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技術資源分享
追尋中本聰先生的腳步
?

911事件對中國經濟發展的深遠影響_美國的金融霸權和平衡的政策_中國崛起_大國博弈_陸離人_世界觀察局

2001年的911事件的發生,徹底改變了國際局勢的轉向,更是間接為中國的經濟發展贏得了時間。

當時的中國剛加入世界貿易組織,進入了美國主導下的全球經濟分工之中,美國當時本來準備重回亞太的,結果一場意外的911,目光被扯到了阿富汗和中東,打了多年的反恐戰爭。

關于911,在國內影視界還有一個段子和此有關。

2000年左右有一部電視劇《抗美援朝》,央視和總政合拍的,當時宣傳都已經開始,電視預告都打了出去。

但是外交部不讓放映,因為說這可能會傷害美國人民感情,引起美國人民的抗議。

后來美國人要開始紀念朝鮮戰爭了,外交部就找到央視說,既然美國人民敢紀念朝鮮戰爭,我們也紀念,這部電視劇拍完就上映。

結果呢,沒多久就發送了911事件,外交部語重心長的對央視說,我們不能在美國人民的傷口上撒鹽。

本來即將播放的抗美援朝,就不讓放了。

這個段子最初是被當笑話聽的,嘲笑的是廣電的審查無規則和我們外交易高潮的脆弱。

但911已經過去了17年,再重新看這個故事,不得不說外交當時處理是對的,說好的悶聲發財,可千萬不能一時爽快半路開嘲諷啊。

今天這篇就講一下911事件,對中國造成的巨大影響。

大國博弈,主要是對后續發展國家的遏制

世界經濟無論如何發展,有一個達摩克利斯之劍是永遠無法打破的。

首先,這個世界是資源的有限的。其次,這個世界是市場是有限的。

在生存資源有限,獲得利潤渠道有限的兩個條件下,決定了這是一個競爭的世界,不可能所有人都過上物質極其充足,美滿幸福的生活。世界蛋糕就這么大,有人得到必然就有人失去。

并且隨著科技發展對資源和人力需求的幾何倍增,現代國家發展所需的全球資源遠遠大于列強時代。

在列強時代,大家還在努力進入工業化國家。

所需要的是充足的原材料供應和廣袤的工業品傾銷地(殖民地)。其經濟貿易有一定自閉性,通過高額的關稅壁壘,打擊對手向國內的工業品銷售,確保國內的工業企業獲得較高的利潤,保證經濟發展。并且在海外開辟殖民地和市場,為本國工業品找到銷路。

這種情況下,一戰時的英國和法國擁有最廣袤的海外殖民地,所以是全球當時最強大的國家。而新興國家的崛起,則面對市場嚴重不足,國家進入工業化就立刻產能過剩,發生國內經濟危機。

比如德國挑起的兩次世界大戰,就是在爭奪殖民地,爭奪工業品銷售市場,和保證工業產業升級的充足原材料供應。

結果大家知道了,德國和英法血拼同歸于盡了,美國崛起了。而美國崛起之后,發現如果再按以前的老路,各個國家搞貿易壁壘,剛平息不久的世界大戰,很快又為了爭奪市場會再次打起來。這種情況下,美國拉開了經濟全球化的序幕,搞起了馬歇爾援助計劃和建立起了布雷森頓金融體系,幫助各個國家實現工業化擴大市場,然后通過金融霸權來保證美國企業的發展。

但世界發展從無永恒主角,皇帝輪流做,明年到我家。

尤其是人類科技這二百年來處于一個技術爆炸的時代,落后的國家獲得了先進的技術,很容易就改變經濟分工,超越前面的國家,并且發達國內的產業鏈很容易被新興國家新興產業替代。

為什么瑞典人這么仇視中國?

比如九月的熱門事件,瑞典因為游客事件抹黑中國形象,瑞典電視臺甚至在節目里說,種族平等不適用于中國人。而歷數瑞典的反華言論,2018年8月的瑞典《每日新聞報》《北雪平報》。7月的《今日社會報》瑞典《快報》,6月瑞典《8頁》等等瑞典主流媒體,均有反華言論。

背后其實是瑞典自身利益受損,中國崛起對瑞典的支柱產業造成了全方位沖級。

比如吉利收購了瑞典人的驕傲沃爾沃工業集團,華為全面超越瑞典巨頭企業愛立信,并搶走愛立信的大部分市場份額,愛立信的營收每年都在下降,甚至華為還在瑞典成立了一個研究所,專門從愛立信挖人,氣的愛立信咬牙切齒卻無可奈何。華為更是搶走了ABB的印度市場,取代的是就是瑞典等西方公司的份額。

為什么瑞典人這么仇視中國?

而在全球變壓器市場,我們的特變電工通過本土替代和出口增長,直接搶占了瑞典公司ABB的市場份額。

在汽車零部件方面,我國的寧波均勝電子位列世界前兩名,和瑞典的AUTOLIV公司全面競爭,而且依托國內市場,遠遠比瑞典企業發展的快。

在制造業的每一個領域,瑞典企業無不面臨著來自國內企業的競爭。而我國不愧是發達國家粉碎機,只要消化了技術,憑借著龐大的人力資源和國內市場,進入哪一個行業,哪一個國家的行業都要認真考慮是不是到了退出的時候了。

因為中國本土企業的崛起,瑞典企業對華銷售份額自從2011年起逐步下跌,2017年的份額,僅僅為2017年的82%。中國人搶了瑞典人的飯碗,人家不對你找茬才怪了,還指望有好臉色?

發達國家一定素質高?

這根本是個偽命題,往上數三代,西方發達國家都還在當海盜呢,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生的孩子會打洞。想不明白網上怎么那么多美分黨給瑞典人民唱贊歌,甚至被瑞典反華羞辱了,有些人還跑到瑞典大使館微博下,給人家道歉的?

我一次聽說被人打了被人欺負了,不等人家來賠禮,反而去主動給人家道歉的?

不只是中國取代了瑞典的產業,從全球歷史的角度來看,任何世界大國,面對有挑戰能力的國家,必然都會進行遏制。而遏制的手段,往往并不是直接打擊,而是會采取均勢與平衡。

18世紀的世界主角平衡德意志聯邦,19世紀的主角平衡歐洲大陸的德法意奧四強,20世紀的主角美國平衡整個世界局勢。

美國的金融霸權和平衡的政策

拿破侖主導下十八世紀的法國,是毫無爭議的歐陸霸主

當時外交的核心就是維持歐洲尤其是德意志諸邦的均勢,因此也就有了法國支持歐洲新教諸侯對抗天主教國家的“三十年戰爭”。

這一場歐洲全面戰爭,使得德意志諸邦大約60%的人口被消滅,戰后,原德意志各邦國紛紛獨立,并擁有了各自的主權,德意志統一的嘗試陷入了徹底的失敗。

而挑起德意志內戰并分裂之的法國,自然而然也確立了歐洲的霸主地位。

本來,在法國的均勢平衡之下,德國很難統一和崛起。但是隨著英國在十九世紀國力逐步反超法國,事情發生了變化。

在這場霸權的更迭過程中,英國要維持歐洲大陸的均勢,以阻止法國的海外殖民擴張,就必須要扶持一個能夠對抗法國的勢力。

而英國在亞洲的殖民過程中,又與沙俄擁有了極大的沖突。因此東側與俄國接壤,西側與法國有核心領土的沖突(阿爾薩斯洛林)的普魯士,就成為英國均勢平衡的最佳選擇。

英國把歐洲煤炭的主要產區萊茵蘭割給普魯士,在普魯士占領英國的衛星國,德意志諸邦中勢力最強的漢諾威之時,英國竟然選擇了默許。要知道漢諾威是英國皇室的老家,相當于東三省對于滿族皇室的意義。

正是在英國的歐洲均勢外交政策下,普魯士得以迅速通過普丹戰爭、普奧戰爭、普法戰爭崛起,成立了龐大的德意志帝國,并挑起了第一次世界大戰,如“三十年戰爭”一樣,把歐洲大陸打成一鍋粥。

一戰結束,奧地利和奧斯曼兩大列強被肢解,歐洲霸主法國被德國差點打成了二流國家,沙皇俄國覆滅并肢解,戰敗的德國更是陷入了崩潰的邊緣......

本來呢,德國已經要完犢子了。

可是這個時候,就像當年英國開始反超法國,此時美國國力正在迅速崛起反超英國。所以,同樣的路子又再次用了一遍,美國學著英國離岸制衡歐洲,通過扶持德國繼續遏制英法俄諸國。

所以,一戰戰敗元氣大傷的德國,在美國資本源源不斷的流入之下,德國工業能力迅速崛起,就像之前英國人送的萊茵蘭煤炭一樣,很快就擁有了再次挑起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實力。

同樣,就像普法戰爭后,英國正式取代法國成為全球霸主,而第二次世界大戰后,美國正式成為全球霸主。

英國能夠稱霸世界兩百多年,而且在國力還相對弱小的情況下,就能戰勝更加強大的荷蘭、西班牙與法國,成為無可爭議的世界霸主,除了率先進行工業革命,擁有像瓦特這樣的偉大發明家之外,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

即英國率先建立起了近現代金融體系,從而把國力凝聚到了一起。

比如,在英法戰爭時期,英國率先發行戰爭債券,由此獲得了足夠打贏戰爭的資金。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后,美國能夠取代英國,成為西方世界的霸主,也與金融有關。

這就是,在戰后,美國利用英國在戰爭期間欠下的巨額債務,迫使英國當局承認了美元在國際貿易體系中擁有與英鎊同等的地位,而美國則借此把美元輸送到世界各地,使美元成為了世界金融領域的重要組成部分。

美國在打贏第二次世界大戰后,美國的經濟學家給美國當局提的一個重要建議,就是利用戰后重建金融秩序,用一切辦法確保美元成為新的全球性流通貨幣,并且利用所有國家欠債美國的有利條件,廢除包括英鎊和盧布在內其他貨幣的全球流動性。

說白了,第二次世界大戰后,經濟學家發現已經無法憑借殖民地來確保市場和原材料供應,必須建立新的金融秩序,而美國要保住戰爭成果,就是要在國際金融領域稱霸。

在當時確定戰后秩序的國際會議上,美國的提議遭到了以蘇聯為首的其他國家的反對。因為他們質疑美國憑什么獲得國際金融主導權?

馬歇爾援助計劃

也正是在這個時候,幫助所有國家在戰后進行重建的“馬歇爾援助計劃”出爐。根據當時美國戰后公布的資料顯示,二戰后,各國欠美國的戰爭債務非常高。

高到了遠超世界各國的償還能力。如果美國部減免戰爭債務,要求償債,那么其他國家包括蘇聯就會被債務壓垮,至于經濟發展,就只能是水中望月。而且更重要的是,世界各國被債務壓垮,美國也得不到什么好處,各個國家局勢動蕩之下,很有可能很快就會爆發第三次世界大戰。

馬歇爾援助計劃的主要成立意義和背景在于,減免其他國家的債務是推動世界經濟在戰后復蘇的主要動力,問題是,這么做等同于美國替其他國家承擔了債務。

顯然,要讓當時的美國政府來償還這么大的債務,也是非常不現實的事情。二戰后的美國政府也是大舉赤字,兵沒有償債能力。

要知道,美國政府只是名義上的債主,債權實際都在美國企業手里,如果債務國不肯償還,那么就得由美國政府償還。如果美國政府也無法償還的話,那么美國政府會破產之外,世界經濟也將遭受重創。

如果找不到一個合適的解決辦法,僅僅是減免其他國家的債務,美國經濟就會崩潰,從而導致全球性經濟崩潰,那些獲得了債務減免的國家,也不可能從中獲得實質性的好處。

要知道,第二次世界大戰改變了國際經濟分工,是美國強大的制造業在支撐著國際經濟,而美國完好的巨大國內市場,更是其他國家企業交換物資,賴以生存的主要目標。

減免債務,只是一個說法,而真正的目的是要如何來抵消掉戰爭債務。

戰爭消耗了大量資源,必然會引發經濟問題,而各國的戰爭債務只是一個表象,更深層次的原因是如此巨大的消耗等于稀釋了社會財富,如果依然采用戰前的方式來處理,肯定無法解決問題。

正是如此,改變世界金融體系勢在必行。更重要的是,當時只能由債權國美國來牽頭。當時只有美國有足夠強大的經濟實力來解決全世界都得面對的難題,如果美國不在這個時候牽頭,那么任何關于經濟復蘇的努力都等于白費。

布雷森頓體系

在確定戰后秩序的會議上,美國明確提出,可以減免部分國家的戰爭債務,但前提條件是,必須齊心協力的建立一個新的金融體系,幫助美國消化掉巨額的戰爭債務,不然美國政府將在替他國償還債務的時候破產。

結果就是,在經過反復磋商之后,大部分國家接受了美國的建議。這是世界發展史上一次至關重要的會議,而在該會議上建立起來的金融秩序,也被稱為“布雷森頓體系”。

在這次會議上,確定了美元在世界金融體系中的地位。這就是,美元是唯一與黃金掛鉤的貨幣,而其他貨幣全部與美元掛鉤,采用固定匯率,因此貨幣間的結算將以美元為基準。

說白了,就是黃金不再具有貿易結算的功能,美元將取代黃金,成為具有儲備價值的全球硬通貨。當然,美國也得為此做出擔保,即美元與黃金掛鉤,任何國家都能夠用美元在美國兌換黃金。

這套金融體系的核心是確保美元在世界金融中的霸權地位,即通過讓美元成為唯一與黃金掛鉤的貨幣,而其他貨幣全部與美元掛鉤,由此來保證美國在戰后的國際貿易中所擁有的霸權地位。

可以說要想解決二戰后經濟的問題唯一的辦法,就是改變國際金融體系。而布雷森頓體系,就是用金融手段來賴掉戰爭欠款。

這種情況下,只需要做一件事情就能夠解決掉戰爭債務問題。這就是美聯儲發行足夠多的美元。

當時的世界各國在戰后都要進行重建。因此需要大量貨幣。此外隨著各個國家的經濟開始復蘇也需要更多的流通貨幣。因此對硬通貨的需求將急劇增加,而美元就是戰后的硬通貨。即便在各國經濟復蘇之后,因為華元是唯一的硬通貨因此也會被各國當為儲備貨幣。

大戰結束之后在新金融體系的維持下全球經濟欣欣向榮。從某種意義講戰后的重建工作提供了大量的市場,使得各國的企業都有足夠的發展空間加民眾的消費需求在戰后得到釋放。因此各國經濟都發展得非常迅猛。一時之間甚至有人認為人類明進入了黃金時代再也不會有經濟危機了。

顯然這太樂觀了。

要知道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后世界各國的經濟也是一片繁榮也有人認為已經徹底消滅了經濟危機。結果就是大戰結束十年之后一場席卷全球的經濟危機就到來了而且由此為第二次世界大戰埋下了禍根。

問題是這只是把問題掩蓋了起來而不是解決掉了。布雷森頓體系在1972年就崩潰了,因為世界黃金有限,美元持續印刷,黃金已經無法作為美元的保證,在1972年前后,市場上流通的美元,已經遠遠超過市場所需,美元的貶值在所難免。

在英國稱霸世界的時候,工業化才剛剛開始,流通的貨物根本無法與現在相提并論。從根本上講,布雷森頓體系只是一件工具,讓美國獲得金融霸權的工具。

以當時的情況,如果沒有這個體系,美國就不可能名正言順的讓其他國家承認美元的地位,也就不會有戰后的繁榮。

關鍵是,這個體系在建立的那一天,就注定不可能維持下去。隨著工業化在全世界范圍內擴展,各國經濟在戰后迅猛發展,在市場上流通的貨物大增,對貨幣的需求自然是水漲船高,而黃金的產量并沒有大幅度提升,任何與黃金掛鉤的貨幣,都會在某個時候喪失信用。

美元喪失信用只是遲早的事情,對美國來說,關鍵不是讓美元晚一點喪失信用。而是在一個恰當的時候讓美元喪失信用。美國沒有別的選擇,美元必須與黃金脫離關系,不然美國的經濟遲早會崩潰。

說白了,在美元喪失信用的時候,美國必須讓全世界都相信他們已經盡力去維持美元的信用了。才能讓更多的國家接受既成事實,才能讓那些手持大量美元的國家不得不做出讓步,并且采納新的金融貨幣體系。

這種情況下,1972年美國宣布廢除布雷森頓體系,美元不再與黃金掛鉤。結果在宣布后的一個月內美元市值幾乎腰斬,從此開始美元一直在貶值。

而美國說服各國的由頭就是越南戰爭,在越南戰爭后,美元迅速與高科技和大宗貨物以及能源掛鉤,延續著美元在全球經濟中的領導地位。

為此,美國需要在政治、外交、經濟、文化、科技、甚至是軍事等眾多領域做好全面準備,應對后來國家的挑戰,保證美元的霸權地位。這種情況下,以色列和中東國家的幾次戰爭也是美國石油戰爭的一場延續,但與能源和大宗物資保證的美元霸權,也只是能形成三十年的金融優勢而已。

而縱觀冷戰的歷史,軍事對抗不是主旋律,美蘇擴大彼此金融市場領域,拉攏更多的盟國加入自己的經濟分工之中,才是冷戰的本質。

而美國的霸權的本質是金融霸權,軍事霸權都是在位美國的金融霸權做出保障。

在戰后,美國奉行的是擴張戰略。

也就是說,美國的戰略重點不是守成,而是要利用在大戰期間建立起來的威信,迅速擴大勢力范圍,完成對主要競爭對手的壓制與遏制,壓縮競爭對手的生存空間,不給競爭對手發展壯大的機會。

這樣一來,也就不難理解美國軍事上做出的改變,海軍成為了保護美國海外利益的急先鋒,成為了美軍的第一大軍種。

在冷戰的數十年之中,美國與蘇聯的對抗并沒有演變成戰爭,但是兩強相爭導致世界局勢并不穩定,各種各樣的戰爭此起彼伏,而幾乎每一場戰爭都是美蘇對抗的產物,更是美蘇利益斗爭的縮影。

而對于已經獲得霸權的美國來說,維護霸權是一件更加艱巨的任務,不僅僅是面對蘇聯的挑戰與威脅,很多時候更是面對來自同盟內部的經濟競爭。

比如上個世紀80年代,當日本在經濟領域有超越美國趨勢的時候,美國立即逼迫日本簽訂了廣場協議,從此讓日本經濟一蹶不振。而在新千年歐盟成立,美國的資本家在政府的默許下,對英國的英鎊和歐元區的各個國家本國貨幣進行了匯率戰爭,希臘債務危機就是在這種情況下被引發出來,華爾街資本大肆攻擊歐洲市場,遏制歐洲的發展。

而英國脫歐,歐盟分裂,也幾乎是美國在背后一手促成的。

在蘇聯解體,日本經濟崩塌產業轉移后,亞洲各國在九十年代迅速的進入了經濟發展的黃金時期,包括中國在內的各個國家大量承接了日本轉移的產業和援助。

為了遏制這種情況,美國默許了索羅斯對亞洲匯率和股市的金融攻擊,導致了亞洲各國97年的金融危機,并且在危機多年后,還沒有走出來。

在當時只有中國挺過了金融危機,但這場金融戰爭也讓國內的經濟秩序陷入了低速發展,在97-99年,國內的經濟增速明顯放緩,而在外部美國的亞太戰略又開始鼓吹中國威脅論,對中國進行圍追堵截,堵死中國的發展之路。

如果不是911這個意外事件,讓美國的目光投入到了反恐之中,當時中國面臨的后果難以想象。

911事件對中國經濟發展的深遠影響_美國的金融霸權和平衡的政策_中國崛起_大國博弈

911事件對中國發展的影響

我們改革開放之后,就堅持經濟建設為中心,這是非常英明的決定。

現代社會決定一個國家的潛力,歸根結體還是反應到經濟總量上,經濟總量足夠大,老百姓生活條件會越來越好,內部就會越來越穩定。政府財政稅收,以及軍事、科技領域的投入也會有底氣,只要我們發展速度一直維持較快的增長,把時間往后拖的越長,時間越是會在我們這邊。

所以,蘇聯解體后,我們國家肯定要裝兔子,表示自己無害,無野心。希望其他的地區效果,隔三差五的出來搞事,把美國注意力轉移出去,如果美國沒事可做,就會找我們搞事,我們肯定是發展不起來的。

這種情況下,銀河號事件我們忍了,大使館被炸我們也忍了,南海撞機和96臺海危機這樣被強盜踹進家門打臉的事情,我們也屈辱的忍了下來,就是為了能韜光養晦,獲得經濟發展的時間。

以即時戰略游戲的角度來看,中國這個玩家的立場并不是求速勝,而是持續的種田。

原本一局要打半小時就結束的游戲,跟中國玩家來打對手戲,結果,中國玩家一直在種田,種田三天三夜之后還在種田,國內外都瘋了,你為什么不暴兵爽一下呢?

中國玩家的理由是,暴兵要花錢,錢不夠,繼續種田。當然了,隨著種田時間越來越長久,暴兵的經濟壓力也越來越輕。這樣賺的比花的多,自然不會出現蘇聯那樣的疲軟狀態。

中國后來在90年代的教科書里面不斷強調要走可持續發展道路,本質上,就是進一步確認蘇聯模式不可持續發展。

中國和美國的競爭,跟蘇美競爭的格局已經完全不一樣了。蘇美競爭時代是蘇聯以軍事優勢威脅北約,別惹我,惹我萬真的要打了,而北約則是保持軍事對抗的時候,重點在逐漸擴大經濟優勢。

而事實證明,經濟基礎是可持續競爭優勢,長期對峙的過程中,經濟基礎較差的對手,遲早會因為經濟問題而崩潰。

而中美爭霸格局之下,一開始是中國戰略忽悠局和帶路黨公知藥丸黨忽悠了美國,美國信了中國要崩潰不會崛起,那幾年市場上流行的中國崩潰論,政府任其流行,非常有嫌疑。這就導致,美國在有機會下收的時候,卻沒有下手。

結果,等到后來中國規模超過了美國之后,這時候,美國卻畏首畏尾,不能親自下場了。

而歷史上,美國打壓競爭對手一般是其工業規模達到美國五分之一就警惕,要是達到二分之一就拼命的用手段削弱。德國、蘇聯和日本,都是這樣被美國針對的。

蘇聯沒有解體之前,美國大量的小動作都集中在蘇聯身上。不搞死蘇聯,美國做夢都睡不安穩。之后,則是日本經濟如日中天,gdp和工業領域爆發出了巨大的發展動力,而且還在跟美國說不,于是,日本就悲劇了!

中國崛起的過程

主要是美國長期忽略了中國,一開始是軍事和政治上對手是蘇聯。之后,在經濟上競爭的對手是日本,沒把日本的上升勢頭打壓下去之前,美國也沒把中國當首要的目標。

90年代開始,蘇聯解體,日本經濟出現問題,之后,美國本來是逐漸把目光放在中國身上的。但是……好在出現了拉登、薩達姆……

這兩個人一個是宗教極端分子,一個是中東地區相對世俗化的獨裁者。

這兩個人,拉登是美國奶大的,用來在阿富汗拖垮蘇聯的工具,后來,蘇聯解體之后,脫離美國控制,反噬美國。

薩達姆嚴格來講,長期是美國的盟友,在美國一開始要打他,他打死也不信美國真的要打他。之所以要打他不是他的態度問題,也不是他獨裁問題,關鍵的問題是,薩達姆擁有統一中東,至少是,兼并更多石油產地的野心和實力。

其本人雖然一直親美,但美國不希望中東出現一個薩達姆那樣的梟雄,影響了石油美元體系,所以,也不管以前跟薩達姆關系多好,最后說打就打。

美國在中東每次下場的戰爭,耗費的資金數以萬億美元。如果,這些錢用來投資經濟、科技,也許產出超過十萬億美元的效益,可以降低美國的負債率,可以增強美國的經濟規模和長期競爭力。

但是,美國卻把國力白白的消耗在距離美國本土萬里之遙的滅國戰爭中。

也正的關注的熱點太多,讓美國無暇分身關注中國。

而從中國經濟總量迅速變化的發展圖中,可以明顯看到是2001年之后,中國經濟發展開始迅速反超世界各國,在這個沒有壓制的時期,中國迅速的成長為了世界工廠,并在2010年經濟超越日本,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

如果沒有911,美國在2000年左右的亞太戰略就會實施,堵死中國的發展路勁。但在911影響之下,直到中國經濟總量成為世界第二,其勢力尾大難掉的時候,美國才開始重返亞太戰略,但為時已晚。

中國現在和美國開始貿易戰,是因為美國已經鐵了心的扼殺中國發展,已經不能通過裝兔子表現出無害繼續發展下去,縮頭是一刀,伸頭也是一刀,這種情況下不如擺明車馬,正大光明的爭取生存空間。

在這種情況下,十九大確立的中國制造2025,廢除地產立國政策,就是隨著國際局勢變化之下的正確應對。

貿易戰的發生,更明確的標志著之前的單極格局瓦解,世界進入了一個動蕩時期。在未來的一段時期內,也許幾十年、也許上百年,沖突將成為全球局勢的主旋律。

但既然中國已經邁上了富國強軍的道路,就沒有理由走回頭路,也無法走回頭路。

對一個國家、一個民族來說,永遠也不可能指望通過別人的施舍變得強大。

分享到:更多 ()
0
區塊鏈神吐槽
pi幣注冊流程教程圖解中文版

來評論吐槽 搶沙發

評論前必須登錄!

 

區塊鏈資源分享聯系我

區塊鏈資源分享聯系我首頁更多新聞
做滴滴代驾还是开滴滴那个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