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技術資源分享
追尋中本聰先生的腳步
?

疫苗造假_長春長生被罰款91億_高俊芳是被輕判了嗎?國內醫療領域改革史_世界觀察局

此外,對涉案的高俊芳等十四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作出依法不得從事藥品生產經營活動的行政處罰。涉嫌犯罪的,由司法機關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1. 高俊芳是不是被輕判了,91億罰款能不能對她背后的勢力形成致命打擊?
  2. 到底是什么力量在支撐了一個農村女孩高俊芳,從普通人到壟斷國有醫藥領域的女強人?
  3. 我國的醫療為什么會這么貴,出現這么多假藥,市場混亂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疫苗造假_長春長生被罰款91億_高俊芳是被輕判了嗎?國內醫療領域改革史

高俊芳是被輕判了嗎?

雖然相對于眾多受害者健康而言,金錢難以衡量生命的價值。但最終罰款91億,撤銷長春長生生物的醫藥領域生產諸多證明,意味著它將從藥品生產企業退出,而91億的天價罰款,則更讓高俊芳及其背后利益集團傾家蕩產,造成其利益集團的整體崩塌。

91億是現金,不是股價,在長春長生的股價已經被停牌鎖死的情況下,這些錢罰款指向根本不是表面上的高俊芳,而是其作為白手套背后的利益集團。

早在八月就曾下達過處理意見,吉林省官場多名高官被查,藥監系遭到大清洗。問題疫苗涉事多名部級官員落馬 吉林副省長被免職 長春市長引咎辭職 處置42名官員。

在政治失利,經濟失血的情況下,高俊芳背后的利益集團失去了存在性,必然崩塌。失去了爪牙,其原有政治經濟勢力將會面臨競爭對手餓狼一般的圍攻,其成員將得到來自市場的清算,一個都逃不掉。

而作為91億天價罰款的主角,事故主要造成者,失去保護傘的高俊芳接下來也是生不如死。

很多人問為什么不直接判死刑,因為要尊重法律啊,對長春生物處理意見中提到長春生物八項違法事實,并不構成死罪。

我們不能因為道德而枉顧法律的界限,但她以及背后的人下場極其不好過,諸位也別擔心報應太輕了,這才是開始而已。

高俊芳的發家歷程

很多人對高俊芳的背景非常好奇,網上甚至流傳她是某封疆大吏的女兒。但根據我的分析,她應該是走美色上位,做為利益集團臺面上的白手套,幫助他們操控這條黑色產業鏈而已。

1992年8月18日,長生實業股份有限公司經長春市經濟體制改革委員會批準創立,成為長春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內首家股份制試點企業和吉林省股份制試點企業。

當時38歲的高俊芳已經是長春生物的財務處處長?!皹闼?,干凈漂亮,會來事,有能力”是老職工們對這個農村小姑娘的評價。

長春高新組建后,核心資產之一就是長生生物,高俊芳出任長春高新總經理。1996年,長春高新作為國企上市,高俊芳又到上市公司認副董事長,還兼任長生生物董事長。

接下來,2003年12月17日,長春高新一則資產轉讓公告令輿論嘩然?!案邇r不賣低價賣”,而受讓一方就是公司高管高俊芳,轉讓引起外界質疑。被懷疑是內幕操作,侵吞國有資產長春生物。

根據公告,長春高新將以2.4元的價格轉讓長生生物59.68%的股權,共計2984萬股。其中,1734萬股轉讓給董事長兼總經理高俊芳,占長生生物總股本的34.68%。

據《中國經濟時報》2014年年初調查,當時有人比高俊芳出價更高,比如福爾生物的董事長賈寶山就報價3元,但長春生物還是賣給了出價最低的高俊芳。這種離奇行為背后可能是各種內幕交易。

作為國有企業的高管,任職7年憑借合法收入,根本不可能掙到4161.6萬。對此這種質疑,高俊芳給出的可笑理由竟然是,因為她們家親戚比較多,找親戚和朋友借的。

這個理由不管你們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的。

根據企業行為,一般達成利益合作成功之后,就是分蛋糕的行為了,或者是更進一步行動。

2003年12月底才得到長春生物34.68%股份的高俊芳,在2004年4月竟然遇到了天上掉餡餅的好事,長春高新又將長生生物轉讓了一次,價格提升到2.7元/股,受讓方依然是高俊芳和亞泰集團。

國有企業亞太集團也是上市公司,1996年由吉林省體改委出資建立。在以2.7元每股買下長生生物的股份兩年多后,2006年8月,國企亞泰集團將所持股份加價一毛,以2.8元每股又轉賣給高俊芳,退出了長生生物。

至此,高俊芳在各種力量的幫助下,對長生生物的持股比例達到59.68%,絕對控股了長生生物,兼任董事長、總經理、財務總監。第二年,長生生物被評為吉林全省醫藥工業企業主營業務收入50強企業。

長春長生生物原本只是國內幾千個不起眼的小醫藥集團之一,這種集團在偌大的中國沒有一千也有八百。但高俊芳頗有些門路,也不知道通過什么門路,成為某些人的代理人,從此開啟了一段堪稱奇跡的發家道路。

在短短的十年時間內,長春生物不僅成為了省內巨頭,而且在全國范圍內都有一定的名氣,發展成為一個近乎巨無霸的醫藥企業。
2015年12月,由國企變成民營企業的長生生物,作價55億元借殼黃海機械上市,“黃海機械”的上市公司。我們的黃曉明教主當時還參與了長春生物借殼上市的事件,對于長春生物的后臺,黃曉明教主可能比誰都會更清楚一點。

2000年前后恰逢國企改革,像高俊芳這樣充滿神奇色彩的在當時的國內,絕對不是偶然現象。尤其是當時混亂的醫療領域,一樁神奇的事情接著一樁在發生,而要弄清高俊芳的發展之路,就不得不順著歷史軌跡,理一下國內醫療領域的四十年。

從這四十年發展分析中,我們會對高俊芳神奇的發家史和背景,得出一個可以信服的答案。

國內醫療領域改革史

社會主義醫療是通往社會主義國家的基石?!袑?/p>

在計劃經濟時代,醫療體系是由舉國之力背書,建設起了覆蓋整個中國城鄉居民,效率較高的公告衛生和醫療服務體系。

在1949——1979年之間,我國居民人均壽命指標有了明顯的改善。而當時的醫療衛生費用來源于中央財政以及各級地方財政支持,與當時高度集中的經濟體制密切相關。

建國初期,中央提出的新中國衛生工作方針中就給了醫療體系極其重要的定位——衛生工作要與群眾運動相結合,這種帶有政治動員性質的醫療體系建立,是醫療作為社會體制先進性的代表,免費醫療作為新中國政治合法性背書的深刻政治需求。

而它對時代的發展影響的深遠程度,遠遠超過了我們的想象。

在改革開放之后,我們的全國目標重點變成了以經濟建設為中心,讓人民富裕起來成為了政治合法性的背書。醫療領域在改革開放之后,幾乎成了被忽視的領域。

改革開放以來,我們的經濟增長一直保持在7%,但醫療的政府支出,在2000年還沒有回復到改革初期0.85%的水平。政府衛生支出占衛生總費用的比重,從改革初期的36%,下降到2000年的15%左右,也就是說政府每年在醫療衛生領域平均降低一個百分點,而全國醫療總費用增加的部分,是醫療市場化,老百姓掏腰包的原因。

醫療體系在市場經濟下,由舉國體制變成了“劃分收支,分級包干”的辦法,這種大背景下中央拋開醫療體制這個大包袱,改革開放之后中國衛生事業費用支持主要來自地方財政預算,中央支持的比重很小。

而隨著地方經濟發展差距的拉大,各個地區的醫療衛生水平也在不斷拉開差距。而且由于醫療體系會連累地方財政的“累退性”,造成了越是窮困,越是需要醫療支持的省份,政府的衛生支出下降越快。并且城鄉之間的衛生差距越來越大,曾活躍在各個農村地區的鄉衛生所,開始逐漸退出歷史舞臺,農村醫療成為被忽視的空白區域。
90年代以后,在中國大部分地區,政府撥給公立醫院的事業費,不僅不夠支付醫務人員的基本工資,甚至連醫院的水電費都不夠。根據數據,1997年與1994年相比,城市衛生防疫站由46.2%下降為38.8,農村衛生防疫站由40.2%下降為34.8%。

因此絕大多數的醫療事業單位,不得不通過各種創收活動來維持自己的運轉。其結果是整個醫療服務體系全面走上了商業化,市場化,醫療偏離了建國時的社會屬性方向,導致醫患矛盾不斷上升,越演越烈。

而更嚴重的是,由于醫療體系的所屬權變動,長期被忽視,醫藥生產流通與監管體制出現了嚴重的問題,導致藥品的濫用和藥品價格的失控。

改革開放之前,藥品的生產流通由化工部,商業部負責,藥品質量監管則由衛生部負責。1978年,原商業部領導的中國藥材公司,中國醫藥公司與化工部領導下的中國醫藥工業公司,衛生部領導的醫療器械工業公司河北,成立了國家醫藥管理總局,由衛生部代管。

1982年更名為國家醫藥管理局,劃歸國家經貿委員會領導,在之后的幾次改革中,國家經貿委幾經撤銷合并,導致醫藥監管局的行政隸屬關系始終處于不穩定狀態,從而醫藥管理局行政職責的缺失和行政范圍的不明確。

醫藥的質量管理雖然一直留在衛生部,1998年被劃歸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雖然醫藥監管機構還存在,但多年的變動導致政府對醫藥生產,醫療器械,醫藥企業的質量和行政管理缺失,監督實際上早已名存實亡。

而關鍵的藥品生產許可證則在改革開放之后下方到各個省級政府,由省級政府自行規劃監督生產,但由于地方在資金和技術能力方面的限制,這也分散審批就導致藥品生產許可管理的放松,在發展本地經濟利益的驅使下,全國出現了幾千個藥廠,假藥劣藥防不勝防。

原來計劃經濟內的三級醫藥生產系統被肢解為上千個醫藥企業,隸屬于不同級別的地方政府,這種企業經濟利益與地方政府利益的結合,不僅使醫藥監管形同虛設,而且也是導致醫藥領域亂象的根本原因。

醫藥勢力是一股極其重要的力量。而它的發展演變在我國經歷了從共和國寵兒到乞兒,最后到在地方利益支持下,最終成為與地方政治糾纏不清的特殊利益集團。

醫藥全面市場化,更導致了社會上有相當數量的民眾由于經濟困難看不起病,導致因病返貧,家庭破裂,醫患矛盾,犯罪率上升等一系列明顯的矛盾。

這種危機直到國內認識到國企破產,醫療改革對執政基礎的危害之嚴重,才得以結束。國內開始了轟轟烈烈的減免農業稅,提升社會福利保障,自2003年之后,短短十年間建成了城鎮職工醫療保險,城鎮居民醫療保險和新型農村合作醫療為基礎的全民醫保。

但醫療體制的逐利機制和地方的利益聯結仍未打破,所以至今醫療領域依舊存在嚴重的問題,在《我不是藥神》上映時,就有人說這部電影之所以能過審,是因為中央借助輿論壓力,要對地方控制下的各地醫療體系動刀,下手改革。

其實這是早已注定的事情,比如在2011年就開始了福建三明市醫改,做為醫療改革的試點城市,試點4年多以來,三明市實現了放緩醫藥總費用增速、減輕患者負擔、降低藥品費用的 “三降低” 以及提升醫務人員薪酬、醫院收入結構優化、城鎮職工醫?;鹋ぬ潪橛?“三提升”。

而三明模式最根本的目標就是為了去除醫療體系中的逐利機制,包括取消以藥養醫,切斷醫生收入與藥物銷售的緊密聯系。

在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第四次全體會議上所作的關于國務院機構改革方案的說明中:

將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的城鎮職工和城鎮居民基本醫療保險、生育保險職責,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的新型農村合作醫療職責,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的藥品和醫療服務價格管理職責,民政部的醫療救助職責整合,組建國家醫療保障局,作為國務院直屬機構。

這一直屬機構的主要職責則是:

擬訂醫療保險、生育保險、醫療救助等醫療保障制度的政策、規劃、標準并組織實施,監督管理相關醫療保障基金,完善國家異地就醫管理和費用結算平臺,組織制定和調整藥品、醫療服務價格和收費標準,制定藥品和醫用耗材的招標采購政策并監督實施,監督管理納入醫保范圍內的醫療機構相關服務行為和醫療費用等。

在2018年5月的最后一天,國家醫療保障局掛牌組建完畢,中央重新把醫療列為重點領域,開始了對醫療領域從地方收權,打破地方醫藥利益壟斷集團的戰爭,并大力推進社會主義全民醫保之路。

最后說一個問題。

目前國內的輿論,一直都是力推私立醫療。如果從我個人來看,我是支持的,我愿意為更好的醫療,付出更多的費用。但是,作為一個中國人,從全國的角度來看,這么做就是在自毀長城。

中國是一個社會主義國家,我們的體制要給底層群眾提供盡可能多的教育醫療等保障。在這種體制之下,幾塊錢就可以讓一個苦讀了多少年的大夫放棄周末甚至加夜班來給病人看病。

而這種不符合市場規律的價格,必然會加大政府的負擔,我們又不是發達國家可以在全球剪羊毛來補貼國內。因此,而想要解決這個問題,就需要在醫療中從有錢人的高額診治費中進行“轉移支付”,讓有錢人高溢價享受優質的治療,讓困難群眾享受到廉價的普惠醫療。

因此反過來看,一旦愿意支付高溢價的富人帶著資本都去私立醫院,那么也將意味著未來公立醫院面對的都是需要補貼的困難群眾。這樣就會陷入一個死循環,公立醫院沒有錢,留不住好大夫,買不到先進設備,有錢人就更不會來消費……結果就是整個公立醫療體系的崩塌。

對于公立系統的崩塌,美國富人喜聞樂見,他們可以花大錢從私立醫院聘請從公立醫院挖過來的私人醫生,而底層群眾卻倒霉了,不敢生病,沒保險的話根本治不起。

所以,是否支持發展私立醫院,大家要看明白自己的屁股。窮人不要跟著富人的言論走,他們做的決定是基于自己的利益所考慮的,不是有錢人說什么都是真理名言,值得我們去跟隨的。

推薦閱讀:

窮病怎么治?醫保費用越來越高

分享到:更多 ()
0
區塊鏈神吐槽
pi幣注冊流程教程圖解中文版

來評論吐槽 搶沙發

評論前必須登錄!

 

區塊鏈資源分享聯系我

區塊鏈資源分享聯系我首頁更多新聞
做滴滴代驾还是开滴滴那个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