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技術資源分享
追尋中本聰先生的腳步
?

FGO夏日活動克蘇魯劇本

完整的體系應該是沒有,不管蘑菇挺喜歡克蘇魯元素的,時不時用一下,比如元帥用螺湮城教本召喚巨大觸手海魔,DDD里也有一兩個人物稱號和舊日支配者一樣。當然這不是什么抄襲不抄襲,模仿不模仿的,純粹是時間先后的問題。

畢竟,克蘇魯神話早型月數十年的時間,而且對現代作品(@宮崎英高)影響實在太重了,反正只要不是里番的故事出現觸手怪,十之八九能扯到舊日那邊。

順便一說蘑菇老虛(沙耶之歌)經常一起玩桌游,玩的什么...自然是克蘇魯的呼喚。

蘑菇叔的涉獵非常廣泛,從佛學(阿賴耶)到量子物理學等(比如橙子箱子里的那只貓和荒叔用來困住式的空間借鑒的是“薛定諤的貓”和“莫比烏斯帶”)可以說是作家中融百家之長,走自己的路的典范之一了。

FGO夏日活動克蘇魯劇本

FGO夏日活動克蘇魯劇本


請大家不要小看fgo的劇情 雖然說確實是娛樂向,但就連很多活動劇情都經得起推敲 不僅僅是玩梗,寫更新的題材,還包括在演出上的創新和突破新天際的腦洞。

本就是fgo的腳本構成既負責又出色腦洞還大的結果。文明回溯,人類重新體驗黎明前的蒙昧深夜的探討,印象中fgo很多劇情都有這樣的傾向。

有時候一些立繪演出都經得起推敲,雖然受載體限制,但并不意味著它是單純的無腦娛樂向作品。

fgo的初印象,就是那個登陸界面了。

在特異點中固定的巨大術式,通往根源的神秘,kate有意為之的述說異象歷史的bgm,搭配上之后與眾多從者的相遇。

型月社在這方面花的小心思不會少。


喜歡克蘇魯并非是因為認同其作者塑造的消極的世界觀,而是著迷于討論那種消極的世界觀產生的原因、體現的方式,也即是著迷于那種常理中閃現的不自然凸顯出的某種現象的只鱗片爪,著迷于那只鱗片爪背后推測出的不可名狀的恐怖,就像玩恐怖拼圖游戲一樣,我覺得這才是洛氏恐怖也即是克蘇魯神話的精髓,只要包含這種元素,就能稱得上好的克蘇魯劇本,不一定非要像某些一般RPG終最后找出一個實錘的有名有姓的邪惡克蘇魯邪神boss打倒,這種遺忘后離開的結局簡直是完美的克蘇魯HE。


魔豬王被主角團打敗幸存后,非常虛弱,并且自己的怨念生出的七個孩子都被主角團隊們殺死了。

它只能守著圣杯茍延殘喘。

野豬們獲得文明開始發展

在文明的發展過程中,小島環境漸漸脫離了自然狀態。漸漸多起來的建筑限制了白蠟樹種植的土地。
野豬們內部分裂成兩派:發展派和自然派。

兩者的力量一直互相制約著發展。

但是在1900年,魔豬王嘗試召喚了愛迪生,但卻沒有力量駕馭,愛迪生離開了魔豬王。

魔豬王意識到此刻自己的力量不能控制從者,暫時停止召喚。

愛迪生來到野豬中,理所當然的加入了發展派,并將電力傳授給了野豬們,因為生活質量的提高,野豬們的文明和數量都飛躍式增長。發展派野豬們建造了大量的工廠,娛樂設施,因此,種植白蠟樹和糧食,飼養家畜家禽的土地被侵占而。

發展派和自然派的矛盾大大激化。

同時,因為白蠟樹的減少,島上更易于聚集毒氣,茍延殘喘的魔豬王的力量在一天天回歸。他嘗試著再一次召喚了從者,召喚出了貝奧武夫,但殘念,他依然不能掌控。

魔豬王因為這兩次失敗放棄了用圣杯召喚的想法,改開發圣杯的其他用途。

終于,因為資源問題和環境問題,發展派和自然派之間爆發了第一次戰爭,所用的武器就是改裝過的工廠人偶,工廠人偶的殺傷力被**,因為野豬數目經過戰爭減少了。

發展派經過第一次戰爭掌握了城市大權,將自然派野豬趕出城市。被趕出來的自然派野豬在城市之外遇到了魔豬王。

走投無路的自然派野豬和魔豬王簽訂了契約,由持有圣杯的魔豬王給予它們魔化的力量,而它們教給魔豬王從愛迪生那里學到的科學技術。

魔化的自然派野豬變成了魔豬們,它們守護剩下的白蠟樹并想要摧毀城市,回到田園牧歌式的生活。

魔豬王利用科學技術改裝自己的身體。

第二次戰爭爆發

第二次戰爭在機械人偶和魔豬之間爆發,由于兩者均具有強大的殺傷力,城市在戰爭中被摧毀了。

僅存的發展派野豬們再一次陷入資源危機。

從享受著文明成果到淪為食不果腹的它們看著這一片殘局,不知道誰說了一句,“原來豬肉被烤過也這么香啊……”饑餓它們認為魔化的野豬們已經不是野豬了,那么也就不算是同族相殘吧……于是新的糧食來源來了,即是戰爭中堆積成山的尸體。

即使這樣,食物也在一天天減少,最終只剩下了數量不多的發展派野豬和魔豬們。

魔豬們守護著白蠟樹等待著,在城市廢墟上重新生長起來的森林。

而意料之外的情況到來了,主角團隊們到來了。

魔豬們也知道這就是當時留下文明的女神們,它們也想要與她們再次相認,但是這副龐大可怖的身軀,還沒有靠近,就被利刃穿破了喉嚨。

終究是被野豬們捷足先登了,主角們不僅站在了發展派,還在以驚人的速度重新建設城市。

更摩天的大樓,更奢靡的娛樂,更輝煌的旅游景點。這氣勢恢宏的凱旋門啊,野豬們得意的走來走去,就像是獲得最終勝利的大贏家……有誰會來旅游呢?除了被逐出城市的魔豬們?

太可笑了,為了家園用原來的身體換來了丑怖的形象,但是卻被忽然降臨的神們判了out。

因為呀,美麗的女神們抱著毛絨絨的豬仔們笑著說,可愛即是正義呢~

這就是傳說中的救世主嗎?!這就是傳說中的女神嗎?!她們留下白蠟樹的同時,留下的還有名為文明的災厄??!

被絕望,憤怒所籠罩的魔豬們將女神們視為自己的敵人,終于與魔豬王達成同盟,成為魔豬王手中的棋子,他們要消滅所有的野豬們,也要消滅這忽然降臨的女神們!

然后被神力轟殺至渣的,是自己。

當最后一只魔豬死去的時候,他遙望著城市里高聳的高樓。

這新建造的奢華城市,竟然依舊沒有田地和牧場。

它絕望的閉上眼睛。

這終究不過是充斥著汽油與鋼鐵味的泡沫之城,比夢境更加虛妄的海市蜃樓。

投下朱槍的女神在它最后的眼神中看到了什么嗎?它也永遠不會知道了。

深夜,刻下最后一個符文的斯卡哈提槍靜立。

投下最后一槍后,魔境的智慧終于為她揭示了故事的真相。

文明帶來繁榮,繁榮滋生罪惡,罪惡招致毀滅。

那么……

“……忘卻吧?!?/p>

刻在海岸線巖石上的符文發出巖漿般的紅光。

月光下,時間的亂流匯聚成的白色海浪,在深夜中將礁石一次次拍響。


FGO夏日活動二期劇情概括:

為什么孤島浮出水面,為什么人畜難以分辨
為什么荒野上游弋著舊日的陰影
為什么邱墟中埋葬著過去的火焰
螺旋之城啊,無知的人已經輕叩你的門扉
無知的人啊,螺旋之城即將接管你的思維
幸存者在祈禱,而流浪者則付之一笑
玩鬧玩鬧? 慘叫慘叫?
放聲歡歌,癡愚的詛咒在蔓延
縱情舞蹈,怪誕的面容在發笑
數一數,
十人上島只剩其七,
兩個撒入麥田,一個用作活祭;
看一看,
夏日的歡愉仍在繼續,
三人要做這魯濱遜,四人要造那穿梭機;
嘗一嘗,
同伴的血肉如此甜蜜,又有五人消失在了地底。
聽一聽,
虔誠的牲畜高聲吟誦
不貞的人兒靜靜聆聽...
恐懼令理智皮開肉綻,饑餓使欲望現出原形
廝殺吧,只有勝利者才有權離開這里
吞下對方的心臟
我們在應許之地等你


馬爾達作為基督教大圣女
就應該知道
凡是會說話的動物,人都不可相信,這必有魔鬼作怪
路西法就是附身在古蛇身上口吐人言誘惑亞當夏娃犯下原罪

那么這些野豬為什么能說話呢?
為什么能擁有那么發達的科技呢
愛迪生就算傳授他們知識和記憶
那么最初他們是怎么擁有講人話的能力的呢?

答案很明確
遠古的惡魔附身在了這些野豬身上
武道館建好的時候
他們就像喚醒古神

眾所周知,克蘇魯是來自外星的舊日支配者
也許是類似游星尖兵的存在
巨神阿提拉的編號是02
從FE的閃閃線中我們知道,尖兵不止阿提拉一個
也許在一萬四千年前
賽法盧降臨地球被圣劍使擊敗
而克蘇魯的星舟出現故障
墜毀在南太平洋
被不明勢力封印在拉萊耶

而泳裝島,我們在最后得知是斯卡哈影之國的一部分
因為人理燒卻,游離到了這里
或許拉萊耶,就在泳裝島附近,或許泳裝島,就直接和拉萊耶的露出海面的一部分相接觸,讓克蘇魯的觸手得意以伸向島上的生物
而這也就解釋了為什么我們也在島上會看到大量的螃蟹以及克蘇魯的眷族,就是fz里元帥用拉萊耶之書召喚的海魔

隨著人理燒毀
對游星尖兵克蘇魯的封印松動,造成了時空的特異
才有了泳裝事件

這些野豬崽,一直說話不明所以,前言不搭后語,但是又一直在幫助主角一行
這正是身為野豬腦容量不足,卻強行融合了古神的知識和意志的表現
他們在一直誘惑著我們,在這個特異的時空,讓星辰的位置回歸正確
釋放克蘇魯

最后
我們留下萬能的許愿機和傳送門走了
相信用不了多久
克蘇魯就會復活
這里的時間流速和我們不同,須臾就是千年時光
游星一萬四千年光臨一次地球
我們知道在克蘇魯的傳說中
當星辰的位置正確時,拉萊耶就會浮出水面,克蘇魯將君臨這個世界
那么對于泳裝島的時間線來看,一萬四千年指日可待
而唯有不死才能終結不死
這也就是為什么要由不死者斯卡哈來引導我們探索整個泳裝事件

然而預言是作用于雙方的
當舊日支配者再次君臨時
被終結的那個不死者
或許并非星辰間的君主
而是那個期盼死亡已久的影之國女王

分享到:更多 ()
0
區塊鏈神吐槽
pi幣注冊流程教程圖解中文版

來評論吐槽 搶沙發

  • 昵稱 (必填)
  • 郵箱 (必填)
  • 網址

區塊鏈資源分享聯系我

區塊鏈資源分享聯系我首頁更多新聞
做滴滴代驾还是开滴滴那个赚钱 股票几开盘 广东十一选五内部计划 五粮液股票行情 股票代码查询网 赛车pk10人工计划 河北排列7玩法介绍 股票做短线技巧 北京快三在哪里可以玩 韩国快乐8开奖走势 北京pk历史开奖app