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技術資源分享
追尋中本聰先生的腳步
?

BM討論永久產權,他想表達些什么?關于永久產權的思考_Moneyness 研究院

毫無疑問,作為自由市場的信奉者,BM 主張了私有產權對于任何社區和經濟體的必要性。

然而,在產權的來源、分配以及永久產權的問題上,BM 提出了很多有意思的觀點。

  • 任何一個試圖構建大型去中心化生態的系統,如果沒有治理好這三個問題,可能導致失衡的架構和低效的經濟。
  • 他還提出,產權并不是一成不變的,而是應該基于社區的規則不斷演化。
  • BM 通過對“被遺棄財產”的探討,提出永久產權并不是一個好的方案??赡軙斐少Y源的浪費或面臨戰爭(對社區破壞)的風險。同時,數字資產的持有者應該承擔保護、聲明自己財產的責任。

產權的概念在自由至上主義的社區里根深蒂固,同時也是加密貨幣最大的賣點之一。我們所處的世界里,政府隨時可以拿走任何他們想要的東西。新的法律、稅收、監管以及對我們自由新的限制。這樣的現狀從未征得我們的同意,而是與生俱來。

在我尋求自由市場(非暴力)的解決方案以保障全部生命、自由、財產和正義時,我不得不對所有問題提出質疑,甚至包括財產的定義。

財產的來源是什么?財產如何分配?何時可以轉讓?

財產是一個簡單的理念 - “這個東西屬于我”,然而,人們對理念的解讀不盡相同。當兩個人提出相互矛盾的聲明時,財產的定義和分配便有了沖突點。兩人不可能都正確。

兩個人同時到達一個島嶼,并分別聲稱島嶼屬于自己。那么島嶼究竟是誰的?如何劃分?能否通過客觀的誰“是”誰“非”來判定?

在這種情況下,只有兩種結果,“妥協與和平”或者“不妥協與戰爭”:

  • 如果和解對雙方都有益,那么他們就會選擇和解;
  • 如果戰爭對任何一方有益,那么戰爭就不可避免。

如果雙方都達成一致,那么這個島嶼的產權來源將會是和平條約 - “這塊歸我”和“那塊歸你”。只要雙方保持一致,那么和平就會延續。一旦一方發現“戰爭”對其有利,那么所有產權將不復存在,需要談判新的和平條約。

從此可見,產權并非是絕對的、永久的自然存在。

總是需要通過談判實現,達到任何一方都不處于太大優勢或劣勢。

很顯然,快餓死的的人并不會關心富人對于其多余食物的權利,同樣,除了出于同情,一個有權勢的人沒有必要與一個羸弱的人進行談判。

在適當的協調下,群眾集體會比個別的富人強大很多。富人只有一直得到群眾的同意,才能保持其特權地位。群眾通常會表示同意,只要他們得到所需的東西,并認為規則是公平的。

換個角度說,只要戰爭的代價高于他們希望實現的利益,群眾就會忍受不公平的對待。而隨著不公平的繼續,“戰爭的代價”與其希望實現的利益相比就會越來越小,最終當人們沒有什么可失去的時候,就會義無反顧地發動社會革命,重置產權。

這對于區塊鏈社區建立憲法意味著什么呢?

這意味著我們在定義權利和預期的時候需要很謹慎。

如果權利的定義十分死板,缺乏靈活性可能會導致沖突。另一方面,如果無法定義一個可預測的環境,那么人們就會感到不安。

任何社區管理的目標都是實現以下的方式來管理財產權:

  1. 沒有人變得過于強大(能夠超越規則)
  2. 穩定的、可預測的規則。
  3. 仔細溝通規則以防止相互沖突的預期。

管理預期的一部分是明確共識的過程和潛在結果。

過程越明確,實施越可預測,每個參與者會越覺得安全。任何過程都必須制衡,防止系統性操縱將權力落入不負責的少數人手中。

任何加入社區的人都應該有這樣的預期 - 他們的權利由其認同的社區所決定,否則他們的期望將會落空。

這就像有人租房子,然后認為房子是屬于他們的。當租期結束被趕出來的時候,他們會不高興且也許聲稱:“但是這是我的房子!”

當你加入一個社區的時候,你必須準確地理解自己的權利和期望,否則將來的沖突不可避免。

那么問題就變成了社區應該如何管理產權。

產權該是臨時的還是永久的?

作為個體,我們希望擁有“屬于”自己的東西,他人不要插手。我們可以達成一個和平條約 - 長時間有效的絕對財產。前提是所有產權都事先分配好、沒有爭議的情況下,一個可預測的、穩定規則。

也就是說,我們還必須有一個體系可以糾正未經授權的財產轉移,無論是盜竊還是違約。該系統必須能夠抵抗主觀和模棱兩可的情況。

因此,我們事先同意爭議可以通過明確的流程來解決,而且這個過程的結果可能是財產的重新分配。只要流程具有適當的制衡措施以防止破壞,每個人都可以是安全的。

這給我們留下了最后一個邊緣案例:被遺棄的財產,即無法找到所有者的財產。

在這種情況下,任何人只要對財產提出爭執也許就可以默認獲得財產。

  • 會有人與被“遺棄”財產的所有者發生爭執嗎?
  • 如果無人積極聲明,那么所有人繼續尊重這個“財產”是否合理?

被遺棄的財產就像是一個資源豐富的鄰國,其全部人口突然死亡。

  • 世界上其他地區是否對逝去人們的財產保持“尊重”?
  • 因何與逝去的人保持“和平”?

顯然,死人無法發動戰爭。

由此,我們可以得出,不聲明遺棄財產的唯一原因是原擁有者可能在未來會出現,發現自己的財產權被沒收而發動戰爭。隨著時間的推移,原擁有者出現的可能性會越來越低。

因此社區有三個選項:

  1. 允許資源浪費。
  2. 冒原擁有者發動戰爭的風險。
  3. 將產權暫定,視情況而定。

第一個選項不必要地拒絕了這個資源對社會上其他人的好處。

第二個選擇讓每個人都承擔不確定性和戰爭的風險。

最后一個選項要求財產所有者付出維護財產的最低成本。

實際上,所有三種選項都有維護財產的成本,前兩種情況將維護的成本置于了社區,最后一種置于了所有者身上。

在我看來,維持私人財產的成本應該歸于財產的所有者。所有者維護財產的成本是很低而且固定的。只需要保持“說些什么”就可以。而社區的機會成本可能是無限的。

如果產權是一項和平條約,明智的談判者會希望保持靈活性而不冒戰爭的風險,不明智的談判者會抱有極端思維,一旦事與愿違便會發動戰爭。

你怎么看?

MRI 點評

產權制度對經濟社會十分重要,幾乎所有經濟行為都圍繞著產權展開并受到其影響和約束,EOS作為基于區塊鏈的一個特別經濟體,確立明確的產權制度對其鏈上治理、社區共識起到基礎性的作用。

從全文來看,BM對產權的理解和設計相當先進,也有一些問題值得更深探討。

“兩個人同時到達一個島嶼,并分別聲稱島嶼屬于自己。那么島嶼究竟是誰的?如何劃分?能否通過客觀的誰“是”誰“非”來判定?在這種情況下,只有兩種結果,“妥協與和平”或者“不妥協與戰爭”。如果和解對雙方都有益,那么他們就會選擇和解;如果戰爭對任何一方有益,那么戰爭就不可避免?!?/p>

BM 通過一個簡單的例子表述了無主物向有主物(確立產權)的過程。兩人同時發現島嶼,判定島嶼歸屬的規則是什么呢?

和平和戰爭代表著兩種規則:市場規則和暴力規則。

市場規則

最簡單的市場規則便是先占先得原則,承認最先發現者擁有其所有權,這是古老但是直至今天仍然有效的原則,國際法上,國家先占無主地以取得對它的領土主權。

在雙方同時聲明的情況下,先占原則看似無法適用,但是雙方可以通過約定,先占某個地點作為重新判定依據?;蛘邟仈S硬幣決定和二分而治(兩者預期收益都為島嶼價值的1/2)。

暴力規則

則是直接擊敗對方,或者撕毀協議,將島嶼據為己有。暴力規則表面上可以建立所有權,但實際上是破壞所有權的,暴力規則的運用會導致所有權不穩定。

社區治理

正如 BM 結尾所言 “明智的談判者會希望保持靈活性而不冒戰爭的風險,不明智的談判者會抱有極端思維,一旦事與愿違便會發動戰爭?!?/p>

今天分叉一下,明天再分叉一下,社區參與者為了不同利益爭吵斗爭,哪里還有網絡效應和經濟效率可言?

并且MRI認為,基于代碼治理的邏輯可能無法解決這些問題,代碼并不是治理區塊鏈的唯一法則,底層社區的“鏈下治理”結構設計應該被特別重視。

社區治理層面的共識是對代碼層契約的補充,BM的設計思路是通過DPOS制度引入代理人提高達成共識的效率,但從另外一個角度看可能會面臨中心化“財閥統治”的風險和非難。

遺棄資產的所有權問題

“在我看來,維持私人財產的成本應該歸于財產的所有者。所有者維護財產的成本是很低而且固定的。只需要保持“說些什么”就可以。而社區的機會成本可能是無限的?!?/p>

這是 BM 在討論被遺棄資產的所有權問題,很容易可以和最近的 EOS 映射聯系起來。根據EOSCountdown,快照確認了大約98.5%的EOS代幣,但這也意味著有價值上億的 EOS 沒有成功完成映射,這部分資產成為了無效的遺棄資產。

作為這些資產的所有者,是否可以要求 EOS 社區進行“補償”甚至以“戰爭(惡意破壞社區、分叉)”相威脅呢?

遺棄資產的問題在比特幣上體現也很明顯,紐約的一家分析公司Chainalysis 研究發現,高達379萬比特幣可能永遠丟失了,這意味著1/6的比特幣都因為用戶忘記密碼或是所有者死亡而沉睡在地址里。

在 BM 看來,資產的所有者應該承擔維持其自身資產的成本,無論是進行映射還是對自己的資產保持聲明,如果資產被認定為無人認領,那么社區將不承擔成本并且可以視情況重新分配其產權。通俗來說,“管好自己的幣,丟了社區有權處置。不服這個規則,別加入”。

正如美國經濟學家哈羅德·德姆塞茨曾在關于產權的理論的研究中提到:

“在魯賓遜的世界里,產權是不起作用的。產權是一種社會工具,其重要性就在于事實上它們能幫助一個人形成他與其他人進行交易時的合理預期。這些預期通過社會的法律、習俗和道德得到表達?!?/p>

由BM的這篇博客看來,他亦清晰的理解到產權是一個社區中治理人與人之間交易和預期的工具。 如何發揮產權導引人們實現最大化的激勵,這是每一個去中心化生態的設計者都必須深入思考的問題。

BM (網名ByteMaster,全名Daniel larimer),迄今最大ICO項目EOS之父,一位天才程序員,一位備受爭議的企業家,對產權問題提出了新的思考。

他于2018年6月6日,發布長篇博文 - 《關于永久產權的思考》。從全文來看,BM對產權的理解和設計相當先進,也有一些問題值得更深探討。

MRI研究院(Moneyness Research Institute)今天帶大家精讀一下BM的這篇文章。
原文鏈接:https://medium.com/@bytemaster/thoughts-on-perpetual-property-rights-b8c7f5bf4221

原標題:《Thoughts on Perpetual Property Rights》

翻譯/點評/編輯:潘超、江金澤

BM討論永久產權,他想表達些什么

分享到:更多 ()
0
區塊鏈神吐槽
pi幣注冊流程教程圖解中文版

來評論吐槽 搶沙發

評論前必須登錄!

 

區塊鏈資源分享聯系我

區塊鏈資源分享聯系我首頁更多新聞
做滴滴代驾还是开滴滴那个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