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技術資源分享
追尋中本聰先生的腳步
?

開放國企壟斷行業_全面改革深化_世界觀察局

在開放四十周年之際,某大在廣州呆了四天,發表了一些講話,背后透露出非常深的隱喻。

在這里就為大家解釋一下這些參觀地點,以及背后的意義。

  1. 珠海橫琴,港澳珠大橋的真正意義。
  2. 清遠講話背后,改革拉開,或將放開壟斷領域。
  3. 信心樹的背后,西對社會改革是一種什么樣的態度。

今年是廣東改革四十周年,也是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周年紀念日。四十年,中國從一窮二白的落后國家,到今年已經發展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大多數人民已經實現小康目標,中國用四十年走完了西方國家幾百年的經濟發展之路,這是一場經濟史上的發展奇跡。

四十年后,鄧在地圖上畫了一個圈,從此拉開了中國的經濟改革,為改革開放確立了方向。當初選擇廣東作為改革開放的試點,是因為廣東得天獨厚的地理條件,背靠香港,南接東南亞,距離馬六甲船運路線最近,方便于對外貿易。

以及自清代以來廣東就作為中國對外貿易的窗口,即使在建國后,廣交會的傳統依然被保留,并成為當時最大的貿易窗口,有著歷史經商傳統。

自50年代后,大逃港事件屢禁不絕,是因為廣東的人民更渴望改革開放,他們與一江之隔的香港距離太近了。因此把改革開放的第一戰場設置在廣東,幾乎是順應天時地利人和,老同志們認為,當下中國如果能有一個地方最容易經濟改革成功,非廣東莫屬。
在那個時代,廣東是全國唯一以廣東和中國對立作為改革開放理論基礎的。

用當時領導的話說,“搞點試驗,探索一下中國未來的經濟走向”。

而四十年后,西在廣東呆了四天,發表了很多重要講話,透露了中國下一個階段的經濟改革目標,釋放了一些極其重要的信息,其踏足的每一個地點,說過的每一句話都有著深遠的背后隱喻。

橫琴的港澳珠大橋

珠海橫琴是西最先去的地方,而2009年8月14日正式批復了《橫琴總體發展規劃》,試圖讓橫琴成為探索粵港澳緊密合作新模式的新載體。

2009年12月16日,繼天津濱海新區和上海浦東新區之后,中國第三個國家級新區在橫琴掛牌成立。2015年3月24日,審議了通過廣東自由貿易試驗區總體方案,橫琴被納入廣東自貿區范圍。

首戰選擇橫琴的意義,就在于其對港澳的經濟連接作用,港澳珠大橋就是在這里破土動工建成的。建成之后的大橋,將極為有力的加強內地對香港和澳門的經濟往來。之前港澳游就像出國一樣,但從此以后港澳則因為一座大橋被逐漸連結為內地經濟的一個部分,更是漸漸因為經濟和人員更加便利的來往,為最后港澳的徹底融入內地做準備。

李嘉誠當時為什么反對港澳珠大橋呢?就是因為港澳珠大橋建成之后,將會影響香港的經濟地位,這是香港逐漸失去經貿政治自主權的一步,畢竟回歸協議只給了一百年期限。如何讓香港和澳門融洽的回歸內地,是領導人所必須考慮的。
香港發行港元,澳門經濟也十分獨立,而港澳珠將讓香港和澳門融合于珠三角世界級城市群之中,作為經濟互相補充的部分,到逐漸互相融合。

至于網上說的李嘉誠反對,是因為破壞了李嘉誠的港口生意,李嘉誠可是從國內撈了不少錢,一個港口生意不至于讓他冒險拉上整個香港的富人圈,和上層鬧這樣大的矛盾,歸根到底還是不愿失去經濟和政治特權,愿部愿意徹底回歸的問題。

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是大大親自謀劃、親自部署、親自推動的重大國家戰略。

此次考察所去的珠海橫琴、深圳前海,以及大大親自宣布開通的港珠澳大橋,都是這一棋局的重要落子。

港珠澳大橋

清遠談話的背后,壟斷領域或將放開

大大為何第二站去清遠?一個很重要的背景是清遠拉開了國企改革。1978年,清遠的一些國營工廠到了連發工資都很困難的地步,有人就提出用“超產獎勵”的辦法提高工人積極性,縣里在氮肥廠等4個廠試點獲得成功,形成了“清遠經驗”。

在清遠的講話就是表明一個風向,將改革進行到底”;“中國開放的大門不會關閉,只會越開越大”;“中國改革開放不停步”,簡單的說就是要深化國企改革,并通過國企改革的體制改革釋放經濟增長的新動力。

國營企業自建國以來一直作為政府控制國民經濟的杠桿,在中國,國有企業擁有著政府提供的最精良的資源與計劃投資,也就是說國企占據了權利分配下經濟運行蛋糕里的大頭,壟斷領域和容易掙錢的絕對領域都被國企占據了,民營企業只能去吃分配后剩下的一小塊蛋糕,干的都是臟活苦活累活。

中國的經濟改革,始終是在進行有選擇的改革,而非全面放開市場,徹底自由化。改革開放初期,改革策略的重心在于維護計劃經濟核心要素——國營企業的生存,同時讓民營企業這類邊緣革命的產生,帶活市場,但只是作為國營經濟的補充。、

當時維護引入民營經濟是為了擴大市場,并非為了徹底改變現狀,開放初期對國有企業進行改革的目的是為了鞏固和保護它們,而不是推行私有化。

相反,民營經濟則是以完全的市場視角進行生產分配、以迎合市場為根本目的發展,它是作為國營經濟改革的探路者,以及補充者。

上世紀八十年代決定改革開放時,以鄧為首的當權者在領略了西方發達國家的工業道路后,贊同的是擴大國營企業的自主權,國企改革成為了接下去的經濟發展重點。四川最早進行的一批改革削弱了政府部門對國有企業的控制,將一部分權力交給企業本身。

之后的經濟發展中,國企改革的方向并非是國退民進,而是通過市場淘汰競爭力不強的國企,因為當時各個地方都有大量的國有企業,不只是產能過剩,更在八十年代造成了同質化嚴重。

八十年代到2000年之前,經濟改革的重點都是國企之間的相互合并壯大,就形成了現在的托拉斯壟斷式國企,形成了九十年代的經濟飛速增長。

至于中國民營經濟則是在中國加入wto之后,對外全球化貿易中迅速壯大的,它并沒有大肆動了國企的蛋糕,而是把需求對外,依托外貿壯大,國企依舊在國內市場處于壟斷地位。

只是這一階段由于民營企業依托海外市場的飛速壯大,造成了經濟改革中民營企業占據重要地位的假象,但民營企業主都知道,他們還只是補充而已,在國內重要經濟領域,民營經濟什么都沒有占據。只是這種矛盾被急速全球化的中國經濟發展所掩蓋了,直到現在的貿易戰。

貿易戰的發生是中國無法通過全球化,擼資本主義羊毛,各個國家興起了貿易保護壁壘,防止本國產業被發達粉碎機的中國給壓垮,更是為了打壓中國發展,各國都開始了區域貿易和逆向全球化。

這種情況下,靠海外市場發展的民營經濟紛紛遭遇寒冬,前段時間突然冒出的國進民退,和民營企業退出經濟市場,就是民企活不下去了,在喊屈,試圖倒逼放開國企重要領域壟斷,分一塊蛋糕讓民營企業活下去。

國內現在的各種現象,無論是國與民問題,還是其他問題,總結起來社會矛盾的主要是利益分配的問題。從根本上將,利益分配不均的根源在權力分配上,但是直擊要害的風險非常大,在維持社會穩定的前提下,也不能直擊要害。這不僅僅是經濟改革,還會涉及到更深層的社會矛盾。

大大突然在這種環境下,在清遠這么有歷史意義的地方談話,背后透露出的就是國企深化改革。

至于前幾天各大銀行給一汽授信一萬億,國家開始大力扶持國企,其實只是表明現象。

真要深化改革,就得放開國營壟斷行業,減少對國營企業的支持,給民營企業更多的生存與發展空間,在貿易戰的寒冬下,深化自我改革成了中國經濟發展的唯一動力和方向。

而對一個重大利益集團進行改革,肯定不能采取革命式的粗暴改革,而是要溫和引導。只能從經濟上著手,讓需要獲得利益、或者說希望重新分配利益的人在權力分配上獲得發言權,制衡既得利益集團,推進社會體制改革,最終實現利益與權力的再分配,讓最多的人成為既得利益者。

深化經濟改革,讓更多的人獲得利益,為保護利益積極爭取權力。

我認為授信一萬億嚴重的表明了國家將在國企領域進行極其重大的改革,這些錢是促進企業轉型和增強自身競爭力的一筆安家費。

國家和他們交易,國家保證在改革中這些國企能活下來,所以給他們這么高的授信,是讓國企通過技術和資金升級,保證自己在接下來的改革中活下來。國企利益集團拿到錢了,自然也就放心了,同意國家深化國企改革,放開壟斷領域,讓民營企業進入。

接下來的幾年,民營企業將以非??斓乃俣葰⑷敫鱾€國企壟斷領域,這一波放開壟斷領域的改革,是為了保護民營企業的存活和壯大,釋放改革紅利,讓中國經濟在寒冬下,民營企業能得到利潤活下來。

但改革只能一步一步的走,步子邁大了,受害的是平民百姓。今年一直在瘋傳民營企業涼了的消息,西備受委屈,也真是難為老人家了。他明明是一個改革派的,卻被人誤會成了專權派。

并且西在清遠,還對這里的農村綜合改革表示了肯定,這一點也是肯定中國既往農村經濟改革的成功。

信心樹說明了什么?一直以來的政治路線

在深圳,西參觀了廣東改革開放40周年展覽,展館就在蓮花山下。6年前,他就是在蓮花山上離鄧同志銅像不遠的地方種下了一棵高山榕,有人評價這是中國改革開放的“信心樹”“希望樹”。

這個舉動是在表明,領導將堅定不移走小平的路線,深化改革不會變,在政治上延續改革路線不會變,遵守小平和民營經濟當初的承諾。這是一次意義重大的政治宣示,文章中強調了領導說過的八個字“改革不停頓,開放不止步,將改革開放繼續推向前進?!?/p>

西的父親就是改革開放時的廣東數記,西來到這棵樹下,也是表明繼承父親和平同志的遺志,并且堅定不移的走下去,其實西和其父親都是堅定的改革派。

在改革開放初期斗爭最嚴重的時候,習老發表了一篇充滿現代民主意識、毫無黨腔黨調的精辟見解的意見。

他說:“法治是現代政府管理社會的最好方式,也是我們走出困境、走向明天的最佳選擇。 實際上,今天這個會就是在昨天和明天之間選擇。我們面前擺著兩條路,一是恢復和繼續走';全能政府';即';人治';的老路,靠一位偉大領袖發號施令,用 計劃經濟甚至專營的辦法去解決經濟領域層層盤剝的問題,靠學習領導人講話或思想政治工作和道德教育去解決以權謀私、腐敗墮落的問題,用加強紀律去解決思 想、理論、文化界的是非問題,如果還是這樣,就是活一百歲也解決不了我們的體制轉變?!?/p>

習老措辭尖銳的指出:“防止封建專制披著革命的外衣頑固的盤踞在統治地位。......從現在起,我們應當堅持從人治向法治過渡,堅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堅持依法治國。為了改革,為了前進和發展,實行退休制,就會給我們的子孫後代又立一次大功?!?/p>

并且在保守派倒逼耀邦改革時,習老曾忍無可忍的跳起來,指著薄的父親、彭正、王正說:“天??!你們這是干什么?這不是重演《逼宮》這場戲嗎?”習老拍著桌子怒吼 道:“這不正常!生活會上不能討論黨的總書記的去留問題,這是違反黨的原則的。你們開了這樣的頭,只會給將來黨和國家的安定團結埋下禍根。我堅決反對你們 這種干法!”

而西上來后,平西王的下臺,可以說是兩代人從父輩就開始政治路線斗爭的延續,一派是走改革,一派是唱紅歌走保守派路線。

之所以修仙法,是因為高層領導人認為現在中國到了最危機的時候,這個法案類似于美國總統可以在國家情況危機時持續連任,不受選舉法的限制。大家應該注意到一個事實,現在世界上,只有中國一個社會主國家了,連朝鮮都開始與韓國言和,甚至未來合并。。。我們的處境的非常危險的。

貿易戰的發生,更明確的標志著之前的單極格局瓦解,世界進入了一個動蕩時期。在未來的一段時期內,也許幾十年、也許上百年,沖突將成為全球局勢的主旋律。

但既然中國已經邁上了富國強軍的道路,就沒有理由走回頭路,也無法走回頭路。

對一個國家、一個民族來說,永遠也不可能指望通過別人的施舍變得強大,而四十年的經濟改革成就,也說明了一點,我們的領導人是一群非常睿智和有擔當的領導人,他們完成了當時給百姓的承諾,老百姓從一窮二白,到實現了初步的小康化。

而貿易戰他們沒有繳械投降,像日本簽廣場協議那樣做主和派,付出中華民族的未來向美國低頭買平安,就說明他們有決心也有勇氣,和美國爭奪金融領域規則權的領導制定權,為中國人民爭奪千年氣運,爭奪一個更光輝而美好,像美國人民那樣好日子的決心。

我覺得,能移民逃走的都是少數,絕大多數中國人只能和國家共進退,我們應該相信領導層,他們至少沒有違背他們當時給全民建設小康社會的承諾,沒有違背合法性的承諾。

中國的老百姓都是巨嬰,習慣了有事找政府,政府解決不了,就會徹底質疑政府的能力。就像現在流行的P2P投資失敗,投資人自己因為高額利益投資P2P,最后堵政府大門,要政府還錢。你自己投資賠了,要政府還錢是什么道理???

在這種巨嬰式的心理下,部分民眾對政府公信度降到最低,加之輿論傳播,人民處于同情弱者的心態,天生認為政府是錯的,以至于陷入了塔西佗陷阱。

“塔西佗陷阱”,得名于古羅馬時代的歷史學家塔西佗。

這一概念最初來自塔西佗所著的《塔西佗歷史》,是塔西佗在評價一位羅馬皇帝時所說的話:“一旦皇帝成了人們憎恨的對象,他做的好事和壞事就同樣會引起人們對他的厭惡?!敝蟊恢袊鴮W者引申成為一種現社會現象,指當政府部門或某一組織失去公信力時,無論說真話還是假話,做好事還是壞事,都會被認為是說假話、做壞事。

你們認為呢?

 

分享到:更多 ()
0
區塊鏈神吐槽
pi幣注冊流程教程圖解中文版

來評論吐槽 搶沙發

評論前必須登錄!

 

區塊鏈資源分享聯系我

區塊鏈資源分享聯系我首頁更多新聞
做滴滴代驾还是开滴滴那个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