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技術資源分享
追尋中本聰先生的腳步
?

中國社會老齡化的原因_為中國的崛起而失去工作_老齡化對女性權利的解放_當世界又老又窮_界面文化(ID:booksandfun)

??現代文明給人類帶來的最重要的福祉之一,就是壽命的延長。在20世紀初,全球人口的平均壽命只有30歲,活過45歲的人已是鳳毛麟角,而今天,全球人口在出生時的平均預期壽命已經達到64歲。

另一組數據更加驚人,2010年,全球已經有45萬百歲老人,到2050年,這一數字將達到320萬。

劍橋大學的生物化學家蓋伊·布朗(Guy Brown)在《死亡的演變》(The Living End)一書中指出,壽命的延長同時意味著,人們將經歷漫長的老年,以及漫長的死亡。

他寫道,在城市的公共衛生得以改善和現代醫學可以對抗傳染病之前,健康的生命通常終結于快速死亡,“生命就像是電燈開關,這一刻還亮著,下一刻就熄滅”,生死之間幾乎沒有任何灰色地帶。而今天,死亡則像是一瓶藥效緩慢發作的毒藥,在奪走生命之前,他要先用糖尿病、高血壓等慢性病折磨人們數十年之久。

與壽命延長同時發生的,是出生率的降低和家庭規模的縮小。孩子越來越少,老人越來越多,大家庭越來越少,這一趨勢是全球性的,它構成了今天世界所面臨的最嚴峻的挑戰之一:老齡化危機。

當世界又老又窮

在人類的歷史上,年輕人的數量一直遠遠超過老年人,而今天,歷史發生了反轉,我們將首次迎來一個大量老年人需要年輕人提供身體上、財務上、情感上和智識上的支持的時代,而家庭也將不再能充當提供這一支持的主要渠道。老年人如何能老有所養?

這正是泰德·菲什曼在《當世界又老又窮》一書中想要探討的問題。

菲什曼是美國資深財經記者、暢銷書作家,在《當世界又老又窮》一書中,菲詩曼從美國的“養老天堂”、佛羅里達州的薩拉索塔(Sarasota)談起,分享了美國的經驗和困難。

佛羅里達州以其常年溫暖的氣候、充足的陽光吸引了大量來自美國、加拿大甚至是英國、德國等歐洲國家的老年人前來購置房產、安度晚年;除此之外,還有約100萬的“老年候鳥”,每年飛到佛羅里達州過冬。薩拉索塔的65歲以上的人口,占到了總人口的1/3,因此也被稱作是“上帝的等候室”。

在菲什曼看來,薩拉索塔是典型的“地中海俱樂部經濟(Club Med Economy)”,這種經濟模式建筑在由大量貧困的工人支撐起的低薪服務業之上;同時,這種經濟模式的風險也極高,一旦房地產市場有一點風吹草動,老人們就很容易陷入恐慌,這意味著他們可能失去大半生的積蓄和未來十幾年甚至幾十年的生活保障。在2008年的次貸危機中,薩拉索塔也曾遭遇重創,許多老人還沒有從危機中恢復過來,就已經在失望和困窘中告別人世。

美國的今天有可能就是中國的明天

薩拉索塔模式如今已經在中國大舉復制,東三省的老年人南下海南,他們離開了凋敝的故鄉,期待在溫暖的海島開啟新的人生階段。

菲什曼對中國的情況也并不陌生,早在2005年,他就出版了《中國公司:下一個超級大國的崛起如何挑戰美國和世界》(China Inc.: How Rise of the Next Superpower Challenges America and the World)一書,探討中國的崛起給美國以及世界帶來的挑戰。

而在《當世界又老又窮》中,菲什曼專門用一章的篇幅探討了中國的老齡化問題。

在菲什曼看來,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像中國這樣,同時品嘗到老齡化帶來的好處和挑戰:

發達資本主義國家的率先老齡化給中國帶來了難得的發展機遇,中國數以億計的年輕、廉價的勞動力是中國和全世界經濟發展的強勁引擎;

但與此同時,中國也是世界上老齡化速度最快的國家之一,一些貧困省份比那些相對富裕的省份老齡化的速度更快——中國是否未富先老?

這是菲什曼在書中提出的一個嚴峻的問題。另一個或許更加嚴峻的問題是,全球化是老齡化的解藥嗎,還是它的催化劑?

老齡化不僅是一個經濟難題,也是一個政治難題。當全球40%甚至更多的人口是老年人的時候,當出生率持續低迷、家庭規模嚴重萎縮的時候,我們將面臨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它的政治形態、權力結構、性別關系都可能發生變化,而這些變化對于今天的人們來說,可能是難以想象的。

  • 家庭價值會回歸嗎?
  • 我們會回到一個以家族忠誠為軸心的社會嗎?
  • 亦或是相反,家庭會徹底解體,不再構成一個連接人與人的有效單位?
  • 男性統治還得以維系嗎?
  • 女性作為更好的照護者、陪伴者的特質會讓她們獲得更多優勢嗎?
  • 亦或女性將徹底淪為生育工具,《使女的故事》中的基列國將成為現實?
  • 而在親屬關系和婚姻關系之外,人類還能發明什么具有創造性的關系讓自己免于老無所依嗎?
  • 朋友之間的友誼和公民與政府之間的契約,究竟哪個更靠得???

在《當世界又老又窮》的中文版問世之際,界面文化(ID:booksandfun)與菲什曼就這一系列問題進行了一次對話。

坐吃山空,老年人在經濟上和生活上都非常脆弱

在關于薩拉索塔的一章里,你提到,這里的經濟形態類似于“地中海俱樂部經濟”,來自北部寒冷地帶的老年人到這里買房子安度晚年,而大量貧困的工人被吸收到低薪的服務行業中,為這些老年社區提供服務。同時,這種經濟模式的風險又是極高的,一旦新的老年人口無法入住現有的養老機構,老年住宅房地產業的商業模式就會立刻崩潰。

這一模式目前也正在中國大舉復制,可以具體談談它的風險嗎?

泰德·菲什曼:

薩拉索塔大體上是一個為搬到那里養老的人們創造的富有社區,但也并不全是如此,也有低收入的養老社區,那里的人們住在移動房屋(mobile house)里。

讓我很感興趣的是,總的來說,社會對老年人的歧視是很嚴重的,但同時,老年人也會歧視看護他們的工人,他們會盡可能選擇便宜的護工,壓低他們的薪水,因為到了他們這個年紀,只能坐吃山空了。

在2008年美國次貸危機的時候,薩拉索塔的房價大幅下降,這里的老年人損失了他們投入在房產里的終生積蓄。很多人干脆就搬走了,放棄了房子,因為他們寧可讓銀行收走房子,替他們還房貸,薩拉索塔到處都是空房子。

這種打擊發生在一個人二三十歲的時候是一回事,如果它發生在一個人80歲的時候,就是完全不同的另一回事了——因為這將是發生在他們身上的最后一件事,老年人在經濟上是非常脆弱的。

而當經濟回暖的時候,薩拉索塔的房價重新上漲了,因為又有新一代的老年人來這里投資買房,并且,來自其他遭到更嚴重的經濟危機的國家——英國、西班牙等等——的老人開始在這里買房,薩拉索塔變成了一個國際化的小鎮。

經濟風險之外的另一重風險是,作為一個無依無靠的老人,生活本身就有很大風險。

我在書中寫到了薩拉索塔的一處福利養老院,那里住的都是沒有任何積蓄但又老又病、需要被照顧的老人。

其中大部分是女性,不僅因為女性壽命更長,而且這里的女性大多在照顧她們生病的丈夫的過程中花光了積蓄、消耗了健康。

在薩拉索塔,有很多有錢的老人愿意給慈善事業捐錢,但他們只愿意捐錢給幫助年輕人的項目,對于這些跟他們一樣年邁的老人,卻不愿意伸出援手。并且,許多住在薩拉索塔的老年人都經歷了一個不斷“進階”的過程,從自己的房子搬到老年公寓,再搬到養老院,在這個過程中,他們身體越來越差,也越來越窮。

非裔美國人盡可能由家人來照顧老人

你在書中談到,非裔美國人使用養老院的比例遠低于白人,他們會盡可能由家人來照顧老人,這與人們對非裔家庭常常破碎、不健全的刻板印象正好相反。為什么會這樣?

泰德·菲什曼:

首先是歷史原因,非裔美國人家庭通常不太信任社會福利機構,當然他們有充分的理由不信任,因為這些機構在服務非裔美國人時,總是偷工減料。

  • 全世界都是如此,少數族裔總是得到最差的公共服務。
  • 另一個原因是,在非裔美國人的社區里,大家族通常會互相扶持。

因為在許多低收入家庭,某一個家庭成員的收入是很不穩定的,他可以在兩三個月內賺一大筆錢,也可以很長時間沒有任何收入,這就導致在整個大家族的網絡里,總是有人手頭比較寬裕,同時另一些人手頭比較拮據。因此,他們習慣了一種經濟上相互扶助的狀態,手頭寬裕的人會幫助手頭拮據的人,這種機制讓大家庭得以凝聚,盡管這不是我們想象中的傳統大家庭的樣子。

為中國的崛起而失去工作

你在2005年寫了一本書,是關于中國的崛起對美國和世界帶來了哪些挑戰的?,F在十多年過去了,中國經歷了經濟增速放緩和人口老齡化,這又會對美國和世界帶來哪些影響呢?

國企改制是中國第一波老年失業潮,下崗工人變成了職業祖父母

泰德·菲什曼:

我覺得很有趣的一點是,如果你去看今天的政治局勢,去看哪些人在支持特朗普的關稅政策,你會發現,他們大多是老年選民,這些人擔心自己可能會因為中國的崛起而失去工作。

在很多人看來,兩億五千萬農村人口進城務工,幫助中國實現了工業化,同時,他們也搶走了全世界各地人們的工作。

這一看法是部分正確的,尤其是對于那些與中國同時開始工業化的國家來說,例如印度尼西亞、菲律賓,他們本來有機會發展成今天中國的樣子,但他們遇到了中國這一勢頭迅猛的勁敵,他們只能等待。

而美國的情況則有所不同。自從中國崛起以來,美國也在跟著繁榮,事實上,美國本土的工業產量從來沒有像今天這么高過,盡管這些工業能提供的就業變少了,但產量卻增加了,因為中國的低人力成本對美國帶來的挑戰,迫使美國本土的工業迅速實現了自動化,美國只有用機器才能與中國的低薪工人競爭。但自動化同時也帶來了新的挑戰,新的就業該從哪里來呢?

當其他國家開始用機器來和中國競爭的時候,中國的生產線也開始迅速地自動化,來應對這一競爭。中國非常重視人工智能、自動化和虛擬現實的發展,這些高端的科技也是讓中國始終保持競爭力的關鍵。

這將會改變億萬中國人的就業前景,他們要去哪里工作。

同時,中國也在海外尋找更低廉的勞動力,據世界銀行估算,中國在海外雇傭的工人已經達到八千五百萬,這些由中國開發出來的新的低成本制造業基地,同時也將對美國以及其他國家構成威脅。

中國公司:下一個超級大國的崛起如何挑戰美國和世界

很多人在預測自動化生產線和人工智能將對中國帶來的影響時談到,會有大批工人失業,而他們的出路可能是成為看護人員(caretaker),因為到那時中國將會步入老齡化社會。

泰德·菲什曼:

事實上,中國曾經經歷過幾乎完全一樣的事情。當中國開始市場化改革的時候,有七千萬中國人失去了國企“鐵飯碗”,他們已經接近退休年齡,當時我們不會認為他們變成了看護人員,但事實上他們就是如此,他們變成了職業的“祖父母”(professional grandparents)。

當時也有一些下崗女工,變成了職業的看護人員,她們組織了一些“小飯桌”,幫助雙職工夫妻照看他們的子女。當時這些再就業項目是被當做重點的宣傳對象來大力報道的。

泰德·菲什曼:

可以想象,對于“小飯桌”的宣傳會比照看老年人的再就業項目來得容易得多。這些下崗工人組織起來照看小孩,他們就相當于參與了國家的未來,而如果他們組織起來照顧老年人,這該怎么宣傳呢?但在未來中國可能面臨的失業潮中,照看老人可能是失業者的唯一選擇。

中國社會政治迅速老齡化女性解放與家庭萎縮同時發生,是好事也有壞處

這本書中談到了很多老齡化與經濟全球化之間的關系,資本和勞動力的跨國流動會暫時解決老齡化的問題嗎,還是會帶來更多、更嚴重的問題?

美國專家論中國崛起的關鍵

泰德·菲什曼:

它沒有造成問題,也沒有解決問題,但它是這一動態機制(dynamic)的一部分,這種機制讓老齡化問題始終是一個挑戰——從某種程度上說,它既是問題的成因,也是解決方案。

當一個國家開始工業化,它也就同時踏上了不斷降低生育率的不歸路。

過去的家庭規模是適應于農業經濟的,為之提供了充足的勞動力,在今天家庭變得完全不同了。

孩子主要提供的是一種“情感服務”(emotional services),我們生孩子是因為我們想要孩子,而不是我們需要孩子(來充當勞動力)。

  • 另一方面,工業化改變了城市。在前工業化時代,城市是最危險的地方,城市人的壽命很短,城市里暴力肆虐,衛生條件很差;
  • 在工業化時代,城市人的平均壽命比農村人更長了,而在一些相對原始的鄉村,家族很大、每個家族有一個自給自足的小農場、農民的收入很低,那里的居民壽命相對于城市人要短得多。

于是我們看到,伴隨著工業化進程,有兩件事同時在發生:家庭萎縮了,壽命變長了——這兩者共同導致了社會的老齡化。

這一過程法國用了140年,日本用了40年,而中國則只用了12年,因為資本的流動更快了,工業化和城市化變得更容易了——因為人們已經掌握了許多知識和經驗,不再需要從頭開始摸索。

這些老齡化的國家和地區更宜居,但生活成本也更高,因為年長的工人薪水更高了,福利也更高了。

除此之外,整個社會環境的成本也更高了,稅更高了,醫療更貴了。

你可以說是工業化造成了這一結果,也可以說,是人們想要過更好的生活的意愿造成了這一結果。

繁榮伴隨著老齡化,而老齡化又帶來了新的挑戰,如何應對這一挑戰呢?

一種是商業的方法,即將制造業轉移到一些人力成本相對便宜的國家——例如中國——在這些國家重新開啟這一動態機制,同時也開啟了繁榮。

中國人今天的生活水平,是改革開放初期的35倍之多。

的確,在今天的中國,有許多老人還很窮,或者說,有很多窮人變老了,但事實上,他們還是比過去富裕很多,社會贍養他們的能力也翻了35倍。

問題不在于爭論這件事是好還是不好,問題在于人們要運用智慧來解決這個問題,商業有商業的智慧,因為資本的流動性是很強的,因此它給出的解決方案是去到下一個相對年輕的地方。

但這并不能解決已經老齡化的社會的問題。我們必須面對這兩種現實,一方面是挑戰,另一方面是希望。

老齡化促進了性別平等_老齡化對性別權力關系的影響?老齡化讓女性獲得更多權力?

科技會是解決人口老齡化的一個出路嗎?

  • 一方面,科技讓我們的壽命更長;
  • 另一方面,可以也在試圖解決人們壽命延長所帶來的許多問題。

泰德·菲什曼:

英語里有一句諺語,叫“浮士德的交易”(Faustian Bargain)。

浮士德是一個中世紀的煉金術士,它和魔鬼做了一場交易,出賣靈魂以換取永生。在西方社會,我們常常說科技就是浮士德的交易,你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一切,但你出賣了靈魂。

科技可以幫助老人與社會連結、保持活力,醫療技術讓我們更健康、壽命更長,信息技術讓我們更聰明,今天的人們,60歲的狀態跟過去人們的40歲差不多,但人們終歸會來到遲暮之年,我們不可能真的永生。

當我們足夠老的時候,我們將面臨一個很恐怖的現實:

  • 當我105歲的時候,我會想讓我80歲的子女照顧我嗎?
  • 我會想讓我60歲的孫輩照顧我嗎?
  • 我的曾孫們認識我嗎?

我只是在描述問題,我無法給出解決辦法,但我相信人類最終會找到解決辦法,因為我們足夠聰明,并且已經開始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了。

微博@界面

中國社會老齡化的原因_為中國的崛起而失去工作_老齡化對女性權利的解放_當世界又老又窮

分享到:更多 ()
區塊鏈神吐槽
pi幣注冊流程教程圖解中文版

來評論吐槽 搶沙發

  • 昵稱 (必填)
  • 郵箱 (必填)
  • 網址

區塊鏈資源分享聯系我

區塊鏈資源分享聯系我首頁更多新聞
做滴滴代驾还是开滴滴那个赚钱 北京快3形态走势图表 湖北11选5一定牛预测 今晚排列五开奖结果 江苏快3走势图网 手机炒股怎样开户 股票开盘前可以买吗 山西新十一选五分析 安徽11选5基本走势图 pk10走势图怎么看 排列3跨度振幅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