬與現實。

劉慈欣:這兩點確實,可能是人類歷史上真正的轉折點。

舉一個例子,比如把一個石器時代、原始時代的尸體放到停尸房,驗尸官基本不會發現異常,他認不出這是一個古代的人,因為跟現代人在各方面都極其相似,甚至是智力上。一個石器時代的人如果讓他生活到現在,只要教會他認字完全可以生活,其實我們就是原始人,只不過是生活在現代環境中。

但一旦我們介入了自身的進化,科學技術真的侵入到人類生物學特征上,這個改變即便是科幻小說也很難想象。很可能會把我們的價值觀,我們的社會、文化、哲學徹底改變。

比如出現了第三種性別會什么樣?

??猓簩?,這個很難想象。

劉慈欣:就很難想象,因為整個生活、文學藝術、人的感情完全變了。哪怕不說永生,如果人真的能夠活500年,我們的文化會怎么樣,這個也很難說。特別是與機器的結合,都會帶來一些現在很難想象的情況。

??猓亨?,如果人機接口改變以后,究竟什么是真實,什么是虛擬。鋼鐵俠說過,人類生活在真實世界里的幾率大概是十億分之一。像電影《頭號玩家》就是若干年以后的一個游戲世界,它的體驗遠比人類在真實生活里的體驗要深刻、豐富多了,這也是顛覆性的一個問題。您認為我們所在的世界是真實還是虛擬的?

劉慈欣:其實這個想法也是自從IT技術發展起來以后人類逐漸產生的想法,很自然的想法。當我們看到計算機里的虛擬世界之后,自然而然的就想到我們自己是不是生活在一個程序里。

??猓河螒蚬揪褪峭耆珓撛炝艘环N現實中找不太到的體驗。

劉慈欣:如何定義真實在現在的物理學里面很難定義。物理學只有一個問題,世界是物理的還是幾何的?現在基本上確定世界是幾何的,我們看到的一切實際上都是空間,我們看到的離子以為是一個實物,其實它只是一個空間的曲率變得很大。

這個概念在科幻小說里面一直在變化。

  • 最早是上帝,后來到了瑪麗·雪萊的第一篇科幻小說的時候,因為工業革命的影響,上帝誕生了人,人再造人,人就是上帝;
  • 再往后上帝變成了外星人,人們看到遠古的遺跡里面很多都像外星人來過的痕跡;
  • 發展到現在的信息社會,上帝可能是程序員,人類生活在程序里?,F在來說,這是既無法證實也無法證偽的問題了。

格林有一本書叫《隱藏的現實》,介紹了各種各樣的世界,其中一個就是“虛擬世界”。假如確定我們就是生活在一個程序中,面臨的第一問題是如何讓編程序的人或者運行程序的人別把這個程序關掉。這個確實是很哲學的問題。

??猓杭热徽f到哲學問題,究竟現在的科技發展是讓人變得越來越強,還是因為人變得越來越弱而不得不進行的一種智力進化?

劉慈欣:我認為人是越來越強,包括我們的生存能力,其他能力也好。即便生存能力很強的細菌,也是借助外界的力量支持自己的生存,他也要從周圍提取能量。

而人類能夠作為一個社會來協同,一旦協同起來就變成地球上最致命的物種。當年的智人沒有科學技術,但是能協同;

智人到了哪個大陸,哪個大陸的物種都開始大量的滅絕,包括猛犸象這些都被他吃了、殺了,這是很厲害的。

??猓何以谥跎峡吹竭^一個問答,“有什么讓你細思極恐的問題”,當時有一個回答大意是這樣的——機器比如電腦,機器因為天然的聯合,會比個體的人和人之間的聯合更有效率,最后達到的就是機器不需要意識就可以把人干掉。當時我看了之后嚇出一身冷汗,這個您怎么看?

劉慈欣:我承認機器協同聯合的效率確實比人高很多。

??猓呵蟠孢€是付諸于感性,以后我們可能全都是機器了,這樣想一想是非常冷冰冰的。

劉慈欣:如果真是那樣的話,也就是現在還沒有發生的進化進程。假如人類只是一個生存階段,然后你所創造的東西在地球創造出更好的智慧、更高的文明,那也沒有辦法,我們只能作為中間的一個形態。

??猓阂粋€過渡形態。

劉慈欣:對。

??猓哼@個還是蠻悲觀的。

劉慈欣:不是,我們之前已經發生過了。人類作為哺乳動物之前有很多了,包括剛從海里走到陸地上的一群兩棲動物也是早就滅絕了,這是一個自然而然的過程。

??猓航裉飕F場有很多優秀的創業者。而作為投資人,這么多年以來我們一直陪伴創業者也會發現其實創業是一個打破舊共識、形成新共識的過程,而且打破的越大,所帶來的成就或者社會意義也更大,當然過程是很痛苦的。

我覺得這就有點像您小說里寫到的“面壁者”和“破壁人”,全世界可能就一兩個能夠破這個壁,非常有難度的一個操作。您如何看共識這件事情,老的共識和新的共識之間的關系是什么?創造者或者實驗者的心理過程是怎么樣的?

劉慈欣:這個難就難在新的事物,我們看到的東西都是一些成功的新事物,大部分的新事物都死亡了,都失敗了。

??猓簞撔卤旧砭褪沁@樣的。

劉慈欣:難就難在新事物開始并沒有顯示它成功的跡象。

  • 在軍事上,最初熱兵器槍出現的時候,根本不如弓箭厲害,差遠了。它射程也好,威力也好都比弓箭差遠了。
  • 汽車剛出現的時候比馬車是慢很多的,而且經常壞,馬是不會壞的。
  • 飛機剛出現的時候也遠不如飛艇,它比飛艇差多了,續航能力弱,載貨量小,要求動力大。

但是當時的困難就在于,我們沒有辦法看到這些新事物的前景,因為大量的同樣的新事物確實沒有前景,難就難在這,我們怎么看到它的前景,確實對誰都是一件極其困難的事情。

??猓核詫τ趧撔抡?、創業者來說應該怎么辦?就像面壁者和破壁人一樣,他應該有什么的心理素質,應該是高深莫測還是大智若愚?

劉慈欣:我要是知道我就是創業者了。但是有一點,我們與機器相比,人可能有一個至少現在還沒法被代替的就是想象力。對新事物,我們需要發揮自己的想象力,這大概是唯一能夠判斷它前景的辦法。這個是靠邏輯是推理不出來的。

我們只能靠想象力,靠信仰。

劉慈欣:再回到前面的話題,假設機器真的聯合起來針對人類,但是人類對機器擁有最后的優勢就是想象力,而機器沒有,這個重要性可能也遠超出我們的想象力。

??猓何覀冞€是要靠想象力穿越周期,尤其在現在大環境貌似也不太好的情況之下。謝謝大劉,接下來是互動環節。

轉轉CEO黃煒:《三體》中提到,“給歲月以文明,而不是給文明以歲月”,你自己對于文明和歲月是怎么思考的,更崇尚冷血抗爭還是文明柔情?

劉慈欣:“給歲月以文明還是給文明以歲月”,這個問題其實牽扯到一個很大的問題,我們目前的價值判斷,換句話說,我們判斷什么是對的什么是錯的。這個判斷表面上看起來很簡單,實際上十分困難,甚至不可能。

為什么說不可能呢?因為判斷一個行為的對還是錯,就是判斷它終極對錯,首先要把人類的終極目標搞清。我們的終極目標是什么?表面上看起來很一致,但是讓大家來說其實非常不一致。

有兩個終極目標,一個是讓整個人類的文明延續下去,延續到整個宇宙當中,擴展到宇宙當中。另外一個目標讓我們每一個人過得都很幸福,充分發揮我們每個人的人生、人性,個體充分得到尊重。但是這兩個目標有時候是矛盾的,你得先把這個搞清楚才能搞清楚做的某個事情是對還是不對。

剛才說的,給歲月以文明還是文明以歲月,就是涉及到終極目標不同。但是人類的終極目標是什么,現在確實沒有搞清楚這個問題。

我個人的看法是“給文明以歲月”,而不是“給歲月以文明”。

我們真正給歲月以文明,真正我們文明發展起來,發展到遍布整個太陽系甚至整個銀河系的時候,我們根本不會滅絕,當生存問題完全不需要考慮的時候,我們最后就可能面臨大災難,就滅絕了,什么都談不上了。

“死”在科幻小說中和在主流文學中很不一樣。

科幻小說中的死,某種事物最后的滅亡包括人類最后的滅亡,不一定是悲劇的。因為這是它的必然結果,就像我以前常舉的一個例子,寫一篇小說,描寫兩個人白頭到老、幸福生活了一輩子,這不是悲劇。

最后加一句,他們都死了,一百歲,仍然不是悲劇,因為整個人類社會也是一樣的。

如果我們真的“給歲月以文明”的話,人類文明會存在相當相當長的時間,這個時間長到我們難以想象。

微眾稅銀COO 曾源:云天明到底在《三體》里經歷了什么,從而成為了可以給程心那么多童話的人?

劉慈欣:去看寶樹寫的《三體X》吧,他就寫的這個。我們創作時大量精力是放在已有的故事,關于我不去寫的故事,我自己想的也不多,對我也是一個開放性的問題。至于云天明經歷了什么,我想這本身就是一個值得讓人去寫的新的作品,因為他作為完全異類的不同物種進入另外一個完全陌生的物種世界里,他的生活必然十分艱難。他做到那一步必然是很偉大的,至于他經歷了什么,我跟大家一樣,也是一個開放的結局,我并不知道。

高燈科技CEO 高峽:馬化騰在知乎上問未來10年哪些基礎科學突破會影響互聯網科技產業?產業互聯網和消費互聯網融合創新會帶來哪些改變?

劉慈欣:一定有一個未來科技的突破會影響互聯網,但是這個突破會不會發生現在還是問題。那就是人類大腦與機器的接口,這個一旦突破的話,互聯網馬上變成一個外有的東西,我們連在網上的不再是電腦,是人腦。不只是互聯網,可能整個人類文明都會被改變。這個技術目前仍然在很艱難地做著,投入巨大的力量,目前沒有看到突破的希望。

小源科技CEO 段雨洛:肉身和靈魂的關系是什么?物質系統復雜到一定程度,就能產生意識?也就是說,意識本質只是復雜度的宏觀體現?

劉慈欣:這個問題很深,至少按照現在科學的觀點來說,并不存在靈魂。整個意識就是一個物質的組合運作,目前并沒有發現生物體或者大腦中存在著自然界不存在的物理規律,它遵循的也是大自然的規律,也是牛頓三定律、量子力學,也是相對論。

既然如此,我們只能采取一些機械論的觀點,人腦的運行可能就是一部復雜機器的運行??赡芩膹碗s度遠超過我們的想象,最近就有學者提出來,人的思想是一個量子過程,而不是一個化學過程,這樣就讓人很絕望了,我們了解大腦也會變得十分困難。但是即便如此,量子過程遵循的也是函數,也是量子力學,也并沒有生命自己獨有的自然規律。

IDG資本張海濤:如果從最大的宇宙尺度上看是黑暗森林規則的話,小一些尺度的地球上這一規則是否也會生效呢?

劉慈欣:黑暗森林的規則是科幻小說里的設定,它必須滿足一些條件才行。一個條件就是兩個文明之間距離足夠遙遠。第二個條件是兩個文明的構成,生物體之間的差別極其巨大。這兩個對人類社會都不適用。

首先,地球上的文明離的都不遠,我們都近在咫尺,可以相互融合。最重要的一點,我們都是同一個物種,能夠相互交流。我們和外星物種之間的差別可能比我們跟地球上一顆小草的差別都大。所以我常常想,我們遇見外星文明的第一個問題,可能大家根本想不到,就是如何判斷我們遇到的外星文明是有智慧的?

如果面對一只螞蟻,它能看到我們是有智慧的嗎?你既不會打洞,也不會保護蟻后,也不會從外面抓昆蟲,每天就在一個長方形上的東西上點來點去,也沒有點出什么新玩意兒,這對螞蟻來說可能不是一個智慧的生命。

外星人到來也是一樣,我們和他們的差別比螞蟻和我們的差別要大得多。所以真正和外星文明的接觸,對人類可能是一個極其殘酷的問題,它的殘酷性可能我們遠遠想不到。不是你和他應該怎么交流,而是人類可能連這個起碼的資格都沒有,很可能是這種情況。

神秘嘉賓:您如何看待Elon Musk的火星移民計劃?

劉慈欣:關于這個,我想多說兩句。如果拋開科幻作者的身份,我作為一個理智的思考者去看,首先我可以肯定的說,和我們想象的不同,我個人認為,目前大部分的火星移民或者星際移民也好,所有給出的理由都是站不住腳的。

比如說,因為地球上的環境正在惡化,所以我們要到火星去。地球再惡化至少不戴手套能夠把手伸到空氣里,火星上做不到一點,很快就被凍傷了。地球至少有空氣,還不至于不能呼吸,或者低壓低到讓人血液沸騰。所以這個理由是完全站不住腳的。

Elon Musk的火星移民計劃-劉慈欣的腦洞

另外還有理由,比如說去小行星帶開礦,去挖鐵礦石,你算算它的成本有多高,這個完全是不現實的,經濟學上也很荒謬。但我要說的不是這個,我要說的是,為什么這么一個虛假的,從理智上看完全不成立的理由,被我們當成借口一遍又一遍的重復,作為去火星移民的借口,這是值得深思的問題。

正是因為我們需要這個借口,不管有沒有道理。

因為我們開拓、向外擴張的這個因素深藏在我們血液里,是藏在基因里、是生命最本源的東西。就像當初生物從海里走上陸地的時候,有理由嗎?沒有任何理由,以及任何理由都站不住腳。

當時海里有豐富的營養物質,能夠防止當時地表上很重的輻射;

當時到陸地上生活是很艱難的,生存條件完全不如海里。而他之所以到陸地上來,如果當時沒有走出這一步,現在地球上所有的大陸是一片死亡的沙漠。

所以我們為什么要去太空、去火星移民真正的原因要比表面看來深刻的多。

我們要去太空僅僅是因為“太空在那里”,很簡單的一個道理,這是生命最本源的問題。我相信Musk自己也清楚這個。

過以宏:剛剛大劉提到,人類移民外太空其實是源于人類基因根植的探索和開拓的本能。創業和投資你會發現也是如此,永遠有很強的好奇心,探索的熱情,不斷挑戰邊界。創業,我相信本質上是“未竟的理想就在那里”的源動力在驅使創業者穿越萬難,堅持下去。

作為投資人,我們一方面是創業者身旁堅定的支持者,另一方面也是科技和創新的信徒;通過私享會等諸多形式的探討,IDG資本希望提高預測、判斷未來格局的能力,同時加強我們自己在新格局里的影響力,這是我們在做的一些嘗試。今天的對話腦洞很大,很精彩。

謝謝大劉!

在最近舉辦的2018年「IDG資本私享會」上,我們與科幻文學創作者、《三體》作者、IDG資本首席暢想官劉慈欣進行了一場大開腦洞的對談,其中不乏許多上帝視角的想象,例如關于人類的未來、人與人工智能、虛擬與現實、腦機接口與基因改造問題;另一方面,投資人與作家也就一些現實熱點話題展開了探討,比如馬化騰的知乎提問,馬斯克的火星計劃等等。

要點如下:

談外界解讀《三體》:不同的人解讀出來的東西是不一樣的,但這些不一定是作者所想的,比如有的解讀將《三體》和區塊鏈關聯起來,這就不是我所想表達的意思。

談AI的未來:真正的智能是什么?AlphaGo贏了柯潔,這個不叫人工智能,因為這是它最擅長的東西。真正的人工智能是,它贏不了柯潔,惱羞成怒,拿起棋盤往柯潔腦袋上砸。

談AI失控:人工智能什么時候控制人類?可能現在已經悄悄開始了。雄安新區那邊的超市沒有店員,酒店沒有柜員,都是自動化的。街上行駛的都是無人車,送快遞、送外賣都是自動的。

談科技進步:科技進步帶來了焦慮,但不管是好事、壞事,進步肯定不能停止,這是我們生存必需的。用凱文·凱利的話說,技術本身就是自我進化的東西,無論如何都是要進步的,不以我們的意志所轉移。

本文為現場實錄,接近1萬字,建議在完整時間打開想象力閱讀。

IDG資本首席暢想官劉慈欣(中),IDG資本合伙人過以宏(右),IDG資本合伙人???左)

馬斯克自述:所謂創業,就是嚼著玻璃凝視深淵

一種危機感

小時候,人們常會問我,長大要做什么,我其實也不知道。后來我想,搞發明應該會很酷吧,因為科幻小說家亞瑟·克拉克(《2001太空漫游》作者)曾說過,“任何足夠先進的科技,都與魔法無異?!?/p>

想想看,三百年前的人類,如果看到今天我們可以飛行、可以遠距溝通、可以使用網絡、可以馬上找到世界各地的資訊,他們一定會說,這是魔法。要是我能夠發明出很先進的科技,不就像是在變魔法嗎?

我一直有種存在的危機感,很想找出生命的意義何在、萬物存在的目的是什么。最后得出的結論是,如果我們有辦法讓全世界的知識愈來愈進步,讓人類意識的規模與范疇日益擴展,那么,我們將更有能力問出對的問題,讓智慧、精神得到更多的啟迪。

所以,我決定攻讀物理和商業。因為要達成這樣遠大的目標,就必須了解宇宙如何運行、經濟如何運作,而且還要找到最厲害的人才團隊,一起發明東西。

最開始
我只想接近技術的誕生地

我不確定是否該上大學。當初我從南非到北美,只是因為覺得很多尖端科技都是在北美誕生發展的,我了解到的每一項新技術,似乎都是從那里發源的。17歲的時候,我獨自去了北美,也沒有上大學的明確計劃,只是想接近技術的誕生地而已。

其實我考慮過兩個選擇:一個是去滑鐵盧大學讀計算機工程,另一個是去皇后大學。我去了滑鐵盧大學后,發現那邊女孩子并不多,就覺得沒那么有意思。所以我就去了皇后大學,在那里遇到了我的妻子。

我學的科目范圍很廣泛,包括電子商務、工程學和數學。有人從皇后大學轉學去了賓夕法尼亞大學沃頓商學院,反映說那邊很不錯。所以我就想申請沃頓,但我沒有錢,要拿到獎學金才能去,我覺得自己拿不到獎學金。不過我還是申請了,而他們居然給了我獎學金。

在沃頓,兩年的商學課程,我一年就完成了。因為我沒有綠卡,所以我只能留在學校,不然他們會把我驅逐出境。之所以去讀那個博士學位,是因為我覺得斯坦福有好多頂級實驗室,可以免費使用,這樣我就可以開發電動汽車技術了。

我喜歡物理。我畢業后可以去華爾街,也可以從事技術工程工作。最后我決定投身科學事業,所以就多花了一年,拿到了物理學的學位。之后我去了斯坦福大學,我想在那里學習如何研制能用于電動汽車的先進電容器,這也會涉及一些基礎物理學,所以這差不多是一個結合了物理學和材料學的項目。但是后來我退學了,開了自己的公司。

創業 我承受了一大堆的傷害

后來,我發現,朋友對我所做的任何事情的批評和黃金一樣有價值。

通常你的朋友知道什么是錯的,但他們不想告訴你,因為他們不想傷害你,這并不意味著你的朋友是對的,但是很多時候他們的批評卻是最誠懇的。

這是真的。當你談到你的想法時,那些最接近你的人通常都想鼓勵你。他們最不想做的事就是讓你失望。但這些人也是一個寶貴的資源:他們可以深入地告訴你,你的弱點在哪里,你需要改進什么。

當然,當你聽到這些批評,關于你或你創造的東西并不完美時,這是很痛苦的。但是,任何有智慧的人都能明白這是一個什么樣的反饋——這是一個改善的機會。

你必須嘗試那些會錯誤的方法。然后你的目標就是盡量少地犯錯。

當你第一次創業的時候,你很可能,一切的事情都很好,你的幸福指數很高,然后你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問題,幸福會不斷下降,然后你會經歷一整個世界的傷害。

如果你進入任何一個現有的市場,面對那些強大的競爭對手,你的產品或服務必須要比他們好得多,它不能只是有一點點的優勢,因為當你站在消費者的立場上時,你總是會購買值得你信賴的品牌,除非這個產品有很大的差異性。

所以,你不能稍微好一點,而是要好得多。

你必須有個創新思維,而不是(創造)更好的同一性。你做事情不是只需要好出10%,而是要創造出10倍的價值。想想iPod是如何取代隨身聽的,或者iPhone是如何取代黑莓的,又或者iPad是如何取代Palm Pilot的?

再漂亮的PPT都比不上拿出實際產品有說服力

1995年,我來到加州(進入斯坦福大學念博士),想要找出提高電動車能量密度的方法,例如,有沒有更好的電容器可以當作電池的替代。但那時,互聯網興起,我面臨了兩個抉擇:繼續研究成功機率不大的電容器技術,或者投身網絡事業。最后,我選擇輟學,參與網絡創業,其中一家就是PayPal。

創立PayPal最重要的領悟,來自于它的誕生過程。我們原先打算,用PayPal來提供整合性的金融服務,這是個很大、很復雜的系統。結果,每次在跟別人介紹這套系統時,大家都沒什么興趣。等到我們再介紹,系統里面有個電子郵件付款的小功能,所有人都變得好有興趣。

于是,我們決定把重點放在電子郵件付款,PayPal果然一炮而紅。但是,當初要不是注意到了別人的反應,做出改變,我們或許不會這么成功。所以,搜集回饋很重要,要用它來修正你先前的假設。

PayPal成功后,我開始想,眼前有哪些問題,最可能影響人類的未來?我認為,地球面臨的最大問題是可持續能源,也就是如何用可持續的方式,生產和消費能源。如果不能在二十一世紀解決這個問題,我們將災難臨頭。而另一個可能影響人類生存的大問題,是如何移居到其他星球。

第一個問題,促使我成立了特斯拉和SolarCity(美國最大的屋頂太陽能系統供應商)。第二個問題,則讓我創立了太空科技公司SpaceX。

2002年,為了解決太空運輸問題,我成立了SpaceX。當時跟我談過的人,都勸我不要做,有個朋友還特別去找了火箭爆炸的影片給我看。他其實也沒錯,我從來沒做過實體的產品,所以一開始真的很困難,火箭發射連續失敗了三次,非常煎熬。

但我們從每次失敗中學習,終于在2008年的第四次發射成功,讓獵鷹一號進入地球軌道,那時我已經用光了所有資金,幸好成功了。

之后,我們的運輸火箭從獵鷹一號做到了獵鷹九號,又開發出飛龍號太空船。最近,飛龍號在發射升空后,成功與國際太空站連接,再返回地球。我真的捏了一把冷汗,不敢相信我們做到了。

但是,想要讓人類移居其他星球,還有更多目標要達成。所以,我希望你們也來加入SpaceX或其他太空探索公司。這不是看衰地球,事實上,我對地球的未來還滿樂觀的,我認為有99%的機率,人類還可以安居很長一段時間。不過,就算地球只有1%的未來風險,也足以刺激我們提早準備,做好「星球備份」。

2003年,為了證明電動車的潛力,我創立特斯拉公司。以往很多人都認為,電動車速度太慢、跑不遠、外型又丑,跟高爾夫球車沒兩樣。為了改變人們的印象,我們開發出了特斯拉Roadster,一款速度快、跑得遠、造型拉風的電動跑車。

所以,想要開公司,你必須實實在在地做出產品原型。因為,再怎么精彩的紙上作業、PowerPoint報告,都比不上拿出實際產品有說服力。

Roadster面世后,又有人說,「就算做得出昂貴的限量跑車,你們有本事做真正的量產汽車嗎?」沒問題,我們就推出四門房車Model S,證明給大家看。

這就是我一路走來的創業歷程。

科學的方法-對于搞清真相真的很有效

提出一個問題。
盡可能收集多的證據。
根據證據制定公理,并嘗試為每個公理設定一個可能性的概率值。
根據有效性得出結論,以便確定:這些公理是否正確,是否相關,是否必然導致這個結論,以及有多大概率?
試圖推翻結論。尋求別人的反駁,進一步幫助打破你的結論。
如果沒有人可以使你的結論無效,那么你可能是對的,但你并不一定是對的。

這就是科學的方法,而這對于搞清楚棘手的事情真的很有幫助。但是大多數人不會使用它,他們更愿意一廂情愿,他們無視反駁,他們根據別人正在做什么和沒有做出什么的結果來形成結論。這樣的推理就會導致「這是真的,因為我說的是真的」,但不是因為它客觀上是真實的。

我天生擅長工程學,這是我從父親那里繼承來的天賦,對別人來說很難的事對我來說很容易。曾有一段時間,我以為事情如此簡單明了,每個人一定都知道這些。比如房子里的電線是怎么工作的。以及斷路器的工作原理,什么是交流電和直流電、安培和伏特是什么,如何混合燃料和氧化劑以制造炸藥。我以為每個人都知道這些知識,但實際上不是這樣。

而對于這些人我的建議是,想要明白事物的本質,應該讀一讀書,偶爾也可以逛逛 Reddit,因為我就是靠書本長大的。

物理學為我提供了一個最理想的研究框架

想理解那些反直覺的新事物,我覺得物理學提供了一個最理想的研究框架。比如說,量子力學就是違背直覺的,現實世界似乎并不是那樣運轉,而事實就是,并可以通過實驗高度精確地驗證。

物理學之所以能夠在這些反直覺領域取得進展,就是因為它將事物拆分到最基本的實質,再往上推。我覺得這是很重要的方法,事實上也是了解新事物、探索未知領域的唯一有效方法。

在日常生活中,我們非常善用類推方法,我們做別人正在做的事情,做些微小調整。類推提供了捷徑,不需要大量思考,這在日常生活中沒什么問題。我們不可能萬事都用物理學第一原理,那需要太多計算。但第一原理對于了解新事物極其重要。

現在,物理課的教學方式不對。我們通常讓學生背各種枯燥的公式,卻沒有傳遞公式的基本含義。這些公式在現實中代表什么呢?一個公式所能描述的美妙現實世界是令人難以置信的。物理的美妙和神奇沒有通過課堂來傳遞。

另外,我覺得我們的教學應該以問題為重點,而不是以工具為重點。比方說,我們想了解內燃機的工作原理,那最好的方法就是把它拆開,把每個零部件都研究一下,然后再組裝起來。在這個過程中我們需要什么工具呢?我們需要螺絲刀,扳手,以及其他各類工具。當你把內燃機拆開再組裝起來的時候,你就知道這些工具的作用了。但如果反過來,讓你先去上一堂關于螺絲刀和扳手的課,那效果就很差了,你很難記住。

我們大腦的進化方式是記住跟我們相關的事物,所以一定要建立相關性,不然記憶的過程會很痛苦,也很困難,因為看上去太抽象而無關緊要。所以必須有相關性和重要性,要理解事物的原因,才能自然而然地吸收知識。

我創立SpaceX的初衷不是為了創業。2001年,我跟一個朋友聊天的時候,提到為什么我們還沒有登陸火星?因為既然在1969年就登陸了月球,那現在也應該快登陸火星了。

我訪問了NASA的官網,想看看有沒有登陸火星的時間表,但什么也沒找到。后來我了解到,NASA已經放棄登陸火星了。所以我想搞一個公益性質的項目,將一個小型溫室送上火星表面,起到一個表率作用。

如果成功的話,這將是地球生命去過的最遠的地方,也是我們認知范圍內生命首次出現在火星。所以我們就有了把綠色植物送上紅色火星表面的宏偉計劃,我想這應該能激起公眾的興趣,從而促使NASA增加預算,那樣我們就能延續阿波羅之夢了。這就是最早的想法。

我甚至還去了三趟俄羅斯,我想買一些用過的ICMB(洲際彈道導彈),用于火星任務。生意確實談成了。但我這時意識到,之前的想法是錯的。我們之所以沒去火星,不是因為不想去,而是因為認為沒有能力去。大家都覺得沒有成功的可能,于是就放棄了。

所以我決心創立一家公司,減少太空旅行的開支,同時改進火箭技術,因為火箭技術自上世紀六十年代以來根本沒取得什么進展。從某種意義上說,火箭技術還退步了,因為將物質送入軌道需要花費的成本更高了。這就是我創立SpaceX的初衷,不過在公司剛創立的時候,我覺得公司的存活幾率只有10%。

物理學原理就是最有用的,只要好好研究下物理學原理就能發覺它是最有價值的。另外我覺得量子力學也很有趣,量子力學現象總是令人感到不可思議,但卻都是真實的。量子力學很難學,因為量子力學極其違背直覺。你在其他很多領域都可以用直覺,但對于量子力學,你不能用慣常的思維方式來推斷,因為你的直覺是無效的,所以量子力學很難。此外,量子力學還結合了大量高等數學和統計學的內容。

我覺得應該盡可能廣泛涉獵各個科目。很多創新發明都是跨學科的成果。我們的知識儲備越來越龐大,所以必須能夠融會貫通。

有人精通一個領域,而不了解其他領域,如果你能把不同領域的知識結合在一起,就有機會創造出超常成果,這里有大把的創新機會。

所以我鼓勵大家盡可能廣泛地學習各個科目。對于工科學生,我建議去學一點經濟學,學點文學,或者其他領域。我建議,在有興趣的前提下,大家可以學習每個領域的基礎知識,然后思考一下如何將不同領域的知識融匯貫通。這樣很容易產生奇思妙想。

年紀愈大要承擔的責任愈多-很多人問我,成功的秘訣是什么。

第一,非常努力地工作(work super hard):想創業的人,尤其得如此。我跟我弟弟成立第一家公司Zip2的時候,我們租了一間辦公室,直接就睡在沙發上,每天跑到YMCA洗澡,而且兩人只有一臺電腦。我們的網站只能在白天上線,因為晚上我要寫程式。就這樣,每周工作七天,只要是醒著的時候都在工作。

第二,吸引頂尖人才與你共事:企業是一群人集合在一起創造產品或服務。不論你要創業或進入企業工作,關鍵都在與頂尖人才共事。你應該設法加入一個優秀團隊,跟那些讓你佩服的人一起工作。創業的話,更要想盡辦法,找到最厲害的人才。

第三,聚焦在信號,而非雜音(signal over noise):很多企業混淆了焦點,花很多錢去做一些不會讓產品變得更好的事情。在特斯拉,我們從不做廣告,而是把錢投入研發和生產設計,不斷改進產品。每家公司都應該自問,我們所做的這些事情,到底有沒有讓產品或服務更好,如果沒有,就應該喊停了。

第四,不要盲目跟隨潮流:物理學研究的第一條原則,不要以類比方式來推理,應該從最根本的真理開始思考。物理學家就是運用這種原則,搞懂一些反直覺的東西,例如量子力學。所以,多利用這個原則來判斷,你做的事情是否真的合理有意義,還是其實你只是在跟隨別人?如果你想開創新事業、開發新產品,這是最好的思考方法。

也許這些你已經聽過,但確實沒有什么捷徑了。

對于發現社會上的需求,如果你發覺這確實是大家所需要的,你可以找一些志同道合的人,一起來研究、解決。

我覺得,最適合做這些事情的時候是大學時代或大學剛畢業,因為這個時候你身上承擔的責任較輕,不需要養家。隨著時間推移,你身上的擔子越來越重,你就需要承擔更大的風險。年紀愈大,要承擔的責任愈多。你要面對可能會失敗的風險時,往往還要考慮到身邊的其他人,變得比較猶豫。

分享到:更多 ()
0
區塊鏈神吐槽
pi幣注冊流程教程圖解中文版

來評論吐槽 搶沙發

評論前必須登錄!

 

區塊鏈資源分享聯系我

區塊鏈資源分享聯系我首頁更多新聞
做滴滴代驾还是开滴滴那个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