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技術資源分享
追尋中本聰先生的腳步
?

太陽能產業行業現狀政策分析不是只靠補貼_骷髏大白兔_反擊高善文三十周年演講

致高善文博士:中國企業沒你想象的那么弱小,太陽能產業不是只靠補貼

來源:邏輯思語

作者:骷髏大白兔

【7月28日,安信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高善文博士在參加山西證券成立三十周年主題活動時,圍繞中美貿易爭端話題作了相關演講——《中美貿易摩擦深處的焦慮》。在演講中,高善文博士講述了中美貿易關系近40年的演變,分析了中美貿易摩擦的深層原因,更表達了對于中國未來的擔憂。會后,網絡上流傳這次演講的各種筆記,引來眾多爭論,但隨后遭高善文博士否認,稱演講未經自己審核,存在大量誤讀和誤記。本文為光伏產業投資者“骷髏大白兔”對其演講中就光伏產業的一些觀點的回應。

太陽能產業不是只靠補貼_骷髏大白兔_反擊高善文

昨天,安信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高善文博士的一篇演講稿火爆了整個金融圈。高善文博士在這篇演講稿,對當前中美貿易戰的緣由提出了自己的一些看法,其中不乏一些引發強烈爭議的言論。

我不是一名專業金融學者,所以對這些金融問題上的爭議,我只是保留自己的看法,但也不想去不自量力的在金融問題是反駁高善文先生。

但是呢,高善文在這篇演講稿里,好巧不巧地用太陽能產業舉例子,以此說明,正是因為中國企業背后有國家支持,正是因為補貼,所以中國企業才能打敗歐美企業。

對于這一點,我實在難以茍同。

我作為一名光伏產業投資者,正好最近兩年一直在研究光伏產業,所以對于光伏產業也算有一定了解,稍微有點發言權。

所以,我完全無法贊同高善文先生所說的,我國光伏企業能擊敗歐美企業,是完全依靠中國政府補貼這樣的武斷言論。

甚至高善文先生以此舉例認為我國企業是因為政府扶持才能打敗歐美企業。

我想說,中國企業絕非高善文博士想象的那么弱小。

接下來,我會用詳細的事實和數據,來全面分析論證我的觀點。

我國已經成為世界光伏制造中心

先給不了解光伏的人科普一下,光伏就是指太陽能發電,作為新能源的一個重要組成,光伏產業的發展,在最近幾年在全球各國正處于快速增長的過程。

光伏產業雖然過去十年的確一直依靠著政府的補貼扶持才能發展起來,但我國光伏產業能發展到現在占據全球70%以上的光伏制造產能,絕非僅僅依靠政府補貼,就能發展到這個程度的。

中國政府過去十幾年,對很多產業都進行過補貼,但沒有幾個產業能發展到光伏產業現在這個程度。

光伏產業是我國目前為數不多,在國際上占據絕對競爭力的產業,基本把所有歐美光伏企業都打趴下了,歐洲和美國的光伏制造企業現在幾乎是屈指可數。

并且,光伏產業鏈涉及的重要環節多達十幾個,是個產業協同性很強的產業。

這里,我給對光伏產業不太了解的朋友,簡單畫一個光伏產業鏈的示意圖。

光伏產業鏈的示意圖

在大致了解光伏產業鏈后,我們可以先來看這樣一組數據。

我國光伏各個環節占世界光伏占比:多晶硅料占55%、硅片占83%、電池片占68%、組件占71%、光伏發電市場占47%。

從最上游的硅料,到最下游的終端環節,每一個環節我國占比都基本超過了50%。

這是我國制造業,極少數能全產業鏈都在全球形成絕對優勢的產業。

并且光伏設備國產化已經達到了80%,不像芯片產業那樣,存在太多受制于人的情況。

這使得我國已經是名副其實的世界光伏制造中心。

可以說,現在世界光伏離不開中國。

并且因為中國光伏的生產規模和生產技術在迅速提高,導致光伏成本快速下降。

2008年,光伏組件價格是35元/瓦。而2018年的現在,光伏組件價格是2元/瓦!十年間,光伏組件價格整整下降了17.5倍!

2008年,光伏發電成本是4元/度,而2018年的現在,光伏發電成本是0.4元/度。十年間,整整下降了十倍!

正因為光伏組件價格這十年來的瘋狂下降,才使得當前世界很多國家的光伏發電成本已經低于當地煤電成本,實現了平價上網。

這使得近三年來,世界光伏裝機量在迅速上升。

全球光伏裝機量持續快速上升

我們來看一組數據,這是全球光伏裝機容量從2005年到2017年的累計裝機量統計。

我們可以看到,這十年來,光伏全球裝機量,一直保持一個高速增長的態勢,年均復合增長率超過30%。

為什么?

正是因為光伏產品的價格在持續的下降!

如果沒有這十年來,光伏產品價格下降十幾倍,全球光伏裝機量,不可能保持這樣高速的持續增長!

所以,我想問問高善文博士,假如沒有中國民營企業的努力,沒有中國政府的補貼,世界光伏能取得現在這個成就嗎?

假如沒有中國企業,可能現在光伏組件價格,還停留在高昂的10元/瓦的價格,而不是現在2元/瓦的價格。

如果沒有中國企業,現在全球光伏裝機量,可能只有100GW不到,而不是現在的405GW!

截止2017年底,光伏全球累積裝機量已經達到405GW,基本已經跟核電持平。

并且去年的光伏全球新增裝機量就達到了103GW,

405GW是什么概念?

意味著2017年全球光伏總發電量可以達到約4860億度電,可以滿足約1.35億戶居民的全年用電需求!

這4860億度電,如果用火電發電需消耗1.944億噸煤,排放4.8億噸二氧化碳!

也許有朋友會說,聽說光伏產業是個高耗能產業,耗電量巨大,所以太陽能發電節能減排是偽命題。

但真的是這樣嗎?

光伏發電卓越的節能減排效果

關于光伏是個高耗能產業,這其實是社會各界對太陽能產業的一個誤解。

早期,多晶硅料的生產耗電量巨大,的確是個事實。

但隨著這十年來的技術進步,多晶硅料的生產耗電量一直在快速下降,才使得多晶硅料成本一直在快速下降,從而帶動光伏產業成本快速下降。

2007年,我國光伏企業生產一公斤多晶硅料需要耗電180度!

2018年,我國多晶硅企業生產一公斤多晶硅料普遍耗電只有50度。

甚至,如全球最大的多晶硅料生產企業保利協鑫,它所擁有的下一代FBR顆粒硅技術,生產一公斤多晶硅料只需要耗電25度!

耗電量足足下降了七倍!

所以通過技術革新,光伏早就已經不是那個人們印象中的超高耗能產業。

中國光伏行業協會通過專業的計算,統計了光伏全產業鏈的能耗水平,證明光伏產品制造過程中所消耗的能源僅需光伏電池發電1.17年即可收回

而大家應該要知道,太陽能電池板發電,可以連續發電25年。

世界上目前最長壽的太陽能電站,已經持續運營了超過30年!

也就是說,光伏組件只要發一年電,就能把生產該組件的耗能全部收回,未來24年就是純粹的綠色能源。

所以,即使按照正常太陽能企業的25年保質期來計算。

2017年光伏新增裝機量為103GW。

生產這103GW的光伏組件,需要耗電約1500億度電。

但這103GW的光伏組件,每年可發電1324億度電,25年累計發電33100億度電。

扣掉生產這103GW光伏組件所消耗的1500億度電,光2017年新增的這103GW光伏組件,未來25年可以節能31600億度電,累計減排3萬億噸二氧化碳!

用另外一組數據,來證明光伏發電減排的卓越性。

2015年,我國火電發電,每發1度電需要消耗煤炭315克。

而光伏發電以25年發電周期計算,每發1度電,僅需消耗煤炭14.7克,僅為最先進煤電機組的5.4%。因此,太陽能光伏發電是名副其實的清潔能源電力。

因此光伏產業的快速發展,光伏裝機量的提升,對全球節能減排,對巴黎氣候協議的執行,做出了巨大貢獻。

我國光伏產業為世界新能源發展,為全球碳排放下降,為地球環境更加清潔綠色,為低碳社會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我想再問問高善文先生,如果沒有中國政府的補貼,如果沒有中國企業的努力,全球光伏產業有可能達到現在這個高度嗎?

光伏產業的特殊性,決定了其初期發展需要政府補貼扶持

光伏產業有個特殊性。

那就是太陽能級多晶硅,其生產原料是硅。

而硅作為地殼含量最多的元素,對人類來說,幾乎是取之不盡的。

這導致,光伏產業是個規?;酱?,成本就越低的產業。

從早期多晶硅料年產能只有幾百噸,到后來年產能幾千噸,到現在全球多晶硅料年產能已經超過50萬噸,光中國的多晶硅料產能就達到了32萬噸!

正因為多晶硅料的規模生產越來越龐大,所以多晶硅料的價格,才能持續的下降。

所以,在光伏發展早期,因為產能太小,導致光伏成本太高,如果政府沒有補貼,光伏發電不可能跟發電成本極低的火電競爭。

比如說,在2008年,光伏發電成本是4元/度,而火電成本只有0.4元/度,二者相差十倍,如果政府不補貼,光伏發電就只能被束之高閣,成為實驗室玩具。而人類則將失去一個有著美好前景的清潔能源路線。

但是,光伏產業具有最大的特征就是規?;洕图夹g革新帶來的成本快速下降。

擁有這樣的技術前景,才使得全球過去二十年,主要發達國家,都在初期對光伏產業進行大力度的補貼。

初期對光伏產業進行大力度的補貼

從這張圖,我們可以清楚的看到,就算是高善文先生最推崇的歐洲自由化市場經濟,在光伏市場初期,也是通過高額補貼,才把光伏產業發展起來的。

我們通過網上這段資料,可以看到歐洲早起光伏發展過程。

2005-2008年:德國在2004年修改《可再生能源法》,明確了不同應用種類和規模的上網電價,以及上網電價的年降幅,導致德國光伏裝機量大幅增長。

西班牙亦在2005年推出上網電價政策,極大促進了西班牙光伏市場的發展,2008年一年新增裝機容量達到2.5GW。德國、西班牙等市場的爆發帶動全球光伏需求在2005-2008年迎來一輪向上的周期;

當時,德國和西班牙為首的歐洲國家,對光伏產業的補貼力度,是近幾年中國補貼力度的數倍!

由于超高額度補貼,這導致2008年多晶硅料價格,瘋狂漲到400美元/公斤,甚至超過了黃金價格!

多晶硅料價格

所以,2008年是光伏產業最瘋狂的年份,而這是歐洲這個自由化市場經濟,對光伏產業的高額補貼,所帶來的結果。

我想問高善文先生,為什么歐洲這個自由化市場經濟,也會存在補貼這個被您所厭惡的事物存在?

并且除了歐洲市場外,在歐洲2011年宣布將逐步取消光伏補貼,導致光伏價格暴跌后。

日本市場,這個同樣被高善文先生所推崇的自由化市場經濟,同樣祭出了補貼這個大招。

2012年,日本祭出“再生能源特別措施法案”高價收購太陽能發電,導致日本光伏市場發展迅猛。

一直到2014年,日本才逐步降低了補貼力度,但直到現在,日本政府對光伏產業依然有少量補貼。

我們再來看看我們國家的光伏補貼歷程。
光伏補貼歷程
(該圖來源于智匯光伏)

在2011年歐洲開始取消光伏補貼,導致光伏產業出現倒閉潮。

當時全球光伏產業倒閉了超過一半的企業。

多晶硅料從2011年初的80美元/公斤,短短一年內就暴跌至20美元/公斤。

在這種情況下,為了扶持住瀕臨崩盤的光伏產業,中國政府,以及日本政府都在2012年先后推出了相應的光伏補貼政策。

但同樣的,我國光伏補貼政策,在2011年達到了最高的1.15元/度的光伏上網電價后,從2012年開始,就呈現逐年下降的過程。

一直到2017年,度電補貼就只剩下0.3元/度。

甚至到2018年5月31日,三部委聯合發布了光伏531文件,正式取消了光伏補貼。

這正是因為,光伏產業雖然面對補貼,卻充滿行業自律性,一直在努力降低成本。

因為整個光伏產業成本持續下降,我國才能持續降低光伏補貼,將這個來之不易的產業,一步步扶持到長大成人。

所以,綜上所述,因為光伏產業的規?;当拘?,導致光伏初期發展離不開補貼,否則沒補貼就一定發展不起來。

只有當光伏產品的度電成本低于0.4元/度,足以跟當地火電價格競爭的時候,光伏才可以不需要補貼,健康持續的發展。

因此不管歐洲,還是日本,或者美國,都先后出臺了光伏補貼政策,補貼這并非我國所特有的計劃性市場經濟產物,只要有需要,自由化的市場經濟,也依然會有補貼這種東西。

補貼是產業發展外因,光伏企業存活來自內功

我們需要明確的知道一點,世界上不管哪個國家的光伏補貼政策,都是補貼在用戶身上,而非補貼在企業身上。

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讓用戶通過補貼去使用光伏發電,刺激光伏發電的需求,才能讓光伏產業有制造產品的需求動力。

通過這樣做,來培育光伏發電這個市場。

所以,最早的德國光伏補貼政策,也是補貼在德國居民身上,而不是補貼在中國企業身上。

這就帶來一個問題,為什么德國補貼自己國家的居民,最后卻把中國企業發展起來了呢?

因為世界貿易。

中國企業生產的光伏組件,可以通過世界貿易賣給德國市場,讓德國居民用上中國制造的光伏組件,再去領取德國政府的補貼。

所以,實際上可以看出,德國政府的補貼,最后似乎都便宜了中國企業。

那么問題來了,德國政府不可能不去偏袒自己國家光伏企業,而去偏袒中國企業。

為什么,最后歐洲的光伏企業幾乎全軍覆滅,反倒中國的光伏企業成長起來了呢?

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中國企業通過自己的努力,把自己的生產成本降低速度,遠遠甩開了歐美同行。

所以2007年-2011年,中國光伏企業實際上是靠歐洲補貼發展起來的。

而絕非高善文先生所說的,中國光伏企業是靠中國政府補貼才發展起來的。

下面這段話就是高善文先生的原文。

高善文先生的原文

所以,這里我就納悶了,歐美企業憑什么認為輸得心不服口不服?

大家都是拿同樣的補貼,面對同樣的市場。你自己生產成本高,競爭不過中國企業,就到處為自己失敗找借口,有意思嗎?

我們可以看下面這張圖,該圖來源于網絡。
多晶硅生產
多晶硅價格走勢
正是2008年中國企業全面介入擴產多晶硅生產后,多晶硅價格,才從2008年最高400美元/公斤,下降到2012年初的20美元/公斤。

短短4年間,就下降了20倍!

下面這圖可以更清楚的看到中國企業的威力。

多晶硅料產能

2007年,中國多晶硅料產能還幾乎為0。

2008年,以保利協鑫為首的中國企業,面對價比黃金的多晶硅,開始瘋狂投產。

這使得2008年的中國多晶硅產能,直接暴增到2萬多噸。

而到2011年,中國的多晶硅產能已經劇增到14萬噸。

這樣的產能瘋狂擴張,是導致光伏多晶硅料的價格雪崩下跌的原因之一。

而一大波歐美企業,在這樣的的多晶硅料暴跌之中,幾乎全軍覆滅。

那么問題來了,2008年的中國多晶硅料擴產潮,難道是中國政府主導的嗎?

答案是否。

中國政府并沒有去行政干預2008年的中國光伏擴產潮。

事實上,中國光伏產業90%都為民營企業。

特別是2008年的時候,國內排名前五的企業,全部是民企。

所以高善文說光伏企業別后有廉價的銀行信貸,完全是無稽之談。

說中國政府通過補貼扶持,讓光伏產業產能過剩,通過低價傾銷擊垮歐美企業,純屬陰謀論。

事實上,2008年中國光伏擴產潮的唯一原因,就是價格高達400美元/公斤價比黃金的多晶硅巨大的賺錢效應。

當時多晶硅瘋狂到什么程度?

業內當時流傳“擁硅為王,達產成金”的說法。

很多企業為了趕緊投產,許多多晶硅制造設備,都是直接空運過來的。

當時生產多晶硅,就等于是在制造黃金。

但是,造成多晶硅價格高達400美元/公斤的原因是什么?

正是當時歐洲高額的光伏補貼政策帶來的。

所以,實際上我們稍微捋順這個邏輯是這樣的。

2005年歐洲出臺高額光伏補貼政策→導致2006年開始多晶硅價格暴增→導致2007年中國企業瘋狂擴產多晶硅→導致2011年光伏價格暴跌→最后生產成本不如中國企業的歐美企業,幾乎全軍覆滅。

并且由于2011年導致光伏價格暴跌的,不單單因為中國多晶硅產能過剩,還因為歐洲在2011年開始逐步取消高額光伏補貼,從而導致光伏價格暴跌,從而導致2012年光伏產業倒閉潮出現。

所以,不管最早歐洲高額光伏補貼帶來的高價多晶硅,還是2011年歐洲取消光伏補貼導致多晶硅價格暴跌。

歐美光伏企業全軍覆滅的原因,反倒一直是歐洲的補貼政策帶來的。

但為什么2012年光伏產業倒閉潮,中國有一些企業活下來,并最后成長為世界光伏中心,

而歐美企業反倒是全軍覆滅?

這是因為,歐洲補貼取消是外因,能不能活下來就看企業內功。

2012年,全球光伏企業因為歐洲補貼取消,倒閉了超過一半企業。

能活下來的企業,都是生產成本最低的企業。

所以,能不能活下來,完全取決于企業的內功。

這個內功,就是企業自身的技術水平高低,是企業的生產成本高低。

歐美光伏企業生產成本比中國光伏企業高,在這樣的倒閉潮里被淘汰,有什么不服氣的?

歐美光伏企業,人工成本高,土地成本高,制造成本高,這些制造業成本核心因素,歐美光伏企業都不能跟中國光伏企業比,所以歐美光伏企業會被中國光伏企業打敗是必然的。

因為光伏產業作為前期要靠補貼存活的產業,對價格和成本敏感度,遠高過于其他產業。

所以,只有生產成本最低的企業,生產技術最好的企業,才有可能在光伏產業里活下來。

這決定了歐美光伏企業,從來都不具備跟中國光伏企業競爭的可能性。

因為中國制造業環境的優勢,使得中國制造業,不管哪個行業,不管有沒有補貼,制造出來的產品成本都是世界最低。

中國也是因此才成為了世界工廠。

所以,中國光伏企業,生產成本比歐美光伏企業低是必然的,這也導致歐美企業不可能在對生產成本這個極度敏感的光伏產業里,競爭過中國企業。

高善文先生說是中國光伏企業是靠中國政府扶持,才打敗歐美企業,完全是無稽之談。

關于這一點,我們還可以看看我們中國自己光伏企業。

如果說中國光伏企業是因為中國政府扶持,才能打敗歐美企業。那理論上2012年光伏產業倒閉潮,就不會讓中國光伏企業同樣倒了一大批企業,其中不乏國內產業龍頭。

無錫尚德、賽維LDK,這些2008年一個個如雷貫耳的光伏龍頭,最后都在2012年倒閉破產了。

像無錫尚德董事長施正榮2006年還因為瘋狂的多晶硅行情,成為了中國首富。

但最后無錫尚德這個絕對巨頭,依然在2012年的光伏倒閉潮中,宣布破產。

這說明2012年光伏倒閉潮,并非只針對歐美光伏企業,對中國光伏企業也是如此,這是一視同仁的。

不管歐美企業,還是中國企業,只有那些生產成本做到最低的企業,最后才存活了下來,比如說現在的光伏龍頭企業保利協鑫。

同樣作為光伏龍頭企業,保利協鑫卻上演了跟無錫尚德完全不一樣的劇本。

2006年保利協鑫董事長朱共山,以精準的眼光看上了光伏產業,直接從火電行業切入了光伏產業,投資70億元建設1500噸的多晶硅產能。

2007年,面對價格開始瘋漲的多晶硅,朱共山又以驚人的魄力,在業內率先瘋狂擴產,將多晶硅產能從1500噸,擴產到驚人的1.8萬噸!

在2008年,保利協鑫有上萬噸多晶硅產能投產的時候,正好趕上多晶硅價比黃金最瘋狂的行情。

這使得在2008年,保利協鑫的多晶硅產能占據國內一半,毛利率超過70%!

這驚人的賺錢效應,吸引了當時一大波光伏企業跟風擴產。

然而這些跟風擴產的企業,最后結局都不怎么樣。

其中就包括賽維LDK和無錫尚德這樣的巨頭。

像賽維LDK在2008年宣布擴產后,一直到2011年其1.5萬噸的多晶硅產能才投產,投產的時候剛好碰上2011年的多晶硅暴跌。

所以,賽維LDK最后的結局就不言而喻了。

而保利協鑫則恰恰相反。

在2008年多晶硅最瘋狂的時候,朱共山卻依然保持極為清醒的頭腦,他沒有被價比黃金的多晶硅沖昏了頭腦,他很清楚這么貴的多晶硅只是暫時的。

所以,保利協鑫開始不停探索降本之路。

僅2009年一年,保利協鑫的多晶硅的生產成本就從2008年底的66美元/公斤降至2009年底的39.4美元/公斤。

又過了一年,到2010年底的時候,保利協鑫的多晶硅生產成本已低至22.5美元/公斤,被視為業內最低成本。

這樣低廉的成本,才讓保利協鑫在2011年的多晶硅暴跌之中,活了下來,成為極少數從2008年活到現在的光伏企業,并成長為光伏龍頭企業。

去年,保利協鑫多晶硅料產能7.5萬噸,為世界第一,并生產了世界1/4的多晶硅片,是全球規模最大的光伏生產企業。

為什么保利協鑫可以從2012年的光伏倒閉潮里活下來,還能成為世界光伏企業龍頭。

原因只有一個,就是技術革新。

保利協鑫是一家十分重視技術研發的企業。

保利協鑫每年都能通過工藝技術優化降低10%左右的生產成本,這是保利協鑫跑贏光伏產品價格下跌的幅度,這成為公司盈利不斷攀升的法寶。

協鑫集團每年都會拿出營收3%投入研發,遠高于正常制造業水平。

時至今日,協鑫集團的研發團隊有7位中科院院士、18位教授級高工為智庫,近3000名國內外研發人員為骨干的研發團隊體系;取得各種專利發明、知識產權2000多項,多項技術填補國內空白,達到世界領先水平;主導或參與制訂53項國際、國家、行業標準;研發領域重點覆蓋半導體、光伏納米復合材料、儲能及動力電池梯次利用、多能微網等二十多項新能源前沿科技。

在前不久,保利協鑫與國家半導體基金合資的鑫華半導體,在國內率先生產出純度高達11個9的電子級多晶硅,并出口韓國半導體企業,填補了我國在半導體產業最上游電子級多晶硅的空白。

正是這樣的研發實力,才讓保利協鑫這十年來,一直讓自己的多晶硅生產成本保持在比多晶硅價格更低的水平上,才能讓保利協鑫從2008年一直活到現在。

為什么保利協鑫活下來,無錫尚德倒了,歐美企業倒了?

其根本原因在于企業的生產成本和技術有研發實力。

這兩個構成了光伏企業的內功,是確保光伏企業能夠在殘酷的產業淘汰中活下來的根本保證。

所以,高善文先生說中國光伏企業能打敗歐美企業,完全是靠政府補貼扶持,完全是無稽之談。

世界需要光伏,中國需要光伏

今年,異常高溫現象席卷全球,讓那些因為石油利益集團,而不停宣揚溫室效應是騙局的專家學者無地自容。

最近,我國多地高溫破7月歷史極值,中央氣象臺連續17天發布高溫預警;

北極圈內的氣溫都達到了30℃,加速北極冰川融化速度。連挪威這樣的北歐國家氣溫都高達33℃!

人類自從進入工業化社會后,二氧化碳排放量劇增,溫室效應造成全球氣溫持續提升是完全不需要爭辯的事實。

然而以美國為首的石油利益集團,卻罔顧事實,在最近兩年編造溫室效應是騙局的言論。

甚至在去年,美國悍然退出了巴黎氣候協定,讓全球碳排放減排之路遭到重創。

美國退出巴黎氣候協議,注定會讓特朗普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美國為什么退出巴黎氣候協定,原因很簡單,因為石油利益。

美國自從頁巖油革命以來,石油儲量和開采量劇增,截止目前美國日出口原油已經高達300萬桶,僅次于沙特和伊拉克,成為世界第三大原油出口國。

正因為這巨大的石油利益,讓特朗普上臺后,大力扶持本國石油產業,不停發動石油戰略,而不停打壓本國新能源產業,這其中也包括光伏產業。

甚至特朗普在今年1月份,就先于中美貿易戰的301法案,通過301法案對中國光伏產品單獨加征30%的關稅。

擁有巨大石油儲量的美國,他可以發動石油戰略,打壓新能源。

甚至可以不顧地球環境,不顧溫室效應這個事實,不顧低碳減排是大勢所趨,硬是要逆時代潮流搞石油戰略。

那么中國呢?

中國本身在能源資源上有著極大的劣勢。

中國雖然煤炭資源豐富,但石油儲量并不豐富,跟美國更沒得比。

而煤炭是個已經被世界發達國家所拋棄的低效能源,中國難道還抱著煤炭過一輩子嗎?

中國目前煤電發電占比仍然高達74%,遠高于發達國家26.4%的比例。

我國過去幾十年以煤炭作為主要能源,對我國的環境造成了巨大的破壞。

另一方面,我國石油資源貧瘠,現在已經成為世界第一大石油進口國。

而我國汽車數量飛速增長,城市因為汽車尾氣排放污染加劇,每年霧霾都是中國人心痛的話題。

這種種因素都決定了,我國絕不可能去大力發展煤炭、石油等化石燃料。

因此,我國領導人很早就提出了“金山銀山不如綠水青山”的生態文明發展理念,將發展可再生能源作為我國的發展戰略。

更是在去年提出了“四個革命一個合作”的能源戰略發展思想,目標要在2020年將我國煤炭消費降低到58%以下,大力發展清潔能源。

所以,發展光伏產業,符合我國能源戰略需要,也是我國未來能源安全的重要保障之一。

我們國家石油儲量不豐富,如果不搞清潔能源,還去拼命發展石油煤炭,那么這無疑會讓坐擁豐富石油儲量的美國,天然處于不敗的地位,這中美貿易戰就更沒的打了。

這就我們國家為什么要如此耗費巨資是扶持清潔能源產業,去扶持電動汽車產業。

能源從來都是一個國家的命脈,我國的能源戰略,必然要豐富能源結構,降低煤電比例。

所以,發展諸如水電、核電、風電、光伏等清潔能源就成了我國目前能源戰略的重中之重。

而且,在所有清潔能源里,相比水電容易破壞生態、核電存在高風險、風電對場地要求大。

光伏具備著其他可再生能源不具備的巨大優勢,那就是光是無窮無盡的,這使得只要光伏發電成本足夠低,光伏組件就可以裝滿地球每一個角落空地和屋頂。

而且隨著儲能技術的進步,光伏作為間歇性能源的不穩定性,對電網穩定的沖擊,會得到極大的緩解。甚至由于峰谷電價的緣故,光伏+儲能還可以解決高峰期用電緊張,低峰期用電浪費的大難題。

所以,世界絕大多數權威機構,對于光伏產業的前景都是極為看好的。

截至2017年,全球光伏累計裝機量為403GW。
截至2017年,全球光伏累計裝機量為403GW。

而機構預測,到2050年光伏累計裝機量將達到4700GW,為現在規模的十倍!

屆時,光伏發電占全球發電占比,會從現在的2%,提高到目前正常發達國家所達到的16%的水平。

光伏裝機量如此巨大的提升,得益于光伏產品價格的快速下降。

光伏多晶硅料從十年前的400美元/公斤,下降到現在的12美元/公斤,降幅達33倍。

光伏組件價格從十年前的35元/瓦,下降到2元/瓦,降幅17.5倍。

光伏發電價格從十年前的4元/度,下降到現在的0.4元/度,十年間,整整下降了十倍!

而且,更難能可貴的是,價格下降這么多之后,在目前可以預見到的光伏技術路線,未來光伏價格還能進一步下降!

光伏未來已經可以預見到一批新技術的革命,比如說FBR顆粒硅、CCZ連續直拉單晶技術、鑄錠單晶、鈣鈦礦、HIT等等都是未來可能引發光伏材料革命,讓光伏成本再度大幅度下降的技術革命,可謂是技術百花齊放的局面。

而讓世界光伏產業,能達到現在這個局面的,中國光伏企業的貢獻最大。

如果沒有光伏企業,現在世界光伏價格絕對還是高居不下,光伏發電不可能跟火電有競爭性可言,這只會導致光伏發電只能存在于小范圍應用里,而不可能大規模推廣。

最近三年,海外光伏裝機量一直保持一個十分穩定的增長,正是因為在海外市場,很多國家都通過良好的日照條件以及低比例的非技術成本,早早已經實現了光伏平價上網。

海外光伏裝機量

包括美國、印度、墨西哥、沙特等地方,光伏發電價格,甚至都低于0.2元,遠低于當地的火電成本。

這使得今年全球出現了像墨西哥、東南亞、南美等光伏新興市場。

一些以前對光伏發電不感興趣的國家,紛紛都開始大規模裝機太陽能發電。

才讓海外市場的裝機量,在面對歐洲、美國、日本等發達國家需求下降的情況下,整個海外市場裝機量依然穩步增長。

而我國由于土地稅收等非技術成本過于高昂,所以我們自己的發電成本還處于0.4元-0.5元的平價上網臨界點。

但是,即使531文件出臺,在國內光伏平價上網的臨界點取消了光伏補貼,導致國內導致光伏裝機量驟減。

但是最遲明年,在非技術成本過高的我國,依然可以實現平價上網,讓光伏發電成本低于0.4元/度,實現在不需要補貼,就可以跟火電競爭的可能。

到時候,我國光伏產業裝機量,必然迅速回到2017年水平,然后進入一個快速發展的黃金時期。

這是一個時代的趨勢。

是建立在光伏價格持續下降所帶來的不可逆的趨勢。

2015年,海外光伏新增裝機量37.8GW;

2016年,海外光伏新增裝機量35.46GW;

2017年,海外光伏新增裝機量48.94GW;

2018年,海外光伏新增裝機量65GW;

這就是目前海外光伏市場,乃至全球光伏市場,光伏發展的一個趨勢。

所以,到2050年光伏累計裝機量達到4700GW,絕非一個幻想,而是切切實實存在的可能。

而目前占據世界光伏超過70%產能的中國光伏產業,如果保持這個發展趨勢,又將從這個未來可以達到上萬億元的巨大市場里,獲取多大的利益蛋糕,這是完全可以想象的。

正因為光伏產業的前景太過于美好,所以十年前歐洲才會出臺高額的光伏補貼,日本才會在2012年接力歐洲出臺高額光伏補貼。

但是,歐洲、日本、美國,他們先后出臺的高額光伏補貼,最終都成為了壯大中國光伏企業的糧食,這是世界所有產業里,極少出現的奇特景象。

美國也很清楚這一點,所以他退出巴黎氣候協定,打壓新能源,發展石油戰略,就是試圖遏制中國的清潔能源戰略。

但悲哀的是,國內大量的經濟學者,包括普通民眾,對于清潔能源,對于光伏,有一種頑固的成見。

以至于像高善文博士這種金融專家,因為只對光伏產業一知半解,就可以輕易武斷地認定我國光伏企業是靠中國政府補貼才打敗歐美國家的。

還有很多普通民眾帶著十年前的陳舊觀點,用有色眼鏡認為光伏是個高能耗高污染的產業。

但事實上,我前面已經分析了光伏發電是最優質的清潔能源之一,具有極強的碳排放減排效果。

所以,我國不管扶持光伏產業也好,扶持電動汽車也好,都是為了我們子孫后代,為了我們地球環境,為了一百年后人類還能在地球生存,而不得不做的戰略發展。

結語

我國光伏企業,是中國制造業的一個縮影。

過去二十年,中國制造業,正是憑借這種價格成本模式,迅速殺入一個行業,把成本做到最低,然后用白菜價的產品擊垮強大的海外對手。

才讓中國一步步成為現在的世界工廠。

過去十年,中國作為世界工廠,為全球生產了大量的價格低廉的工業產品、日常用品。

這是保證世界經濟通貨膨脹增長維持在一個較低水平,讓世界消費者可以用充足的購買力去進行低廉的消費。

這是我國企業,我國制造業,為全世界經濟做出不可磨滅的貢獻。

中國制造業,在過去十幾年里,幾乎每進入一個行業,都能把產品價格做到白菜價,然后擊垮對手。

按照高善文博士的陰謀論觀點,豈不是中國政府對中國制造業的每一個行業都進行補貼,才能打敗歐美企業?

但這很明顯是不可能的。

中國能成為世界工廠,雖然存在諸多問題,比如不掌握核心技術,比如都是集中在低附加值領域。

但中國制造業,過去十幾年能在不同行業去擊敗歐美對手公司,靠的是中國企業自身的內功,靠的是中國人民堅忍不拔,吃苦耐勞的民族性格。

而不是高善文博士認為的,中國企業僅僅通過中國政府干預扶持,通過補貼才能打敗外國公司。

正因為中國人民這種吃苦耐勞的民族性格,才讓過去十年擁有人口紅利的中國,可以取得近乎奇跡的發展成果。

而現在中國人口紅利已經消失,中國產業需要升級轉型才能維持高速發展。所以中國制造業已經發展到一個新局面,中國制造2025的目標是要讓中國制造業掌握核心技術,讓中國制造從低附加值產業,上升到高附加值產業。

而中國制造2025這個目標,無疑直接威脅了美國最核心利益。

這才是目前中美貿易戰爆發的核心緣由。

如果中國宣布不搞中國制造2025了,那美國絕對會立即停止貿易戰。

但這可能嗎?

每一個中國人都不會允許這種情況出現。

中國制造2025,是我國跨過中等收入陷阱,朝發達國家,乃至世界第一經濟體邁進,必須經歷的階段。

所以不管多么悲觀的言論也好,投降派也好,歸根結底,只要中國繼續搞中國制造2025,繼續搞產業升級,那么中美貿易戰就是不可避免的,除非美國甘心拱手讓出自己老大的地位。

因此,狹路相逢勇者勝,亮劍的道理,我想大家都懂。

這時候不能過度悲觀,更不能當投降派,覺得中美貿易戰中國必輸,美國必贏。

的確,我國要打贏這場貿易戰很難。

但是,我認為,不要小瞧中國領導層的智慧,不要小瞧中國企業的實力,更不要小瞧中國人民堅忍不拔的民族性格!

我國是世界上唯一人口超過十億的工業國,這就是我國打贏這場貿易戰最大的底氣。

我國有足夠的內需,去扛過這場貿易戰。

覆巢之下無完卵,如果我們打輸了這場貿易戰,中國經濟就會跟簽了廣場協議的日本一樣倒退十年,到時候誰的日子都不好過。

我作為比較樂觀的一介散民,只能堅定地希望中國能贏,而不是一天到晚十分悲觀地認為中國必輸。

今天寫下這篇文章,也是因為最近看到太多悲觀的言論,太多投降派的說辭,一時憤慨才熬了一個通宵寫出來的文章。

中華民族傳承五千年的文化,有足夠的底蘊和智慧去面對任何難題。

在過去幾千年的時間里,中國只有鴉片戰爭之后的兩百年,因為遭遇世紀苦難才把世界第一寶座拱手讓人,而其他數千年時間里,中國一直是世界第一。

我堅信,早晚有一天中華民族必然會重回世界民族之巔。

(本文首發于微信公眾號“邏輯思語”,觀察者網已獲授權轉載。)

分享到:更多 ()
0
區塊鏈神吐槽
pi幣注冊流程教程圖解中文版

來評論吐槽 搶沙發

評論前必須登錄!

 

區塊鏈資源分享聯系我

區塊鏈資源分享聯系我首頁更多新聞
做滴滴代驾还是开滴滴那个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