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技術資源分享
追尋中本聰先生的腳步
?

王興妻子郭萬懷__90后如何白手起家_王興身家多少億?微博@JD狗廠坊間八卦

?王興的父親 - 求學生涯的王興

王興是個富二代,這一點想必大家都知道。

王興父親王苗

王興的父親王苗,1981年承包小建筑工程,做了包工頭,賺了3萬元,成為了當時的萬元戶。1992年鄧小平南巡之后,王苗將前十幾年積累的300萬元投了進去,與人合辦了一家年產8.8萬噸的水泥廠。2003年,他和人合伙辦了現在這家年產200萬噸的現代化水泥廠,總共投資6億元,他是大股東兼董事長,占有40%的股份。這個廠出產的水泥叫做閩福牌水泥,是當地出產的最好的水泥。

王苗很喜讀書,買了很多書,也鼓勵兒女博覽群書?!皟号际抢砜粕?,但人文素養都還可以。不像有的大學生,除了專業知識以外,文化知識少得可憐。我認識的很多有錢人,家里啥子豪華家具、家電、車都有,但就是沒有報刊、雜志,沒有書,很糟糕。

“王興創業的方向,他自己決定,以前我和兩個小孩子說過,不指望你們賺多少錢,如果你們愿意搞科研,對國家做點貢獻,我可以資金支持你們,讓你們不至于生活太清貧。

王興讀高中時,擔任班長。當時學校實行一個活動,一些班級可以申請無人監考。當時王興所在的班是實驗班,按理來說應是第一個申請的。但是王興沒有去。班主任吳老師問他,他反而問,為什么要申請?

我們本來就沒有偷看,無論有沒有人監考,對我們來說沒有關系,做這個沒有意義。盡管后來吳老師說服了自己的學生,但是他意識到“王興即使當兵都要當有頭腦的兵,要知道為誰打仗、為什么打仗?!闭劦酵跖d后來的創業,吳老師覺得王興家的經濟實力起了很大作用,家里情況允許他不是為謀生而讀書,也允許他失敗。

優秀的家庭教育,和個人的勤奮努力,使得王興和大他兩歲半的親姐姐有了相似的人生軌跡。一樣的幼兒園、小學、中學,一樣的大學而且一樣的系(清華電子系),一樣去美國讀博(這回學校不同),一樣只拿了碩士學位,之后的人生道路開始分叉:姐姐去硅谷加入公司做芯片,王興則回國創業搞互聯網。

再之后,王興免去高考,從福建龍巖一中保送到清華大學。

一家四口在“清華園”下合影一家四口在“清華園”下合影

1997年,王興進入清華大學,在同校老鄉的火鍋聚餐會上(果然,這世界上沒有一件事是一頓火鍋不能解決的,如果有,那就兩頓),有一個清華迎新的“例行節目”:新生可以問學長學姐們一個必須回答的問題。往常很多人都借此打探學長的情感生活,拉拉家常之類。輪到王興了,他問到:“你們認為人生的意義是什么?”,剎那間,全場安靜。大家面面相覷:這小子來砸場子的?于是,問題拋給了比王興入學早兩年的親姐姐。王興姐姐沉默了一會兒,說:這個問題你要邊走邊想。

大一開班會時,每個人都被問到對大學生活的看法,王興的答案是: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從這時開始,班會上有兩個人開始覺得王興不簡單,一個叫王慧文,還有一個叫付棟平。王慧文后來跟著王興創立校內網,掘得人生第一桶金,再后來又加入美團網。付棟平則一路跟隨王興創業,是美團網的6號員工。

王興的大學時,曾經在學校舞蹈隊當了一段時間舞蹈演員,他在舞蹈隊跳的是一種叫做“黃土黃”的傳統舞蹈。赤裸上身,胸前綁一個胸鼓,穿一條粗布褲子。

在當時大多數人還不知道互聯網是啥時,他就拉著舍友王慧文一起搗鼓技術,在宿舍樓頂,趁著月色,迎著冷風,聊互聯網、聊創業。再之后,王興順手拿到了全額獎學金就跑到美國特拉華大學繼續深造去了。

國外讀研期間,王興花錢很節省。在美國理發一次要30美元,王興覺得太貴了,買了理發工具,自己給自己理發,還把理發的照片發給父母看。讀研期間的獎學金,王興也沒有亂花,省下來了。這筆獎學金成為了他之后創業的啟動資金。

2004年初,25歲的王興中斷了在美國特拉華大學電子與計算機工程系的博士學業,從美國回國創業?!?b>當時除了想法和勇氣外,一無所有,我讀完本科就去了美國,除了同學沒什么社會關系,回來后找到了一個大學同學,一個高中同學,三個人在黑暗中摸索著開干了。”王興回憶說。其實,王興當時給5個人寫了郵件邀請一起創業,最終只有這兩位加入了,即王慧文和賴斌強。

王慧文和王興是大學同學,也是室友。王慧文中學時是標準學霸,大學后,開始走向學霸的反面,隨性而為,成為學渣,班級成績排名墊底,且熱衷打游戲上網。賴斌強是王興中學同學,當時在天津大學,離北京不遠。他經常去清華找王興玩,來了就借宿王慧文的床,因為王慧文晚上不睡覺,通宵打游戲。

王興,王慧文和賴斌強三人在母校清華大學附近的海豐園租了一套130平方米的房子,剛開始,他們做了很多。比如一個叫“多多友”的社交網站、針對海外朋友的游子圖等。嘗試了十幾個項目,不過,均以失敗告終。

王興妻子郭萬懷 -?掘得第一桶金的校內網

創辦校內網時,除了王興、王慧文和賴斌強外,還有一位女性聯合創始人,即畢業于北京大學的郭萬懷,她是校內網的第五號員工。之后王興的幾次創業,她也一直陪在身邊,再之后,她成了王興的老婆。

郭萬懷郭萬懷

校內網推出的時候,沒錢請設計師,直接復制了Facebook的用戶界面。有人在網上寫文章罵他們抄襲Facebook,結果這篇文章被紅杉資本的人看到了。之后,紅杉資本找到王興,讓他們準備一下商業計劃書,去紅杉辦公室談一談。

這三位愣得一塌糊涂的年輕人,匆匆寫了一頁紙的商業計劃書,但在出租車上給丟了,于是又在紅杉會議室臨時寫了一份。紅杉的投資人問他們,你們怎么做推廣。事實上,他們也沒有任何思路,但也不能回答沒思路做推廣,就回答:學生快放假了,準備搞個活動。

談到價錢的時候,王興開出了數百萬美元的價格。投資人說:“你這價錢開得不低啊?!蓖跖d回答:“再等段時間,我們就更高了?!?/p>

周鴻祎和王興

王興拒絕了和陳一舟的談判后,出去找投資。當時找遍了幾乎當時所有的知名投資機構,也曾在紅杉的引薦下遇到了周鴻祎,但老周跟王興聊完后,發現他是一個“眼睛幾乎長到天花板上”的海龜創業者,于是就跟紅杉的投資方說這個團隊牛逼哄哄的,不接地氣,根本不像來融資的,最終將一大筆投資引向了校內網的競爭對手“占座網”。王興后來自嘲地總結:他們拒絕我就像女孩拒絕男孩—你永遠也不知道真實原因到底是什么。

?2006年上半年,王興為校內網融資,去拜訪一個知名投資人。投資人問:這事是跟百度QQ一個量級的事,還是小一個量級?,王興答:SNS如果做好了是比百度QQ再大一個量級的事。投資人愣了一下,或許覺得王興有點不知天高地厚。然后就沒有然后了。

再之后,王興向父親借的50萬元也花完了,校內網沒錢了。2006年,校內網以 200 萬美元的價格賣給了陳一舟。被收購時,陳一舟派人來清點校內網資產。原本靠墻圍一圈的電腦都被搬走,客廳里只剩下陳一舟不要的桌椅,出租屋里顯得空蕩蕩的。王興一個人坐在客廳椅子上,不說話,低頭沉思,只有他的女友兼創業同伴郭萬懷在邊上安慰他,也沒說話,因為那個時候不用說什么。

校內網賣出后,團隊成員陡然而富。王興履行協議,進入陳一舟的團隊工作。王慧文和賴斌強,則一塊出游歐洲、東南亞,縱情天地,一玩就是近一年的時間。以至于后來王興打電話讓他們回來一起創業做飯否時,他們回答:“我還沒玩夠呢,再玩一段時間,你先搞吧?!?/p>

再次折戟的飯否。

飯否這個名字是怎么來的?王興他們想出了一個辦法:按照聲母和韻母排列組合,寫了一個程序,在服務器上跑,查域名注冊,跑出來的都是雙拼組合,挑了兩個:飯否和在否。沒有人注冊的域名,每年只需要花60元。 他們選了飯否,飯否有“廉頗老矣,尚能飯否”的典故在,又有中國人見面常打招呼說“今天你吃飯了嗎”的意味。

做飯否時,為了將自己學弟,當時在百度做工程師的穆榮均拉入伙,王興拉著他在辦公室里聊了一宿,重復講著自己的創業理念:我重新做一件事,絕不是為了某一天再把它賣掉,而是要有利于社會、合作伙伴和自己。

王興和穆榮均王興和穆榮均

飯否上線后,王興成了上面的超級大網紅,每天都在更新自己的個人主頁。如果我一整天都沒看到、想到、或做過什么值得在飯否上說的事,那這一天就太渾渾噩噩了,后來他回憶說。有時候,實在沒什么可寫的了,就會像這樣:

王興的飯否王興的飯否

當時,王興人送外號“下片王”(王興很愛看電影,不過應該不是大家想象的那種小電影)。王老板一下片飯否就癱瘓,坊間傳說,某段時間飯否服務器崩潰時的文案是:不好意思,王興又在下片了,我們會馬上恢復服務!

曾經有一次飯否宕機了,大家又一次刷屏:“王興在下片”。結果,王老板親自在飯否回復了:“你們以為我還在用服務器下片嗎?”然后BLABLA說了一大堆。

還有一次,王興在飯否發表一狀態,“辦公室超安靜”,結果后面跟了一串評論:不要下片!

飯否被關后,王興想搞清楚關停飯否的這套機制是如何運轉的,但他找不到公開的官方資料。最后,他看了一本講述美國統治階級及其機構的社會學專著 Who Rules America?(《誰統治美國》),這才略微消解了他的疑惑。

飯否整個團隊只有十幾個人,停滯期間,團隊一直沒有散。只有兩個人離職,一位回老家了,現在是獨立的開發者;另一位是飯否的技術合伙人,也是王興的龍巖老鄉,叫張一鳴。王興在2010年成立美團網,再之后不久,2012年年底,張一鳴創辦了今日頭條。

王興和張一鳴王興和張一鳴

飯否被關閉后,王興一直希望把飯否重新做起來。后來,有個投資人找到王興,說自己有關系,你把飯否賣給我,我能讓它重開。但王興很誠實的對他說,自己在做一門新的生意了,并興致勃勃地向對方講述了團購有趣的地方。那個投資人就是徐茂棟,他后來就收購了窩窩團,成為美團的競爭對手。(坊間傳,王興把團購的模式和徐茂棟講的很清楚,徐也覺得團購可行,于是就收購了窩窩團,自己做了)

在飯否被禁期間,為了維持團隊穩定,王興又開始了一個新的創業項目,美團網于是就誕生了。

創業大成的美團

美團CTO有一次回憶說,美團剛剛成立的時候,王興寫過代碼,實在寫的不咋滴,后來就不寫了。

王興做美團時特別重視誠信和用戶感受,還把自己的夫人放到品控部親自負責質量控制。

王慧文對王興很是崇拜,也極度信任。當時,王興承諾給他股權勸他加入美團,由于公司太忙,沒有時間簽訂各種協議,王慧文來了之后,直接開始工作。后來,有人問:沒簽協議,你不擔心王興反悔股權嗎。王慧文回答:不擔心,這(我的股份)是王興親口告訴我的。他說有就有,我相信他。

王慧文王慧文

2011年9月,王興飛去杭州找干嘉偉希望他加入美團,提出可否請他的夫人吃飯。飯后,王興走神了沉浸在思考中,于是干嘉偉叫來服務員買單。待干嘉偉結完賬,王興很自然地站起來就跟他們一起走了。很久以后,當干嘉偉再次與王興提起此事,王興一臉茫然,印象全無。

?千團大戰時,中國市場出現了1800多家團購網站,廣告鋪天蓋地出現在地鐵、公交和戶外墻面上,有人計算過:平均每天誕生6家創業公司??駸嶂?,王興顯得很冷靜。他事后透露:一位參加過對越自衛反擊戰的投資人跟我說,多數人對戰爭的理解是錯的,戰爭不是由拼搏和犧牲組成的,而是由忍耐和煎熬組成的。

美團和阿里關系鬧得很僵時,王興還專門去拜訪了馬云和逍遙子。王興說:我認為前面有滴滴快的這個成功的例子 —— 原來兩家A、T打得不共戴天,后面握手言和,都成為滴滴的股東。所以我跟阿里說美團非常希望可以同時得到騰訊和阿里的支持,但他們說:“你完全搞錯了,我們認為滴滴合并快的對阿里來說是一個失敗的例子,我們不會讓這種錯誤再次發生。”?我說騰訊已經答應進一步投資美團點評。阿里說,我們可以投錢給你,你要10億美元可以,20億美元也可以,我們都可以投,但是你不能再要騰訊的錢。

王興的飯否:

眾所周知,王興對飯否是極度熱愛的,大大小小的事都會寫在飯否中,本著尋根究底(一扒到底)
的精神,為了寫這篇文章,我翻閱了王興的一萬多條飯否博文,整理出了下面這些有趣的,供各位看官欣賞:

王興的飯否王興的飯否

在酒店大堂跟人談完事情,起身走人,從茶幾上拿起兩部手機,左右手各一,邊走邊插進褲子前兜里,那一瞬間覺得自己像個雙槍牛仔。

我曾經也認為自己要永遠「站在弱者這一邊」并頗為自豪,后來多經歷了一些事情,才知道正確的是「站在規則這一邊」,不是誰(以弱者身份)來鬧誰就有理就能得利,否則,最終所有人都是受害者。

為啥蘋果的就叫劉海兒,而程序猿的就是禿頂呢。

為啥蘋果的就叫劉海兒,而程序猿的就是禿頂呢。為啥蘋果的就叫劉海兒,而程序猿的就是禿頂呢。

?不懂拉丁文已經嚴重影響我裝逼了。

我小時候種甘蔗的經驗是:甘蔗要想甜,需要很多陽光,很多水,和適量的尿。

對著黃浦江發呆的時候想起來,昨天的晚宴上一個女投資人一見面就說「我昨晚夢到你了」,我趕緊問怎么回事,原來是她夢到我在她家門口的大河上跟人賽龍舟了

我做美團已經8年多了,超過了從1937年盧溝橋事變算起的八年抗戰;我回國開始創業已經14年多了,超過了從1931年九一八事變算起的十四年抗戰。卻仿佛只是一眨眼。

今晚爭取早點睡,以免過勞死。

平生第一次這么干這么二逼的事:把藥片放進嘴里,灌了一大口水,正準備往下咽時想起還有另一種維生素片沒吃,又懶得再起身去裝水,于是含著水仰起頭,把剩余的藥片從微微張開的嘴里塞進去,再一次性咽下去,耶!

發展了一個新愛好:聽中文發言時戴上同傳聽聽英文翻譯得如何

開了一天會,本來想一個人去吃一塊大牛排,走到半路看到曾經常去的粵式家常菜,臨時改了主意。有兩年沒去了,不知道那個普通話很不標準的總是板著臉的老板娘還在不在。

每年剛從棉襪換成羊毛襪時,我都忍不住說一下,腳感確實不同。我沒穿過絲襪,不知道是什么感覺。話說現在女生穿的絲襪基本也都是尼龍襪吧,不是真的絲襪了。

在我誤入女洗手間出來后,我看到兩個小伙子也一頭扎進去了。是設計有問題,不能全怪我們。

好擔心自己老了怎么辦,那些廣場舞看起來好難。

蹲廁確實比較鍛煉腿。

「人生而自由,卻又無往不在枷鎖之中」。盧梭裝逼,天下無敵。

躺在床上半睡半醒間迷迷糊糊想了一些事情,其中最確定的一件是:2050年我將是71歲。

跟一個初次見面的老頭閑聊。我說:「聽說李安在拍一部新電影,拳王阿里的馬尼拉之戰。我還蠻期待的?!顾f:「那場比賽我在現場看的?!购冒?,裝逼裝不過你。

我清晰的感覺到感冒病毒已經侵入了我的身體。我要開始發燒了。

確實有必要加強對霧霾的了解。我剛發現我拿起筆連霾這個字都不太會寫。

沖完澡擦干身體,外褲套到一半才想起還沒穿內褲,這就是匆忙慌亂的一天的開始。

友情提醒:啐痰吐唾沫之前別忘了確認一下是不是還戴著口罩。別問我怎么知道的。

北京的這個時間已經是黑天了,外面確實很冷,剛出機艙門的那一刻我以為我沒穿褲子。

學會了,只要是女性,只要年齡不是太離譜,稱呼都不叫「小姐」也不叫「大姐」,而是「小姐姐」。

每次有媒體(尤其是外媒)問到為什么中國的互聯網創新基本上落后于美國時,我就想只扔給他們一句:你覺得阿拉伯人最會挖石油嗎?

6王興的趣事

“他是一臺深度學習的機器?!苯袢召Y本創始人徐新這樣評價王興,“他做的很多業務,都不是第一個,卻能后來居上,把前人PK掉?!?/p>

張小龍曾說過,“微博是個穿衣服的地方,飯否是個脫衣服的地方”。

王興有一段時間很不喜歡阿里。有一個故事,美團內部開會,干嘉偉會向他的下屬感恩阿里,夸馬云,但王興進來后,便風云陡轉,成了阿里批判大會。

今日頭條創始人張一鳴說,“王興好奇心強,閱讀面廣,對各種奇怪的問題感興趣,社交稍微少一點?!?/p>

而在紅杉資本合伙人孫謙那里,王興留給他的最大印象也是——“好奇心非常的強,他對這個世界有著巨大的好奇。比如前段時間他在香港開會,我們一起吃完中飯,我問他下午干什么,他問香港有沒有博物館,他要找有關香港歷史的博物館?!?/p>

當年公司還只有十幾個人的時候,某次跨年party時,王興組織大家一起看《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

王興曾經有一段時間應該在追一位歐洲的女孩:

著名媒體人程苓峰覺得王興是個很軸的人。當時騰訊微博和新浪微博大戰,程在騰訊任職,扛了拉微博的指標。他去拉王興來注冊。王興的回答干凈利落:no。相當“不給面子”。又和王興說這里“有趣”。王興卻反問:跟飯否和新浪微博有什么不一樣。完全一副不進油鹽的嘴臉。再后來。程回憶說:“其實他完全可以敷衍。像很多人一樣,來注冊一下,幫我完成KPI,發一條微博,然后永遠消失??蛇@人就是軸啊。但這樣的人峰哥才喜歡。不裝,明著來。

2011年,3Q大戰期間,王興還曾“補刀”過周鴻祎:

王興“補刀”周鴻祎王興“補刀”周鴻祎

坊間也有傳言說他在辦公室從不走路,要么小跑要么快走,解釋是這樣效率更高。

2013年,想進入外賣領域的王興派了親密戰友、如今美團網的副總裁王慧文去見餓了么創始人張旭豪,想談收購餓了么。但是,張旭豪一口回絕。

眼看收購不成,王慧文說,那我們投資。張旭豪隨口答應說,要么1000萬美元吧。

王慧文沒答應,當時餓了么估值不過5000萬美元,于是失意而歸。后來,張旭豪談到這件事時輕描淡寫地說:只是吃飯時隨口談起,沒有人當真。不過,他還放了一句話:我們還想收購美團呢。

王興曾面向清華學子分享自己的人生經驗和創業歷程,并給出了三點建議:

第一,別太不把自己當回事。

第二,也別太把自己當回事。

第三,也別太把別人當回事。

知乎上有人提問:作為互聯網從業者,你錯失了哪些創業機會?王興回答:我一貫而且真實的想法就是:縱情向前。哪有什么所謂錯過的機會,那本來就不是你的機會。既往不戀,當下不雜,未來不迎。

有一次,王興去首都機場坐飛機。在機場,有位安檢員攔住了他問道:校內網賣得值嗎?王興一時竟無言以對。

知乎上有個問題:王興除了把國外的東西帶到國內,他還做了什么?有一個答案是:還把他們都做起來了。

“有一艘宇宙飛船要飛向無盡的太空,不一定能回來,你去嗎?” 面對這個問題,王興毫不猶豫地回答:“我一定去?!?/p>

【王興】篇終于結束了,希望大家可以喜歡,大家也可以關注微信公眾號:“狗廠坊間八卦”,互聯網大佬趣事系列文章也會在公眾號發布,還有更多更好玩更有趣的文章,歡迎關注!

也歡迎大家在評論區留言對于互聯網大佬趣事系列的建議,雖然我不一定會改。

下一期,我們將開八滴滴程維的故事,歡迎各位再來觀看。

王興的無限游戲

??編者按:本文轉載自公眾號:亂翻書(微信 ID:luanbooks),轉載已獲得作者授權。

在程維還叫常遇春的時候,他和王興就已經很熟,兩個人經常吃飯聊天。

在千團大戰惡性競爭的 11 年,常遇春不管在微博上還是支付寶內部的培訓里,都表達了對王興和美團的看好。

11 年王興 32 歲,已經創業了三四次,從五道口搬到知春路再搬到中關村,在團購戰場跟吳波這些人廝殺,同時不斷邀請干嘉偉加入美團,電影外賣酒旅打車業務都還沒展開。

那年 3 月王興頭一回見到馬云,王興問:你最強的是什么?

馬云:你覺得呢?王興:戰略和忽悠。

馬云:其實我最強是管理。

王興:我相信。

然后美團就拿了阿里巴巴領投的 5000 萬美金 B 輪融資,當時阿里還不知道王興也有要做巨頭對抗阿里的野心。

那年常遇春 28 歲,阿里 P8,曾作為中供第一批銷售為公司立下了汗馬功勞,剛調入支付寶負責 B2C 業務線。不過這個老阿里人即將在年底被新阿里人從北京調往南京送死,BD (商務擴展——編者注)當時剛轉型電商還以阿里為對手的蘇寧,希望蘇寧能夠接入使用并默認優先支付寶。這是注定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受夠了窩囊氣的常遇春在杭州夜市攤上啃著鴨脖喝著啤酒,跟同樣不順心的兄弟們表示不愿再這樣耗下去了,他們帶著酒桌上湊起的 50 萬準備上路。

后來叫回本名的程維在 15 年回憶說他是在王興的鼓勵下創業的,可能他預見不到或者至今也沒想明白的事情就是,在他覺得打車市場戰爭已經結束的情況下,為什么還有超級獨角獸來做這種低級別競爭,而且是他當年尊敬的老大哥突然跟他關系惡化刺刀見紅。

其實這本來是他早該想到和在意的事情。

程維的積累VS王興的資本

一個人的過去會不斷賦予你和強化你一些東西。

程維縣城普通家庭,04 年剛畢業到處求實習賣保險做足療四處投簡歷為生存打拼,因為能夠體面活下來就很難,只能接受命運胡亂塞給他的什么東西,這可能限制了他對長遠的思考。

王興其實是富二代,他爸在 92 年就能拿出 300 萬在龍巖開辦水泥廠,家里情況允許他不是為謀生而讀書也允許他失敗,他一直像臺燃燒好奇心的機器,專注自己比常人更遼闊的精神世界。

程維的天使是他的同事,所以他的積累是從阿里開始的,且他在阿里也沒賺過夠多錢。而他真正的搭檔柳青,在高盛的業績其實一般,做了 12 年投行能拿出來說的案子只有一個愛康國賓,程維看重的應該是她調動資金的能力和背后那幾代人的資本。
柳青又帶來了她高盛的前同事朱景士,加上程維三個人代表滴滴出現在董事會上。16 年他們又找來曾在 PC 時代封神的俞軍任職高級產品副總裁,盡管他早已移民加拿大遠離國內一線工作多年。
一個出身底層,有拼勁與勇氣的戰士,在時代和資本的助推下拔苗助長成了將軍,然后他選擇了名門之后、外企精英和老牌明星合伙。很像是拿破侖的兩次婚姻,都是為了政治目的而非出于愛情,娶約瑟芬是為了進入上流社會,娶奧地利公主是為了與舊王朝結盟。草根團隊是變成了豪華團隊,但程維的這幾次選擇,多少有些不夠自信的意味在里面。
王興過去十多年的創業班底有很強的延續性,他清華的同學北大的老婆一直在身邊。他找來最著名的高管就是中供的干嘉偉,阿干在美團 COO 任上,用阿里的管理文化,讓美團成為了一支鐵軍,修煉了強大的運力和地面執行力,直接決定了美團在后來的競爭中能夠占據優勢地位。王興很少用外企背景的人,他在去年清華的演講里直接提跨國企業耽誤了中國 20 年前非常優秀的一代年輕人。
因為在那些企業你不會得到真正往上走的機會,你可能得到初級的很好的鍛煉,但因為你不會到最高層級,所以不可能鍛煉出全面運營的能力。
不迷信外企的美團在完成歷史使命后,選擇讓最擅長地面打仗的阿干邊緣化后離開,讓老同學王慧文領銜新業務,而 14-16 年的王慧文又是個懟天懟地整天把干死阿里掛在嘴邊的主。在大眾點評推出類支付工具閃惠打開市場之后,美團跟進干不過不得已接受兩家合并選項。
美團跟點評合并后,阿里意識到美團有侵蝕阿里的可能性堅決不讓騰訊進來,然后王興采取霹靂手段讓阿里出局。15 年美團點評合并后曾有機會合并餓了么,因為點評在 14 年投了餓了么 8000 萬美金且張濤在餓了么的董事會上,但最終王慧文沒談攏。
如果當時并了餓了么,美團早不必如此辛苦,可能當時覺得自己能夠隨便打死對方吧。美團團隊的種種選擇,很難信任人,信任老人,偏執,果決,自傲,任性。
王興的世界觀受《文明》影響,一個自己造國家的回合策略游戲?;睾喜呗灾?,沒有終點,國土面積越大越好,信奉戰爭和掠奪才是王道,尤其是閃電戰,發動戰爭不需要借口,原子彈決定了所有文明對你的真正態度。。
游戲的邊界 & 邊界的游戲
去年小晚采訪王興,王興說“太多人關注邊界,而不關注核心”。比如他對業務和競爭的看法,他認為不要期望一家獨大,也不要期望結束戰爭,所有人都要接受競合才是新常態,同時,他認為太多思考邊界和終局是錯誤的。
邊界和終局這兩個詞在采訪中高頻出現,既然王興認為大部分人關于此的思考都是錯誤的,那他認為正確的思考是什么?大家討論了很久都沒答案。
謎底應該是一本書,《有限和無限游戲》,王興邊界與終局的思維模式就是來自這本書。?有限游戲以取勝為目的,而無限游戲以延續游戲為目的。有限游戲是畫地為牢的游戲,旨在以一位參與者的勝利終結比賽。我們迫切需要一個“游戲觀”的轉換,即從有限的游戲轉向無限的游戲。
程維還曾在微博上推薦過,沒想到這個道理他給忘了。

王興還曾給這本書寫過腰封:

有本書對我蠻有影響的——叫做《有限與無限的游戲》。有限游戲在邊界內玩,無限游戲卻是在和邊界,也就是和“規則”玩,探索改變邊界本身。實際上只有一個無限游戲,那就是你的人生,死亡是不可逾越的邊界。與之相比,其他的邊界并不是那么重要了。

有限的游戲是有邊界,有目的,劇本化的,參與者的目標是為了獲得最后的勝利,結束游戲。而無限的游戲是視域的,奇跡的,參與者的目標是為了繼續玩這個游戲。無限游戲是一種開放心態,而有限游戲之所以有限,就在于其無法抱持一種開放,因為加入開放了,那么邊界就會被沖破,整場游戲就變成視域性的了。

無限游戲的過程中可以出現有限游戲,但無限游戲無法在有限游戲中進行。有限游戲無論輸贏,在無限游戲參與者眼中都只是游戲過程中的瞬間。

滴滴認為跟 Uber 中國合并后出行戰爭已經結束了,這是有限游戲思維,因為他以取勝為目標,市場主體與參與者都對這個合同條款(殺死所有對手的終結性結果)表示了認同。但問題是,這些規則只在參與者都自愿遵守時才會生效。

美團現在加入出行戰爭,是因為他覺得這個游戲永遠沒有終局,即便發現有即將到達的終點,那也是一條出人意料的開放道路。無限游戲的參與者是為了自己的賽局而活,這是一件啟動后自己都無法結束的事情。美團想要的是永無止境的混亂,同時不在意競爭對手在做什么。

翻譯成我們能夠聽懂的人話,就是無限游戲很像貝佐斯說的 Day 1?!癉ay 1 狀態公司充滿活力,持續關注用戶需求,不斷進化,可以獲得持續的成長;Day 2 狀態公司停滯不前,會逐漸變得無關緊要,經歷著痛苦的衰退,最終迎接死亡”。

客戶優先?擴張優先!

王興說滴滴是“以資本為中心”,其實也可以從高管團隊結構這個層面來理解,滴滴絕對是這一代獨角獸公司里投行人士密度最高的,因為柳青和朱景士進董事會后帶來了大批投行和咨詢背景出身的人。比如,快捷出行事業群的陳熙,品質出行事業群總經理仇廣宇,汽車金融業務的劉曉宇,資本市場高級總監 Joan Ho,國際業務團隊的王海琛。他們接管了滴滴絕大部分的關鍵業務,過去一年多滴滴都在要利潤而非做產品業務創新。

至于王興說美團是“以客戶為中心”,可能參考的就是貝佐斯所堅持的 Customer demand driven 原則。 這幾年越來越多的人認識到了,貝佐斯是科技行業的巴菲特,要做深刻研究學習。于是大家都喜歡把客戶優先這句話掛在嘴邊,“我們是一家以顧客為中心的公司,而并非以競爭者為核心的公司”,但美團起家第一塊業務就是完整的競爭導向的,實際聰明人都是在自家公司踐行著貝佐斯信奉的另外一條原則,“擴張優先”(Get Big Fast),在一片混亂中開啟舍命狂奔模式。
貝佐斯說,公司越壯大,就越能從批發商那里拿到低價貨物,渠道能力就會越強。公司成長越快,就能進軍更多的領域,那么就有資格加入電子行業前沿領域,并參與樹立新品牌的角逐。要盡快把整個網絡零售流程跑通,盡快強健每個環節上的肌肉。
王興認為美團的未來是 Amazon for service,要把各種服務需求都做起來,因為用戶都是一群人。其實這個邏輯挺奇怪的,因為我用了你的 A 服務,然后你要把我 B-Z 的需求都給滿足了。即便你把 A-Z 的需求都給做了,這就算亞馬遜了?
美團目前的業務都還在存量市場上,多是像水泥業一樣的勞動密集型產業,且每塊業務都不是絕對領先,更非原創,也沒像亞馬遜一樣斬金截鐵確定自己就是科技公司的定位。
所以美團理解的這個亞馬遜可能是自由現金流和對未來投資這些操作理念上。以終為始 (Begin with the end in mind),先根據不變的需求設置長期愿景目標,再以此塑造未來,全心投注于自己最重視的服務版圖擴張上。在此過程中,不斷加大投入,犧牲利潤換取增長,公司長期停在盈虧線上。
如果美團的未來也是亞馬遜,那我只能把Mobike當做kindle來理解了。#一個玩笑
參考材料:
comastory,《人物小記,阿里常遇春,滴滴出行程維》
詹姆斯·卡斯,《有限和無限的游戲》
The Information《滴滴高管團隊揭秘:多名投行人士把控關鍵職位》
汪洋,《貝佐斯的時間賬本》
????


王興:不要浪費時間聽你聽不懂的東西

分享到:更多 ()
0
區塊鏈神吐槽
pi幣注冊流程教程圖解中文版

來評論吐槽 搶沙發

評論前必須登錄!

 

區塊鏈資源分享聯系我

區塊鏈資源分享聯系我首頁更多新聞
做滴滴代驾还是开滴滴那个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